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伸手不打笑脸人
    水利工程是利民工程,一旦做好,就是为子孙后代造福。而教育工程却是育人工程,相对来说,也是利民工程,更是为国家培养人才的。那更是重中这重。两大部门一直都是互相对掐。周海的办公室的门一直都是开着,自从他甩门进来时,很希望王强跟着进来讨个好进个言什么的?可半天这王强硬是不见人影,他有心想要打个电话让他进来,可又怕落下笑话,要知道助理知道自己的事多了,也就成了掐自己脖子的人。再说,这种事,要是自己找上他反而落了下成。最好是让他自己找上来,或者是自己撞进来。

    而周海却是不知道,他的车一进这大院,被王强看到,王强也就悄悄的溜出了文化馆的大门。能做助理的一般都是很有眼力的人,特别是王强这种在领导手下讨生活的助理。看到秘书孙丽走了进来:“小孙,帮我叫一下小王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周局,这个时间正是吃饭的时间,王强刚才出去的。”孙丽手里拿着一份打印的文件,着的是紧身连衣黑色套裙,脚下着的是高跟鞋,走路发出”的的”的声响。黑色的长筒紧裤着在里面显的有些不伦不类,扭着水蛇般的腰肢走到周海的面前:“周局,这份文件,要你签一下字,我下午可能不能来我,还有正等你呢?”

    周海眼睛扫了一遍孙丽的全身,最终眼睛定格在孙丽的有点像刘淘的脸上:“现在都下班时间了,你怎么还在,都这么晚了。”

    周海被孙丽一提醒才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都已经十二点了,本想着去李琼家蹭一顿饭,顺便跟李琼聊一会增进一下感情。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事实不如人意,王大仙王强说的牛头不对马嘴,人家那水利局的男朋友还在,而且两人还腻歪着靠在一起,周海感到自己有一种心被抽疼的感觉。自己在莲花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要面子有面子,要里子有里子,教育局长兼县文化馆馆长这放在谁头上都是能让人兴奋颠倒一阵子了。偏偏就在这李琼身上不灵,最要命的是李琼的爸妈都是自己的职工,就李琼自己也是自己下属的一名教师,按说自己就凭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连唭带吓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刚开始,还有点上路,怎么久了,反而反了呢?

    他还是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位置,他也深信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的套路。他有时甚至还想,要是早几年见到李琼用李清远离职退休的事做文章,或者还是有效果的,现在李甭远也五十多了,接近退的年纪这能吓唬谁?再说了,李清远在教育一线上,工作了二十多年,那成绩摆在哪?他要撸他倒是没有问题,但还有那么一部分人却是不服输的。而其中还包括不支持自己的那一部分。能做到他这个位置还是要有两把涮子。

    对于给李清远离休提前退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说罢,想着用这些话来威摄一下李清远一家,这样或者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怎么也也没有想到李清远好歹不识抬举,也不正面拒绝,但话意却是也没有塞死。说孩子大了不管孩子的事。这摊谁谁信呢?

    周海揉了一下额头,别过脸说:“你看我这都弄忘了,这饭点都没有赶上。”????“周局,厨房有饭,煮饭师父都是按人头做的。每人都有一份。”孙丽上前一步,把文件放到周海的面前:“周局,要不我去厨房问问?”

    “不用麻烦你了。我反正也不饿。”过了饭点,那自然是饿过了。周海想起一事:“小孙,你下午不来请假了吗?”

    “请了,是刘主任批的假。”孙丽不知道这周局葫芦里卖什么药,也就照实回答。

    刘一鸣也就是办公室主任兼文化馆副馆长,是教育部门风声水起的二号人物,而刘一鸣的优势是年轻,现在也就最多四十,自己离退也是不远了,那么年轻接上自己的班,这是他心里很不是嗞味。相反,自己屁股下面的这把椅子还没有坐够,这不还有一桩心事未了,能下吗?

