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怒火
    面对刘新米这种无羞无耻没脸没皮的人,实习老师方兵也有些认输,方兵很想告诉他实情,但又怕伤到他,古人说的好,“情”字最伤人。他很想提醒一下刘新米,这做什么事都得有自知之明,总想着癞蛤蟆要吃天鹅肉。关键是这只天鹅给不给你吃肉的机会。这天鹅也有天鹅的自尊好不?要是跟白鹅比起来,自己的肉也就被一只癞蛤蟆给吃了。这想起就满惦满肺的委屈。

    方兵不可能答应用自己的名义去给李琼送花或者用自己的名义去约会李琼,这是他不能忍受的。他并不是一个缺乏思考的人。他心里却是很清楚,通过日常的一些事情,他倒是看出不少东西。第一这李琼对这刘新米很是感冒,每一次看到刘新米厚着脸皮走近时,总是看到李琼那铁青着脸。不怕打击他,要说实话,凭他的经验,刘新米真还没有戏。看到刘新米下不定决心的样子。方兵到是给人精神上足够的支持。

    “男人么?第一次送花肯定会遇到拒绝的,要知道人家女孩子接受了你的花那代表着人家要接受你这个人,人家还得有个慢慢适应的过程。”

    “都那么工时间了,他毕业分到这都有两年时间了,我们一共说过的话也就不超过十句,这让我怎么想?”

    “那是因为你有色心没有色胆,就人马大哈,这人虽然有点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但人家有色心就有色胆。”方兵话没有说完,就被刘新米给打断:“你等一会,什么叫做马大哈有色心还有色胆。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你该知道我是住几楼?”方兵不答反问。

    “你是二楼,我们实习生都统一分在二楼------”刘新米说到这儿忽然停口了:“该不会你盾到什么了吧?”

    “我不是长他人威风灭你的志气。你想的那些事都不能放在台面上说的,而人马大哈却是不一样,人家想什么就做什么?虽然别人这么给人取外号,但人家有些事做的确实地道。我也敢说就李老师这样的女老师,在全校那个男人不念叼。你别看他马大哈一个没心没有肺的样子,人家有胆量做,这一点我也很佩服他的。”方兵想了想:“我跟人说实话,就上个礼拜我亲眼所见,人家去找李琼老师查一个英文单词,我都没有想到,这也能成为理由,当时我也就刚才好下楼梯口,听到马大哈就这么问。结果那天,人家还成了,还开了门有说有笑的。不过后来我下去了,这别人的事,我是不会量。再说了,我也就是一实习生,这种事情对我们是没有什么好处,何必去参于,是人家两个人的感情问题。”????“打住。”刘新米最是听不惯别人跟李琼的感情问题:“这说过了,马大哈跟她还有什么感情问题。你多想了吧?”

    “不是我多想,现在事实你也看到,人家看到马大哈老师有说有笑,笑由心生,那才叫自然。你说你有过这特遇吗?”

    “这我也承认,但并不是她不待见我,要我说,人看到我也就是心里有事,才不想搭理我。”凡事都要有阿q精神,往好的方面去想。刘新米再怎么说也是教了两三年书的工龄,而面对着这个实习生,他怎么可落了面子,要就说些他没有来之前的事情。别年刘新米个子不怎么样,但这货每天都把头梳一个右三左七,而且还喷上发椒,每天都给脸上擦一点护肤霜什么的,衣服穿着也是霁究。这一点倒是深得育桃中学全体老师做榜样。衣服一洗一换,每天都着的不是同一件。用他自己的话说,要想泡妞,得先整好形像。

    想到刚才的事,刘新米就好像被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里,很是难受。“你说肖德是不是故意放水,我们每个人的球都拉在门外,就让马大哈一个球给漏过了,这不存心给我们找事吗?”这家伙一心想要达到目的,在同为高中部的实习生方兵面前,也使上惯用伎俩。

    “你没有看到,马大哈那一脚换谁都没有用,这力气大的很,砸到球门柱子给弹进去的,这也是运气好,真要是同志偏那么一点,也许就有可能给踢出去了,所有这也是运气比别人好一点而已。”

    “就用他那脚法,也还可以撞上够屎运,你没有看到,他也就是依靠身体的强壮做个防守的位置,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每说到自己担任前锋的位置,刘新米总是有那么一点得意忘形。

    方兵笑着不由接了一句:“就你防守,你说你能防得了我么?”

