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老爹病危
    李琼前脚刚走,马大手机响了。马大打开一看,是十多个未接来电,还有步是十多条短信,自己今天上课因为有足球比赛的原因,这手机也就没有带在身上。看到老爸催命似的电话,忙着接了。马大手机里传来一声大吼:“你老爸快断气了,你给我快点死回来。”

    说完这话,电话给挂了。马大看了看老刘还有正准备起身的史丽:“这是没有办法的。”

    “有事就赶紧着回去看一下,你们家远不?要不要请假什么的?”老刘关心的问了一句。

    “不远,就十分钟而已。”马大骑电动车最快也就八分钟,说十分钟已经够慢的了。想了想,也觉得如老刘说的,还得做好请假的准备,万一真有什么事那真还是不妙,就想着给教导主任刘玉梅刘一张便条。请假条有必要回来再补,要是没有什么事,也可以下午回来上课。听了刚才李琼的话,他心情好多了,不管怎么说,他跟李琼他一直就没有这么想过,两个人早就说好的。马大并没有多大的意外和惊喜。或者从今天后,他还是学校绯闻到处传的花蝴蝶,而自己却是仍然是自己的马大哈,就是她叫自己马大哈,也一样照旧。

    十分钟之后,马大回到了自己久别的家,也就两天离家了。可让他意外的是家里冷清清的。马大心里不由一惊:难不成真出什么事了?

    推开厨房的门,他老爹正低着头在吃着油盐炒饭,而在他边上的桌子正放着一碾花生米,还有一壶水酒。马大心放了下来:“你不好好的么?怎么跟我电话里说的那么冲?”

    “差点就不好了。都一个一个的不见人影。”马有根气难消,看到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儿子回来心里踏实了。

    “妈呢?今天什么风来了,让你老人家生这么大的气在炒饭?”马大自己走到锅前接手帮他在里面翻着。????“你妈去你二姐家去了,你二姐孩子断奶,没有你妈去不行。你弟弟二斤昨天早上跟人忽然说起就去了广东。我一个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都不知道怎么弄了,就是有个重病打急救也要一个人。”马有根看到儿子这么心急气喘,还是有些心虚,却是不接马大的话。

    “你好好的说,这又是什么话?”马大有些急了,这当爹的都当到这个份上,有些不可理喻:“你知道不知道,我请了假的,那是要扣工资的。”

    “你这可以等我晚上回来再说好不?现在中午我还在上课呢?你这么整的跟个快死的人似的------”说着说着,马大暗自住口了:这可是咒老爷子有事,呸呸呸,我这什么嘴巴。

    “你爹中午不就让你回来一下,你就巴不得我在床上起不来,有你这样为人师表的么?”能做那么多年的村干部,这脑子可不是一般的精。虽然是个小小的组长角色,可那么多年,却是没有一户人家不说这人缘好。

    “我是跟你讲理,这是你可以等我回到家里来再说不?你倒好,我在学校下午还要上课,你给我弄出这么一动静,我还要不要工作?”马大苦口婆心的跟马有根说着自己的难处、

    “你知知道工作?你眼里也就只有这点工资,我问你是你这工作重要还是你这老爹重要?”马有根把卷好的旱烟就着炉火吧嗒吸了两口,看到着上火了,才喷出一口兰色烟雾。

    “那还用你说,肯定是你重要?”马大就放下一句:“你没有事我还得回学校,这还得上课呢?”

    “我要是中午不把你弄回来,你会回来么?”马有根找到理了:“我问你,昨天一天,你到哪儿去了,昨天可是礼拜天,你不要跟我说你还在给人补课,小秋都一天在家里,一下午跟我蹲在这西红柿地里没有动过。”

    “这不有同事有聚会,我手机没有电,来不及跟家里说一声么?”马大灵机一到,很欠抽的编了一个理由:“我把手机信息发给二斤了,我那知道他昨天早上就走了。”

    “你放屁!”马有根有些气了,这孩子大了就开始在爹面前撒谎了,就想瞒着爹做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

