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利用
    “我也没有别的什么意思?毕竟在我们馆里,你周局是第一人,我们都是在唯你的马首是瞻,你指哪我们就打哪儿?”刘一明不放弃,他认为这就是自己的机会。自己扳倒周海的机会就要来了。或者说只要自己坐正了馆长,那周海也就用不着兼任了。就安心当教育局局长一职是了。他深信,凭自己的年轻有为要赶上周海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老家伙经验丰富,自己再怎么弄,他都云淡风轻。

    “再说,嫂子都去了四五年,你正值旺年,这一个人也没有办法,这在生活是还是有所缺陷的。”刘一明继续自己的游说:“你的个人事情解决了,你才能安心的工作,这样对我们莲花教育界或者文化馆都是一件大喜事大好事,做为一个下属,为上级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我觉得是应该的。”

    周海暗想自己去追李琼已经是够不要脸的,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还有比自己更不要脸的。自己都把面踩到地上了,自己怎么好意思去帮着踩,也眩光只好把对方的脸给拣了起来:“刘主任,你说到去了,这事还真不是事。再说了,现在这个年代,无论观念还是什么看法都不一样?跟我们那时代不一样,我们都要退的人了,哪还有心情想这些,只想着早一点退下来,让你们这些年轻的有能力的后来人坐镇。说直白了,我也就是为你铺路。以后该怎么走,还靠你们自己,刘主任,我是看好你的。”

    “你说的是哪里原话,要是有什么难题就跟我说,我办得到,我就尽力给你去办,要是办不到,我也要想法设法的帮你把这事给平了。”刘一明猛点了一下头。眼光无意间瞟到茶杯口,刚才吃饭时,菜里吃到一大把盐,这口渴着呢,看到孙丽,也就想着来打听一些什么事。

    他精明世故,知道自己虽然贵为文化馆二把手,但实际上也就是个空架子,什么事也是一把手说了算。自己唯一可以经营利用的也就是办公室主任这个职位,他坚决要求别人只叫他刘主任,别叫他副馆长。用他的话说,带个副字寒掺人的。而在周海面前还得夹着尾巴做人,人可是身兼教局长文化馆长两大职位。换句话说,自己要想走的更远,而周海也快到退的年纪。那自己只有低三下四或者还有可能被他向上提。除了自己之外,副馆长没有第二人选。最起码也得把这馆长的副字去掉。要是万一周海那根筋搭错了,他随便提一个人来做副馆长,那自己的希望就越来起落眇芒了。刘一明的原则是,即使周海不把这职位给自己,那也不能让那职位落在别人之手。他人前谦恭,人后礼貌。得到全馆周海之外所有人的爱戴。这么一来也就间接得罪了周海。

    周海看刘一明没有想走的意思:“还有事?要不我来给你泡壶茶?”

    “那敢呢?你是大馆长,我给你泡茶还差不多?”这刘一明这话听在周海耳里,那才叫一个舒服:“我刚才吃饭的时候,我的那份盐没有溶化,我那也就没有水了,这不想到馆长你这来讨杯水喝?”这就是刘一明的高明之处,这无伤大雅的事直接说出来,反而不会让人反感。不要说就是馆长,就是县长,这么说来,这杯水也不成问题。

    “我这小孙走了,小王又不在,你要吃自己倒。”周海停了一下,又续上:“你就不怕我茶水里有毒?”????“被你毒死,我乐意,那是我的福份。”刘一明张口就顺出来。

    “你呀你呀?这么些年了,这性子还是没有变,还是赖皮的样子。”周海眉头舒展开来,指了指桌子上的大红袍和龙井:“我这只有这两种茶,你要吃那一种,自己去泡。不过别糟了我的茶叶,那是人送的贵着呢?”

    “放心,我得好好珍惜这次给馆长泡茶的机会。”刘一明说完话,从饮水机里接了开水,泡茶的各种手法步骤一股脑门儿用上了。那动作除了娴熟外,还多一细致,特泡好后,才把第一杯茶端到周海面前:“周局,你尝尝这手法有些生疏?”

