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一束玫瑰花
    下午上课时间到了,史丽拉开门,也就看到了在李琼门口放着的一束红艳艳的玫瑰花。看了看四下里怎么没有人呢?看看时间,又担心李琼上课去了,这玫瑰被太阳一晒,枯萎了。走到李琼门口,敲了一下门:“还午睡呢?你门口有花呢?还不捡一下进去。”

    “什么?”门一下被李琼从里面拉开了,她看到了门口的玫瑰花:“是谁放在这里,怎么还嫌坏我名声不够。”

    “说谁呢?人家那是增加你的知名度,要知道这人的名,树的影,一旦出了名,认识你的人也就多了,这认识你的人一多,你做什么事也是顺风顺水的一凡风顺。”史丽这话说完:“是不是马大老师送的?”

    她现在也感觉,这李琼经过一天两夜的相处,对马大哈竟然没有那么大的排斥感。做为一个老师,而且还是教语文的女老师,在待人处事方面还是细心到位。这一点也就很是得李琼看重:最起码,她在自己面前现在很少说马大哈三个字了。

    “这花会是谁送的呢?”李琼倒是并没有史丽手中的花:“即然你喜欢就给你吧?是什么人有胆做这事还没有胆出来。还算是个老爷们吗?”

    “指不定这人就躲在某个角落看着呢?”史丽从昨天刘新米给自己的电话里,倒是猜出几分,指不定是刘新米借这个机会给送的一个人情。

    “要不看看是谁送的?我扔了?”史丽眼睛横向过道,也就看到刘新米的身影出现在下楼梯的拐角处。

    “我真扔了,万一这花是马大老师送的,我觉得扔了怪可惜的,这人好不容易才想出这么一点子,指不定是人帮他出的呢?”史丽上身瘈的是的谈线衣外套,下身是贴身丝袜把原本细长的两条大腿包裹的更像是两根竹杆、????李琼今天着的是浅绿色的外套西装,从衣服的色泽可以看出,这件衣服穿了不少年,而从料子看出倒是买的时侯价格不菲。下身着的是一灰白色的休闲裤,两条丰满的大腿跟史丽形成一鲜明的对比,看到史丽还真的要把花往垃圾桶里丢:“先别扔,我看看还有那个不怕死的,敢在育桃中学向我送花。看看里面有没有人名。”

    “倒是有一张纸条,不过署的不是名字,而是一个喜欢你的人。”史丽把花塞进李琼手里:“或许就是马大送的呢?别看人在别人面前是一套,在你面前却是那么细心,这可是秀少见的。”

    “你少来,他给你什么好处了,你还这么为他说话。”李琼一听是马大送的,倒是有些想通了:“在育桃中学真要有人敢做这事,也就只有他了。我以前真还是小看了他。”伸手从史丽手上接过纸条,却是没有去接花,这上面的字迹都是草字体,李琼想起自己跟马大写的合约:“不对,这不是马大送的,马大的字不是这样的,他写的都是很正楷的。他的字要是写好了,就跟书本上的字一样的正楷,不会这么草的。”

    “你就当成是马大老师送的不就行了,再说了,人家送这花也是没有恶意的,多少都来看出来这人是有心的。”史丽怎么也没有想到刘新米会整这么一出,借自己为他跟李琼说好话的机会,而来给李琼送花。她现在也有些讨厌这花了。也就顺手把花给扔进一边的垃圾桶里。

    这个举动把在在楼梯口偷偷的张望的刘新米恨的咬牙切齿。自己千算万算,却是没有算到史丽会先看到这花。他的想法是只要李琼发现了他,他就说这花是别人送的,上面都没有署名,而能做这么没有脑子的事的人也就只有马大了。可这一切跟想的不一样,竟然会被史丽把这招给坏了。把史丽的祖宗给问侯了多遍,却是不紧不慢的在前面走。他清楚马大每天午睡的习惯,都是要离铃响还有五分钟的时间才出来的。他卡在这个时间,也就是想就今天这会儿跟李琼搭上话,这不还有史丽这块跳板吗?

    听到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步两步,他转过身面对着李琼跟史丽:“两位美女老师早啊?”

