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方兵的善意
    南方的深秋,阳光还是那以暖和,照在身上丝毫感受不到秋的凉意。马大把摩托车骑进学校时,刚才在校门口遇到也是骑摩托车的方兵。有了昨天的事,马大对方兵很是有成见。都想着,方兵也就还有几天时间而已,只要过了这个实习期,说不定调到那个偏远的角落都不知道呢。马大虽然说心大,那是对女孩子,他总是觉得做为一个男人要好好跟女同志说话。不能总是斤斤计较。

    而方兵却是主动跟他打着招呼:“马老师,你早啊?”

    马大两眼直视装着没有听到,但人家一大早的就跟人打招呼,同是学校的老师,自然不能太过。马大也想好不吼回去就是回礼了。

    “马老师,你这摩托车是二手的吧?”没有听到马大回话:“这摩托车可以半成新都值一万,你也真舍得。”

    方兵都拉下脸来说恭维话了,马大怎么还好意思摆着一张马脸。“哪有,我不是自己买的,算是人送的。”

    马大觉得这苏琳虽然跟自己欠了合约免费做工一个月随叫随到,但吃点亏也就只有忍着,谁叫自己当初手欠,去掐人女孩子大腿呢?这事要是传到学校,那自己教师的形像全毁了,人家还好意成全自己,不跟自己计较,马大觉得自己还有必要承人家一个人情。称苏琳是朋友一点也不为过。自己在苏琳眼里是什么,那就不是自己的事了。

    “什么朋友,咋那么大方呢?一出手应就是价值近万的物件?我怎么就没有遇上呢?”

    看到方兵眼睛盯着女色摩托车看个不停,马大心里倒是有那么一点自豪感。可同时也涌上一股酸涩:这朋友,你要是遇到包准你笑不出来。????口里也就冒出一句:“没有遇到好啊?这不省心呢?我这不是瞎猫撞上死耗子-----“又觉得这比喻打的不对。

    看看四下无人,此时离早课时间还有几分钟,学生们大部分进了教室,也就几个学习不上进,迟到的懒散不紧不张的背着书包往学校赶。

    “马老师,你早上有时间吗?”方兵看了看四周,他就怕被刘新米看到,这刘新米一会一个主意,要是照着他的思路非被他玩死不可。

    “有几节课,你有事吗?”马大自己是初中的物理,而方兵却是教学高中部的,这相对来说,马大要紧张,马大的班是三,是升学的一个班,是决定人生是否还留在校园的一个班。他也以为方兵是想要跟自己请教教学方面有关的东西。

    “马老师,我向你道歉,昨天的事是我的不对,我不知道啥情况,还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了。”方兵冲马大低了一下头。

    “没有的事,这算什么事。”马大大方的说,人家给出脸面,自己身为一个人民教师也要给人一个台阶,更何况昨天那么多人看着,也有自己的不对,就自己中途离开,这很自然引起了别的老师的不满。

    “我这也有错在先,但我也是没有办法的,这学校的运动员服就是那么紧身的。幸好不肥,要是肥,我都没有机会参加。”马大说:“这也不关你的事。”

    “我看到了,马老师,说实在的话,要不是人防我,这刘新米肯定是防不住,他无论怎么样也跑不过我,就是脚法再灵活,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是无功的。”方兵并没有启动的意思。

    马大担醒了一句:“马上要迟到了,咱们还是先赶时间。”

    方兵自然知道马大这是借口,真要是这么走了,两人之间那条横着的沟就永远没有机会弥补,自己在几个月,过了一半。就人品看来,马大比刘新米好出几个码头。“马老师,你跟李老师真要是有那个意思就大胆的去追,这年头,男人必须要主动。女人是被动的很要脸面。我还是看的出来,李老师好像对人没有那么反感。我想提醒你一句,小心你身边的小人。”

    马大一听方兵这么为自己着想,有一种遇到知已的感觉。

    “八字还没有一撇呢?真要是能成,到时一定请你喝喜酒。”马大这话发自内心,也就听到方兵鼓励自己去追李琼,马大感到这方兵比刘新米地道多了。不像刘新米,一转身就是一个主意。没有那么多心眼,自己也不用担心被算计。虽然到时方兵不知道在哪个学校,但这话说了,也表示出了自己的诚意。

    方兵看了看前面那个班的窗户,害怕被人看到似的对马大说:“马老师,我们到门口拐角处去说,这里怕被人看到。”

    马大到是不明白:“有啥见不得人的话,还要等到拐角处,随便到哪还不都是一样的?”

