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深仇大恨
    马大端了饭出来却是没有坐到刘新米跟方兵的那张桌子上,而是自己选择了另外一张桌子。这餐厅也就四张圆桌子,一张也就坐十个人,而校也就四十个老师不到,而一般吃饭很难凑齐四桌子人。有的老师没有课了这边十一点半饭刚熟,他们就来先吃了。而有的老师却不怎么想吃,硬是到一点多都有来吃饭。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身香气的李琼跟鸣丽出现在几人面前。

    “老刘师父,还在吗?”李琼往里里看了一下没有看到人。

    “在呢?在呢?”刘新米这话接得比谁都快,机会难得,再迟一会儿就被马大给抢先了。他连着说了两个“在呢”,而眼睛却是盯着李琼的全身扫一一个来回:“怎么现在才来?”

    这话问的就好像好久没有见到知交好友。

    “我又没有问你。”李琼皱了一下眉头:“我问你话叫呢?马大?”李琼硬生生的把后面的哈给去掉,这心里虽然想要跟马大当成什么也没有发生,但真正有事在两人之间发生,难当成没有发生的么?

    “在呢?刚才还在,我饭也是刚才拿出来的。”说话的当口,老刘的身影出现在里面。

    “听到了呢?在涮锅呢?想着晚上得做几个人的饭,我这也省点事。你们晚上在这吃不?我给你们整俩鸡腿。”老刘笑着给两人端出饭来。

    “那可不一定,这鸡腿是怎么来的?”李琼跟史丽的那份菜里多了一个鸡腿,边让刘新米很是不满意:“我说老刘,你对人待遇咋不一样呢?她们女的都还有鸡腿,我们这三大老爷们一个鸡翅膀都没有。”????听了他这话,马大庆幸刚才老刘给的鸡腿自己给三两下就在储物间啃完了。不由打心里给自己点了十个赞。

    “那是我昨晚上加餐这你多的几个,我肯定给她们,你有他们好看吗?”老刘这话却是把刘新米给呛到了。

    这老刘不卖他的帐他能怎么着?难不成天天去外面叫外卖,不吃老刘做的饭菜了?

    一脸的委屈样让方兵看到都觉得好笑:“行了,昨天中午你又不是没有吃,人家老刘自己多买了几个,这只有多几个,要是少了,换谁谁也不乐意。再说了,要是你长的比人李老师好看,老刘肯定给你吃。”

    “那是。”跟他们背向的马大把方兵这话全收进了耳里。这口里也就吐出俩字。刘新米正火着呢?听到马大的话,就借题发挥:“关你屁事!”

    这狗日的精明,这话说了就是方兵跟马大都不知道他这话是冲谁发火的,做为一个人民教师谁会为自己揽事。马大也并不是多事的人,也就不出声。而方兵把最后几口给不吃了,感觉跟这人在一起没有法子相处。这一下他都不知道他是冲谁的?

    李琼两人端了饭菜走到马大的那张桌子边上坐了下来。史丽连正眼都不抬,却是啃着老刘给自己的鸡腿。

    李琼看了看马大的盘子里:“给你,我吃这东西有我怕发胖。”说完这话却是自然的把自己碗里的鸡腿放进了马大的碗里。

    马大指了指自己碗里的那根鸡腿骨。“我不吃。”

    这话是这么说,听在刘新米耳里,就好像针扎般难受。转过头:“李老师他不吃我吃,给我就行,我给你吃掉。”

    这话出自刘新米之口,几人一点也不觉奇怪。这人做到如此不要脸不要皮的份上,可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你少来。”李琼皱了一下眉头。

    刘新米看到马大碗里的鸡腿骨:“这又怎么说,这人家怎么也有呢?就我们俩没有?是不是有点太哪个了。”

    “你告状去?我昨天就多了三个鸡腿。你就是把主任校长请来,我爱给谁就给谁?我就觉得这小马老师这人厚道着。我喜欢跟这种人的交道。”老刘忽然想到这马大并不真是“马大哈”,当时自己还以为他是好这鸡腿,自己都觉得这鸡腿过了夜不怎么好。人都叫马大哈,想来也不会这么讲究。却想不到他心思竟然想到这一层面上,只是可惜爱讲究这鸡腿骨没有扔在垃圾桶里,否则这事就更完美了。

    这话硬是让刘新米深呼吸了三个来回。“都过夜了,我还嫌不新鲜呢?”

