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不能白签
    周海都有些晕乎乎的。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的把字给签了?他记得每一份文件自己都亲自过目了的,这盖校舍那么大的字一个,自己就没有看到?他传了一下内线。秘书孙丽靓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着这黑色的裙摆,周海有刹那间的失神。

    “周局,你找我?”没有人会叫他周馆长,大家都是成年人,都知道这局长比馆长叫着,人乐意听。

    “是这样的,小孙,那一中盖校舍的事情,你是有给我签过字吗?”周海把目光从裙摆移到上身,孙丽上身着的是一针织粉色针外套。人高但不胖,该发育的还是发育成熟了。衣服过大的原因,里面显的有些空荡荡的。周海忽然生出奇想,要是这衣服给到李琼着在身上,那又是怎么令人流连忘返的景像。

    “是昨天我给你的。这事我放在我办公桌子上有几天了,我见到他们有好几次周局你也不同意这事,也就没有给你。而昨天我有事,就打算请假,我怕误了事,就临走时给你签了一下,你就签了。”

    “是吗?有这事。你看我这记性,这么快就忘了。”周海揉了一下额头,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都盖校舍的事当乌龙给办了,以后也就没有了跟李琼谈的机会,就是想就这事做文章,人家也不乐意,那天的事让老人家都有些上火,现在回到家中都总是不声不响的。周海现在觉得自己这算是白活了,本以为人家一家人都同意的却是没有想到给自己擂了那么一道。李琼平时跟自己聊天时,也没有这样的,而却在那一天把男朋友都带回去了,那摆明了,自己就别想了。但为你们出了力办了事,总不能白办瞎忙。对正出去的孙丽说:“小孙,你才工作一年,你家里就急着给你找男朋友,这跟你们这个年代的人不相符,现在的年轻人要吃好玩好,要是一旦结了婚,也就变跟千千万万的女人一样,一生就围着孩子跟丈夫转。这对不起自己。”

    “那没有办法,根在农村,我也就是农民的孩子,还是嫁在农村,相对于现在连化县城,我还是喜欢咱家村,那里山清水秀山高风景美,那才是生活在大自然当中去。心情也好。再说就依我在条件,嫁到城市还是因为家里的原因,会让人摆脸色。倒不如嫁到农村要好一点,最起码家村的人会因为我的学历而给他们祖上增光。”看到周海有眼睛在自己全身扫一遍,孙丽有些难为情:这周局的为人文化馆基本上都清楚,孙丽想着早点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人,她有一种被狼盯上了的感觉。

    “小孙,你是连化一中毕业的,地于连化一中的年轻舞会安排是怎么个想法?”周海并没有让孙丽离开的意思,他还有些事情要问孙丽。

    “没有什么想法,在一中读书的时候,我也是不去参加这些课外活动的,所有我对这个是不这么清楚。”孙丽就是知道也不能说,指不定这老男人打的是什么主意呢:“不过倒是听同学说起过那是周三下午最后一节课,也就是四十五分钟的,那一节课大部分时间都是课外活动,举办这个舞会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让同学们走向社会,或者以后遇到这种聚会也好应付,大部分是去学跳交谊舞。”????说完这话,孙丽再也不多呆,就不待周海同意,自个儿转身向外走。

    看到孙丽转身的刹那,随着裙摆飘动带起一阵香风。周海心有不甘:“今天周一,要不后天周三我们去看一下成不?”

    “不成我,还要回家相亲呢?”都赶上咱爹的年纪,还想着带自己去参加舞会,孙丽临出门,看到门口的刘主任:“主任你有事?”

    “这正好有事跟周局说。”刘一明看了看坐在一边休息室的王强。王强手里握着一张报纸在看着,眼睛却是没有放过从周涨办公室出来的人。

    “一明,很少在办公室坐在一起喝茶了?”周海看到来人,马上客气的说,这是习惯性的官话。他想到昨天托刘一明办的事。

    “我托你的事帮我办的怎么样?”话就说明了,要不是托你的事,还就不请坐了。

    “我这不向你汇报这事来的,周局,我这昨天因为忙,也没有时间去找我那亲戚,你这事还要搁上一会,指不定那天他就到我家来呢?你这事急不急?”刘一明想着怎么套周海的话。他也知道,现在的自己跟周海也就是利用的关系。