    “说实在,这不方便。”方兵见马大没有明白过来,就自己把车骑到拐角处,停下来等着。

    马大见方兵这么小心,心里也想到可以有些话不方便被人看到,也骑着车跟了过去。

    方兵看到马大走近:“马老师,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避开一点吗?我也是不想让人看到毕竟人多眼杂什么人都有。”

    “是啥人有关吗?”马大到是不觉得方兵会跟自己说什么多大秘密的事。再说,他却是觉得自己跟方兵还没有熟到这个程度。

    “马老师,我说的话跟小人有关的,而小人你应该知道是谁吧?刚才那个班孤窗户正好对着,万一是他任主任的好个班,我这话对你我都不见的有利。”方兵到是觉得这马大并不是多心眼那种人,跟这种人在一块不会做一些坑蒙拐骗的事,每日可以睡个安稳觉。话都说到这份上,想必马大是明白过来。明白人说话是点到即止。

    “小人就是刘新米,这我知道。”马大并没有方兵那么担心:“他不就是仗着教导主任是他姑吗,真要说算人品,这人是这学校最差的一个。我都不卢搭理他。这人说话太小眼了。而且完全做一些对自己有好处的事,哪怕是为了那么一点好处,不管别人死活。”

    方兵都有些头痛:这马老师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来,要是被人来人往的人听到,指不定怀疑自己是个告密的小人呢?但说实在这指不演新米就在哪处看到也不一定,即然话都到这个份上,自己也就豁出去,他有些明白,今天要是不把话给马大点清楚,那大有有就把自己当成一小人。“是这样的,你最好不要跟刘新米那人走到一起,那人一直想着法子坑你。他都说了,他的目的就是要追到李老师。-------”

    马大还没有听到方兵说完,就笑了:“就他那样子,李琼会看上他,你说谁都可以,千万不能说他,就他这形像那还不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是啥人,还真有这种想法。”

    “我告诉你,你还别当一回事?昨天都向我请教主意。我觉得这人太阴了,跟你面子上好像还友好一样的,他其实是在无时无刻找机会表现自己,也就是踢足球还能灵活一下做个前锋,真要是跟我们对阵,我们是不会把他放在眼里的。说实在,只要人撞过去,担心人都会撞坏的。而这人天生啐嘴,为了自己的哪点破事,在你背后什么招都使的出来。”

    “你咋知道那么清楚?”马大想了想:“刘新米跟你说这些话你也信?这分明是------”

    “错不了。”方兵摆了一下手:“都跟我说了,问我有什么主意,我也不好说什么?人家都想到了要去给李老师送东西的。”继而又肯定的说:“不过这还真可以断定,李老师是真的看不上这个人,也就昨天那一会儿,他回宿室去,那课间几分钟,李老师下课想来看看,一见众多人不在,也就想要转身走,那刘新米厚着脸皮上去打招呼,李老师理都不理?我都替他有点难为情。想贴上去,也要看自己的条件嘛?”

    “就是。”马大听到方兵这么一说,心里一喜:“你这话我爱听。我也觉得我们想到一起去了。但有时候这人是没有办法躲的,他都跟踪好几天,我跟李琼那天在镇上还有史丽一起吃了一个饭,我们都不待见他,这人做起事来真还是不要脸。”

    “有啥表示没有?这事我可跟你说,你不要让人抢先了,这我是有女朋友的人,女孩子的心里还是明白,但凡一个女孩子对最初的那个男人很会有印像。-------”方兵说完这话下了车,从后备的箱子里摸出一束花来:“这是刘新米托我买的花,他不回家,就住校的,我家离县城近。他这花是用来送给李琼的,现在我把这花给你,你送去给李琼,我就跟他说,我没有买到这花,花店关门了。”

    方兵为了跟马大缓和关系,这也算是出了血本。

    “那多少钱?要不我给你。”马大说是这么说,又觉得不地道:这是人家要的花:“我们这么做,跟他也就没有干什么区别了。还是给他吧。”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