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学生有事
    第二天,早上。一股清凉的冷风吹刮着人的脸。昨天被老爹的话刺了一下,马大也就不回去,他明白依老人的身体状况,都还可以上山打老虎。太阳斜照在脸上,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两边的风景树向后倒去。马大骑着电动车,后面的李琼双手怕失去平衡而环住他的腰。两个人就好像一对情侣更像是一对夫妻似的,一同去上班。他们都明白,也就是现在了,等到了学校,两个人还得披上一层伪装。在那一刻,两个人心里都冒起一种难言的落寞。马大还是坚挺着自己那套浅兰的衣服上学校,而李琼今天却是做了一翻改变,一惯的披肩发扎成一个马尾放在脑后,那白静的圆形脸被凉风一吹,竟然有了一丝红晕。昨晚上倒是李丽说过一句让马大开心的话,说他们两个特有夫妻像。为此,马大给李丽发了一百的红包。

    “你昨天你爸都打电话来催了,你还不回去,你就不担心老人家。”李琼还是知道轻重,昨天马大电话没有电了,这真出个什么事?那自己就成了罪人了。那一辈子都的良心不安。

    “我老头子能有什么事?平时不声不响的,他很能干着呢?叫他休息他不肯,在家里上午当着一个小村官,也就是一个组长。下午他还要去伺侯自家田里两亩地,我们全家就靠着他给撑起来,我发工资的时候第一次给他,他就不要让我存起来,说到时候,自己也有一个家要撑。现在他是一家之主,这都得用他的钱,他还能赚,不想拖累我们几个。”

    “你爹也够辛苦的,把你们五个拉扯大,就是你们大了,也不想给你们增加任何一点麻烦,这才是一个农民伟大的一面。”李琼说这话时觉得自己对老人是有愧的。她心里还想着找到一点安慰。

    “我分配工作以来,我也就是给家里一点生活费,他就要,要是全部给他,他就不接,他说什么钱留在身上,万一有个什么事也方便一点。”

    “我倒是看出父亲的伟大,我的爸爸也是一样的,只是方式不一样,他为了让我幸福,也不担心丢掉工作,我妈就是一农村家里的女儿,

    听了李琼的话,马大想到一件事:“对了,你的那事,以后还会有麻烦吗?”

    “没有了,毕竟人也是要脸的人,昨儿中午看到我们两个那样坐在客厅看着电视,想必他也丢不起那人。再说他也应该知道一些分寸,都比我爸还要大两岁,他女儿都上大学了。再说了,我也是不想做过份。毕竟大家一场同事,是我爸的直接上级。”李琼忍了忍,还是把周海的身份给说出来了。她觉得这事不能瞒着马大,毕竟有可能给马大带来麻烦。????“你爸的直接上级,也就是说这人是教育部门什么人吧?”马大并没有多想,他倒是觉得这事无所谓,再说,他不了解李琼时,都愿意帮忙,现在了解了李琼,他还觉得这要是得罪天王老子照样干。做为农民的儿子,他还是个勇敢有担当的人。

    “他就是教育局长。”李琼一个没有忍住:“都直接跟我爸我妈说了要跟我相处,我爸知道我的主意,让我自己拿主意,我妈也不想让我嫁一这样的老头子。再说了,不就是一教育局长吗?这上级还有上级,这教育局又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在我们县还有比他更大的官。

    “扯蛋,这么大年纪了,就别说是教育局长,就是贺校长,也不能乱来。”在马大眼里县官不如现管,而现在他们看接受管的可是贺喜贵校长。在贺校长面前,他都不当一回事,何况是这么一个人。反过来说,,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谁也碍不着谁。

    感受着后面李琼抱着的力度,全身充满了力量,一股豪气冲口而出:“这事不是个问题,只要以后还用得着,我乐意帮你。”

    到镇中心路段,马在看到前面围着一堆人,马大凭着个儿,看出人中间的不是别人,正是同村的也是自己的学生谭小秋。这孩子现在正跟霜的了似的耷拉着冰头一句话也不敢说,而他身边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正指着谭小秋。谭小秋都吓的一句也不敢吭声。

