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王八看不上绿豆
    一听这事马有根应了,谭良人再也不想多说了,怕马有根反悔了:“大哥,这事就衔谢谢你,我还要下去看看,马大侄子跟小秋他姨两人会不会说话,我还得从中给他们整点话题出来。家里也就小秋。”

    “等等。”马有根想起刚才小秋那调皮猴子消遗自己的事,看到谭良人回了身:“小秋那孩子回家了没有?”

    “散学就不见人影,书包都没有放下,我倒是看到他了。”谭良人自然不好说小秋也在,小秋刚才回家里书包里都还有几个西红柿,凭他的经验准是又去找了马有根。这事自己就不说,一说又是人情。虽然两家不怎么见外,但亲兄弟还要明算帐。

    谭良人只得转了身:“马大哥,那小子是不是又到你地里去弄西红柿了,我告诉你,这小猴子别搭理他,一搭理还没完没了呢?”

    “也不是这么一回事?”马有根想到刚才那小秋冲自己说人老心不老:“这小家伙说话没大没小的,刚才我让他自己装西红柿,他倒地,临走时却是冒出一句人老心不老,你问一下他这说的是那出。我还等揪他的耳朵呢?”

    “放心,这小子学说这些混帐话了,我帮你出口气,回去揍他去。”谭良人装腔做势的说。

    “这就用不着,我有跟孩子这么说吗?我有这么说要你回去揍孩子一顿吗?你要是打了他,我这大伯可就跟他成了怨家了?”马有根倒是理解这怨家宜结不宜解。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的儿子怎么能得罪大伯呢?这怪我平时没有教好。我走了,要不等会让马大侄子给你装一碗上来?”谭良人这说,那根本就是光面话,真要有这个心,让马大带就是,说了出来。马有根怎么好意思让这大儿子端着一碗饺子挨家串户的。这脸面还往那放。????“不用不用。有心意先领了。好好促成他跟小秋他姨的事我就喜欢,比吃了一碗饺子更加高兴。”马有根甚怕一个耽误氢马大这事给黄了。要知道,全村这么大近两千人,像儿子这么大还没有结婚的少之又少,自己算了一下,不超过十五个。而虽然有份体面的工作,但儿子这说话马大哈的性格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他就怕这小子一个不小心,好好的一桩美事给黄了。但这事还真是别人帮不上忙,也就只有他自己才能去解决面对的,要是古代或者让别人或者二斤,就是自己这个当爹的去见见也是一个样。长像不需要太漂亮,只要对的起观众就行;人品无需要,只要说话有礼,对马大好就成了。自己也就这么一点要求。

    这事算来,已经拖了好几年,当年还在读高中时,马有根就想着要给他弄一门亲事管管他那破嘴,可硬是跟着大叶二叶看了几家,楞是一个都没有成。倒让俩姐姐对这马大哈弟弟多了一层认识。

    “好香啊?”马大这会发了七八分钟,才进了谭良人家的门。一进门,也就闻到一股从厨房里飘出来的饺子香。

    “大侄子来了就坐。”杨海燕听到响动,也就从厨房走了出来招呼。

    马大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跟小秋坐在一块,自己进门的一刹那,两人的眼神给对视了一下。双方又别过了眼神。

    “你们家有客人?”马大感到在哪里见过她,一时倒还想不起来。觉得这女孩子是漂亮身材也好,就是跟李琼相比有些单调一些。

    “啥客人?我妹,好久没有来我们家了,今天正好撞上包饺子呢、你也有口福。”杨海燕刚才也是瞒着孙丽让谭良人去把马大给叫来的。

    “马大侄子,你先做着,我去给你弄一碗来,怕凉了,不敢起锅。这东西凉了就不好吃了。”说完这话,对小秋说:“小秋,去菜园子里再弄一些新鲜的葱来?”她相着把小秋支开,就让这俩在屋里看你们会不会开口聊天,一个是教师工作的,不担心没有礼貌;一个是文化馆工作,不担心没有素质。

    “这不还有吗?刚才我都看到?”小秋不懂事,回了一句。

    “你咋不听呢?现在是还有,等会儿你爹回来,那就不够了。”说完冲他使眼色。

    “哦。”小秋这下只得起了身,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出屋门,进了屋后的菜园子。

    看着杨海燕端的一大碗饺子,马大心里感动不已,这小秋期中期末最少了要给个中上游的分数。看着放到自己面前的饺子:“婶子,你吃了?”

