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好人做到底
    谭良人有自己的想法。这妇女主任要是让他值当,肯定不成。而偏偏就是一组的马有根大哥。马大哥跟他的关系,自然没有的说。一句话,马大哥无论做什么工作,他都会无条件支持。这马有根是老好人不说,还阳众组的领头人。谭良人寻思着自己要不要请马大哥帮忙。不说别的,就自己家大樟树下的那小店,也是马大哥提醒自己才开的。这一月四五千的收入,可不需要出门,相对于马大哥日晒雨淋的伺侯几亩地的西红柿,自己算是发了大财拣了宝了。一进门,看到马大一个人在看电视:“今天咋这么早呢?就你一个人?”

    “谭叔,你就见外了,我一个人大男人还怕咋的?家里二斤去广东了,那家伙回来又去,去了又要回来,今年都走了趟。也不消停下,在家里帮着卖一下西红柿还可以减轻老人的负担,都这么大的,不知道他咋想的?“

    “年轻人在家里怎么呆的住,我年轻的时候也就跟着人跑这跑那去做生意,还不是一个样爱折腾。”

    “你妈咋还不回来,都一两天了,他也舍得下家里那老头子。家里面还有猪要伺侯,你爹一个人能伺侯得了吗?”谭良人也就忽略了这马大就是一光吃不做的人民教师,人家是有工作,而且还有高工资拿,根本不用去田里劳动的,也就自动忽略了他。

    “谭叔你这话就说的有点不对,我爹怎么就一个人了?我那么大的个儿我不是人?”马大抢白了一句。

    “我没有说你不是人,我的意思是这些地里的活跟家里的事,都是要你爹一个人去解决,你爹有点辛苦。”谭良人感到跟老师交流是有些麻烦,咋就爱在这么一个小字眼上纠緾不清呢?

    “我怎么就不能帮我爹做,我好歹也是农民的儿子,我自小就在去地里干活,什么时候落下了我?”马大不知谭良人到这来有什么事,听到谭良人这么说话有些不高兴了,但想到自己是一个人民教师,这最起码的礼节还是要尊敬长辈:“我妈也回了,带着小外甥女去地里摘菜了。我留下来看家呢?”

    “我就知道,你也就只能坐在家里看看电视,看看书,其他的活你还能做什么?犁田你会吗?犁的有我好吗?这你自己民应该比谁都清楚?”谭良人显摆似的说:“不是我说你马大没有用,我不是干这个的料,你自己说句良心活,我打下有几次是背着犁耙去犁田,我倒是看到你弟二斤常牵着牛背着犁耙去犁田,你说我有没有说错呢?”????马大不好出声了:二斤也就读了初中毕业,而自己当年还在读书怎么可能,再说二斤不也有二十岁了,也是时侯要解决家里的负担,帮爹做家活。但这话他还是不开口,他不知道谭良人来这的目的,万一三两句话得了,那就不妙。他也知道,这谭叔是年轻一代的干部,老爹在村子里能和稳的干那么多年,也离不开这谭叔的支持与理解。自己真要是把两家的关系给弄了,那就不划算。对谭良人说:“谭叔,坐下来看电视,我爹去弄西红柿了,都去了几个小时,也快回来了。”

    谭良人从兜里摸出一张小纸片,那是一张纸烟卷:“你们家饭熟了没有?”要去地里找马有根,他有点嫌远。而现在他是带着事来的,他没有忘记女人的话,把马大给弄下去,也不要说出是给他相亲,就让他们两个年轻人互相看一眼,真要是对上眼了,那眼光看起来也是不一样的。过来人这点还是看的出。他却不说出来,现在要是说出来,马大不去什么的?那自己白整了,关键是,这马大走了,自己一个人在这帮了看门?要是莲秀嫂子看到还以为自己来顺什么东西呢?再说有一个唠一会打发时间那就快些。

    “你爹什么时候回来?都这会了,马上要吃饭了,还从早弄到晚的。那么大年纪了还能吃多少?”他自言自语,边从茶几上拿起一个打火机边说。

    马大感到跟这叔是聊不到一块去?他这话怎么听着就是那么别扭,想接也不是,不接更不是。

    “都吃饭了,他一个人喜欢这样弄,每天都是弄到这个时候,除非天下起了雨,那也是办法的。”看了看手机:“快了,也就还有几分钟就回来了。要不?叔,我先下去,我呆会儿告诉他成不?”这话意也就是明显下客令。