    “那没有事?你有时间再去也不迟,毕竟现在都在上班呢?”周海觉得自己当初把这事告诉给刘一明就是自己不理智。那明摆着人家是在给自己下套,并没有安好心真要帮自己。

    “那是的,我把这事给记心里去了。这是你周局的事,我怎么也得抓紧。”

    刘一明脸上露出一笑意,落在周海眼里怎么都有些不舒服:“你可能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事如果不方便,就不要办了,我自己另外有办法。”

    “方便,怎么能不方便呢周局交待的事,怎么能说不方便呢?就是再不方便也是方便。”刘一明手里握着拿着一个工作笔记,这是他的习惯。

    “小刘,你这么说,我还真的要给你提提意见。什么叫我的事不方便也是方便的。我有那么专横吗?就把我说的跟秦始皇似的。”周海就怕刘一明这么说,这庆听起来可大可小,说严重一点。就是他听不进别人意见。

    “周局这事你就多心了,我的决思是这事对于我来说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因为办事的还是我那亲戚。”刘一明话城有话。

    “你什么意思?”周海总算听出了这刘一明的真正意思:“是这样的,周局,我那亲戚他有个孩子,他想要到我们文化馆工作,你看这事我说做不了主,现在到哪工作都一样?就是出去打工一个月也能挣个六七千的,比我们这单位强多了,可这孩子就是不听他要拧啊。”

    “那你的意思,他也就是在家里就业喽?”周海在沙发里挪了一下身子:“那他有什么学历,你总不能把一小学毕业的人安排到我这来工作吧。好歹我这里也是文化部门。再怎么说也最少应该是个大专文凭,否则这事不好办啦!”

    周海说完这话并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文化倒是有的,只不守是比大专文化差那么一点点。”刘一明并用大右手的拇指跟食指做了小小的间隙。

    “是多大,高中毕业,中专毕业,我都可以凑合着安排,但要是初中毕业也就是有点情况。你也知道现在大专生一堆堆的,随便问两个年轻人都是大专,而且是什么专科,我们又不是什么吃香的水利部门。”周海也不是等闲之辈。

    “我还就这事要跟你说,我这亲戚就是在水利局工作的,他也就是个高中毕业,从水利部门调到我们文化部门还不是局长你一句话的事情。”

    周海眨了一下眼睛:“合着我这局工就是给你使唤似的。”

    “你看你说哪里的话,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你想啊?这人可是在水利局工作的,将来你要查个什么人,那还不手到擒来,分分钟的事情。我也不怕你笑话,这事还就是我那亲亲戚的孩子,早就跟我说过要转到我们文化部门来。我也就是个副馆长,我怎么能做这主?这事还得你周局一句话说了算,要是没有你的同意,就是借我几个胆我也不能搞这事。”刘一明说这话时特意放低姿态,背稍微弯了一点。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事呢?”周海就目前的情况还就是想要查清楚那个李琼男朋友高大帅的来头。要是一个普通职工那也好歹有个底。

    用手指了指刘一明:“我说你这小刘,怎么就是那么会办事呢?”事情可以想的出来,是人家亲戚想必早就跟刘一明说了这事,而刘一明一直没有把这事说给自己听,想必也就知道俩人那对立的关系。那自己是不可能帮他的。现在他却是整上那么一出,那想必等自己找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情有可原,他那亲戚在水利局也就是个什么站长之类的,一个站长的儿子或者女儿要转调,那不管到那个部门,还得人同意签字才行。

    很显然要想到自己这文化部门,那是不可能离开我这个教育局长的。想通了这一节,周海心情好了不少。行,什么时候你把其他的手续都办好,拿来我给他签字就可以,最迟也就是一下个月到我们这边来上班。只是你有没有具体的单位?”

    “别的单位也不放心,去学校做老师,肯定不合适,我看不如把他就放到我们文化馆。再说了,就给你局长端茶倒水也要个人,就让他帮着做点这样的活也成。”说完这话,刘一明把工作笔记打开,从里面摸出几张纸:“这手续都办好了,都放在我那有些日子了。”

    周海眼睛一翻:套。

    这字也不能白签:“我的事。”

    “那就是他的事。”刘一明接口。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