    “你就给我装,二斤刚才给了来了一个电话,说已经到了,叫我放心。不过现在还在办入厂的手续,明天就可以上班?”马有根头也不回。

    马大不敢接了:“你老在家里好好休息,我下午还有课,我得回学校,这假还得给销了。”马大庆幸没有填写请假单。

    “你就是白眼狼,说的跟唱的似的,要是现在不回来,或者你晚上又消失跟那个女孩子钻被窝去了呢?”马有根冷不西丢出一句,却是并没有让马大走的意思。

    马大有些挪不开脚步了:“你是我亲爹吗?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你就这么不清楚你儿子的为人。你儿子是以德服人,靠人品说话。”

    “你还有人品,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都这么大了,我都入土半截了。现在倒好,把你弄回来一趟还不高兴。”马有根吸了两口,抬起头:“我问你,那天小丽说看到你跟那女孩子,有空带回来给爹瞅瞅。”

    “瞅什么?那有什么好瞅的?”马大嘴快,说完后,悔了:这不承认自己是在女孩子家了吗?

    “我听你妹说,刚好在你妹的超市买衣服,人家给还给你买了两千八的西服,这西服呢?咋要两千八,还是钱做的还是布做的?”马有根整天辛苦的劳作,下午他还得去地里伺侯着。

    “那根本是没有的事。”马大一口回绝,这事还能答应,这要是一答应了,人李琼愿意来?看到这情况,都没有脸见人了。他可是在李琼家呆过一天两夜,别的不说,单布在客厅那几个真皮沙发,就接有两万多块,那可豪华型的。别的不说,李琼他爸的工资也应该一万左右了。这根家里摆碰上的梨木靠背椅子形成了一个鲜然的对比。自己想着多存一点钱,到时去连化县城弄个首付什么的,买一套,差钱慢慢慢还,两三年也就足够了。

    “小丽都说了,那女孩子可是超漂亮的,跟你挨的那个近,这跟你说,这样的女孩子千万不要错过,你要是错过了,说不定悔就来不及了,要不我这里给你掂十万,我也就只有十万,你自己再加一些,看看你妹还有多少,凑合着去城里弄一套,给你结婚用成不?”

    “不用,我自己的事,自己知道。”马大听到爹这话,心里感动,差点话都说不利索了:“我都那么大,能赚钱了,我不想动用家里遥钱。”马大在如此如山的父爱面前,还是服服贴贴的:“我跟这女孩子真不是那种关系,人家一家在县城,条件好着呢?再说,小丽也看到了,人长的那么漂亮,怎么会看得上我?”

    “你傻呀!那姑娘都把你往家里领了,还给你送那么贵的衣服,就是没有个想法也有那个想法,那就是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对你有那个意思动了那个色心。你要是后悔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我听小丽说了,那女孩子高高大大的身材也好,人又漂亮皮肤白,是个生儿子的料。”马有根斩钉截铁的一句话:“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有没有本事把这女孩子领回家?没有我去。”

    听了老爹如此不要脸的话,马大觉得自己有时候说话不要脸,也就是受上一代的遗传,自己一直是个正经人。

    “爹,这是还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总之我的事你不要管了,我自已有分寸,你要管就管小丽和二斤的吧。”马大急了,有点着急上火。

    “你的也要管,小丽跟二斤的也要管,你们的事我不管,我还管谁的?你们可是我的种。”马有根被马大这么一说,顿时觉得当爹的面子扫地。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人女孩子是有事要我帮忙来的。-----”马大想了想:“怎么说呢?这事跟你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晚上回来跟你好好说,成不?现在我还要去学校,那马上就要上课了,我知道了半天的工资没有了。”

    “我问你,你说的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这事不成,那没有关系,我去跟你你海燕嫂子说,让她帮你介绍一个女孩子,你海燕嫂子也说过,这事包在她身上,她有个表妹就也刚好到了结婚的年纪,人家还在文化馆工作,人长的也很漂亮,要不抽时间见见?”马有根想了想,细声细语的说:“你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没有人看得上呢?我遗传上没有问题。再说了,我跟你妈商量好了,只要你结婚,咱家这房子,你们两夫妻住二楼,我们住下面,那上面多干净,边房子也才建了那么几年,还就是水泥房,跟县城里的房子一点也不差,再说了,咱家村,天天还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这城里可没有这条件。”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