    “我还有事。”听到外面有人走动的脚步声,一个人影在大门前晃了一下:“来了,说曹操曹操到。”

    “马大哥,你天天弄这么晚,也早点回来,都那么大年纪了,马大他们都有工作,坐在这家里让他们养,多享受一下。”谭良人起身。手机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女人打来的。

    “马上,马有根大哥一直没有回来,这不等着回来一起来吗?”谭良人是想跟马有根说自己的事,真查请他去吃饺子,马有根未必会去,但总的找个理由,来跟马大说。马有根回了电话,对马大说:“你现在去我们家吃饺子,你爹回来了,你婶在家还有小秋还有几人。”

    谭良人一下子倒是不知说个什么理由合适。

    倒是电话没有挂掉,杨海燕的声音在电话进而响了起来:“你请马大哥干嘛?主要是请马大下来,我都跟我说的一清二楚了。”

    谭良人摇了一下手里的手机:“刚才你婶的话,我也听到了吧?还要不要我跟你说?”

    “那是好事。”马大心里高兴了,他最爱吃的就是饺子,两家关系不错,去谭良人家吃了也不止两回,就他们家平时弄个什么荤菜,也会叫一下谭良人,来不来是另外一回事,礼尚往来。刚才谭良人说话给他留下的不快印像一扫而飞。

    “我爹来了,我就在这陪他说会话,我先走了,这饺子就还要吃热的,凉了不好吃。”吃了那么多年的饺子,马大这些经验还是有的。

    “我先去吧我跟你爹还有话要说。”谭良人看到他转身出门,又叮嘱了一句:“你换身衣服去,这衣服天天看我穿?”

    “你也知道我是不做事的,这衣服换下来,还给老娘增加负担,我能过就行了,别人就当没有看到。快六点了。你刚才就应该早点说。”

    马大倒是差点撞在老爹的身上。

    马有根不知就里,对马大的背影说:“这么急着走,有什么事吗?现在吃饭的时候,吃完饭再去。”

    “马大哥,这你不用管他。”谭良人小声对马有根说:“我们杨海燕把她表妹叫来了,让马大去看一下。”

    “这是好事。”马有根口里咬着一个烟锅,一边“吧嗒吧嗒”的抽了几口:“这事就得你们帮忙,我现在就烦心这事,说他没有用,他还考上了大专做了教师,我也不好说了。不说他,他好像什么都不知似的,是该有个人管管他了。”

    马有根昨天也听杨海燕说起过这回事,倒是有心里准备:“就怕人女孩子看不上他,就整天没有一个正形,嘻嘻哈哈的像个小孩子似的。”

    “这你不用操心,现在他们这种年轻人时代不一样,他们也喜欢结婚这么早。”谭良人想着怎么开口,这妇女主任这差事是个烫手的差事,要是自己让马大哥帮忙了,那下一次马大哥还愿意帮这忙吗?那还不一样要自己来。

    “马大哥,有些事要跟你商量。”谭良人想了想,好歹要说,还索性直说,想必看在给马大介绍女朋友的份上,这马大哥不会这么直接的拒绝。

    “有什么事直说,别说不出声,你谭良人也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

    “马大哥,我是这么想,我下周的妇女主任当值,你就帮我去替一下,反正也就是上午的时间,下午基本上没有什么事你说呢?嫂子现在不在家,一起去吃饺子吧?”

    “不去,也就几个饺子,还一家人去,真当我们是打劫。”马有根倒是没有想到谭良人会提出这个事情:“要知道那天当着谭大伙的面说清楚了,那可是刘四妹在场的,光别的不说,刘四妹都在场。

    “那不好吧,上次都当着全村干部的面说了这事大家轮着来,你要是不去值,到时大家怎么看你?”马有根并不想跟谭良人把关系弄僵:人家刚才都要给你儿子介绍对像,自己就能做这过河拆桥的事。

    “我也担心这事,所以我这就跟你来商量着。杨海燕最近头有些痛的厉害,她时常去买药,这也不是第一次,我这就是来跟你大哥商量一下,看看行不行?”谭良人表明了自己的难处。

    “-------”一听是杨海燕有病要去检查,马有根心动了:人家都在帮儿子介绍对像,自己有必要做的这么列板吗?再说人是活的,规定是死的。反正自己做了一天,一天也是当,一个礼拜也是当。两个礼拜也一样。

    “行。弟妹要看病,我去替人值了。”

    听以马有概这么说,谭良人心里大乐:好人啦好人!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