    说完这话,还特意挤了一个笑容。花都被史丽塞进垃圾桶里,谁还能笑的这么开心。

    “你个子那么小,却是喜欢站在过道中间,这什么情况,想堵别人路还是想分流给别人让出两边的大路?”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马大同志。他中午是睡好了,他并没有抬头看李琼,都说好了只是帮忙,也就过了就算了,眼镜竟然有些浮肿。他想要早点去,可一睡觉,这个想法就泡汤了。

    “-------”刘新米那个气,那个恨:都知道我长的矮小,你不用提醒难道会死吗?这么一提醒,别人的眼里也就只有矮子,而没有刘新米这上名字。刘新米本想借着这个机会跟马大缓和一下,毕竟昨天都史丽说好了。可自己唯一没有做的就是没有把送花这个程序告诉给史丽。两相一比较,得罪史丽就是直接得罪了李琼,人两个都是好着呢?而得罪马大是唯一找回面子的了路。

    “马大哈,你说谁呢?你长的高大又怎么样?现在做人做事说话用的是脑子。知道不?”刘新米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你也就是只看一个头了。”马大这话说出倒是让李琼笑了起来:“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这得罪人知道不?”

    这话从李琼口里溜了出来。

    “我昨天的事还没有跟他清算呢?我也不想眼这种小人计较,你们两个也要去上课,大家都走一里,他这样不阴不阳的,那样子看着就烦。还别说我真不想跟这种人计较,我要是跟他计较我的真变得跟他一样的小肚鸡肠。”

    “行,这话我爱听。”李琼直接越过刘新米跟马大走在一起:“一个大男人说这话做什么?这些话要说先想想对自己有什么坏处,你这明着得罪人?”

    “马大哈有事说清楚。我昨天不就给你传了几个球吗?我怎么知道你球技那么烂,你才小心眼,还跟我算帐呢?我看你是不打算干了。”不知不觉的刘新米也就把姑姑是教导主任这帽子给用一下。

    “你自己对我做了什么你心知肚明,这有人踢球冲人脸上去的吗?”马大对李琼说:“你们先走,我跟他理论一下。”

    “不行。”李琼漂亮的眼睛瞪起:“这人来人往的吵着好看是不?再说了,我都还在呢?你就当我面跟别人吵起来,心里还当我是一回事么?”

    “------”马大最怕听到就是李琼这话,要是李琼把自己敲她门这事一说出来,后面的事也就没完没了:“我听你的还不行吗?可人家都欺负到咱头上了,咱人当成是没事人样。再说,我一个大老爷们,凡事要被人指着骂,我可以无所谓,但得分是什么人,就他这种,我忍不过。”

    “你给我走。”李琼在后推了马大一把。

    “是男人不?是男人就那么怕女人?难怪别人说什么有的人傍上富豪了。想必这富豪就是这样傍上的了?”

    “你说什么呢?”李琼跟马大同时转过身。

    “我没有指名点姓,你们可不能说我冤枉人。”刘新米看到俩人这么着,彻底心慌了。他本意是想让马大不要总想着吃天鹅肉,人家都有富豪了。可怎么也没有想到,马大这次听了这话竟然那么生气,他感到自己要是再这么说,有可能这马大哈不管不顾就在这抽自己一耳光。

    史丽心里暗喜欢:看你惦记着李大美女,我还整不死你也得治治你。这时也是要开口了。对李琼说:“这是俩个男人的事,你不要掺和。”

    “走吧,后面校长马上就下来,他们爱吵就让他们吵着。”

    “怕什么?男人还有什么可以怕的呢?”这回刘新米牛起来了,他知道校长再怎么大,教导主任的好话总是偏向自己这边,毕竟那是自己亲姑。

    “你还有男人样吗?就你这号还男人。”马大这话还没有说完,感到手臂上传来一阵痛。

    “-----”看到李琼脸红的样子:“你干嘛我说错什么了?”

    “你刚才的话也说出口,你还是一名老师,你好意思说,我都替你害臊,这么还有这么说话的,你也顾忌一下场合,这里还有俩女孩子在。你就嘴上没有一个把门的,早晚得让你这毛病改过来。”

    “那不是顺的。这人说话太气人了。”

    “气什么?他说的是我,你听不出来么?”李琼很是不解。

    “正因为说的是你,我才气;要是说的是我,我懒的跟他计较,我现在看到他就烦这人怎么当上老师的?”马大在李琼掐的手臂处揉了几下:“这里都青了,你就不能轻点。”

    “活该!谁让你骗我来着,谁让你看到人连招呼也不打一声。”李琼想到马大骗自己说妈去世了,这也能说出来。这事也不好追究。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你有摩托车还说没有?”李琼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行为,要知道自己一直是家里的长女,很少有这小儿女的行态表露。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