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心动
    老李头看到一辆奇瑞小轿车向育桃中学的大门口驶来,忙着去开门。这车是谁的,他最清楚不过,倒是也丝毫不敢怠慢。

    小车停在育桃中学的校舍门口。看门的老李竟然冲小轿车的尾部,警了一个礼。

    这让刚好路过的马大,看到不由很是鄙视了一下老李:“就你那么大年纪还那德性,做人要有原则。那么大年纪还没有看透,还冲这些坐轿车的敬礼,咋就这么势利呢?”

    这话一点也不压低嗓门,让听到的老李气的直翻白眼:“你还是这里的一个老师,你是不需要敬礼,要是有一天你轮到我这个位置,你也会向我一样。你知道什么?这车里坐的是谁?你知道不?我是告诉你你也不懂。”

    “得了吧,老李头,你就慢慢的向那些开小轿车的敬礼吧、”马大说完这话又转过身:“我应该不会有这么一天,我根本就没有这机会,再说我也做不了那人。”马大想了想:“我其实是为你不平,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你都那么大年纪了,还看到他们要敬这个礼,那也不至于,人家也受不了你这礼,那么大年纪。再说了,要是那个里面的人看到,他心里豬别扭的。”

    “-------”老李鼓起眼睛瞪了马大一会,指着自己身上的那套保安服:“知道不知道这是一门工作,也是一个岗位。这是一门岗位,在岗位上不论年纪大小,身在这个岗位看到谁要是觉得来头够大,那就要行礼。这从个人的说话那是这保安很有礼。而从另一个角度上,或者你一个微不足道的礼,看到的人也许会改变这个学校的印像,一个保安都这样,还不用说其他人了。”

    马大看看四面的人都没有注意到这:“老李啊?我说你这个人就是贱,都那么大年纪了,想要巴结人家还要找那么多礼由,都那么一大把了,该回家享清福了,还在做着这样的规范性动作。”说完看了看对对面的车:“你认识那车里的人么?”

    “老李眼球扫了一下保室室的桌子上,上面记录着常来这里的领导和各级重要人物的车牌号。:“我告诉你,我这里还真有这个人的电话号码?至于是谁?不是我老李看扁你,你还不够资格。”????“我才不稀罕。”马大看到老李头那么一副德性:“县长省长还是什么领导看问,难不成跟你老李头又是亲戚关系?”

    “------”老李看着马大人高马大的就是一张脸变的很难看,倒是有点扭曲变形了。忽然从门旁边抓起一个扫把:“难怪别人叫你马大哈,还一点也没有错,看到领导连起码的礼节都没有,你还教书把别人孩子给教瞎了啊?高大又怎么样、别人怕你,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说完操起扫把就向马大冲去。

    马大有口无心,怎么可能会跟一老李头过不去,而且他也就是这么一张嘴巴,一见来势。推着摩托车快步跑开了。

    马大的形像到哪都是个焦点,老李头拿着扫把赶马大被好多人看到了,大家也知道马大是啥人,都议论着这事是不是马大又说什么得罪了老李头。

    李琼看在眼里,却是在绿菌过道上等着马大。马大见老李头没有追来,心才放了下来。

    “你又得罪了老李?:”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杨柳树下传了过来。继而是李琼那如杨柳的身段出现在马大眼前。她现在对马大的事情很是关注。虽然表面上一副多事的样子。但心里那块软软的却为这个男人开了一条门。

    “是你。”马大多此一举的说:“也没有什么,就是刚才我看到一辆车从保安大门口经过,那老李头就好像见到亲爸一样的紧赶着从保安室里出来,还冲车后面给行了一个军礼。这都那么有六十的人,还用得着行这虚礼,就为了这份工作也犯不着。我这不是好心说他,让他保留一点人格,最起码越活越过了,连做人最起码的人格都没有了。”马大并没有意识到李琼是特地来给他上纪律课的。还是一没心没肺的样子。

    “你说话能不能好听一点,或者说换个语气说,这说人家怎么听得进去,虽然你说的是好意,可人家有人家的想法,人家六十的人了,未必还不如你明白。反倒是你,无事找东子得罪人老李,那学校那么多看着,你觉得好看吗?”李琼揉了抒披散的头发,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冲马大说这话时的语气竟然是那么自然,就好像马大合该被她说一样。

