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你是自找的
    苏琳挂完人事电话,觉得这事还不是那么一回事?这电话里传出刘二黑的声音,那说明不是人事问那话那么简单,这事可能在话里一时半舍说不清楚。这么一想,也就起身去看看。在自己的商场。她倒是忘记叫保安这一出。

    苏琳到了一楼,看到刘二黑把眼镜男给抵在门边上动也不能动,心里一动,倒是忽略掉从旁边洗手间出来的一个人。

    “你这是在干嘛?你信不信我打报警电话?”苏琳一声娇喝,人未到,声先到。这就是在位者的气场。商场有商场的气场,官场有官场的气场,职场有职场的气场。因环境而异。

    一听声音,刘二黑倒是停下了动作,看了看来到面前经理苏琳,跟刚才在她办公室的神情完全是两回事。

    “经理,我觉得我做事还可以,你为什么要炒我?要是觉得我有错误,我可以改。”刘二黑这也没有白活,当着个普通员工的打骂吼两句,也就是最多记一大过或者罚两百块钱款,要是冲着这领导人动上手或者吼那么一句,那还真直接进局子喝几天茶思过。

    “你是指那方面的?”苏琳不待思索的说出口,对于刘二黑的进这里的前的一些事,她也有了解,但想着要给人一机会。她接受了他估保安。而通过晚上上夜班的查证,她都早就有炒他的心思,只盼着或者会好一些。

    “上班来说,我晚班都是十二个小时跟大家熬夜,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凭白无辜把我给开了,我心里不服。”刘二黑倒是忘了刚才自己说话。

    “这有了解,你上班夜班以来,一个人在岗你就喝酒吃烟,这在上班时间是不允许的,我们这是真经的工作单位,不允许这事发生,我忍了,也就希望你能有改变。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你两个人值班时,我查岗就看到你在睡觉,而人家却是踏实的上班,保护着商场的财产安全。我招的是一个保安,能保护商场的人或者财产安全,而不是招的大爷,上班喝酒抽烟睡大觉,你觉得我说错你了吗?”????事实,句句事实。刘二黑没有理申辩。他心里委屈:“我进商场时,怎么不跟我说清楚,我都不知道还有那以多规则。”

    “你说我们没有说清楚。人事招你进来时,有没有给你一手册,上面都有写。再说你可是成年人,难道还要人家一字一句逼你背出来。”苏琳清冷的话声此时在过道显得格外清皙。

    “我没有看。不清楚。”刘二黑委屈的不行:要知道他也上了小学三年级的学历,要是有那么爱学习的爱看书,他还用得着做这个小保安。

    这话一说,刘二黑立马哑火了,她说的都是实情,而这女人竟然晚上查岗。要是没有听她说查岗,这事自己还会怪到保安身上。肯定是那些哥们告黑状。

    “你不看,那就要面临着被淘汰,你说你还有话说吗?”苏琳客气的语气间却是没有回还的余地。

    “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就今天抓那马大哈,我还是最出力的一个呢?”刘二黑总觉得今天在经理办公室看到的一幕是这个经理看在眼里,难道是她看错人了。

    “你说谁马大哈呢?”苏琳有些替马大冤,怎么就认识这种人,竟然用熟人做跳板。

    “就刚才那可疑人。”刘二黑试着提醒了一句。

    “你更不应该这么对他,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他是我一个朋友。”苏琳不知道马大就在一边,这边她要把刘二黑开掉,也就用这来堵刘二黑的嘴巴,你把我朋友给得罪了,你说要给你记功还是给你记过。

    “不可能,他怎么会是你朋友?我们都围着找了几圈有人跟着他也确定了是他,我才动手的。我再说也是对付的是一个嫌疑人。再说那好像是你-----”

    刘二黑不知道“马大哈”这三个字。但苏琳知道,是从马丽嘴中听到的。而且也知道这马大哈就是他本人?

