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兴灾乐祸
    这是马大最不愿意看到的:“小丽,哥可是给你还电动车来的,爹担心你回不了家,下班太晚,这不让我送来吗?”

    “那你到了不会给我打一个电话吗?你东瞅西看的,整个一没有进过大商场的农民,小铃跟我说起,我都替你害臊,觉得丢人到家了。”马丽没有好气的对苏琳说:“经理,我去工作了,他的事我不管。”

    这妹妹可是自己的救命稻草,也只有他才能让自己洗清这不白之冤。马大见马丽要走出去,急得伸手抓住了马丽的手:“好妹子,你得为你哥说句话,这不是到你这找你吗?你哥本想不打扰你工作,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卖场那么大,要找一个人竟然那么难找。你就忍心让你哥被人当成那种人而逮进局子,要知道一旦时了局长,你哥的清白去毁了,你也知道你哥可是个正经人。怎么会做出这等事来。你要知道只要我一时这局长,学校一知道这情况,你哥有可能连书都教不成了。”

    马丽心软了下来,看着经理苏琳:“苏经理,刚才我说的是气话,一个男人怎么能有这种想法,我这当妹的都觉得没脸见人。”

    马丽倒是听小铃说了那事,那是那天小铃无意间看到哥去掐做真人模特的经理大腿一事。

    “马丽,你安心去上班,你哥到这我也不是为那件事,眼睛长在别人头上,看怎么看那是别人自由,但手却是在自己身上,就看有的人有的地方该不该去碰,碰了只要做出一点合理赔偿。”苏琳怎么好意思说出我这大腿都让你哥给掐了两下。这事想想就脸红心跳。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竟然连模特的大腿也去掐。

    情急之下,马大把电动车钥匙塞进马丽的手里:“我就是奉老爹的命令来给你送车来了。好了其他的事跟你无关,哥就等着进局子了。”

    “你钥匙也送到了,现在是不是把我们的事了结一下?”苏琳看到马丽在,难的的脸上露出一笑意。????马丽看出苏琳并没有要把哥送进局子的意思,真要是有那意思,那警车或者保安早就到了。还用等到这时候。要知道公安局就在旁边另一街。苏经理昨天把自己升上领班的位置,今天就通告了全商城,马丽也想要好好趁惜这工作。但也不能因为这工作把自己这哥给丢了。同为女孩子,她直觉这苏经理不会把哥送进局子。但对于一个男的用手掐一个女孩子大腿的事,掐的人心安理得,被掐的人,就尤如针扎一样难受。这是搁自己身上自己也堵。马丽心放了下来。对马大说:“哥,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要自己去面对,解铃还需要系铃人,该道歉就道歉,该赔偿就要赔偿,这做为一个男人是你必要面对的,别人帮不了你。”

    连妹都这么说了,马大心里也就沉到谷底,他有些怕跟这女人经理呆一块,看到她看自己的眼神,总有一种自己就是他案板上的肉的感觉。

    “说吧,你想要怎么解决?”马大这次算是豁出去了,大不了这事捅到学校去。学校给记一个警告的处分。

    苏琳起身从一边的饮水机用纸杯给马大接了一杯水:“我不知道你是马丽的大哥,这做为马丽的同事,我有招待不周。”

    苏琳这么一客气,马大反而不习惯了:“你有什么事就说,你不说越这样,我心时越没有底越慌。”

    马大伸手接过杯子一口惯下了一大半:还是妹子来的好。这不嗓子都要冒烟了。

    “是这样的,你也要认识到一个女孩子的清白的价钱-----”苏琳说到这停了一下。

    “我知道,那是无价的,这并不是用钱来衡量的。”马大用刚才苏琳的话回了一句。

    “那我要你为我做一些事,做为对我的补偿你觉得愿意吗?”

    “那不是要用钱来解决的事,你说要怎么办?”

