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生死冤家
    马大同志也是人高嗓门大,这么一句话倒是让走出屋外的孙丽给听到了。一漂亮的女孩子被人骂成是王八,这换谁谁也会生气。熟可忍生不能忍。

    孙丽气了,也不去推车,走回餐厅:“说清楚一点?谁是王八,谁是绿豆?”

    马大一看对方专为自己的话而气来着,只好陪笑着:“是打个比喻,也不是说谁就是王八。”话是这么说,难不成有人骂自己是王八?马大坚持认为自己无论如何是不会骂自己的。

    “有这么打比喻的么?”孙丽感到自己在姐家受了气似的,怎么就撞上这么一个傻货。但当着姐的面,这不能白受这气,她眼睛看到姐门口家的扫把:“你信不信?我说话我再接一句,我用扫把打你?”孙丽指了指马大:“这什么人,有没有读书?怎么就读书读成那样的?”

    看到两个都有势不两立的架势。杨海燕无法,今天这俩人是对不上眼,心里真还当是巧合呢?抓住妹子孙丽的手:“我也就眼你们说个清楚话,一个是我大侄子,一个是我妹子,我就是见你们俩都还可以,年纪也到了那么大,该是谈对像的年纪了,再过些年恐怕就得超过三十都成精了。你们给句痛快话,是行还是不行?”

    杨海燕精明,指着马大:“大侄子你先说,你对我这妹子怎么样?”

    孙丽也不傻,怎么可能让这马大先说,要是马大说看不上自己,这自己脸面上倒是不好看。“就他那样的,除非全天下的男人都升天啦?”

    一听妹子这么说,杨海燕笑了:“你俩怎么还扛上了呢?我都说了,我也是一片好意,那是我亲妹子,那是我大侄子,你们不为我着想,我得为你着想,俩人见面还没有正式认识就给掐了起来。这还让不让人说话。”????马大是很要面子的,刚才都吃着杨婶家的饺子,这话怎么也不能让杨婶下不了台:“我不说行了吧?”

    刚才小秋给看相片时对孙丽有着好感,也想着找个这样的女朋友也不错,像李琼这样一等一的女孩子未必就适合自己,自己有几斤几两,他心里还是清楚。而现在一被杨婶指明让自己下来的真正意较图,马大倒吸了一口气:“也不怎么样?还看不上我?我也未必看得上你。”

    他心里把李琼跟女孩子一对比,女孩子立马出局,就这女孩子比起苏琳都要差三分。虽然自己接二连三着了李琼跟苏琳的套,便人家设的巧妙,自奶本就没有退步的余地。就李琼吧,手里还握着自己的把柄呢?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女人的话也未必能信,事一完,她连提都不提。

    苏琳这视频监控要是弄到学校去,自己都有记过的可能。严重一点,还有可能因为这事而被开除出工职。马大只有服从的份。

    “你还有脸说,我招你了?我惹你了?我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样的马大哈?”孙丽这么随便一说。倒是让一这的杨婶笑了起来。

    “马大哈”三个字从孙丽口中出来,直把马大惊的不知如何是好,噎着一口汤很没有形像的喷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我名字?是小秋说的吗?”

    正好菜园子摘葱的小秋听到两人的话声走了出来:“我没有说,我也是刚才回来,那还有机会说。再说,我也不知道你会下来。”

    杨海燕看到孙丽有些茫然的样子,指着马大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我告诉你这就是我大侄子,姓马,两兄弟,他大哥。真名叫马大。”

    小秋接上一句:“家里是马丽姐给聚的外号叫马大哈。”

    一听小秋把自己的名号给亮出来,马大横了一眼:“小屁孩子,人懂个啥?大人的事,尽量少插嘴,我告诉你,要是不管好你自己的嘴,期末物理就是不及格。”

    孙丽这下算是明白了,不禁笑了出来,那脸上如绽开的花朵,很是引人注目。

    马大不由鄙视了一眼:“长的再好看,心里不好,有阴暗面的终究是上不的台面。”

    这货有一个缺点:想什么就说什么,说这些话是全是顺口溜出来,没有过脑的。

    “你说谁呢?说什么呢?”孙丽想到马大冲小秋说的话:“这马大哈,就你这号人还能做老师,那是老天无眼,最好别教坏人民子弟。”