    “这次就算了,下次这请假这事,还得我批准了才行。”周海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对付王强这个滑头他是有拿捏不准,对付这个小女生那不是小菜一碟。

    “要不周局,这请假条还在刘主任办公桌上,我去拿给你,再请你签名得了?”孙丽也就今年大专毕业刚分配到文化馆的高校生。

    周海本想在下属面前换回一些人气,准备下一次的选或者还有一些用处,可现在看来,这办公室主任把小孙也给拐到他那边去了,自己在馆里上上下下的人气还是有所不如,就这化馆里,被刘一明经营的严丝密缝,自己要想从中突围,可就有些难了。看着孙丽出了办公室门,周海从不舍的把目光收回。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能穿的这么好看。李琼的身材比孙丽要丰满高大,这孙丽的衣服要是着在李琼身上,那又是何等吸引人的一幕。

    看到孙丽出了门,周海不由想起她刚才说的那句话,说要从刘一明办公桌上拿来给自己签字。那话却是大有意思,真要是拿来了,自己是签还是不签?很显然,这请假都是要经办公室主任的,办公室主任能行便的权力相当大,自己经常有事去协调,那这边的事只有唯办公室主任兼管。像孙丽请假这种琐事,办公室主任批了也就定了。还轮不到自己这个正馆长来动手。换句话说,办公室主任的定性,就是给自己这个局处理内务事务。真要是自己让孙丽拿来签了,自己这又是玩那一出?要知道,那明摆着是跟刘一明争什么?

    自己现在是莲花县教育局领头人,文化馆第一人。这还用得着自己去跟谁争,跟谁表现。现在是他们在给自己表现的时候。

    不签,又心有不甘。现在整个文化馆的职工,口头常挂着的就是刘主任,倒是把自己这个正馆长给忘了。也幸好自己不让拿,真要拿来,还给自己弄来一难题。这刚出校的学生,怎么一个一个的那么不让人省心?

    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周海正感无聊,让人进来。进来的是一个文质彬彬,戴着透明眼镜的男人,一深兰色的西装更显年轻,脸像也就四十岁左右,皮肤白静,没有一丝皱纹,比实际年纪倒是年轻了几岁。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让周海日思夜恨的办公室主任兼文化馆的副馆长刘一明。

    周海还来不及开口,对方已经先开口了:“我刚才碰到小孙,她说你还在办公室,我这不上来看看,这不正好碰着呢?”

    “刘主任,你有事吗?”周海不动声色,到了他这个年纪的人,要做到不管内心多么急流,但江面上还得保持着平静。

    “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这段时间想要抽空跟你聊几句,虽然咱们是同层楼上班,但工作起来,那可是忙的不可开交,现在这不离上班时间还有几分钟,我就想抽空跟你聊两句。”刘一明脸上一片和气生财,伸手扶了一下眼镜,倒是把眼角的余光给挡住了。

    “那就坐吧?”周海有些勉强的答应,这人都进来了,话说到这个份上,自己要是不给面子,那就不适合坐这个位置。把刘一明让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周海走下来,坐到另一边:“要不小刘,我给你倒一杯白开水还是?”

    “不用,不用。”刘一明伸手拦住了:“你是文化馆馆长,咱的领头人,你给我倒水,我哪当的起。”

    听到从周海口中冒出的“小刘”俩字,刘一明很不舒服,笑嘻嘻的说:“听说周局摊上一麻烦事。”

    “我?没有?”周海怎么肯承认自己遇到了麻烦事。

    “周局,外面可是闹的沸沸扬扬的,说你跟一女老师走的近?”听到周海叫自己小刘,真还把自己当成是孙丽王强一路呢?刘一明自然知隐忍,他在职这么些年,这一手倒是炉火纯青。要是不会隐忍的说不定就把“老周”给还回去了。刘一明把自己压缩的很低,就几乎跟孙丽王强一个层产次,做为一个下属,对上级还是要很关心的。

    就装呗。周海不动声色,这人都把脸给足了自己,自己要是不知道回收,那自己这些年算是白活了。

    “没有,哪有的事。嘴在别人身上,别人要这么说,我还有什么办法?当真能封住别人的嘴么?”周海相信,他清空是会亮出这次来的目的。

    “是这样的,要不要我出面帮着做点什么?或者有些收获也未知?”刘一明尽量控制好音量。

    “不用,怎么劳你大驾呢?这根本是没有的事。”话是这么说,周海狠不得在这张脸上跺两下:不就想要给我弄个把柄抓着呢,没门。但伸手不的笑脸人,人家都这么和气生财,自己怎么下的出手?

    未完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