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有人挑事
    周海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自己是去过几次育桃中学,可私下里却是听人传取耳里说,自己一有背景的人物,竟然还贴着人家一二十多岁如花似玉的女老师不放,都比人爹还要大,还那么不要脸不要皮的开着公车学着小伙子玩送花约会这种无聊。他很不是滋味,这事多揪心,他承认自己是喜欢上李琼这个女孩子,这还是一个漂亮出色的女孩子,自己也向女孩子暗示过,也向她的父母暗示过,前提是人家一家脸知道他的身份,自己也用不着蒇着掖着。他是到过几次育桃中学,那还是借着有关于李清远退的问题跟李琼这位长女谈了几次,那还是李琼跟他还有李清远没有把事实挑明之前。而现在却是不一样了。他有有头有脸的人,在教育局文化馆他是当之无愧的一把手。可现在挑明了,李琼很直接的拒绝了自己的爱意,自己因为这张脸这个位置也怕给人留下什么话柄,就打算就此了了。做为一个有身份的人,要是有些把柄落下,那有可能就把自己前半生的功绩全都摞在哪了。周海很清楚这事,也不会去做这些事:这消息还是王强带给他的。王强是他的助手也是正值青春年纪,有些事问他用他的思路,他觉得是用对人了。

    “这事我还真听说了,学校说有一位背景的人在学校接送那个李老师好多次了。”王强添油加醋了。这些话也都是他从他表姐史丽口中听说的。

    做为周海的助理,他的责职还有着担任司机一事,但这去育桃中学的时候,周海特意把他给支开了,自己开车走了,而李琼在育桃中学教书他是早就知道的。猜中了周海的心事,他就调查了一下,而自己的表姐史丽恰好也在这个中学,而且嗖李琼还是无话不谈的知交好友。王强的消息也就是刘新米加料特意放出的。刘新米都没有想到这消息会直接传到周海耳里。

    秘书孙丽推门走了进来:“周局,这里有一份文件要你签字。”

    “你不是有事休假吗?怎么事处理完了,就那么早急着上班?”看着这位身材高挑靓丽的下属,周海问。他也知道孙丽家在农村,也是本县,

    “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我表姐给我说了一对像,正要让我去见一面,我一听说正是偏远的桃花村去了,我也就省了这事。”

    “那好啊,你到了这年纪,是该找一个男朋友了,要是再过几年,都找了老姑娘了。”周海笑笑,脸上肌肉撩伸有点牵强,他都想过要把这孙丽得手,可一想到一农村女人到时一家人挑着粪桶到自己家门口来,那就大事不妙了。

    孙丽也没有想到后面那位冠冕堂皇的领导会对自己起着这么窝心的念头在,她今天着的是灰色的针织外套衫,下身着的是黑色的紧色裤,把圆润丰满的身材包裹的实,便全身紧绷的部位仍然给人瑕想。????直到孙丽拿着周海签好字的文件走出去,周海的心神都没有往回收,也正好刚才他走了神,要是细看了刚才的文件是一中李清远申请盖攀校舍的事情,他肯定不签字。要知道李清远要给一中申请校舍好多次了,没有一回是被签了,每一次。周海都用这说事去找一下李清远,或者去联系一下育桃中学的李琼,借此沟通下感情。而正如他想的,李琼一听是老爹申请的事,也就非常上心,只得答应跟他聊天。周海就一中盖校舍和李清远退休这事连着短短的几个月连着找了好几次李琼。一直没有把盖校舍的事给签了,也就一脱一说又一忘,这事也就过了。他还想着靠这事把李琼给拴住呢?客观的倒是今天王强跟他聊李琼,又加上孙丽那摩鬼的身材在招人想法,周海心不知飘到哪个岛上去了。

    “你有没有什么亲戚在那个琴亭村?”周海直接接近李琼的想法是没有作用了,周海想着要靠旁人敲边鼓这招。或者让一熟悉的村民在李清远一家面前说年纪大一点是大一点,但好歹也是个人物,或者出于这一点李琼还有念头。毕竟现在老夫少妻的例子多的是。有那一个难看有地位的老夫不是抱一位漂亮的少妻。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有亲戚呢?”王强暗道这人无耻都到这个份上,人家都有男朋友,还想着要拆人家,想来肯定是着魔了。他要是说自己表姐跟李琼走的近是闺密,那肯定又是给表姐找麻烦。王强试探着说:“其实那李老师我看过,人也不怎么样,也就跟刚才的孙秘书相比,还真不分上下。”王强自言自语了一句。

    周海眼中一凛:“你是不知道,那李琼无论着什么衣服都是特别好看,宽大原也好,紧身的也好,整个就是一衣服架子。”

    周海言不中衷的说,他最是不喜欢听王强说李琼的不是,那不打击自己自信心么?

