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救不了你
    “我承认我想用手去摸女士内装,那是我的错,可我还毕竟没有摸?这把我当成那种人带进来跟审犯人似的审,你觉得合适吗?”马大碍于刚才这个经理做的一切给自己出了一气,也就好心的想要跟对方讲讲理。

    “怎么不合适了?我说就你这种人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出来的?”苏琳到现在那种被他掐的感觉依然还在,想到这事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有什么做的出来?不就是进来逛了一下商场,再说这商城那么大还不准人逛吗?”马大越说越感到自己有理了。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自己好歹还是个文明教师,算是真正的文明人了。

    “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你这是有了做坏事的动机知道不?而你竟然还意识不到自己的错在哪?我觉得你应该深刻反省一下自己的所做所为。”

    “我毕竟是想摸,但自己还不是没有摸是不?我没有摸也就没有犯什么错。再说,你这里是商场,又不是什么司法机关,我还需要给你指责我的行为么?我就这么说,我是想给我老婆买一件内装不行吗?“马大想了想,本想说给妹妹买,但这又不合适,哪有哥哥买这种东西给妹妹的,自己这个妹妹看起来平易近人,但骨里城有时候置气可以半年不理你。想要说给妈买,这东西买给妈,妈能穿吗?不把自己打出家门才怪!想说给女朋友买,可脑子里却是浮现李琼那不可冒犯的脸色。再说了,两个人都说清楚了,这事过了谁也不欠谁,现在自己提前到这来也就是没有跟人招呼的,他觉得也是用不着。

    “你有老婆吗?我怎么听说你没有结婚,就是女朋友都谈不到,别人还都给你取什么外号------。”“马大哈”这三个字终究不是个有讲究有素养的女孩子可以说出来的,苏琳硬生生把这三个字憋回肚子里。

    “你倒底是谁?是谁跟你说我没有老婆,我都快要结婚了,你也应该知道,前两天你商场里有一套体面的西服,价值两千八多的西服就是被我老婆买走送给我的。”马大这回想到回击的点子,这事千真万确,想必这个经理也是了解的。她商场卖出那么大一物件,不可能连她也给瞒了。

    “我从视频监控却是看到不是你付的款。你还好意思跟我说这事。”苏琳平息了一下心情。????“-------”马大难受了,马大纠结了。对方是了解自己的,从对方的话语里听出,肯定有什么人出卖了自己,跟一个了解自己,却是自己不了解的人过招,那铁定是死路一条。“你认识我吗?怎么不敢转过身来见人?”

    “你好好看看我是谁?”苏琳被马大这么一说,还就转过身来立在办公桌子前面。现在的苏琳上身着的是红色西装外套,下身却是套的是保暖黑色丝袜外套黑色短裙。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最不想看到的人还是看到了:“怎么会是你,你不是模特么?怎么还就坐上经理的椅子了?”

    看到马大错愕的神情,苏琳又坐回到椅子里:“你最好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理由,要不我可不那么好说话,我知道你还是个老师,而做为一个老师在商场摸女孩子大腿那是什么性质知道不?那是牛芒性质。要是我把这事向你们学校一捅,你说你这老师还做的成不?”

    这苏琳不愧是高才生,这几句话直捅马大软处。

    “经理小姐------”

    “你才经理小姐呢。”马大话没有说完,就被苏琳给噎了回来,苏琳一巴掌不轻不重的拍在桌子上,硬是把马大拍的跳了一下。

    “我说错了,经理,这样你也知道我那天根本不知道你是真人,其实你也明白,我那天就是想要摸那模特。可是我不知道那是真人模特,这事也不能全怪我。我也没有看到有提示,或者提示客人不要用手去摸模特这这样的标示。”什么都可以短,就是不能短理。

    “你还有理了,那么多人,我这里模5特展了几个月,也就只看到你去用手去摸。你摸了一下还就算了,还嫌不够,有这样的人吗?还为人师表呢?我都替你感到脸红。”苏琳见他并没有认错的意识,还一个劲的找理由。

    “我向你道歉,那天我不该用手去摸那模特成不?”在事非大小面前,马大一点也不含糊。这道歉是小事,自己确实是得罪了人家,再说了,万一这事被有心人捅到学校,自己有可能就要被开除处教师的岗位。而这事唯一可以这么做的人也就是这个漂亮的女经理。他有点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手欠。还橡皮模特呢?现在这事可就大条了。

