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阳光随着牵牛花的藤蔓延伸进来。马大睁开眼睛,看了看手表:六点过一刻。

    听到有一个稚嫩的声音叫舅舅。他回过头,是小外甥女。马大睡意全无:“你不睡觉在这干嘛?”马双甩了甩头。

    而小外甥女就站在他的床沿双手摸着毛绒被子,踮起脚尖,嘴巴也就床沿高。马大上半身从被子里伸出来,冲她伸开双手:“要不要来舅舅床上睡觉?”并冲她做出一个抱的手势。

    小外甥女冲床上看,看不到自己的妈妈,冲马大说:“舅舅,妈妈呢?”

    马大正想接话,老妈从门外进来,把小女孩子给抱走了:“妈去赚钱买好多好吃的,你听话别哭。”这庆音未落,小女孩子嘴巴渐渐的这在“o”,继而难过的哭了出来。

    马大不由问王莲秀:“我二姐呢?她在家咋不带孩子还让这里来带?”

    “难怪丽丽叫你马大哈,一点也没有错。这孩子都一岁多了,现在要吃米饭,该要断奶了,要是你二姐在,这奶能断得了么?”老妈和答反问一句。

    马大被老妈大清早的一顿数落,心里很是不满,看了看时间,还早,还有一个多小时,上课还没有那么早,马大身子一缩又重新缩了回去,并冲老妈说:“等会到七点半的时候叫一下我。”现在他骑着苏琳的摩托车,比电动车要快多了。马大倒是认出这摩托是豪华型的。买新的最少要一万。????“也亏我还好意思睡,这么一岁大的孩子都起来了,你还没有一岁大的孩子起的早。”老妈这话,直接让马大睡竟全无,但却是不肯起身,接了一句:“你就知道用我跟小孩子比?小孩子不懂事现在倒处找妈呢?他这不是起来找妈吗?我妈就在这,我用得着找吗?”

    马大这话说完有些后悔:这毕竟是生了自己养了自己的亲妈。自己这么说真还过份了。只好坐直身子:“我也就骑了小丽的电动车一天而已,怎么就跟这小孩子比起来还不如她呢?人家小不点是那么清早的找妈。”马大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马大再也睡不下了,只得拥被而坐在床上。

    马有根从客厅走了过来:“昨天见了你杨婶的表妹,那姑娘如何?中意不?”

    他昨天晚上想起谭良人跟自己说的话,都一夜没有睡好。听到马大的声音,也就走了过来任凭电视机播放着《早间新闻》。

    “你看新闻,刚开始又没有跟我说起,我都没有啥感觉。”马大搔了一下头。他心里其实有点可惜,真要是这个女孩子同意娶她也是不错,在县文化馆工作,而且还是大学生。身材长相还真有像范彬彬大明星,皮肤白净如雪。只是有些可惜没有缘份。

    “怎么没有啥感觉,你良人叔都上来说了,这女孩子也到了出嫁的年纪,人家家里也希望他早点结婚,再说这女孩子我听你杨婶说过,放到十里八乡,也还上上之选。你又看不上。这也看不上,那也看不上,我跟你妈都快六十了,我们现在还能动,也想帮你把孩子带大。咋这么不省心呢?”

    “你觉得好,昨天晚上你咋不去?”马大顺口接了。

    这话直把马有根噎的半晌出不了声:“你活该被人叫马大哈,我是谁?还我觉得好我去?我这是为谁?再说人家二十出头的姑娘,我老头子一个去干什么?这不还有一牛高马大的畜生要操心么?”

    马有根被气了,恨不得找东西来抽马大一顿。

    马大好歹还是个读了大专的老师,见老爹这么急眼:“女孩子长的漂亮又怎么样?说话都很冲,脾气很急,要是一不小心跟你们吵起来,到时我帮那边?”马大偏开话题。

    “没用眩光是没用。你不是一个地方,而是很多地方看不上你。”马有根想想眼眶都有些湿痕,用手揉了几下:“我跟你妈来陪你们到六十岁吗?我们了没有那么多的寿命。也最多还有三十年。现在无论做什么事都觉得有些力不从心,昨天在地里摘几个西红柿,都感到有些头晕,我就只好到棚子里躺着。你也要懂点事,让我跟你妈安心。你人长的那么高大。你爷爷也就是五十不到就去了。我现在还多活了十年。现在条件好,再多也就多活三十年,逄命伯算了我,最多也就八十六岁。”

