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老刘保媒
    刘新米说完这话,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出去。看着刘新米走出去的背影,老刘提醒着几个:“你们要小心一些,这就是个小人。”

    李琼冲马大展颜一笑:“这样得罪人可不是个办法。得想办法跟人相处。”虽然很想恢复跟马大以前那样开口闭口马大哈,但心里经过这两天,总觉得这“马大哈”三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有些事情却是下意识的完成了,就比如自己那鸡腿,她明知道自己不能给人错误的信息,

    “我还得提醒你们一句,你们最好不要跟这种小人扯在一起,这人什么话都说的出,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结果吃亏的还是你们。”老刘一屁股坐在马大身边的凳子上。手里却是握着一块从外面晒干了的抹布。

    “老刘,这种人我很少跟他来往,这几天总是在我身边转,总是像是瘟神似的甩也甩不掉。”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马大没有理由说这就许自己不许他走,但心里有些踏实了,还今天也就这事跟这王八蛋清了,要不这家伙总是在不定时的出现,想想就觉得烦人。

    “这人我是最不待见的,我跟你们说每次,我厨房里就是买西红柿,他只要看到,不管你多少,手里也要拿一个。我都说了好多回,但这种人说了没有用,就这里这些个老师,有谁还会那么不自觉,拿吃厨房的东西,要知道这大家的伙食都是固定的,我也是按量多少给大家买的,我能多买吗?那不要钱的?”看了看马大:“这些老师里面就你们三个我最乐意看。”

    三人把眼光同时看向他,眼睛里充满了疑问。

    老刘冲马大竖了大拇指:“你们还别不相信。第一,马大老师从来不跟别人合着说人的闲话,这做为一个老师的是很有原则性的,也知道自律。我在这做了这么久,也就小马的人品没有得说。人厚道没有的说。”

    “你也高看我了。我其实也是跟别人一样,只是性格上有点孤独不合群,总是觉得跟别人说话尿不到一个壶里去。”马大这话出口,有点不好意思。????老刘乐了:“人小史跟小李都都在吃饭呢?说话也不讲究一点。”

    “我嘴巴说快了,这是习惯我以后的改。”这话也是冲着李琼说的。

    “行,这样挺自然的,也不用刻意改的那么虚伪。”李琼这话说完都忍不住有点好笑,脸上却是有点不好意思。

    “你还真是跟这外号相符,说的时候也要过过脑嘛?”史丽看了看老刘:“那我们两个你有什么看法?”

    “你们两个-----”老刘看了看李琼:“就小李来说吧,人这么出色,但你们那个年纪喜欢穿一些好看的牌子也是正常的,偏偏有的人借此生事说出那多那些言语,就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酸的。人家挣自己的工资给自己穿好的又怎么啦?又碍着谁了?小李却是天天正常上班,就冲这处一口气心态,就值的我佩服。”老刘也不吝啬的竖了一个大拇指。

    “那我呢?我在你眼里又有什么评价?”史丽很想着当面听听老刘口中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就马大哈,你说对了;就李琼,你是只对了一半。你不知道,她这些都是跟她妹妹学的。”

    想到那个总是叫自己姐夫的李丽,马大不由嘴上扬起珍上弧度:“我也觉得是这样的。”

    “那又有你什么事?”李琼白了马大一眼,对老刘说:“说说,老刘师父,你眼中的史丽是怎么一回事?我总算听出来,我在你眼里合着店堂是被同情的那块。别人说我什么,指责我什么?我不还口,这我成了弱者的一方,我是不屑于跟别人争这些。”指了指马大:“就这人以前也没有少说我花蝴蝶吧?”

    “没有,我绝对没有。”马大忙摆手,自己是有那么一次说了,也是无意中李琼着一五颜六色的连衣裙进入他的视线,这话也就脱口而出,刚好被路过的史丽给听到了。“这都是这位史大美女给你说的。”

    “怎么了?我又说错你了?”史丽挖苦了一句:“别整天整个一个古董似的,现在什么年代?那叫一个时尚。对了老刘,你说说我在你眼里又是怎么样的评价?”

