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老师好帅
    快到上课的时间,这这条路上匆忙骑车奔向学校的学生不在少数。马大进来教师的那会,感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一样,同学们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同时,转瞬就看向自己身后了。他不由的扶了一下眼镜,站在门口摆了一个造型:“是不是觉得老师今天帅多了?”

    “老师,你问的直接了,你间接一点行不行,我们国人讲究的是含蓄。”说这话的是肖福,他跟大头挨着正议论着什么呢?今天上学路上发生的事。

    “什么含蓄?含蓄个屁啊!有什么说什么,那才是真男儿

    这话一说,倒是让全班学生交头接耳,有些女同学倒是转过脸吃吃的笑了起来。马大抬头看了看第四组倒数第二张桌子的杨凤,这个女孩子那天没有给自己救驾,现在想起不幸好她没有救驾,要不,他怎么会有周六晚跟周日的事呢?

    “你们两个有什么话就说,跟学习无关的最好不要说出来。”马大看到大头又想站起说话的冲动,也就一句话给他给压了下去。

    听到他这么一说,大头倒是有些勉强的站了起来:“我是说跟学习无关,但跟李琼老师有关的呢?”

    这大头又是成心的。马大这么一想,倒要听听你能说了出什么好话出来:“对于跟学习无关的事,你们能不发言就最好不要发言,这里毕竟是同学们学习的地方,并不是大这可以随便胡闹的地方。你们要闹下了课,随你们怎么闹去我不管,在我的课堂上,你们只要记住一点:给我认真听课。”

    “听人说,你昨天晚上跟李老师在一起,这是真的吗?”大头这货就是存心的。????“?”马大停下手里的动作,把备课本放到讲台上:“你谁说这话呢?我们在一起不在一起又跟他有什么关系,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学习,给我学习学习再学习。有人看到你们今天来上课的时候骑一电动车,她做后面,抱着你的腰,”大头边说边做了一个抱的动作:“要是不在一起,你们会有这么亲热的动作吗?”

    “不是?”马大有些急了,这狗日的谁把这事给说出去了,不过想想也是,在那条路上难免有认识自己的同学和老师,要是说没有人看到,那是自欺欺人,自己一个男的什么名声不重要,但对于有了重新认识的李琼却是有一种想要保护的想法:“你们眼里所看到原未必就是真实的,你们只有深入去了解,才有发言权。”

    “这深入了解的事,也就只有马大老师你去做了。”肖福一副笑哈哈的神情,那样子特别欠揍。

    “大家都是同学,你们有必要去指责老师的行为吗?再说了,那是别人两个人的事,跟你们有半毛钱的关系。”马大这话倒是有点期盼他们这么说,但又怕他们说的离谱:“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话还是要考虑一下。不能随便说出口。”

    “那有什么不能说的,饮食男女,那是正常不过了,只是搁在别人心里想的不一样而已,说真的,这女老师很漂亮,在全校的老师和同学中,都是首屈一指的,别人那么多话,那是他们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肖福笑着接了一口。

    马大一听肖福这话说到自己心里去了:还是这孩子懂事,说出的话这水平都不一样。他有一种被认同的感觉,

    “那老师,究竟你跟那女老师有没有发生这种关系。”

    马大听到肖福口里问出这话,心里大吃一惊,真差点就上了这小猴子的当了,用这些话来套自己话呢?幸好自己守住了阵线:“我刚才说了,这阳我们两个人的事,跟你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说完转过身就在黑板上写着。

    “我看根本就是心虚,说不定俩人什么都做了?”这声音从一个角落里传了出来。

    “史克朗,你说什么呢?你才新来,你跟着他们起什么哄?”马大认的这个瘦小的同学,也就是上个礼拜转学来的。长的白静,同学们给他起外号屎可朗:“你刚来的时候,应该要好好学习,把业力都放在学习上,跟着他们瞎起什么哄,你知道不?这俩人不尊师重道,我都懒得说他们?我打算就这样让他们自生自灭,只要你们不喜欢我的课,你们就说一声,不要让据那一个位置,那位置还可以留给别伯。”

    “他最有发言权,你知道他是谁吗?”大头指了指角落里的史可朗:“他就是史丽老师的弟弟,而史丽老师在学校还是在家也好,跟史丽老师关系是好的,这是大家都看得到的。”

    “还别说,他是最胃发言权的,他所知道的往往就是我们不知道的内幕消息。”肖福冲角落里的史可朗点了点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瞒得了一时,还瞒得了一世?再说这事也就是正常不守,你越是不肯说,同学们越是想要打听。”

    “那我说什么呢?没有的事你们让我怎么承认?对于我的课,你们要是有不想听的,我欢送他出去,这问老师这些问题,分明是在捣乱。”马大有些不高兴,但碍于这学生是史丽的弟弟,也就只好忍下了,史丽跟李琼是最要好的,他了是听李琼谈起过,想必有什么事被他给听到了。

    “还别说,这何况是史丽老师的弟弟,就是史丽老师又怎么样?她也是局外人,这些事还是不明白,不要说其他人,就我自己,也是有点不知东南西北。”

    “你敢说,星期天一整天,你们两个不呆在一起?”史克朗神情笃定的说:“我敢肯定,你们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史克朗根本不知道肖福大头这两人根本就是瞎捣蛋的那种。

    “老师,做人要诚实,你还是我们的老师,就算是这么一回事,又怎么啦?那今天还不是一样的要过吗?这些闲言闲语不用理他们。”

    马大算是明白,有可能昨天李琼跟史丽打电话时,被这小孩子或者家脸知道大,就这么一说,保不准被这家伙给听了个正着。都到这份上了,点了点头:“我就满足一下你们的好奇心,昨天我是跟李老师在一起,但不是你想的那样?”再怎么要证明自己是个好老师,马大也不可能把昨天一些事给说出来,但今天怎么就被这些坏孩子给知道了呢?他把眼睛看向同村的谭秋,这家伙家里的关系也跟自己家要好,而且今天早上两个人又都是帮他把事情给弄清楚,这应该站出来给老师说句话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

    就用手指了指谭秋:“有什么事你们问谭秋,我们真还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们是同一村的,那肯定他不好说了。”肖福这货一句话把两人同村的身份点明。

    “谭秋,你把今天你看到的说给大家听。”肖福看了看身后:“你敢吗?”

    谭秋看了看马大,还是站了起来:“我也就是实话实说”说完这话,看了看马大。

    “对实话实说,耳听是虚,眼见为实。”马大觉得这谭秋聪明机灵,想必这事不用教他都知道怎么说。

    “我就是来的时候,看到马老师骑着电动车,李老师在后面抱着他的腰。”谭秋这话说完就没有了声响。

    全班所有人一时静了下来。好一会儿,一清丽的女声响起:“难怪这是还真的。”

    说这话的,是见死不救一直担任班干部的杨凤,自从那天事件事,马大对这女同学就有一个看法,宁看着老师被别人给欺负,也不拉一把。

    “这”马大想了想,这事还真是的,两个人骑着车从那么远的地方来,这来来往往的学生上学,有几个认识的是正常的,而当时这家伙正出着事呢?想必也就是看到了自己两个,才撞上别人。

    “你们要是没有那种关系会这样抱着搂着,这大家又不是没有见过,没有那种关系,那个女的会去搂男人的腰,再说了,这李老师那么漂亮,换谁谁都是高兴,要是换我我也一样?”肖福很不要脸的说。

    “那是这么一回事?但也没有你想的那样有了那种关系。”马大觉得有必要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

    “老师你好帅,这李老师都能得手?”大头冲马大竖了一个大拇指。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