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认错
    刘新米知道史丽跟李琼关系要好,但好到什么程度,他却是不知道。他知道每天散学,总是在校门口看到两人骑着车一同回去,至于走了多远是同路,他却是不知道。听了姑姑的话,他心思一动:这或者还有一些可以利用的。

    想到这,也就拔通了史丽的电话。电话接通:“你在哪呢?”

    “你谁啊?”史丽长相清秀,也就是瘦小一些。追求她的男生还是有的。

    “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刘新米有些吃味,刚才姑的话也就是胡言乱语,喜欢一个人怎么会听不出他的声音。就自己李琼的声音跟背影就是化成灰他都能认出,就是李琼走路的脚步声他都能认出来。想来姑的话也是信口开河。

    “是我,刘新米。”不好打谜。有话就说,那又不比在李琼面前总是藏着掖着。

    “是这样的,我想抽个时间我跟你谈一些事成不?”刘新米小心的说了,这可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是这样的,你呢跟李老师关系要好,我想你帮一个忙,把她跟马大约一下,我今天就这事对马大有些过了,想跟他赔礼道歉。”

    “那直接找马大就行了,还要李琼干嘛呢?你这不是多此一举吗?”说完这话,史丽就想要挂电话:“就这事,我挂了,我帮不了你。”????“你别挂,我还有事跟你说。”话没有说完就被打断,相当憋屈。

    “我这不还请着马大哈呢?抽时间咱们几个聚聚,我之前对马大多有不是之处,而这马大好像跟李琼走的近,也就你跟李琼说的上话,这是最适合你做中间人。为了咱们,这事还得一次性给清了。”刘新米寻思着这会得下一点血本了。

    “你请我就是为了跟你去办这事,让你有机会接近李琼,你想的倒美。”史丽拒绝了刘新米的。

    刘新米还是有些不死心:“我心里是喜欢李琼,但我也看到你的情义,我要是不把李琼这事彻底解决,我也没有办法去接受你。”这王八蛋生就一张会唭人的嘴。他自已都觉得奇怪,在面对史丽时,却是什么话都难往外丢;而面对李琼的时候,自己说什么话都有是不对。反倒是马大哈这狗家伙竟然还给上手了。这找谁说理去。他更是清楚这一切的始做俑者正是自己。自己现在想来只是把李琼的名声给搞坏了,却是没有勇气迈出第二步。而这个时候却让马大哈给钻了空子,拣了个大便宜。好好的中午去跟李琼问什么单词。那天巧也是巧,李琼很少在学校冲澡,那天中午也就出了些汗,竟然在宿室里冲起了澡,这才让马大拣了一个大便宜。自己就这事传出后,一直想着逮机会看到一些什么或者做一些什么?可一直没有机会。他心思灵活,脸面比起李琼,很是觉得李琼比脸面重要。而要是李琼不待见,什么机会也就没有。演真是这相法。也就姑提醒他,史丽心里有自己,想必自己的事也是会上心的。

    这心里想法,他自然不会跟告诉史丽,要是史丽知道自己在利用她怎么可能还会帮自己。他心里忽然想明白,只有在他们身边转悠才有可能找到机会。否则只有自己哭的机会。

    今天中午在饭堂算是把李琼马大给得罪完了,自己几乎就差点提刀相向了。

    刘新米的一翻说词把史丽给说动了:“行,不过马大现在不待见你,至于他们愿不愿意跟你缓和,我也说不准,那就看这事怎么着。我先跟李琼通气说一声,探探她的口风。先挂了。”

    史丽顺便拔通了李琼的电话,响了一下接通:“你什么情况,要不到家里来不?”李琼的声音传进了耳朵。

    “我跟你说一下,就今天这事刘新米给我打了电话,说今天对马大有点过了,他中午在饭堂吃饭时情绪有点过激,现在想起来后悔,想跟马大道个歉,又担心马大生气呢?这不跟我说,让我们在中间通气吗?很想请马大原谅,但也知道,这马大也只有听你的话。”

    “我说史丽,你跟谁是姐俩,你咋站他那边呢?这事是马大的事,让他直接找马大去说吧。再说这人在学校对我传出的话,都是他干的,你爱理不理的,我反正看着这小人不是路子。”

    李琼想到马大刚才屋门口过,竟然也不进来,甚至停一下也不曾有过。上午两个人一起骑着一辆摩托车去上课,晚上就形同陌路,这心里就是有点堵。说白了,马大就是自己用合约给听话,平日里马大并跟自己也就是正常的同事关系。想到马大被自己那合约给弄的满是委屈的神情,心情又好了不少。李琼重新从备课本下把那张夹着的合约拿了出来。或者这张纸条,还是可以让马大听话的,上面不还没有写截止日期吗?