    “要那么多寿做什么?有个七十岁也就够了。”马大哈这不经大脑的话又顺了出来。

    “我这不还有几个畜生没有了结,心里走的急不甘心也不放心。你要是觉得我们碍眼,弄一些农药给我们喝得了。”马有根心里圾些难过:“生子当希望女孝,你倒好,巴不得父母早死,你比二斤差多了。”

    这天没有办法聊下去了。马大看了看时间,快七点了。起身,冲向卫生间,看到老爹,他心里堵,这按说这是父母为子女着相,但怎么说这也要看缘份,这是人家看不上自己这块料,自己怎么好意思说出来。说话就出口成脏,这也不能怪他。洗好脸出来,看到老爹难过的样子,心里软了下来:毕竟是自己老爹,这么大年纪忙来忙还不是为子女,自己多读了书也要会为老人着想。

    “这女孩子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可那女孩子想着要嫁到城里去,根本看不上我们农村。这怎么谈?谭叔也是好意,但女孩子不同意,再说刚开始我也不知道这女孩子就是杨婶介绍的那个,要是早知道我整好一身衣服,这不就好说话了?归根结底还是没有缘份。”马大总结了一句。

    马有根踏实了,是女孩子看不上他,那就不怪他,只要他有心就好。这事真还急不得。

    “这几年,你了没有少看女孩子,咋就都没有一个合意的呢?我们农村人,只要长像周正高大一些最好,这样地里作业也能行。”

    马大打断了老爹的话,边放着热水边说:“我都说了,这女孩子是可以,但人家看不上农村户口,我还打算想先跟他谈,然后去买房再结婚呢?现在人家把这话给说出来了,我这想法也就有些多余。”

    马大不无惋惜:“这女孩子好是好,但并不是最好的,你们放心,我一定找一个比她还要好的,保准你们看了满意。”

    马大想到李琼,自己给李琼骗充当了门面,必要的时候,也把李琼当一下门面,大家同事一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你妹打电话说,你带一女孩子到她那超市买衣服去了,那女孩子高高大大的,要是如意带回家来看看?”

    “等着吧。”马大后面那句: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硬生生的卡在喉咙出不来:“我们也就是同事关系,那天她请了一大堆同事。”

    马大不敢说实话,也不好给老人念想,要知道,自己对于李琼想想还是可以,真要进行实质的操作,那还是够呛。自己校宿里都还有一张跟李琼的合约呢?他自也不好把这事给说马有根听。

    “爹,我的事就不用操心了,我都那么大年纪了,不值的让你们给我操这心。我自己会放在心上。”

    “靠你是不行,你要自己用脑子说话,时不时来一句把人气的话,那个女孩子听到你说这些,那还不跑?”马有根有心把自己当年的经验传授一些,可当着王莲秀的面,又觉得有难为情。

    “早餐你吃什么?自己吃,我在外面买了些包子,碗柜里还有,你妈不吃,她煮面条,你要不要吃几个上课去。”马有根对外人也是温言细语,对子女同样是温言细语,他才落了好人之名。

    “你们不是说要代替妇女主任吗?现在轮谁?”马大不想就这话题跟老爹一直聊下去,他有这心,自己还要赶时间。在这里听他们唠叨还不如早点去学校。

    “我们是每一组,这自然是先从我轮下去,你谭良人叔是第二组,他都说了,杨婶身体不好,让我一起给轮下去,杨海燕时不时要去医院检查,这也是有点麻烦。”

    “不想做就不做,我都跟人说了,叫你不要去做事,天天去老年会打牌,你不,说还能坚持几年,硬是在把地里的西红柿给弄弄。这西红柿对于我来说没有用,我不靠这东西过活。”

    “还别说,这还全靠当这个组长,那一年,这些西红柿树苗硬是没有人要,我自己个全栽了,现在每年除了吃用最少三万块钱的收入,我不靠西红柿,真要是去打些零工搞点事赚钱还债,那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你读书也很是靠这西红柿,现在西红柿不怎么好卖,价钱跌了不少,前几年不赚了钱,一年五万夫钱都有,你读书时不清楚,那两年,天天有商贩等着过秤,我跟你妈忙不过来,把谭良人杨海燕两口子叫来帮忙,顺便把那些堂叔家闲在家的叫过去帮着,要不这哪忙的过来。”

    马大脱口而出:“你尽吹,有那么好事吗?”

    “怎么没有,就那几天有时候把朱三娇李四妹几个组长也叫来。反正无事,我平时也帮衬他们不少。这个人情算是还了。”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