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送花点子
    足球不比蓝球,完全是凭身材高大来横冲直撞。而足球最重要的还是靠速度还有那还有那动作技巧的配合。马大身高摆在哪,在奔跑时,是不俱有跟刘新米同样的优势。相反他体重奔跑起来很吃力。这也就给了刘新米倾情表演的机会。而马大担任的是防守的职责,刘新米却是用来做前锋的。用贺正平裁判的话说,这刘新米能防得了谁?被人一冲,都不知道要摔哪去了。

    而马大却是不同,他往那一站,竟然没有人敢从他面前过。为啥。大家都知道,马大在几十个教师里,那力量算是最大的。就是厨房的胖子跟他较近扳手腕不是他的动手。这在育桃中学,那是可以横着走的家伙。这也就是一场学校安排比赛而已,大家犯不着弄个伤筋动骨的。明摆着,嗖马大对磕肯定是力弱的一方吃亏。很明智的,他们也就绕开马大,近往刘新米所在的地方冲,这刘新米触球的机会也就多了起来。他也就把脚挑远射吊球门的功夫施展出来,很不幸的事,这些功夫大多是有意无意的向着马大冲了过去。

    “你到底会不会踢足球,怎么球总是向我身上踢来呢?”马大避开刘新米的又一小个远吊球门,有些气愤的走了过去。

    “那不明摆着中球门去的吗?你那时候就站在球门边上,我难道还要等你走开,可知道,人家后面的人都走了过来,我球再不踢走,就有嗵被别人给断掉。说出来句句都是冠冕堂皇的理由。”看到马大吃憋的样子,刘新米冲实习生方兵打了个响指。

    方兵冲刘新米竖了一个拇指:“高明,玩阴的能玩的如些正当,谁也玩不过你,哥们服你了。还真是不要脸到家。”

    “你说谁呢?我们可是一伙的,我们现在共同的敌人就是马大哈,我可是跟你同一个立场,你是怎么说话呢?”听到他这么说,刘新米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他有些后悔,把那么多的心里话都告诉这个实习生方兵了。心里却是想着到时跟姑姑说一句,让他在实习生的评估报告上写“不合格”几个字得了。对付马大这位任教近两年的正式老师,他是没有法子,要说对付这实习生,他还真有招。

    “你猜我说谁?你也真够可以的,但事实都很明了,人家都有机会找上门来,而你呢?却是很不待见的一个。”新来的实习生倒是有些明白这学校关于李琼的传闻是怎么来的?这家伙可谓用心良苦。但道德度线是不能丢,他总觉得这刘矮子做事有点了底线。这边把人名声坏了,那边却是自己去讨好,这事也就只有他做的出来,但想到刚才跟马大的话,还是觉得这话虽然不要脸,但这话还真是有些理。可往深了想,自己在这也就三个月而已,时间一到,自己还得走人。再说,他也觉得自己跟这马大没有什么过节,何必要任人摆布给人当枪使呢?他否定了刘新米的做法,但也没有必要得罪于马大,自己毕竟是来实习的,也就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在路上碰到或者还可以打个招呼什么的。

    “你这就说错了。说实在话,我一点也不看好他们,那马大你知道不?眼界高的很,甩他怎么看得上这种名声不好的女孩子,我跟你说,他这是用世俗的眼光看人。他都跟我说了这看上谁不好,怎么会看上这种名声不好的人呢?”刘新米有板有眼的说。????“不会吧,这马大哈虽然说话直了一点,但也不至于跟你说这些没有头脑伤人的话。”方兵有些不相信这刘矮子的为人。

    “这你都不信,我实话跟你说吧?这就刚才说的,他还叫我也不要趟这浑水,我拒绝了,你刚才也看到了,李琼气的往回走,我还跟他吵来着。”刘新米很不要脸死不脸的说。

    方兵不好接了,要是再这么跟他接话下去,现在有那么多人在看着,万一被那个人把这话给听到传到了马大耳中,自己有可能就真跟这马大哈打了个死结。自己也是一人民教师怎么能做出这事呢?关于李琼的传言,他也听说了一些,但结合自己眼睛看到的,李琼还并不完全是这样的。

    “怎么样?哥们够意思吧?”看到方兵不说:“我等一会儿从人面前过的时侯,你给过去,让我进个球什么的?我也就大恩不言谢了。”