    这刘新米这话说的让人很不自在。老刘听来,自己好心给马大李琼史丽鸡腿,自己还成了让人吃不健康的东西了。马大李琼史丽倒是不这么想。

    听了刘新米的话,马大一听刘新米这话,也就快速的把鸡腿塞进嘴里:“好吃,这东西就是吃起来不一样。”

    老刘嬉谑的对刘新米说:“我说这刘老师,要不我单独为你去买去?”

    方兵不由冲马大点了点头:“刚才说话有点冲,你别在意。我向道个歉。”

    “没有的事,我都不放在心上,反而觉得你这个人很有团队精神,什么事都会为大伙着想。你这还不错。”一句话冰释前嫌。

    “我吃完了,你们慢用。”方兵实在不想跟着刘新米被人看笑话。相反觉得马大的为人坦荡。

    看到方兵走出了餐厅:“刚才在球场上,是不是跟人吵的,而且还很凶。”

    “我当时也有点冲。”马大想到刚才的事起因还就是因为自己要躲刘新米冲自己面门的一脚:“这不是有人把球往我脸上踢,我得躲,这足球是不能碰手的。谁知道那动作大了,那裤子就开了。”

    “也没有走光吧?”一边的史丽听着有些脸红,这聊的什么天?自己这话本是要逗马大的,出口后,反而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人家走不走走光跟自己有毛线关系,这么一想,脸也就红了,还幸好是背着光,这脸也就在黑影的一面。

    “怎么可能呢?还走光,衣那么长,也就是里面线有一点繃断,可裤子还是没有开的。”马大证实自己的话。

    “这个我可以证明,他的裤子却是没有开。”刘新米就怕自己被他们排出外面。但为了自己的心事,还得厚着脸皮上。

    “刘老师,我跟你说,有些人怎么就那么厚的脸皮,明知道别人很不待见,还死着往上贴,这有意思么?”史丽看不惯刘新米那样子。

    “这怎么就叫死着往上贴呢?我的条件是摆在那?咱别的不说,我自己盖了一套房子,不瞒你们说,除了教书之外,我还有别的收入,而且很不错,并不比现在的工资低。再一个我家里的条件也是很好的,我家里都给我放话了,说只要我结婚,绝不动用我自己帐上的钱,全用家里的,老爷子这么些年开店是赚了,也不说有多少,就一两百万还是有的。”说话时眼睛转向李琼:“我根本不缺钱。你说我这是往上贴的人吗?说的好听一点,咱也是为了爱情,为了找到心中的真爱。”

    “就你长的那样儿,个儿那么小,都没有我肩膀高,你再怎么贴,别人老是以为你是在向别人要糖吃。”这话说的也够直接了。家里条件再好,也抵不过你自身那摆着的缺点。打人莫打脸,揭人摸揭短。马大为的也就是图个心里畅快。说话也就顺着心意。

    刘新米脸上肌肉抽动了两下,看着马大很相发火,骂马大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生物,可一想自己真要是这么一骂,没有准马大这货当真给自己来一下,那自己吃了亏,还得忍着。他心里暗暗发誓,马大有一天要为自己的行为后悔。

    他有些不甘心的说:“我又不是跟你说话。你管得着吗?你以为你是谁?还代表了李老师不成?”

    “我还就说,这不要脸的事被你给做了,关于李老师的谣言是谁说出来传出去的,你比谁都清楚,惹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你做这些缺德事,会有报应的,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短简不知道这样坏的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声,而这个女孩子还是学校教师,你至于嘛?”马大说着话,单量又忍不住加大不少。

    “我还不是为了我那至高无上的爱情,我是遇到我的真爱了。再说了这动机是好的。但这过程是有那么一点不为人乐道。但你不能对我的人全盘否定,你不就长的高大一点吗?你除了个子长的高大一点,你那一样比我好?”气的,刘新米也拍着桌子叫板。

    “我点球大战的时候,我的球进了,你怎么就进不了,单凭这么一点,我就要比你好。”就李琼史丽都看到的。

    “这不算,你也就是灵光一现,真要踢起来,我还是前锋呢?”刘新米有一种脱力的感觉:“跟你没有话说,我们聊不到一块去。”

    “这话怎么说呢,你还前锋,你说才那方老师,你那一回带着球从他身边过了。而每一回都是被人给挡下了,你做前锋还真就是凑人数。”马大见刘新米没有话说:“你有球就往我身上踢,我跟你有仇啊。”

    “有仇,我们就是深仇大恨。”刘新米认真的说。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