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人老心不老
    “谁啊?谁又扒在我西红柿地里偷着吃。”马有根隐约看到一个那靠近篱笆的那几个西红柿有晃动,凭他的经验还是知道这肯定是有人来偷吃来了。又担心遇到什么东西,就比如上个月。在那西红柿树上盘着一只杯子口那么粗的大黑蛇,也幸好他手里握着锄头,要不真还被那东西给吓尿了。

    他现在完全可以退休在家闲着,马大都有工作,两个女儿都嫁出去了,小女马丽也懂事,就是小儿子二斤也不用他管,自己出去打工赚钱了。他觉得自己欠老村长一个人情。当年要不是自己困难时,老村长拉了一把,他顺利的挺过来了。要不,现在家里啥情况都有可能还不知,但起码自己是没有办法供马大念完师大。现在虽然还光膀子一个,但起码还是个师大生。还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为人师表,这想想就是让人兴奋的事。他五个孩子,最不看好的就是马大。而怎么也没有想到最为看好的马二斤跟马丽却产相继高考落榜。倒是马大让他刮目相看。他也就觉得自己看走眼了。

    用他自己的话说,各有各的命这也是强求不来的。

    本来前几年他就有退下的心思,可也就是为了感恩老村长,这才一直陪着老村长做个马前卒。子女都劝过他,用他自己的话说。人不能做那些忘恩负义的事,当年也就是老村长力保自己,才是自己这个初中文化的人担任一组组长,这才让自己比大部分人多赚了一份,五个子女。他冲这一点,就打算陪老村长干的最后。就前两年吧,老村长身体不好,自己更不可能退了,要是那个时候退,老村长怎么放心一帮小后生做村子的领头人。

    他知道,也明白。这个时候他也是不可能退,老村长都住院。而儿媳妇刘四妹却是顶着压力当上现任村长。说实话,这跟老村长没有关系,而是刘四妹本身有这个能力,她也是村子里已婚女人中少有的高中生。这也是经过镇府同意提名的。再说由她接老村长的班也是顺其自然的。

    马有根一直喜欢地里的春耕秋收。这让他有一种收获感。自从桃花村各家的自留地不是很多,一个大人也就八分地。他们一家也就五亩多地,这年头种粮食也是不划算。马有根倒是从电视上看到有种植西红柿的专家,也就自己弄了两亩地种上,头两年倒是没有赚到钱。可随着经验的增,他的西红柿很是好卖。倒是有好多小贩打听到这,自己来跟他贩来。现在一看不光吃用,单进帐也有几万。这栋房子也是他种几年西红柿盖起来的,还欠了不少钱。也就是前年才把帐给还上。他把西红柿看着是自己的命,几个孩子读书解决了他的负担,马大读大学,也就工作了那么几年。他全靠侯这两亩地。马大读高三也就二十二岁,读完大专三年,也就到二十五岁,现在也就工作了两年的样子。

    马有根本可以轻松,但他却是闲不下来的人。他觉得自己不能成为孩子们的累赘。这两亩地的西红柿可是他的经济来源。马有根他确定不是人。自己这组的有小孩子的人家,每家每户他都有送个一斤把两斤的,一组了就那么二十多户,也花不了几斤。他们组里的小孩子没有一个会到这地来,相反,看到有人,他们还会帮着他看护。

    他怕又是蛇緾在树上。手里倒提着一把锄头,悄悄的摸进,想要看个清楚。近了看到西红柿树下面晃动着的一只手。马有根总算放下心来。????“是哪个?要吃西红柿跟我说一声,这不就几个西红柿么?我还是请的起。”说了一会,对方没有动静。

    “再不说话,我就过来了。”马有根担心对方使坏,也就把锄头给放了,是人还拿着锄头,那吓着人,不就是几个西红柿吗?也值不了几个钱。

    “马大伯是我。”这声音过后,从树叶下现出一张少年的脸。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谭良人家的谭小秋。

    “你小兔仔子,昨天那么多还没有吃饱你。鬼鬼的,光明正大走来多好,不就是几个西红柿么?你大伯还是吃的起。也亏的你坐起来,要是再不把”头露出来,我可是当做蛇打了。”

    “大伯,你什么眼神,这么大一个看不出来,还把我当蛇,要是你这一锄头下来,我这小脑袋也要开花了。”谭小秋看着马有根:“大伯,我有事东西给你看。”

    “你小屁孩子有什么东西值的我看,你少来这一套,要吃西红柿,那里有摘好的,都明天等着人来过秤,你今天能吃多少就吃多少。”马有有转身就要回棚里。那是他专门搭的。也就是方便摘西红柿歇脚。

    “大伯,你不信我?我真有东西给你看。”这小秋说完话之后,从背着的书包里摸出一张照片,指着照片上一个漂亮的有些过份的女孩子:“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我咋知道呢?你小猴子要么就快点给大伯说,要么就趁早装几个西红柿给包里,别打扰我做事?大伯还忙着呢?”话虽然这么说,马有根不审被这漂亮的女孩子给吸住了:“你这是从那个女孩子手里偷的?”