    “这是学校的比赛,你都用这来做文章,要是我让你过了,那我不成了徇私舞弊的?那要是什么主任校长都有看在眼里,他们到时给我写不能通过的评估我找谁说理去?我现在告诉你,这事不准在跟我提了,要是再这么说我跟你急。反正我只有三个月的实习生,我实习完了之后,我也许就要转调到别的学校去,你们这里爱怎么着都成,那是你们的事,于我无关。”了解了,做为一个老师,真还有些不耻于这为人,相反,对于刚才跟自己吵过架的马大,反而有一种信任,直觉告诉他马大这可能值得信任。其实想想,自己那话是有些过份了。这学校领导都有,耽误时间干自己什么事?要是不去换衣服,待会儿开更大,那才叫出洋相。

    “但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这么不近人情,我有了这一球去做,我就好有机会接近李琼,总之那是为初中部的人争了光,而不像是某些人,给初中部丢脸了,除了牛高马大一点之外,什么都做不了,我这是要为初中部做点实事。”刘新米几近无奈的哀情。

    “你算什么男人?自己喜欢人家自己可以去磅玫瑰花什么的?用学校这点玩虚的,我告诉你,这一套早就过时了。”方兵想到要是李琼被这个小矮子追上了,那两个人走在一起是多么煞风景的事,要是跟马大倒还有那么一回事?想是这么想,但他也不是三岁小孩子,这话也就不会说出来。却是试着出主意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女孩子都是被动的,现在正好也是她空虚期。”

    心里偷乐:万一一个耳光甩过来,那受的是你。

    “不瞒你说,哥们这花都送过好几车了,都是没有用,只要用上我的名字,那直接那花很快就可以去垃圾桶里拣回还了。我都退琮过两回了,也幸好那花店的女的是我同村的。要不这事还真不好说。”

    “那你有什么想法?”方兵对于这货说的有些好奇。

    “我看这样,我用你的名义把花给送去,并约好地点,这样想必她不会拒绝你这么一位大帅哥,这样一来,晚上或者周日,我去。这份情我先谢过了。”刘新米想出这法也实在是没有辙了。自己都没有机会接近她了。可心里有猫挠似的憋的慌。

    “我肯定不行,我们都在一个学校没有说过一句话,我看刚才她跟马大有话说,要不你用马大的名义给她把花送去,待他人一到,你立马现身就说马大临时有事不能来,你来代说一声,那不就好了吗?”方兵不由有些替马大难受,有这么一位近身的同事也算是不幸。

    方兵却上站到马大那阵营去了,这事刘新米没有想到过的。“行,这话也可以,我试试。”

    他觉得只要不告诉马大,这事也就好办了?很明显这事要趁早,今天同学们又有了新的说法。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发起总攻?”方兵笑着问了一句,方兵个子够高,也有一米七多,就是人显得有点单瘦,一典型的秀气帅哥型,跟马大这威猛形状的完全是两个类型。男人与女人之间却不过一情字。怎么看他也觉得这刘新米跟刚才那漂亮如斯的李琼窜不到一起。他不看好他,但也不便于给人泼冷水,真要是这么做,自己还零真得罪一个小人。自己也就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干嘛给人做这不地道的事。

    场上的对抗还是那么激烈,马大不知这个实习生方兵的心里跟刘新米谈了话后,经过了转变,他恼火刚才这个实习生对自己说那些话,但又觉得他说的在理。他处在为公的立场上,倒也不去记恨方兵,但处在个人的行为,他更加紧定了不让高中部过球的心态。

    这么一来,倒是给方兵他们制造了不少麻烦,从他身边过球基本上是没有可能。

    刘新米几次想要带球从方兵身边趟过去,却总是受到别人的干扰,刘新米想着给方兵一个提示,方兵总是笑笑点头。话却是不说一句。而场边的人不住的吃嘘说他又浪费了一个机会。这听在刘新米耳里可是如针扎似的。自己可是要求的前锋,现在却是干着进不了球的事。

    两方坚抟到九十分钟,也就是下午饭之前,双方的结果依然是0:0。贺正华宣布进了加时赛,

    而此时已是下课时间。加时赛是五个点球,由双方五个球员各射一个。高中部的守门员是肖德,初中部的守门员也是一位三十出头的老师,他们的性子确定了他们的沉稳。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