    “你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聪明活泼心肠好,但你不跟人说闲话,这事大家都看到的。这也当的我了十个赞。”这耳老刘可没有竖大拇指。

    “你们别闲我多嘴,我跟你们说,这刘新米还真不要惹他为好,这有关于李老师的话大部分都是他说出来的,他每次在前面门卫老李头在这吃饭的时候,就跟人说一句,那门房老头可是白话娄,没有事也巴不得给你找点事了,要不闲得慌。我说就好多事也就是出自他的口,只是不同的是他是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刘新米给利用了。追这根源还是刘新米那一边了。”

    “他怎么就说李老师,而不说别人呢?就比如史丽?”马大指了指史丽。

    被身边的李琼下意识的抬手把手指给压了下来:“说就说,别总是用手指指人,那是不礼貌的。”

    这话怎么听着都有点像是训自己男人的意味。

    “我这不好让老刘明白吗?”

    “这你们就不清楚了,但我是清楚一个那教导主任跟刘新米就是姑姑跟侄子的关系,这是我一天经过刘主任的窗户时,听到了他说叫姑姑,当时我还以为是电视里面杨过叫小龙妇呢?我就想听一段是不是,结果却是听到了也就是刘新米说看中了一个女孩子。正好,那有几次总是有一车来接送李老师,这话也就是从他那嘴里说出来,不是我多话,他们都说明白了,只要把你李老师的名声臭了,那在这里你就被孤立起来了,你一被孤立,那他就是机会,人在孤单的时候,也就是需要一个倾诉对像,他的算为你当好这个倾诉对像,可一直就是没有机会。”

    马大听了这里不由的乐了:“这怎么可能呢?人李老师那么漂亮出色的一个人怎么会看得上他这种。”

    “有人又开始兴灾乐祸的?”史丽看了一眼马大:“你昨天又做什么坏事了?”

    “我做什么坏事了?”马大被她这么一问,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看了一叟李琼,刚好李琼也一脸疑问的目的地他。

    “你别看我,你做了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李琼说的是在荷花园江里救孩子一事,这事也不便直接说出来。李琼也知道昨天马大跟自己在一块,而史丽不问自己,问马大明摆着是在诈马大。

    “没有,我没有做什么坏事?昨天一天,我都呆在李琼家里,不信你问李琼?”马大这么一说,就等于把跟李琼昨天的事给告诉给了人精老刘。

    老刘脸上笑了出来:“那敢情好,你们两个人不声不响的就往家里带了,这事-----”

    “老刘,这事不要说出去,其实我也我跟马大老师也是没有这事,只是昨天白天马大老师那电动车坏在我家门口的柏柏油路上,我看那以晚也,也就留他在这家里住了一晚,咱也是同一个学校的老师。”李琼想要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却不知道越描越黑。

    “昨天白天他怎么又坏在你们家门口呢?这不倒处是有修车店吗?再说了,就是上午坏的,下午还不修好,也用不着在你们家里住一晚呢?”老刘是什么人怎么会抓不住李琼马大这话里的尾巴。

    李琼白了不好说出口,一个大姑娘少有的脸红,脚底下却是把这怪于马大:都是你说。说完这话一脚就对着马大的脚背踩了过去。也幸好他今天着的是一双运动鞋,真要是一双高跟鞋,那还真够马大受了。

    “这话你们就别骗人了,今天早上,都有好多学生看到你们两个来的时候骑的是一个电动车,男的在前面,女的在后面抱着男的腰。”老刘不正红经的做了一个环抱的动作:“还别说,小马就冲你早上的事,你也当得起我十个赞。”说完又冲马大竖了一下大拇指。

    “那做为一个老师,那是我应该做的,不要说是我,就是谁看到自己的学生有事,也不能说就置之不理。这还真做不来那种人。”

    老刘忽然对李琼说:“小李,这开车来接送你的人是怎么一回事?”

    “这也没有什么?这人是我爸的同事也是我爸的上级,他正好有几次要去办点事,也就要经过我们学校,顺便把我给捎一段。他的工作单位离这不远,也就十二分钟就到了。”李琼说完这话,就着面前的汤碗喝了一口。

    看的一边的马大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那可是自已喝过的汤,也就只有半碗了。

    “那肯定了,人家开的是豪车。”老刘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是经于世故的人,知道这事天上不能点破。

    “那你跟马老师还是可以成为朋友的,男的未婚女的未嫁,当然我有话说在这里,要是有一天你们两个要请媒人,这事就我给你们保媒。”

    “没有的事,一切照旧。”李琼说完起了身。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