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这事没完
    马大一听那保安的话,反应过来:保安都说那经理有帐要算,那找自己肯定是走个过场走个程序什么的?这也耽误不了几分钟,自己还有事在没有办呢?没有办法只得掏出手机想要给马丽发个信息什么的,但又怕她无端端的担心起来。还是把手机揣回口袋,对俩围着的几个保安说:”成。我跟你们去经理办公室。却是不能太久。进来这里的人就是你们的上帝,你们就是这么对待上帝的?”

    马大想起一位成功商人说的话:顾客就是上帝。想必每一个生意的都会把顾客当成上帝看待。

    “你说谁呢?你是谁的上帝,你再说一个试试?”那后面来的两个保安中有一个脾气比较暴一点。倒有人认识这个人在进来这工作前,在外面也就一直就业。

    “-------”马大也是个要面子有面子要身材有身材的男人好不?但人讲的是道理。这三两句话不好就要跟人动粗,这万一打起来,谁都占不到便宜。再说了,对方是为公事,要是出个事,进个医院还可以开点报销医药费,而自己就不划算,一人民教师进超市因为想用手摸女士内装而闹风言风语进个局子什么的,那就太不划算了,但做为一个男人还是要有骨气的。

    马大扶了一下眼镜:“我没有说谁?有一本书是这么说的。”马大心里暗想:没有文化你不要紧,千万不要出来吓哥成不?

    “我还告诉你,老子在二十年前就没有读书了,现在书是什么形状都忘了,书上说的,书上说的都是放屁,你也信?”那人像是跟书一有仇似的对马大说:“你还不是一样,你戴着一眼镜装斯文,却要动手摸女士内装。”

    “摸又不是偷?我这不想看看吗?这刚好你们来了。再说了,这女内装也是做出来给人看的,我看看有什么不好?又没有犯法。你凶个什么劲?我又没有跟你有深仇大恨。”

    马大清楚的知道自己可是一教师,怎么可能跟小学三年纪学历的人讲通理。相反体面点想,他一见自己没有跟自己拳脚相向已经是不错的了。????“知道这么说,就给我老子老实一点,我告诉你,到了这可不比你在外面,到了这里可就是老子的地盘,你就是狗也得给我趴着,是条蛇也得给我盘着。这里是我说了算。”那狗日的俨然把自己当成这里的老大。

    马大火了,马大也是有血性的:“我劝你说话还是文明一点,别开口就是老子老子的,你在别人面前老子不老子我管不着,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说这种不入流的话。”马大被他这么一位粗人把火气也给激了上来。

    “我骂你怎么啦?你还想怎么样?你是不是欠揍?”那货说完就要冲上来给马大一点颜色。个子不矮,但还是没有马大高,身材不胖,倒是显的有点清瘦。这二楞子想的就是在这么多保安面前充大头,让他们知道自己也是不好惹的,自己可是敢打打拼敢死磕的人。这保安老大除了我还有谁?他的目的也就是想要借马大来完成他的人生第一次跳板。由一个普通的保安员变成为一个保安队长或者是保安班长。要想站的比别人高,就要付子出比别人多。这理他还是懂的。

    听到他这么说,另外几个保安就是站在马大前面一声不吭。他们也看不惯他的为人,平日里一派老大原气派,给他们指手划脚的,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听他的。真要是遇到一个收拾他的人,他们也乐意看到这事。反正打人的又不是他们,看热闹总成不?这边吵声起来,那边的几个顾客还有一边的服务员都给围了过来。

    “我们现在文明人,说话要讲道理,你说这话谁能跟你讲理,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马大并不怕他,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他也明白妹妹在这里上班不容易,万一影响了妹妹的工作,那就是他的不是了。”对向个保安说:“我跟你们去经理办公室。”

    刚好被赶过来的小玲看到了。

    “早老实一点,不就成了,还害的老子多费口舌。你真找抽!”那保安见对方根本就不接自己的招。

    “我再跟你说一遍,在别人面前少说自己是老子,我眼里的老子除了爹之外,就是几千年前的一位圣人。就你这形像,丢人还差不多。”马大被他们四个夹在中间走向经理办公室。

    “就你,我还看不上眼,做保安有什么了不起,跟别人也是一样的一份工作,你也不比别人要高出多少,何必这样跟人结怨结仇的。”马大说话尽量压着嗓子,但字眼里却是如钢锥子似的扎向对方。人家现在的理想就是保安班工或者队长,你这么一说,人家做一切还有意义吗?