    马大莫名其妙就被挨雷,心里有些不快,想要一走了之,反正这俩都不是好人,狗咬狗一嘴毛。可反过来一想不对。这苏经理刚才都给了一摩托车钥匙,也是为了方便自己民履行合约,就冲这一点,也就算她半个好人。可这刘二黑是她下属保安,她要开一员工也是正常之极的,自己去得瑟什么充什么好人?但看出这刘二黑并不是一讲究文明的人,从这家伙对自己动不动就用手的动作,他确定这货是个没有读过什么书的人。做为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他觉得有必要伸张正义,不计较个人得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刘二黑在人事大吼出事,办公室的人硬是没有人敢吭声,这二黑哥谁也得罪不起。除非不想在这混了。再说了,他要面对的是经不,就是万一把经理给伤了,那经理一个电话,他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有进局子一事可做。

    “我说是我朋友就是我朋友,你不信?”苏琳还指望着马大给自己做免费劳力呢?

    “我不管他是马大哈还是牛大哈的,我知道,你现在炒我就是你的不对。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我这是在为商场做事,我刚才得罪那马大哈也是因为商场的事。再说了,就刚才那几个保安,他们有那个有我出力。我这不想做好吗?”刘二黑很是生气,他心里想着这事还得解决:“总之今天这事你不给我一个说法你就不行。”

    “我不行,你还待咋的?”苏琳被他这么一逼,心里也有些火了:“这是我的超市,我感到谁对商场的发展有用谁就有用,还用得着你来评?”

    “你做事不公正,也就不行。”口里这么说,激动之下,口水如喷壶。

    “--------”看到这家伙这么蛮不讲理的样子,苏琳气的发抖,人家是粗人,自己难到也要变的跟人家一样的粗?她好歹还是有大专学历的女孩子。要是自己对人动手还是不行,要知道这不符合一个有学识女人的风格。要报警。这是维护自己安全的利器国。苏琳顺便摁了一个手机号码?她倒忽略了,那是刚才马大存的号。

    “你想干嘛?”刘二黑见他报警,情急之下。出手就从她手里把手机给抢过来,就想要往地上甩。

    “你干嘛呢?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马大人偏角窜出,伸手把刘二黑要甩手机的手给握住,他可是练过举重的,这力气并不是刘二黑给承受得了。

    “是你?”刘二黑傻了?手被抓住,动弹不得,看到马大的一刹那,他眼里火山爆发:自己现在来领工资完全是因为这个人,你什么时候来商场不行,还偏偏就今天来了,你跟谁做朋友不行。

    马大看到他看自己眼神爱恨交织,可被自己握住动弹不得。见他老实了,从他手里把手机给抢了过来,松了手。职业习惯:“我告诉你,这男人得有男人气度,跟个小女人计较什么?”

    “------?”刘二黑话也不说了,还是从眼镜男手里把工资袋给拿了过来:“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

    “我还没有给你算帐呢?你叫我做什么?我老远就听到你叫我。”马大还想着训上几句,还觉得训不过瘾。他想口袋里还揣着苏琳写的合约,怎么想着这也算是帮了她忙,这一高兴把这合约给毁了,那今天这事就完美了。

    “-------?”刘二黑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有些错愕的看着这恨人:“你有病!”

    “你才有病。”马大还了一句,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本人就是姓马名大,外号马大哈。我还以为是熟人呢?是你这跟小娘们一般见识的男人。”

    马大这一口一个“小女人”“小娘们”,苏琳脸色变的很是难看。苏琳不知道马大这信口开河想什么就说什么的习惯。

    “-------”看到身份证姓名一栏的“马大”两字,刘二黑想要笑:自己这都能把人给招了。

    “我今天有事,你如果想要以后还来县城就别招事。”他记得刚才自己是叫过人马大哈。对苏琳说:“你给我等着,这事没有完。”

    这么一来,倒是把马大这祸首给放在一边了:“一个女孩子到时缺胳膊少腿就不好看了。”

    “你做为一个男人有必要这以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吗?我是你我就找块石头撞一下。”马大试着劝和,他毕竟是都师,见这王八蛋没有过激的行动,也就不想过甚。

    “我不计较?我就不是刘二黑。”刘二黑怎么可能因为这马大哈就放手:“这笔帐也有你的一份,一定要找回来。”

    “你信不信?把你弄进局子就划不来。再说人家现在是老大,你去别的地方什么都不好,还硬要这里工作,这里倒闭了呢?你还不想活了?你是自找的,知道不?”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