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姑侄俩人
    在育桃中学职工大楼一间房间里,刘新米坐在戴着眼睛的刘玉梅的对面:“姑,现在要怎么做,这都现在看到我就转身就走了。”

    “这怎么也想不到,会整出一个马大哈来,你平时在马大哈身边说的话还不够到位,要不,这马大哈比你竟然还受欢迎,你不就长了一张人说会道的嘴吗?你怎么不好好的说,再说我一个教导主任,能弄的我都帮你给弄了。这要是弄个鸡飞蛋打,为马大做嫁衣,可就丢人丢到家了。”

    刘新米想了想:“我也就次听到他们在外面说什么?马大去找李琼问一个单词,这无心之下,正好李琼在洗澡,这李琼也就破罐子破摔,反正被马大给看到了,也就不在意让马大给冒充一下。”

    刘新米也只是听到,至于看到什么?他却是不能确定。

    “你觉得你还有多少机会?”刘玉梅也就指望着这个侄儿,自己娘家男孩子也就这么一根独苗,而他那矮小的身子骨,怎么可能经得起风风雨雨。

    “姑要是早知道是这样我每天中午都去问她词。可这事可一不可再,效法只会害死人。”刘新米倒是理解这一着。

    “这晚秋的时节,谁叫饱了撑着常常去洗澡,人没有出汗啥的。再说,就是大热天,中午也想要先睡个午觉,

    “现在全校的谣言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反而有利于这马老师,你自己还要是拉不下脸面,就等着哭去吧?”刘玉梅提醒着:“你有些事还就过了。????还就马大是一马大哈,在是换成实习老师方兵,很可能你今天就要被揍?你踢球一个劲的对着人脸踢过去,这种事情只能做一次,做多了那就有过知道不?我也是听别人说起,这都那么多双眼睛给看着呢?凡是做事情要多想一下后果,现在是个人就能看出那是你故意往人脸上踢?这对于大家看在眼里,那是你不对。这马大反而成了大家很得大家同情,这些做法对你很不利现在,他们都说也就是马大大人有大量,换成另外一个人都揍你向遍了。”

    “我也就只有踢足球一门可以力压马大,而马大哈除了因为身体笨拙之外,换成打蓝球什么的,我根本没有上场的机会。”刘新米这不是有些自知之明,自己真要是去打蓝球,那只会招来更多的人喝倒彩。“这你大可放心,姑。我也不会笨到那个地步。我跟马大说,这球门都被挡了,我是没有办法踢过去,也就只有靠马大把球给弄进对方球门,而马大哈却是信以为真。”刘新米放下心来,中午在食堂发生的事还没有传到姑的耳朵里。真要是被她给知道,那就又不好说了。中午都差点让马大给打了。也幸好方兵在边上拦着。

    “当初让你选别的学校,你偏要远师大一门,再说你现在也明白了吧,你做了老师,你下面那些学生,有那个女同学跟你走的近。几乎没有。你也没有想到,那些小女生的眼光比那些女老师的眼光还要挑剔。”

    “我也就喜欢语文一门,你还别说我,就马大同样没有女孩子缘,就那天中午,他跟李琼在说着什么?他还不是说要给人女同学补课,结果人女同学根本说没有这事?想到当时马大哈那脸色难看,想想也就解气。”

    “马大哈虽然马大哈一些,可别人总是愿意跟他来往,他随和。而你,你说你在这育桃中学有过几个关系不一般的同学老师。我倒是觉得史丽老师对你好像有那么一点点想法?但也很只是有那么一点点。”

    “那怎么行,都也就没有我高,最起码身材得高出姑姑你,在育桃中学我还就看中他李琼。这除非她急着的个人嫁了,要不我怎么也要弄的她一身坏名声,这样或者对我来说还是有利的。”想到李琼看马大时的眼神,刘新米恨不得把马大换成是自己。

    “我倒是觉得周局长这事好好利用,还或者可以把你盘活。”刘玉梅脑子里回想,那周海看李琼的眼神:“这堂堂一局长竟然还想着第二春。

    “也就这事,只有狠着劲去,尽量让周海把李琼名声搞臭,或者你有机会。要不,你没有戏了。”

    “我也是尽力了,这死老头也就来那么几次,却是被我说成常有车接车送。这把人名声都给黑了。而现在这招不好使了,他们都知道这些话谣言是我散布出去的,那罪魁就是我了。真要是李琼那么大一个子来找我理论,我怕万一这女人动起手来,我也没有胜算。”

