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责问
    马大问不出原因,只得将希望寄托在向马丽去查证这事上面。看着苏琳脸上现出那不怀好意的笑意。他走出了苏琳办室室门,这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也就用手掐了两下竟然给自己整出这么个情况出来。

    上面那随叫随到竟然是履行条款的第一项内容。自己当时就是毫不迟疑的答应下来,就是不想跟这女人在哪说个不停。当时也根本没有细看。可这一条款却是很让自己难受,自己要是在县城办事还好,要是没有在县城办事,她一个电话要自己到,自己怎么到?要知道自己可是老款自行车,那能有如此速度,真当我是超人。想到这儿,又推开没有合上的门。

    “怎么你还想反悔?”苏琳把脸上的笑意给强压了下去:敢掐我,以后看我怎么把你整个人形变狗样。

    “是这样的,有一条款要不要先改一下,我第一条就有些难以办到,我是骑妹的电动车,而现在我把电动车还他了。再说我在育桃中学教书,就是以最快的速度也不可能随叫随到,最起码也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马大多了一个心眼,把只有十五分钟办到的事,说成半个小时。这是苏琳想不到的,她又没有走过这一段路,多长还不自己定生,再说,万一在路上出个什么事,那时间更长------,呸!呸!呸!怎么咒自己路上出事呢?

    “这个我都替你想好了,这样吧,我这里有一辆摩托车,那是我买了车之后,就没有骑的,还有半成新,这摩托车的速度比电动车要快吧?再远,就依你,半个小时务必要到。否则出了事,要是找到我这合约,责任可就全在你了。”

    马大以为听错了,还有这好事?难道是今天这苏琳有些不正常,这丫头脑子坏了,这么便宜的事竟然让自己给占了。

    “你确定样做行吗?”马大不确定的问,他又担心这是不是这女人给自己设的一个套。????“行,怎么?你不回骑车么?我告诉你,你别想着好事,要是以后遇到什么事别怪我就行了。但我们是按合约来的,再说,这些我要晃给你配好,你不能按时出现,才会耽误我事情呢?”

    都到这份上了,马大也就接过她递来的摩托车钥匙。真想什么就来什么?自己正担心还了妹妹车,没有公车了,自己怎么回去犯难。一想到那女人要做的事,他忽然就有一些头大了,要是她车子在那个拐弯之地没有油了,前不着村,后不见店的,自己到哪去给他弄油?还想再回去给她说清楚自己的难处,关键是这事还得自己先掂钱。看看都已下到一楼,也觉得心里踏实,这摩托车钥匙可是实实在在的。马大也发觉到这也许就是个烫手的山芋。但做为一个男人,字都签好了,还只有履行的份。

    马大给马丽拔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一下,也就通了。“什么事?你跟我们经理和平解决了不?”

    听马丽的话,怎么有一种心塞的感觉,随口回到:“签了不平等条约。”

    “怎么听不出来,你心情好的很啦。”马丽想了想:“哥说实在,我们经理跟我嫂子,你觉得那个更加漂亮一些?”

    “什么乱七八糟的。当然是你嫂子。”马大反应过来,这嫂子说的就是李琼:“那是我一同事,遇到难事,我帮个忙渡过难关,现在我们什么事都

    没有了,各行其道,你不要就这事在老爹面前说。对了,哥就问你一事。你这超市还有那个是我们村的人或者认识我的?”

    “你问这个干嘛?”马丽有些莫名其妙。

    “你不知道,那个王八蛋把你哥的实情都一丝不差的告诉她了,她对你哥了如指掌,而你哥却是对她一无所知,先人说的好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现在我也就是挨打的局面。我很被动的?”马大都没有想到会是马丽把他给供了。

    “-------”马丽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马大哈,你有本事再说个王八蛋试试,我回去把这告诉老爹去。是我说的,他问我家庭状况,我能不说么?我有必要瞒着么?你是不是我家庭状况的一员?你外星人啊?”