    马大同志忽略了应该先问侯客人。

    见海燕婶一家都不在,做为桃花村一人,也的尽心给人家招呼客人。虽然没有什么可以招呼的,但陪客人说两句话还是可以的。马大同志这么一想:都还在吃着杨海燕婶子包的饺子呢?马大抬起头,嘴巴仍然不闲着,边吃边含糊着问:“你是那里的客人?”

    孙丽不理解了:明明是表姐请自己来吃饺子的,怎么还成了自己民撞上的呢?这姐怎么说话呢?看到这牛高马大的马大进来,心里倒是平静。听到马大问话:“你是在问我吗?”

    “我不是问我还问谁?”指了指地上趴着的大黄狗:“难道我问它?”

    “-------”孙丽被马大这么一比喻有一会儿的短路:“这人怎么说话呢?你问我干什么?我们又不相识,或者你跟它有共同语言呢?”

    做为一个很出色的女孩子,孙丽也是要面子的。而现在却是在表姐家,要是表姐回来看到自己被人这么损过,那不是笑话别人说话不礼貌,而是会自己无能,读了那么多年的书,竟然被这么一个素质的人给噎住了。

    看到对方连刀带枪的质问,马大只能怪自己说话粗心。

    “跟狗有什么共同语言,我们现在不相识了吗?一回生二回熟。”马大想着跟对方马这天聊起来,这样才对得起杨婶的那一大碗饺子。

    “你吃了没有?”马大无话找话。他就是没有想到,要是对方说没有吃要怎么弄?难不成把自己吃的一碗分半碗给对方吃?对方能吃么?或者是自个儿到厨房去给人家弄一碗,但一直以来,他只会吃,却是不会弄。

    “我吃没有吃,跟你有关吗?你自己还是吃人家的,你还有脸问这个。”孙丽这么一问,把马大给呛的咳嗽了几声,咳完,擦了一下嘴角的污渍:“你怎么这么说话呢?看起来也是有素质的一个漂亮女孩子,说话咋就那么呛呢?”马大哈倒底是马大哈,第一次当着美女的面这么说,人家还能待见你么?那人家还有面子么?这话谁受得了?就是泥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

    “你是我什么人吗?我有必要给你好脸色么?”孙丽这么一说,语气强硬有力,平时在工作上在上司面前温言细语,而现在却是撞上这么一个山货,正好把积在心里的那股郁闷之气给发了出来。

    听对方这么一说,马大感到两个人聊不到一块去,不敢出声了。出声反而得罪人家挨一顿骂?这自己是杨婶请来吃饺子的,这多事来了。

    “你是杨婶什么亲戚?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马大感到要是小秋自己得罪一下倒是无所谓,要是把人客人给得罪了,那就是太对不起人了。

    “我什么亲戚关你什么事?你吃你的饺子,吃完走人就是。”孙丽感到跟这样的二百五坐到一块会气糊涂,想要起身回去,表姐又不在,抬头看看门口:“二百五,等一会儿跟我姐说一声,我有事先走了。”

    “你是杨婶的妹子,杨婶怎么还有那么小的妹子?我听杨婶说,她在家里可是独生女,也就上手几个哥哥。怎么无缘无固崩出一个妹子出来。”马大听到人叫自己二百五,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妹子就是妹子还能有假?”双手叉着腰:“我难不成还怀疑我是冒名顶替的?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知道不?那么大人。白吃了那么多年米饭。”孙丽不客气的回着马大。

    “妹子有好多种,你知道不?”马大伸出手指头比对着:“自己同胞的妹妹,是妹子。姨家的女儿嗖舅家的女儿都是表妹,你是那种?“

    这货也就是一讨骂的主,你无事质疑人家的关系干嘛?人家表妹走的近。孙丽把马大全家问侯了一遍,也就起身走出餐厅。

    杨海燕一直在楼梯口站着,听着里面的动静,见孙丽要走,这才走了出来:“阿丽,你要去哪?再坐一会?好久没有见姐发,这才偶尔来那么一次。反正楼上有的是房间,今天就在这住一天也就得了。”

    “不姐,我还得回家伺侯俩大爷。”

    “你说的也是,你哥要是还在那多好?怪就怪好车祸。”

    “这话最好不要在我妈面前提,他们俩要是心情不好,准把你收拾一顿。”杨海燕跟着问孙丽:“觉得这人咋样?”

    “恶像,就好像棋盘山出来的恶鬼。”

    “这人挺好,这是小节,考虑一下怎么办?”

    马大听到杨婶的话,想到小秋给自己看的照片:这人跟照片还是有差别的,不由脱口而出:“我们俩是王八看不上绿豆。”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