    “我这不是好意来着?”马大听出李琼那训人的语气,在李琼面前真还有点没有辙。

    “好意也要分场合,你说你当着那么多人进进出出的面跟人这么说,人家怎么不生你气?再说了,你要是下了班,在私下里跟他这么一说,老李头还未必会生你气呢?这么大个的人,时不时被人用扫把赶,我都替你臊的慌。”

    “我改我改行不?”马大没有办法,在李琼面前还只有认错一条路:“这次就是我不分场合好不?你说就看到一开轿车的那么行礼,人家都未必肯受你这一礼,反过来说,人家都还有点不自在,要是人是为领导,看到一这样的人冲人行礼,这心里还别扭着呢?”

    马大想到一事:“就刚才那小车你看到没有,我可是第一次看到老李头冲这车行礼?”

    “就是前面有一红旗的那一辆?”李琼见马大接受了自己的批评,也就不想在追究,

    “前面有没有红旗的我不知道,但我就是看到后面的车牌号也就是四个零的那种,这种车在本地好像很少见,就这牌,见一次就记着了。”

    “我告诉你,这话你以后不要乱说,这车子好像是镇府什么领导开的,或者是镇府领导找校长有什么事呢?”李琼也是有些想不通。

    听李琼这么一说,马大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了:“难怪老李头这么巴结着冲车尾行了一个礼,这看来还是有点来头。”

    马大脚步一迈开,又走在李琼前面去了。

    “你走那么快干嘛?我还有话问你呢?今天中午那花是不是你给送的?”李琼有些多此一问,她总觉这马大不是这么懂情的人。相反,这人思维大条好相处,跟他这种人相处不会那么窝心,有什么话都在明面上说了。有什么事也都在大家遥眼皮底下做了。

    “我没有,我倒是想送,可你也得接啊,要是你不接还得可惜一花。”马大回过头,这后面的话就是顺口溜了出来。

    “不是你送的,那就没有丢错,我告诉你要是有心情买花直接给到我手里,即然那么多人喜欢看,就让他们看个够得了。”李琼听到马大这么说,心里还是有一些失落,而做为一个聪明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可已经很明显了。

    马大心里一喜:这真还有门儿。“其实花不花的这是虚的,尽是给人看的,要还做人靠谱。就那人送花连连面都不敢露,我都有点看不起那人。”

    “你得意什么呢?我也觉得你就是偷着乐,人家连面都不敢送,可人家还最少有这个送花的勇气;你那么高大一人,你怎么就连一束花都舍不得送,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说你小气,又觉得也不像是那么一回事。-----”李琼怕说话过重,让马大给误了。

    “我可告诉你,我们可是有过合约的。”

    马大一下子没有想到方兵早上跟自己说的话:难不成,这李琼真还看上自己了?这不催自己送花呢?口里也就顺出来:“行,只要你接受,我就送。这可是我盼了好久的,只是一直不敢想,怕你不待见而已。”

    “你这说话又错了,什么只要我要你就送?我不要你就不送了?别人都会做让人有面子的事,你怎么就那么不爱做?我怎么说你呢?就后面那一句话中听。即然知道我不待见,就要好好表现。知道不?”

    马大有一件事想起来:“咱俩的合约好像就写了那一天,后面也没有写吧?这不过期了吗?”

    “什么过期了?我说有就是有?”李琼站定身形:“怎么了?不高兴,别人巴不得我这么做呢?”

    “行。”马大一说,又落在李琼后面,低着头看着李琼那身段。李琼这么一停身,也就给撞上了李琼的头,眼镜都拉掉了、倒是鼻间闻到一股香清香,马大使劲吸了两口。

    “对了,你那摩托车是怎么一回事?我以前怎么没有看到过你骑过,还那么一拉风的,这要是新的得一两万呢?”李琼不是好奇心重,她看出这是一辆女式摩托车,这马大的妹妹马丽骑的可是电动车,前两天都在自己家放过一天两夜。自己怎么不清楚。

    “熟人的,也就是别人价格便宜。”马大怎么好意思把自己掐人大腿一事给说出来,现在这摩托车可是随时等着号召的工具。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