    “不是生疏,而是比你刚进来时多了一层经致,我进来时也是年轻,但却没有你那样泡的一手好茶。现在这茶跟你刚来时也是一样的色香味俱全,但地多了一层细心。你刚来时,也是帮我、泡过一次茶,那时候却是带有年轻人冲动,这么些年了,心思越加细腻,那是好事,证明一个人在成长。这是好事,我们都那么些年了,终究是要退下来的,你们年轻人还得接班顶上。”周海听到他称呼自己周局,这心思也就敝开了。馆长也就是文化馆的馆长,而局长却是教育局的局长。这帽子听来,要拉风多了。刚才的坏心情一扫而光,从刘一明手上接过茶,就着浅尝了一口:“煮茶是一件细致的活,它看的是人品,这么些年刘主任人品还是过硬。”

    “能跟着你这样的上级做事,那是我的荣幸,我还有好多事情要请教呢?再说了,周局你这身体再工作个十几二十年,是没有问题的。”这马屁拍的就是靠水平。

    “你年轻人就会说话,说长命百岁,还真的有百岁吗?”周海并不口渴,被这茶香一冲,也就连喝了两口。

    刘一明理由是来喝茶的,这茶怎么的也得喝两杯,这面子上总的做真实一些。

    “周局,看你现在好像有心事似的。我能不能帮上你。或者帮你把这些事给平了,不用你出面。”刘一明借故看了看时间。

    “烦心事倒是有一件,但现在看来是没有希望喽!”周海防线松了下来,用手抓了一把头发:“这馆里上下的事,还得你多费心,我看好你。”

    “多谢周局,现在还是先把你的事情给解决了。再说,自从嫂子走了之后,这么些年,俩侄女出国的出国,在念大学的念大学,你跟老人家过的是什么日子。我看着都心疼,但不知道怎么才能给你解决。”刘一明凑近周海试探性的说:“你可是为了女人的事?”

    “都翻篇了,人家都有了水利局工作的男朋友?怎么看得上我这把年纪的老头子了?”周海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这话也就脱口而出。

    “这算什么?水利局比起周局掌管的教育局和文化馆,那可是差的远了。”刘一明却是文静的书生,而相比之下周海倒更像一大老粗。

    周海被他连吹带捧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对了,刘主任,我上次好像听你说过,你有一表亲也是在水利局工作?”周海忽然问出一句,这是他憋了好久的,一直找不到问的机会。

    “那是远亲,也就是我妈的表亲,这离我们家远着呢?根本上是没有来往的。”刘一明说完这话时,立马想到一事。他后悔当初在周海面前提起这事,这不又要看人脸色了。这次却是自己不得不看的:“周局,你要是有什么事要打听,我帮你去打听,这提我妈,这点面子这表亲还是要给的。”

    “刘主任,冲你这话,我看好你了。”今天这是他冲刘一明说的第三个看好了。到手的鱼,怎么能让它溜;到口的承诺最好就是让它兑现。

    不接也得妆,刘一明不得不接,当初就是自己种下的果,目的也就是跟周海摆明了,我是有靠山的,你这儿干不成,大不了去水利局。现在倒好,都成了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那这事交给我了,我一定给你办的妥妥的。”刘一明拍着胸部表示,心知要是这一下没有让周海满意,那自己有可能就要顶替别人下岗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说我有一在水利局工作的朋友?我想要核实一下他在那边工作的情况是不是?”周海刚才说的一句话给漏了。

    刘一明想笑:还假什么?这么假,人家有男朋友,就想着要打主意调查一下。都老年人一个了。还这么不着调。但脸却是不动形于色。这么些年,刘一明练成了的绝世本领就是能藏,把事藏在心里烂在心里。

    周海被李琼高大帅这么一出弄的忘了东南西北。要是平时,他断不会忽略刘一明这一出细节的表演。

    刘一明原是想着来打听一些事情,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周海竟然要把去向别人找脸。好赖也是副馆长的人,可人家一水利站的站长,几十年没有联系,突然来访,识你个毛。不过也值,把周海这事给套出来了,就看的后面怎么发展怎么弄了。

    “你那表亲是那个水利局的?”周海想着靠谱一些,在连化县有三个水电站,也就南瓜塘水电站接近。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我抽时间问问,我还的去跟我妈打听一下他的联系方式。”刘一明感觉到自己憋了几年的话在这一天全说光了,也就告辞出来:“行,我把周局这事当成自己的事办?我催着。”

    未完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