    “我们三2班的小秋出事了,我去看看,我先走吧。”马大停了电动车。

    李琼才回到现实,松开了抱着马大腰的手。也跟在马大后面走进人群,她感到走在马大身后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小秋怎么一回事?”马大说话间,看到小秋眼泪稀里哗啦的往下掉。而身边一个中年人却是指着他的鼻子吼着。“今天你要是不给个说法,我还真就不让你走了?你说你是谁家的孩子,你家大人呢?”那男人看到马大两人走了过来。

    “我是他的老师,你有什么事得罪了你,还真不要跟孩子计较。”马大看了看手表:“这不快要迟到了,你看这事”

    那男人不买马大的面子:“老师有什么了不起,这小孩子把人都要撞死了,你还上学,上个屁学吧?”那男人很是喷怒,把裤脚给卷了起来:“你盾我这腿,边里都清了一大块,要不是我闪得快,今天很得就摞到这儿了。”

    马大看到他手里还握着一自行车钥匙,而边上一辆还挂着书包的自行车被锁了还停靠在一边。马大问小秋:”这倒地是怎么一回事?你说说。”

    “还怎么回事?听不懂人话呢?我都说了,他这次把我给撞倒了,你说这怎么个处理法?”看到小秋只是掉眼泪,却是话也不说了,这跟自己在家看到的小秋完全是两回事。

    那男人看了看马大:“我看这么着吧?你是他老师,这学生撞了人,老师也要负责任,你平时是怎么教他的,都把人教坏了,这话都不会说了。”

    “你放屁!”马大一听对方指责自己的教学质量,有一种补侮辱的感觉:“他是个孩子,他撞了你,那是他的不对,但你不能这样吓孩子,有伤要上医院就赶紧上医院,该住院就住院,该吃药吃药。你说你现在都这么横,这像是被撞了的人吗?我都怀疑是你要吓孩子们呢?”

    李琼一听马大这话,眼睛向两边看去,从这里离镇中心街还有七八十米,想要去帮着买一包膏药什么的,那还得走路。“大哥,我看你还是去买点红花油擦擦,这别落下什么后遗症。”

    “什么话呢?咒我呢?”那中年男人见李琼这么大一美女,眼睛一亮。

    “你别乱诬赖人。”马大对李琼说:“你先去学校,你骑车去吧,我前节不是我的课。你有课你先走。”

    “”李琼摇了摇头:“我打个电话跟任老师说一声晚到一会,跟他的课先掉一换一下。”李琼在这种有事的时候,真要是先走了,那有点说不过去。再说了,于情于理,自己还是要等一下马大。就冲同事这一点,自己也是义不容辞。

    “你说怎么办?要不这自行车发我了?”那男人这么一说,小秋急的不行:“我们几个骑的好好的,你从这边出来,我叫都叫不应。”

    “这样吧,大哥,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拍个照什么的,千万别落下什么病根,要多少钱我出成不?这现在事都发生了,你就是把这孩子扣在这儿,也无济于事,倒不如先去拍一下,有没有骨裂什么的?”

    听到马大愿意承担去医院的钱,那男人的声音小了起来:“我也并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可关键咱是一家之主,现在这家里还真离不了我,万一有什么好歹,那一家人老的老小的小,喝西北风去?”

    马大把电动车钥匙给了李琼:“你先骑我的车走吧,别迟到,我没有的事,这小秋的事总和要解决,顺便帮我向主任说一声,免得她又跟我说个不停。”

    “行,那你好好说话,别跟大哥急了,这事还得去医院看看。”李琼这么一说,倒是让中年男人有些迟疑了:“你们都是做老师的,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这样吧,我自已去医院看看,这拍照的前,你们就给我出了成不?回头我还得掂医药费。”

    “大哥,我们上课,身上也没有带那么多钱,我身上还有一百块。你看够不够?”李琼现一般也是很少带那么多现钱,昨天也就是特例一回。

    男人看看马大:“这一百块钱肯定不够的,拍一下x片,就得两百多,这哪够?”

    “要不这样,大哥,你看我这口袋里也没有带钱,你去医院查一下,有问题把医药单给我,我给你钱就得了。”马大对小秋说:“你衔上学去,别迟到。”

    “行,这次看你们俩老师的份上我就这么着吧?我自个儿就去医院看看,这一百块钱也就算了,叫小孩子下次骑车稳当一点。”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