    王强端了一杯水走出周海的办公室,自己走到公共办公那处,他在这里也有个位置。倒是一边的刘一明走了过来:“小王,最近这段时间跟周局在忙些什么呢?”

    刘一明也就在王强身边的空位置上坐了下来,手里还端着一杯泡好的茶叶。他养成了一个习惯,自己绝不用下属给自己泡茶,相反,下属有必要他还会帮着泡一杯茶。他从周海对自己的事吸收了这个教训,自己心里窝着的是一团火,那要是自己在别人面前也摆个官样子,别人同样的会对自己有看法。做人做事从小人小事做起,这是刘一明总结出来的人生经验。

    “刘主任泡的是什么茶?”王强对这位刘一明主任也是有好感的。

    “我泡的不是茶,我现在泡的是咖啡,那东西香味特浓,闻着舒心。”刘一明西装革履一派斯文至极,秘气的问:“是不是又遇到什么事了?”

    “这怎么说?”王强不想承认:“我能有什么事?大不了再过几年找个女朋友结婚就得了。”王强并不笨,转迁身子看了一眼刘一明,“刘主任怎么看出来的?”

    “这不在你脸上摆着呢?平时你要么就在那位办公室,陪那一位,要么就在休息室看电视,而这次却打了一杯水坐在这里喝,你是有心要避开里面那一位,这跟人以前的做风完全不符合,所以我断定你们是有事才到这里来的。”

    “刘主任多心了,我能有什么事?”王强这点原则还是有的,自己心事自己了,要是把周海这事说出来,那就成了自己说别人小话,

    “小王,你会错意了,我也不是说你有事,我是说里面那一位有事,你明白的,不瞒你说,这事是有点不好解决。”刘一明故意留个话套给王强,起身就要走。

    “刘主任,什么事?你给说明白一点,这说一半留一半,让人很着急的知道不?”王强年轻心性,在刘一明那种老精明面前,怎么可能藏的住事。

    “是这样的,周局让我动用我水利局的关系找一下‘高大帅’这个人。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不正找你问清杨么?再说了,我是答应了,但那时有碍周局当面,有些话不了问明白,就想问清楚一些事情,外面传说的事是不是真的?“刘一明见王强在挽留自己,也就重心坐了回来。“你我都心知肚明的,周局这事你说可能性大不大?”刘一明直觉周海让自己去找水利局的表叔也是跟这事有着直接的关系。

    “那刘主任认为这隔成功的可能性大不?”王强看了看周海的办公室门,真要是从里面出来抓个现行,刘一明可能无事,自己就有可能要直接下课的危险。

    “我说呢?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处在我这么些年,没有什么事是我迈不过去的。”刘一明继续打着机关腔。

    “这样吧,刘主任,你是过来人,就冲你的人生经历,人说这事能不能成?”王强决心说出去:“反正这事也倒处传出去了。要知道那次舞会,可是有几百人在,这相续的认识的多了去,还真不差这一个。他也是周海嘴里了解到他认识李琼的经过。

    “就事情来说,主要得分清什么事?好多事情不能一概而论,就男追女这件事情,人还是要对自己有一个清楚的认识。别总是学电视上说的,人家七十多岁的人还娶一位二十岁不到的小女孩子,这种事特少,大致情况我们国人还是有排斥老夫少妻这种现状,真要是差个十多年,那就有点悬,真要是差个二三十年,那几乎就没有戏了。”刘一明这话分析的头头是道。

    “正确。”王强佩服刘一明的分析:“这事要是搁在你身上,那肯定不是事,你根本就是有认识自己,但人家不会,人家的位置高着呢?也就想要趁这几年,再抱一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妻呢?”

    王强总感到这事有人在背后推了一把,要不这么一件事,不可能弄得全县沸沸扬扬的。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