    马丽对着电话就是一顿吼。这火气也就对这哥发,在别人面前,她也是很少发脾气的那种,是少有的好脾气。

    “-------我还以为是谁呢?敢情就是你这白眼狼------?”说完这个字,马大赶紧着把机给关了。这妹子有气就会冲哥撒,这把哥当成出气筒了。

    马丽看着手机给关机显示通话结束,气的跺了一下脚:转瞬发了一条短信给马大:“你信不信,我要把你十岁还要尿床这事也说给她听。不怕你脸皮厚,就怕你这‘马大哈’不出名。”

    马大回了一句:“你是我妹子么?你是我祖宗,前人说的好,女生外向,胳膊肘往外拐,这话一点也没有错。”

    “我拐出去,你拐进来,要不咱家也吃亏不是?”马大看着这短信,却是不由撞到一人身上。定眼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给苏大经理炒掉的刘二黑。

    此时快到下班时间,刘二黑气冲冲的,他接到人事部的通知,让他去财务部结清工资。

    他火了他气了,还想着在这大超市奔个好前程,却是没有想到给弄出这事。他看清了这撞自己的就是跟自己被炒息息相关的马大时,心里就有火气,但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孙子,你给我等着。”

    说这话时,推开了人事部的门,一声大吼传到了马大耳朵里:“凭什么炒我?我又没有犯什么错?刚才抓可疑人我是最出力的,我算起来还是有功之人呢?”

    那人事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人,戴着眼镜看起来也是文文弱弱的样子,个儿还没有刘二黑高。刘二黑这一吼也是有底气的,起着震摄的作用。听以刘二黑如此大吼,那人事心里有些不对头:“这不是我们说了算,而是上面有通知,让我们给你结清工资,我们也是打工的,我们完全是按上面的指示办事。”

    还不笨,头脑还保持着冷静,怎么也要把这事给撇清关系。

    “你是打工的,老板让你去吃屎,你去不去?”刘二黑个儿比人略高说这话时几乎口水都溅到人脸上。

    看到刘二黑圆睁双眼蛮横不讲理的样子。眼镜男有些心怯了,刘二黑在外面是什么人,他也是听说过的,这对他来说无疑就是遇到活阎王。他被刘二黑一通责问,就连说话也不利索了。但骨子里男人的原则还是有的。

    勉强苦笑着说:“我也是没有办法的,我们必须要照上面的安排办事。要不你去找找经理问问清楚。”

    “你滚蛋!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你不会问清楚,就你这块料,你也好意思在这做人事,你不把人商场给做到才怪?”刘二黑见眼镜男不敢吭声:“我限你马上给打电话,看那个王八蛋敢炒我的?我跟他到经理那去评评理?”刘二黑一直以为是人搞错了,自己刚才的一翻表现都看在经理眼里,自己可是为公司不计个人得失,不顾个人安危为公事卖力的人,有眼睛的人怎么炒自己这种人。

    “我还真跟你说,这就是经理下的指示,你今天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眼镜男扶了一下歪倒一边的眼镜。

    “我得罪谁了?我今天就得罪一马大哈。”刘二黑信口开河指着眼镜男说:“你命令你马上打电话问一下经理有没有搞错?我可是刘二黑保安部的。”刘二黑怕他不清楚,或者搞错了那个同名姓的人。

    “经理都说了,正是保安部的刘二黑。”眼镜男脸色很是难看,这二黑哥一点也不给面子,这人事要是天天碰上这种人,他也想着趁早走人。

    “那你知道我犯了什么事吗?”二黑心里火气上窜‘

    “不知道。”眼镜男老实交可怜兮兮的看了看刘二黑:“你别激动,我打个电话问问不成吗?”

    他不担心在这出了事,在这出了事有商场负责,可要是这二黑哥出了商场,把这事怪在自己身上,那倒霉的还是自己。当着他的面他心里也要踏实一些。这也让他更加相信这事的真实性。

    拔了一个上面的电话:“苏经理,这刘二黑犯了什么事,要不要通告一下?”

    他人不笨,这事问的有技巧,就这事跟经理说要不要通报,那是负责的表现。要是说刘二黑问犯了什么事?那就坏菜。他有心的按了免提键。

    “可以,写一张通告,刘二黑对顾客恶意动手,这是不允许的。”------

    话一字不漏的传进了刘二黑的耳里,刘二黑这下确信了,这就是刚才那个女经理说的,跟刚才的声音是一模一样的。他再也忍不下那口气了:冲着话筒大声骂了出来:“我日你祖宗!”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