    “再说,咱们都是同一中学的同事,你做为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有点肚量行不行?再说,人事主都没有说话呢?你急着帮人下决定干嘛?”史丽见李琼并没有挂电话原意思:“咱就这样说好。再说咱们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同事一下,你说有必要弄那么僵吗?你也从厨房老刘那听说了,他姑就是教导主任,你说生生得罪了他,咱也落不了什么好是不?”

    “话是这么说,我也就只能试试,再说。马大要是不答应,我也没有办法,毕竟在球场上,刘新米所做的那些事是有目共睹的。这让人马大怎么下台?怎么拿得下这张脸。换成是我,我也不会这么轻易就了了。所以这事希望还真是不大。”

    “我也是这么跟刘新米说的,真要是不行,那就是他们两个人的事,跟咱姐俩没有关系,咱们还怎么着还是怎么着。”史丽心里突突跳个不停,她心里真还没有把握,要是因为刘新米把这姐们得罪了,也有点不划算。

    “真的不行,那就算了,再说了,他刘新米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求马大的时候。平常在学校也就他叫马大哈叫的欢。没有准俩人还就真干起来,也就是他们的事。”史丽想了想::“下午放学时,怎么就没有看到你跟马大一起走呢?我觉得你俩挺合适的?”

    “我怎么就觉得我们不是一路人。”李琼想到今天马大早早的从屋门前过:“他是有急事去县城了,我上午倒是听说,他骑那电动车是他妹的,是去还车了。”李琼说到这心里有一点点的小失落,毕竟,那是自己当初的想法,过了那晚就还是回到原来,可一天两夜的相处,竟然心里产生一种依赖感。

    “对了,今天你们去上课的时候,我听人说了,你坐在马大电动车后面,双手抱的死死的。这是你吗?”史丽轻松的说。

    “这谁啊?怎么那么八卦呢?我摩托车不在学校没有骑回去吗?再说了,他电动车骑那么快,我不扶着,我万一摔下来那不值。”

    “那不正好吗?摔下来有个什么事,让他马大照顾你一辈子,我看他也高兴。”史丽笑出声来。

    “你这么急着跟他说话是不是看上他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刘新米这人心思太深,捉摸不透,还是觉得马大容易捉摸,什么事都在脸上,没有刻意去装饰,整个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活着了轻松。不累。我看啊,你真要是这么想,还不如把眼光看向别的方向,这个很不适合你。”李琼揉了两下眼皮,这左眼皮都连跳了两下:“我左眼皮跳了几下,会不会有事发生。”

    “还能有什么事啊,那不就是你跟马大那事吗?放心吧,你那马大哈没有人看的上。别人不稀罕呢?”史丽想着挂电话:“这事就这么说,你可记得。到时候别把我给弄的里外不是人。”史丽担心的是,自己答应刘新米的事没有办成,这刘新米要是因为这事而跟自己断了往来那才糟糕。

    “那你跟我说,这是跟咱没有关系,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刘新米是还当自己是个男人就自己去,自己犯下的事,却是没有勇气去面对,我看这人就不是什么好路子,你最好少掺和他的事,这对你是没有什么好处的。”李琼忠告。

    “这不同事一场,谁还不想让人好呢?再说了,咱们都是老师,要是给那些同学们都看到,我们做为老师都看到招呼也不打一声,人家怎么看我们,还为人师表呢?最起码的招呼的礼貌都没有,那很容易让人笑话。”

    “你就得了吧,你就在乎这些,在学校那些人是怎么看我跟马大的,我相信你也是清楚的,我俩还真成了名人了。”

    “那是你这么一大票美女在全连化县也找不出几个你这样的。现在那老男人还没有为难你吧?还会不会到你们家串门?”

    “怎么说呢?就昨天中午,他借口到我们家来,看到我跟马大在一块儿,也就灰溜溜的走了。这还真别说,这马大就是一门神。”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