    “道歉?”苏琳不由“嘿嘿”轻笑了两声:“道歉有用吗?再说了,比如有人打了你一个耳光,在过后你不痛了,来说这些向你赔礼的话,你这口气消得了吗?”苏琳并不理会马大的单厢情愿式的解决方式。

    “我肯定接受他的道歉。”马大毫不迟疑的说:“最起码这符合宽容的处事之道。我们生活在这个年代,有什么事能让我们生活的不开心,我们就要把这因素给去掉。寻找开心的因子。”马大教师的职业习惯来了。

    “我不同意。”苏琳都没有想到男人无耻能到这等状况,自己单方面下决定:“这是你掐的我,你也应该问问对方的我。是否同意你这种做法。你这手欠不要紧,你却把我一个女孩子的清白给掐走了。”苏琳说完这话,在手机上点了几下:“我看还是要求公安局来协助一下,反正跟你也说不清楚。”

    “你别冲动,有什么事尽管说,我照你的意思就行了,这电话不能打,你要知道,你可是一人民教师把这个电庆打出去,那就毁了我教师的形像不说,还毁了我在教书育人的伟大理想。”马大冲前几步,情急之下伸手抓住了苏琳拨电话的手。

    “你再不松手,我要告你非礼。”苏琳被他无形中握的有点生痛,看到马大并没有放手的意思,苏琳脸红的一甩手:“你握痛我了。”

    “对不起!我情急之下就冒犯了你。”马大这回意识到自己的冲动终究会给自己迎来无尽的麻烦:“可你是知道的,我根本就是无心的,我那一次真还没有看出那模特竟然是你真人?我还以为这橡皮人这皮肤怎么那么好手感。------”

    说着说着,马大不出声音了。他发觉随着自己的话,苏琳脸上的神情却是变得越来越不好看。这不是自己在往人女孩子痛脚踩吗?

    “说吗?怎么不说了?”苏琳话是这么说,倒是停止了拔打电话的动作。身子往真皮椅里一靠,左脚搁在右膝盖上。就这么在马大眼前晃啊晃。

    马大不敢看了,低下头,就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这事全怪我一时疏乎大意,要是我现在看出你是个真人,我怎么可能会去摸你,我就掐阿猫阿狗也不会来掐你?”

    “你到底要不要把事情解决好?要不我拔要公安局电话何所长电话。”苏琳真气了:什么掐自己还不如掐猫和狗,难道自己就那么猫狗不如吗?这话怎么听有损人的意思。苏琳坐不住了:“掐了我两下,你还有理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掐阿猫阿狗也不能掐你。这是一个为人师表的老师说的人话吗?”

    “我无知,我不是人------”马大恨不得搧自己几个耳光,但这真要把自己脸给打肿了,人家不叫停手,那自己还要不要继续搧下去?这样犯楞的事马大是不会去做的。

    “行了。”苏琳对马大说:“即然你是诚心要救悔改,我也就不再过为已甚,你也知道女孩子最在意的就是一个清白,这清白一毁,我要是想不开,我就不做人了,就我们古代的女子,人家的清白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所以说这清白是无价钱可以衡量的。”苏琳见这家伙低着头不看自己:“你抬起头来,我说话呢,你有没有在听,这可是给你一个息事宁人的建议。”

    “你把脚放下来我就抬头。”马大声音不大,因为离的近,还是被苏琳给听进去了。

    “你-----”苏琳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家伙这种时候了,那眼睛还是如此的不老实,想到这,倒是不放了:“那我刚才说什么?”

    “我听着呢?你在给我息事宁人的建议。”马大回这话时,并不看苏琳。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的瞥了一眼又一眼。

    “你眼睛往那我瞅呢?死不悔改。”苏琳没有好气的说。

    马丽听到小铃说那天买西装的大个子帅哥被保安给别带到经理室去了。小铃还告诉她,那人要用手去摸女士内装被保安给看到,又因为一直瞅个不停,有服务员担心这人是来踩地儿的。

    心里一慌:这肯定是哥找自己来了,来时给了自己一个电话,到了这却是不打电话了。再也呆不下去,向经理办公室走去。

    担心过甚到了经理办公室门口,也忘了敲门,情急之下推开门:“经理,我有话说。”

    看到自己这哥没有什么事一样的站着,心放了下来。

    “马丽,这是你哥吗?”苏琳一见是马丽:“我正好想要找你。”

    “这不是我哥。”马丽气了,白了马大一眼:谁让你在商场做这种事,这谁都救不了你。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