    那保安听完马大的话,眼里射出一种仇恨的光芒。“你等着,你会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已到经理室门口,他跟身边年长的保安走了进去。“经理,那可疑人带到。”

    苏琳正背向着门口,她正想着怎么能向马大讨回自己的那笔债。自己一漂亮的黄花闺女,这平白无辜的被一人给掐了一下大腿,我招谁惹谁了?但一码归一码?人家掐了自己大腿一下,自己难不成也要掐人家一下。再说这事就是搁自己身上,自己也做不来,自己还是没有这家伙那行无耻。

    要是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心里咽不下这口气,那自己做这一切就没有意义了,自己还费那么大劲逮他。现在这是个难题。她从办公桌子后面的镜子里看到马大那无所谓的脸,心里就有些不舒服:掐了人家竟然还能跟没事人似的。真不要脸。

    “把头低下,我有话问你。”一句清丽的话声传进了马大的耳朵,马大想要抬头看看是什么人?怎么声音那么熟。

    “把头低下来,你抬头干嘛呢?没有听到是不?”那脾气暴的年轻保安却是伸手把马大头向下按着。他更想着在漂亮的女经理面前表现一把男人的阳刚之气,这手却是动上了。

    “你干嘛呢?”马大火了,这还有这么做保安的么?当真成犯人了。这么一想,马大左手向后挥去,硬是把那年轻保安挥到门边上去了。

    “你们两个出去,把门关上,各自去做自己的事,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看到那保安那动作,她心里反感立生,倒是决定了这保安的去留。她的想法是在保安这个工作,也需要的是讲个人素养,这种没有素质的保安,多一个不如少一个。

    “你叫刘二黑是不?”苏琳不跟保安接触并不代表她不了解自己商场的保安。

    “是的,我就是刘二黑。”那年轻脾气不好的保安,听到漂亮的女经理提到的名字,心里一乐:这就成了,离自己的高升之日不远了。

    待那俩保安一离开,那漂亮的女经理又给人事部打了一个电话:“让刘二黑明天不要来上班了,财务给他多结一个月的工资,我们商场不需要对顾客没有礼貌的保安。”

    挂了电话,却是迟迟的不转过身来。

    马大心暖了:这漂亮的女经理还真是干大事的人,这乐于奉承的话也就出来了。毕竟自己现在这状况,不说俩句好话能成能善了吗?

    “经理,你真是个干大事的人,你这生意越来越好,你想不发达都难。”不管长的是丑还是美,这马屁话一到通说。马大很少说这种没有尊严的话,但这有可能影响到妹妹的工作。不得不委屈求全。

    “我发达不发达不知道,但我是个小女子,也就是个有恩必报有仇必报的小女子。”苏琳并不转过身来,她想着转身的时候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或者什么样的行动,把自己桌子的的电话砸过去或者用自己手里的手机打过去,都不像。再说这货那一掐真还有点不知者不为过。可是你的无知却是成就了我的痛苦,你这么一掐,我一个纯真美少女的清白就被你给掐走了,我找谁说理去。

    马大听到对方这么说,心里有些突突:自己这是犯的那们太岁,怎么就能得罪这么一位大人物?

    “经理把我叫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吗?”

    “你自己做过一些什么事难道一点印像都没有了?”对方显然尽量在压低声线。

    “没有。-------”马大难为情了,他想到刚才自己用手去摸那女孩子的内装,这晕着呢?这怎么说的出口,脸红着说:“我也是想要了解一下这内装的构造,想了解一下,那究竟是海绵还是泡沫?”

    苏琳不知道他说的是那一回事:“难怪,刚才他们跟我说有一可疑人进了商场,而且还东瞅西瞅的,还用手去摸女士内装,这也是你?”

    这话她都不好说出来:这人怎么能这么无耻,心里这么一想,就更加想着要治一下他。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