    “这是我妹子孙丽,也就是我舅舅的女儿。”杨海燕话没有说完,就被孙丽给打断:“姐别告诉他,我看上谁也不会看上这种货,空长了一架子,也就是标准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动物。”

    “你以为我稀罕知道,我告诉你,在我认识的女孩子当中,你算是中等好的一个。”马大很想说她是最不好看的一个,但觉得这话有点不符合,这孙丽的形像真还不差,自己要是这么分明就是气话。道不同,不相为谋。即然两个都那么不待见,也就无需要留情面话。

    女人最看重的是自己在男人中的形像,而马大说自己竟然是中等,那也就是说,自己是差的。孙丽气极反笑:“就你这马大哈,我还是少见多怪。现在总算是没有白来。”对姐说:“姐,这样反马大哈,我真不感兴趣,这下要白吃了姐的饺子了?”

    “你说啥呢?我可是你姐,是姐请你来吃的,姐想你了知道不?”杨海燕是过来人,倒是担心要是这妹子因为这事而对自己有了看法,以后姐妹不相往来,那才是最糟糕的。“姐就你一个妹子,姐不稀罕人稀罕谁去?”

    见孙丽要上车,走到前面:“你不了解,这马大侄子是个很好的人,姐在这村子十多年,边村子什么人都有,姐就看中这个人,不是姐说你,给他留个联系方式也好,你要是跟他相处久了,你就地知道这人,姐是不骗你的?”

    “姐不用,我真还是看不上学号人。”

    “那有什么?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小丽即然看不上大侄子,我们也就希望这事就此打住。”谭良人的话从屋外面传了进来:“饺子呢?还有吗?”

    “锅里多着呢?自己弄去?”杨海燕见是男人,没有了气的顺出一句:“早不回晚不回,现在都要走了,还回来了?我妹了好几年难得来一次,要走了,就吃了两个半碗饺子。”对孙丽说:“现在也就阳有电动车,很快的,都只有十多分钟就到了,你那么着急回去干嘛?姐还想今天晚上接着聊天呢?都那么多年,也没有来看过姐,你忍心不?我每次见到舅舅,跟他说起你的事,舅就难过担心,舅也希望我给你找个好人家,我也就看到在桃花村还只有马大侄子适合你。”

    “就这一马大哈?”孙丽听杨海燕这么一说,倒是把心情给恢复了,指了指站起身的马大,摇了摇手掌:“姐,不是我说的,这人我还真看不上,这个子长那以高大,长的倒是人模狗样的,却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动物,那还不如让我早点去见西天如来去。”孙丽很想编个借口,说心里有人,但又感到哪里不妥。这姐这么做终归是为自己好,自己也应该心存感激才行。

    “你怎么说话呢?我又没有惹你,左一个马大哈,右一个马大哈的,你当我好斯负是吧?”马大好歹还是个中学教师,这当着小秋的面被孙丽数落,那明天,要是这小秋嘴里说出,又是另外一个版本了。

    “你还就是马大哈,我还就叫你,人能怎么样?”

    “你们不要说,先听我说几句,这是你姐做的不对,这事应该先告诉你,而不带这样瞒着你,现在我正式跟你说,这马大是有工作的,在育桃中学做教师,教的是初三的物理。人外表相貌堂堂,我们觉得你们俩是配的来,这才出主意要把你们凑合在一起,这样舅舅心里也踏实。”对马大说:“我说大侄子你,都那么大了,在学校就没有找到一个女朋友,我们寻思着你们俩合适,一个在文化馆工作,一个在学校当老师,都是文化部门的,现在你们俩当着姐夫的----。”

    又指了指马大:“这边也就是大侄子,你们给你准话,俩人这事成不成?”

    要是杨海燕在马大一进门时问马大同不同意,马大枚ɑ崴低猓饣岫教妨既怂嫡饣埃睦锒运锢龅暮酶性缇头闪恕a┤艘炜谕乃?

    “不同意。我配不上人家。”

    这同时发的是好人卡。孙丽说这等话,马大可以接受,但马大说这话孙丽却是接收不了。想想就气:自己是什么眼光,怎么可能看得上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大的动物。

    “就这种人,要是同意,我早嫁了,条件比他还好的多了去。就人家一个脚趾头都不如。”孙丽想一从玻璃中看到周局长还有王强看自己背影时的眼神,心里又多了几分自信。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