    “咋防守不了你,我就不相信你还能从我身体上踏过去。”

    刘新米说了这话让方兵心里一乐:“你什么意思?我要防守你,你还躺在地上装死,你耍赖?”

    “我也是个有脸有头的教师,怎么可以做这种装横耍赖的事呢?我的意思,只要我站着,你们的球我都得挡下。”

    方兵不由挖苦了一句:“那你现在做为前锋,你有几个球是冲我们球门去的,你都不往人家马大哈身上招呼去了。”

    “这怎么说话呢?怎么成了我都往马大哈身上招呼去了,好像说的是我故意跟人过不去似的,这不角度力度有一点差错,那不变线了么?”怎么可能承认是故意想要用球砸马大哈的脸。看到马大走进饭堂,刘新米冲方兵眨了一下眼睛:“这事过了,咱就先不说了。先吃饭。”

    马大却是走到刘新米面前:“刚才你是怎么搞的,你是故意的对不?”马大心里窝火,有这么整事的么?

    “我这不有人挡在几个人挡在前面,我想把球踢给你,让你进去。怎么样?我猜的没有错,点球大战,就你一个点球让我们盼到了胜利的署光。”

    方兵一听刘新米这话,终于认识到什么叫人不要脸则无敌的意思。打心里倒是对这刘新米存了芥蒂,都一个老师,刚才还跟自己说的话,转眼换了个说法。马大看都不看方兵一眼:“我看你是存心的,你不会踢就别踢,这还算是个人数吗?”

    “你什么意思?我这球还踢错了,那不是学校方面安排的吗?还要照你的指示踢才行是吧?”刘新米看一眼方兵一边看笑话时,那似笑非笑的神情,脸上还是要几分蔳面,也硬气三分,他不敢站起来,站起来都不到马大肩膀高,那才丢人现眼。

    “是学校方面按排的没有错,可你不能一直往我脸上招呼,我看你孙子就是存心的。”看到马大的眼睛像是要吃人似的,刘新米不好开口了,他有点怂了,真怕万一接了,马大火了,就给自己一拳,那倒霉受罪的是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凭咱俩那关系,你说我会这么下作吗?”

    “你还别自抬身份,我真还就看出你是这么一人?像你这种人,我见到了。咱俩现在起就跟不认识似的。”

    马大跟刘新米划清界线。马大说完这话就转眼去厨房拿饭。今天这王八蛋一连三个球目标都是对着自己,这事换谁都清楚明了,要是不给他一点脸色,还当别人好欺负呢?

    “就你这马大哈,别人就很想跟你搞在一块喽。”刘新米这话声音不肯算大,也就是想给一边的方兵听,刚才在方兵面前把牛皮都吹出去了,遇到马大这边一吼,自己就蔫了,那人家怎么看自己,为人师表,最注重的是那一张脸。

    这话刚好被走了两步的马大给听到了。马大转过身走了回来:“你刚才说什么来说,有本事再说一个试试?”

    要换平时他倒不会因为这事火大,而现在对像刚好是刘新米,也就是刚才尽往自己身上招呼球的混蛋米老鼠,他怎么能不气。

    “我再说一个又怎么了?你还敢把我怎么着?”在这种公共场合刘新米倒是有胆子这么说,真要是两个人他可不敢这么激马大。万一那家伙不管不顾的冲自己撒野,那可不是好事。他名字叫马大哈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在这这么多人,为人师表的形像怎么也要顾忌一点。再说了,这身边不还有个方兵吗?方兵是一个实习生,这好歹总得要动手拉架,那自己还有什么怕的。再说校领导马上变来吃饭,他还有什么担心的。

    马大看到刘新米身边的方兵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你以为现在身边有人就胆粗了?你不欠揍?”

    “马老师,我可先说好,你们两个爱怎么吵就怎么吵?我可不参于。这事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方兵赶忙把自己撇清。

    有了刚才的事,马大对方兵也是不待见的:“你也不是什么好鸟。”

    他脾气一来,什么话也就不过脑的。现在真要跟方兵叫上板了,那还不随了刘新米的意思。

    “好好的,你们做老师的不吃饭就想着整这么一出,进进出出人那么多,好看么?”厨师老刘走了过来:“马上就有人来吃饭,你们先来就先端着走,还误了别人吃饭呢?”说完冲马大眨眼睛。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