    “这样吧,我也就是要看你一个诚心悔改的态度,你可要听好,我的意见就是你为我做一个月的免费劳动,这样这事也就善了,我也不把这事弄到局子那边去了,这样你在学校还是一个清白的老师你说呢?”苏琳商量似的单手托腮,她被这马大有一眼没一眼的瞅的很是不自在。只得尽量坐到办公桌子前,让办公桌子挡住下半身这靓丽的风景。

    “什么?一个月的免费劳动?”马大喝水的动作停了下来,有水进到气管里去了,呛的他难受咳嗽不止。

    “你也要知道,我可还要上课,我还有正经事要做。我还要拿工资呢?”马大平息了心里窜上来的火气,给自己连念了三遍忍字经。

    “没有那么严重,我呢还是那句话,我给你合理按排,也就是早上课时间我不打需要你,但是下了课或者晚上或者礼拜天,你必须随叫随到。”苏琳补充说。

    “那我的工作性质是什么?”马大心里一惊,这只要没有跟自己上课时间相冲就成。听了苏琳后面的话,心有提了起来:他也从一引起杂志上看到过一些有钱的女人还有那种爱好,自己做为一教师却是要沦落到靠那种性质的事来还债,那他教师的生崖也算到头了。

    “其实很简单,工作性质不固定,有时候或者让你来做一天保安,有时候或者叫你兼任司机,有时候或者还要让你做一下我的信差-----,总之一句话工作性质不固定。”停了一下:“对了,你会开车吗?”

    “会。”马大毫不犹豫的说。那是他在读大专时,跟开车的司机学会的。

    “会喝酒吗?”苏琳又问了一句。

    “会。”马大觉得这不存在问题。自己在五六岁时,老爹就时不时给自己倒一杯酒,到这都二十年的酒龄了。

    “那行。”把手里的一张纸递到马大面前:“这是一张合约,你看一下,这违反了条约,就有可能我要追究责任。”

    “别弄这么正式行不?”马大怕看这些,看到上面竟然第一条是自己无偿为苏琳免费劳动一个月,来补偿自己犯下的严重不该犯的过失。来表达自己诚心悔改的一面。

    “我可有话说清楚,我是个正经人。你如果让我做违法乱纪的事,我可不干。”马大担心说。

    “违法乱纪的事,你想干我还不让呢?”苏琳脱口而出,又觉得这话有点像是马大什么人似的,脸皮现出一抹晕红。想什么呢?苏琳责怪了自己一声。

    马大看着这写了条款的纸条,这女人是有备而来,这都早就写好了的。

    “你如果没有意见的话就在这上面签上你的名字。”苏琳漫不经心的说:总算那两下没有白挨。

    “还要签名字?”马大眼睛睁大,迟疑的看着苏琳。

    “要是不签名字,你反悔,我一个女孩子还能怎么的?”动了一下身子,左手从桌子的笔筒里取了一支签字笔出来,递到马大手里:“空口无凭,签字生效。我也写明了,你上课的时间可以不履行。但假日什么的还必须要履行。要知道你要是敢不签,我心情一个不好,把今天我要用手摸我们的女士内装的事给一不小心捅到你们学校去了,你可不能怪我?人在悲愤的情绪下做出的事情往往会出人意料,是自己也想想不到的。”

    “我签。”马大没有思考的余地,要是把他用手掐模特大腿的事捅到学校,他无所谓,他掐的是模特。要是把用手去摸女士内装的事捅到学校,那就是大条了,要知道这指不定学校的师生把自己当成是什么人了。那自己的教师生崖也有可能要划上句号。为人师表。这话说出去都让人兴奋一阵子。马大心里吧了口气:也就为自己那不正当行为做个祷告。

    苏琳起身从马大手里接过并写上自己的中字,对马大说:我复印一份,这样你我各执一份。“这样的条款本不该写进自己的人生这一本字典。但细想之下,也就平衡了:前面名字都签过了,还就差这么一写了,也不在意这么一下。

    苏琳看着马大签好字的条约,伸手就放到身边的复印机上又印了一份:“你我各一份,免的到时不认帐。你顺便把电话号码写在上面,我有事也好让你来履行合约?”

    “成。”马大毫不迟疑的点了头,并在合约后面又添上了自己的名字。心有所想的问:“我能问你一句,你是怎么了解我的事。我记得好像我没有跟你说起过,我们还没有熟悉到无话不谈的地步。”

    “成,”苏琳伸出那玉白如不葱似的手,对马大一招:“你近一点。”

    马大心里想着:怎么的也要把自己名字供出去的人给问个清楚明白。

    “我不告诉你,你问我就要跟你说,我们可还没有熟到这种程度。”阎王债,报应快,刚才马大说出去的话,现在完整的被苏琳给还了回来。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