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二黑不甘心
    刘二黑心里那个气,他怎么可能顺得下去。要知道在外面他跟一票人野惯了的。也就听说这女经理是个不错的美女,这才屈尊降贵想来博个前程。网络小说没有少看,这女上司喜欢小保安的故事都老,没有准好在自己身上还就有一段。再说,他自己觉得自己也像他们小说里描述的男主人公那样长相清瘦,身材精干,有着一票兄弟,好歹是个大哥级别的存在。就今天这事,他都怪到刚才那女经理的头上了。怎么说自己好歹也是为超市而把人给得罪了,这倒好。做为一个超市的负责人,不但不给功,还把过给记上了,这事换谁也顺不下去。就自己刚才那么卖力,他原以为一定会得到女上司的赏识,甚至幻想着美女经理直接把自己提为她的保镖。可这一切跟小说里写的不成套,完全是两码事,自己因为一个二楞子,硬是把工作给丢了。这口气他是顺不下去了。

    心里怎么着也要出这口气,感到手上有一些酸痛:这都是那二楞子闹的,要不是这二楞子刚才抓着自己的手,很有可能自己就上手揍了她两耳光,对于他来说,一个月的工资跟一口气一个面子来说,他反而是更看重的是自己的那张脸面。这王八蛋也不能轻饶他。但想到这货也就是个顾客,这什么时候能遇到还是个问题,但这帐也就先记着了。先把那女人收拾一顿再说。至于工作嘛?对方出个合适的价格请自己回去也就算了,他知道这样想是有些过了,但要看什么时候,只要在那种让她无力反抗或者受到威胁的时候,这些问题都很容易解决的。刘二黑也不是一回两回,这事跟外面这些伙计也是常干。

    刘二黑在一家名叫“帝豪”的ktv找到以前几个兄弟。拍了一下黑痣的肩膀:“兄弟们这几个月还可以吧?”

    “可以什么?且过吧。”外号黑痣的男人也就嘴角有大颗黑痣,此人长相很是难看。脸呈凶相。

    “你不是要去超市干保安吗?现在怎么样了?”“一根毛”看了一眼刘二黑:“有好门路叫一下哥几人,大家一起还有照应着。”

    “别提了,这事说来就烦。”刘二黑摸着口袋里那五千多块的工资,有两千块还是多支了下个月的,苏琳本是一片好意想要让对方因此而心存感激,却是没有想到这刘二黑并不是这么想。他心里却是憋着一股气,反正这多发了两千块钱,就用这两千块钱来请客让他们帮忙出出气也行。

    “什么事?这么提不起兴趣,你离开这的时候,不说了,要混出个人样。还惦记着那漂亮的经理呢?”黑痣笑着给刘二黑倒了一杯啤酒:“算是兄弟请你。以前都是咱哥仨一起喝酒一起泡吧,现在我们两个有时候也挺无聊。”

    “黑子,你是遇到什么事了?”“一根毛”眼中看出这刘二黑无事不登三宝殿。????“没有事,就是想跟兄弟几个聚聚。这不几个月不见,也想哥几个了。”刘二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他也知道哥几个都是见钱眼开无利不起早的主。而自己今天来的目的是让他们帮自己出口气。

    “别提了,这娘们就是不识相。”刘二黑接过墨痣倒过来的一杯酒:“这事说来就烦心。”

    “别指望那么高的要求,我们是没有你那上进心,你好歹还想着去弄个正经的工作图个好前程,而我们也就只有在这酒吧看一下。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喽。”黑痣也是刘二黑个高,但还要壮实一些。

    “黑痣,你还别说,我都觉得当初做的是傻事?像我们闲散惯了的人,能做那十二个小时的早八晚八的工作?”

    “什么意思?早八晚八的工作?”一根毛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做保安,也就是轻松拿钱,也就不用做什么事?只看好那条门就可以了。”

    “你还别说,这保安也是有难处的,我说早八晚八,也就是说,我们跟别人一样的,都是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因为工作性质不一样,我们必须担前十五分钟接班。这样卡钟显示是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两班倒,一班也就十二个小时,这工资拿够辛苦吧?”