    “这是我小姨,也就是我妈的算介绍给我马哥的。”小秋自豪的说,感觉这话说出有了吃西红柿的底气。

    “要么就马大哥,要么就马老师,别总是马哥马哥的叫,也就是你小子总是整的眼一土匪似的。你大伯不兴你们这一套。”就要从小秋手里接。

    小秋手一缩:“你得了吧,这是我马大哥的媳妇。”

    “你骗你大伯呢?你们学校不是传开了,说你马大哥在学校跟一女老师给扯到一起去了。你说他是你马大哥媳妇,八字还没有一撇呢?”马有根有些不高兴了:“小孩子学坏容易学好难,咋心眼就那么多呢?大伯这西红柿都让你随便吃,你还宝贝起来了。”

    “不过我个人认为,从我个人的标准来看,我还是比较看好学校那位,学校那位女老师比这漂亮一百倍。”谭小秋说这话时,有些夸张,倒是让马有根不上心了:“算了,我也不看你的了。就这品性还好意思?你妈会把这相片给你吗?是不是你在路边拣到的,到这来忽悠你大伯来了?”、

    “大伯,你还别不相信我,我向西红柿发誓,我要是骗了你,我一个月闻不到肉味。”

    马有根好气又好笑:“这是真的吗?你还向西红柿发誓,说吧冲什么来的?到这里又有什么目的,一五一十跟你大伯说,要么我跟爹说你偷人家女孩子像片去了。”

    “我这真不是偷的,顶多也就是从我妈的包里拿出来的,这算是偷吗?”谭小秋说完,把相片递到马有根手里:“这有错吗?那可是我妈的亲表妹,我跟用我小姨的名节跟你扯吗?”

    马有根被他给逗乐了:“你少跟我扯,要吃西红柿自己摘,不要把西红柿树给弄倒了就成。”

    “那我也不客气了。”小秋说完这话,顺手从身边摘好的拿了一个:“大伯,怎么样?上像不?”

    “这成啊。真像你说的这女孩子我还真乐意,这脸形跟电视上的那个范彬彬还很相似。我喜欢。就是看不出身材,万一身材是个什么我还真不好说。谁让你小子无事尽来忽悠你大伯。”相片也就半身照,只能看到一五官端正,瓜子脸的漂亮女孩子。

    谭小秋一拍胸部:“放心,大伯,我保证这屁股这身段,该有的一定会有,不该有的一样也没有?别说是我马大哥,就是我大伯你看了也会动心。”话没有说完,小秋感到有些不对劲,灵巧的一矮身,躲过了马有根拍来的手掌:“你说就说,干嘛动手打人?年纪大了就不讲理?”

    “你小兔仔子,刚才说什么呢?你再说一个试试?看我还收拾不了你。”

    “那是我马大哥娶媳妇,又不是你娶媳妇,你还要看全身干嘛?再说了,这是我妈介绍的你就放一百个心,我妈会骗我这马大哥?”

    “那倒不会,只是你小孩子知道个什么?电视里常说的看全身主要是看屁股大不大?屁股大是生儿子的料知道不?你到底懂不懂?”马有根顺便把相像片就要放进口袋,这给马大看看或者这真成了。

    “大伯大伯。”慌的谭小秋急着冲过来就要抢回相片。

    马有根怎么可能让这小孩子得逞:“你不是说给你马大哥相的吗?咋还不让看了?”他有些不明白了。

    “大伯,你听我说,这是给我马大哥看的不假,但现在不是我妈拿来的,是我从我妈包里偷出来的,我还得还回去,就为了让你看这一相片,我还背着书包呢?”说完这话,顺手往包里塞了五六个西红柿。

    “这不一样的吗?反正是给你马大哥看?你还信不过我?”马有根不还他,觉得说的倒是这么一回事。

    “你没有关系,我就有关系,我妈不好好收拾我一顿。”小秋从马有根手上抢了回来。就往外跑,口里冒出一句:“人老心不老。”

    “你小兔仔子说什么呢?”马有根顺手抓起一个西红柿向他丢了过去。

    “谢谢大伯老色鬼!”说完这话,人转身就跑。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