    听到刘新米这么一说,刘玉梅好笑:“你也知道怕女人揍?依我说,还是眼光低一些,就把史丽那女老师搞定就可以,那女老师配你绰绰有余,人家着高跟鞋都比你高出那么多。”

    “这怎么成?”刘新米坚持自己的原则:“我必须要找一个高大的女朋友,现在要学校还有得选,要是没有得选,也不选史丽,这瘦个儿,其实跟我就差不多,她女孩子瘦就显高。不像李琼,那可是实打实的高大,这高大的女人是生儿子的好材料。”

    “你眼光那么高,我都怎么说你。你爸叫我管着你,你看看你自己整的地些事,人家在你眼里是块好料,关键是你在人家眼里根一就不是一块料。人家还真看不上你。听姑姑的话,这史丽也好,先找一个合适的就可以,可你跟人李琼不合适,却是硬要往一块凑,到时鸡飞蛋打一场空,还把自己弄的一身名声扫地。多不划算。”刘玉梅想了想:“你这么固执,到时你爸知道了,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这不但关系到你一个人的问题,学还关系到咱刘家以后的基因问题。你就是找的女人再高大,还是男人长的矮。这都三代了,我爷爷,我看到也是个子不怎么高,你爹也就是你爷爷,也是一般的。而我妈个子却是比我爹要高出好多,那时咱家还也就是有钱人家。到你爹还有你,那个不是如此。”

    “所以,我就要把这种基因给改变,我感到我就是改变这基因的人。所以咱刘家的振兴还就在我身上。你看我二叔不就个儿不矮。这也就是一个进步。”

    “这好像我们家被人下下咒似的,男子一代有一个要长的矮,现在你爹那一代落在你爸身上,你二叔就不矮了。可也是同父同母的,你二叔虽然不矮,但也不算高,怎么着也要比你强。现在我大哥一支,这矮人的基因就着落在你身上,你要想改变下一代,也就充其量两个儿子一个长的高一些而已。”刘玉梅说到这,沉思了起来:“我倒是听老人说起过这么一回事,有一些苗人下蛊很是灵验,不怎么会事,这咒人的活也是从他们好边开始,一旦被他们诅咒,那世代都不想翻身。除非被诅咒的那家人,去把这诅咒给破了。否则这种咒还是会继续影响着下一代。”

    “姑,好是迷信好不?这也信。亏你还是个教导主任。”刘新米听的有些烦了,他本是来请姑给出主意支个招什么的?不曾想还听出这么一回事?

    “你说我们家受到过诅咒,那你知道那诅咒是出于那个人?是冲我们那个先祖去的?”

    “我也不能确定,但也就听过这么一回事?下蛊跟下咒这些都是苗人常干的事,我们汉人好像还少有这种习惯。”

    “不知道,但听说这下蛊跟睛咒或者只有的开了那位先人的棺才可以看出的。”刘玉梅想了想。

    “我的亲姑,你别给我出难题,要是开先人的棺木,你是想让我夜夜做恶梦什么的?要不我们去开你亲爹的棺,你给看看?”刘新米忍不住接了一句。眼里却是有一股狡诘之意。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的,我爹不就是你亲爷爷,你开自己爷爷的坟,好是要倒血霉的你知道不?这可是缺德事,这种事,你也做的出来?”刘玉梅气的抓起桌子上的备课本向他丢过去。

    “没打着。”刘新米巧妙的一个闪身躲过姑丢过来的备课本,顺便用手一捞,把本子捞在手里:“这话还都是你说的好不好?祖宗要怪也要怪你自己家出了个不孝女,尽给侄子出这种主意。”

    “你说清楚,我什么时候给你出主意去翻祖坟了,我也就是说人苗族人有这种东西,这是害人的东西不些不可能去学到的。再说了,学了这些的人会断子绝孙的。你就不怕遭报应?”

    “我怕啥,大不了,我找不到老婆,让我们老刘家断子绝孙。”刘新米这话说出来。

    把刘玉梅的气给点着了,站了起来,眼睛看到门背后的扫把,就起身去拿。刘新米眼尖,怎么肯让这姑用扫把打,要知道民间还有说法,被扫把打了的人一琮会倒八辈子霉。自己才不想倒这霉呢?他抢先一步窜出门外。

    “你打不着,就是打不着。”吹着口哨下二楼。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