    “辛苦啥?做保安又不用干活,也就是吃了就站在岗位上,这根累不沾边好不?我们虽然没有做过保安,但这么多保安,那个工厂没有,没有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一根毛很是要面子。

    “好做?轻松?哥们怎么还出来不做了?”刘二黑反问一句:“这实话跟你们说,这看酒吧,我们也就服务员而已,我做保安还得时常小心从事,万一那天被别人给弄了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刚才被马大抓过的手腕还有点隐隐生痛的感觉:“我实话跟你们说吧?我本来也就是看到这商场还没有队长,不想着去弄个一班长队长什么的,就今天这事吧。老子几个除了在看门之外,那么大的商场还得不停的巡逻。注意有人来搞事。你们以为这工作那么好做。别说是你们,现在我都受不了,你就更加不行,一个月也就三千来块钱,给别人眼里还以为有多吃香呢?”

    “你就因为这个而不做?”一根毛调侃了一句:“人家是正经工作的,你以为像我们这样,没有一个正形,随但抽烟什么的,看到有人搞事就去清场子,说白了,我们其实就是一打手。跟你们保安不一样,你们做保安可是有制服,那一身着身上多气派。”

    “你知道什么啊?就那身衣服,那是工作服,我们还要在商场内巡逻,要注意那些人可疑,那些人是来买东西的,这全靠眼睛。要是有人不开眼让商场掉了东西,老板肯定是怪保安不尽职,好是要罚款的。”刘二黑向他们倒着苦水。

    “就今天这个事儿,我好好的看到一可疑人,也就是一马大哈,二百五在商场里东看西看的,全商场那么多保安都调动了,服务员也投诉说这人可疑,这不我们就去堵他。结果你们猜怎么着?”刘二黑停了一下,脑子里快速的整理出思路:“那人却是来找人的,而经理就把我们训了一顿,说我们不该这样对顾客,这会给商场带来负面影响,并给我们保安罚款。我也实在是看不过眼,就一气之下辞工走人。下午就结了工资。”

    刘二黑倒是省了自己倒打马大一事,诉苦当然砂能说自己打人这么一出。关键那事是自己挑的,自己吃亏了。

    “这女经理看起来那么好说话,怎么那么不讲理?”黑痣有些庆幸自己当时没有跟他去应试保安。

    “可不是嘛?而更让人想不到的事,明明那个跟经理不认识,可经理却说他们是朋友,硬说我们打了她朋友,非要给我们记个小过,我们一气之下,俩保安也就辞工不做了。当天下午给我们多结了一个月的工资。

    “这成啊,还有什么好抱怨的,人家都多算了一个月工资给你。你还多赚了一个月。”一根毛却是有些后悔,当初要是也跟着去,现在多赚一月也就有自己一份。从刘二黑手里接过点了一只。从口里喷出一束蓝色烟雾。

    “就是没有眼光,要看长远一些,就为了一个月的工资把这工作丢了,你觉得值吗?”刘二黑自己点了一只。

    黑痣却把他的手给推掉:“这烟抽着不习惯,嗓子都开坏了。说话声音都变调了。”

    “所以我还是觉得咱哥几个有缘份。你们也看到,门口那些保安那可是十二小时两班到才三千来块钱,这划不来。”

    “门口那保安人家要正经的退伍证还要有只安资格证,这些你有吗?人家外面这些跟你们还就是一样的,但不同的事,这里面有我们,我们相当于就是内保。懂不,只是着便装的。”

    一根毛倒是被刘二黑说的晕头转向:“你来找我们就是来跟我们叙旧的,还是想回来做这工作?”

    “没有问题,哥仨又可以在一起喝酒看美女,这好事。”黑痣想了想:“你现在是舍不得这份工作还是想要回来做这份工作?”

    “我有舍不得什么工作,不就是个保安嘛?只是这事看起来很让人生气而已,你想想,就为了一个顾客一个这样的二百五马大哈,就让俩只安走人,这什么商场?我还以为有多正式,现在看来也就是这么个事。哥几个出去吃个宵夜,我请。”刘二黑豪气的说。

    “那女人凭什么就把你给开了”一根毛听了半天,也就得出这个结论:“刘二黑要是心甘情愿辞工,也不会到我们这跟我们说这些。心里很是不甘心吧?”

    “那有什么不甘心的,别那么多废话,今天的宵夜,我请。”刘二黑拍了一向下胸部:“大家吃好喝好,咱兄弟几个一醉方休。”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