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桃花劫
    马有根很少听马大谈起工作的事情,他现在最关心的是马大能不能找一个正当的女朋友,自己也好把这心事给了了。可现在听谭秋这么一说,心里大是吃惊:他娘呢?这马大想必他妹的自行车就是被这女老师给唬走了,马大难不成是在等电动车,这电动车没有回来,马大怎么有脸回来见马丽。想想这儿子还真是抠门,每个月也就给自己几百块钱的伙食费,其他钱自己可没有向他要过,地里的西红柿可赚的也不少。马有根并不稀罕。这么一想也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自己一家人的开销都是自己的,那马大一个月六七千的工资做什么了?又没有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那还不踏踏实实的存着。都有几年,那可是赚够了娶老婆的钱,现在即然有那么多的钱,想必那女老师也就是想着

    马有根不想了,实在不敢想了,凑近谭秋:“你跟大伯说清楚些,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谭良人看到马有根着急上火的,冲谭秋瞪了一眼:“你小孩子知道什么?瞎说,马大哥,你别信他的,这小孩子说话本来就是有口无心,他自己说到哪都不知道?”冲谭秋说:“你可千万别乱说,这不把你马哥的名声给坏了不?”

    “爸,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千真万确,有的是听同学们说的,有的是我亲眼所见。不过说实在话,这女老师在全校来说就是一校花中这校花。放在整个莲花县城,那也是超级的存在。”谭秋看老爸冲自己眨眼睛,倒是误会错了意:“你们还别不信,这女老师可是教高三英语的,英语超级棒,跟我马哥可是旗鼓相当,配得上。俩人很有父妻像。”

    “狗日的说什么呢?越说越扯了,你吃饭,吃完饭快点出去,别让你马大伯吃不了饭。”谭良人冲儿子瞪眼睛。

    “你吓谁呢?有这么吓小孩子的吗?我那么多孩子,我没有一个像你这么吓孩子的。”马有根教训谭良人,对谭秋说:“小秋,跟大伯说说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把你听到的看到的跟大伯说清楚一些,大伯也好对这事做个判断。”

    “那女老师在学校的衣着那才叫一个好看,我们村里都没有这么一号,跟这女老师比起来,也就是给他提鞋子都不配。”谭秋说这话时全是不顾衣马有根的感受。

    马有根有些听不着道了:“你倒底说的是那一出,你说那女老师怎么了?你听到一些什么话?你又看到一些什么?都跟你大伯我讲。”????谭秋手一伸:“马大伯,这么贵重的消息,你可不能没有表示。”谭秋嘻嘻的冲马有根伸出手。

    “你看你儿子,就是随你。”马有根看了看一边的谭良人:“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对大伯可不准这么说。”

    “行明儿到地里去吃西红柿,管够。”马有根倒是知道这小子喜欢吃这东西。

    “大伯,我跟你说“谭秋这话还没有说出口,屁股上也就挨了一脚。谭良人对他吼:“你今天要是不好好说话,看你还能出这门么?”

    “这家伙不能惯。”谭良人一听马有根这么说,做势要揍儿子,倒是被马有根一把给捞在身后:“那是我们两人的事,你掺和什么?”

    “跟大伯说说,这倒底怎么一回事?我好对你马大哥做个判断。”马有根想了想:“你看到什么?”

    “我看到了一个年纪跟你差不多的人开着车要把女老师接上接下的。要知道那车可是牌子车,好像外面说的奔什么来的。”

    “奔驰,这都不懂,这初三白读了。”谭良人补充说。

    “那老头还有背景,我们校长主任都看到要对他礼敬三分,你说这得有多大的背景。”谭秋不敢有小动作,老爸在后面看着。

    “也就是一个文化部门的,还能大到哪儿去,难不成还能比县长比镇长还要大?”谭良人心思敏捷,他这么说实际上看不惯谭秋的装腔做势,马有根在这,也不好动不动对儿子吼叫。

    “那马大跟这女老师没有怎么样?我都不知道?”马有根确信,自己儿子也是得罪不起这位有背景的人物。马大说白了也就是一教师而已,这个年代,教师能有多吃香,那也就是一吃粉笔灰的工作而已。

    “大伯,你是不知道,我们学校,只要跟这女老师沾边的都是新闻。”为了证实自己的话中真实性。谭秋小巴掌在桌子上拍了几下。他妈看不惯他这一做派,要用筷子敲他的头,他才老实下来。

    “你的意思,是马大就是掺和了那有背景的人跟女老师之间?”马有根总算反应过来,马有根回过头:“这不可能,我们家马大是什么样的性子我是知道,像这种事情他不会这么做,他也知道他老爹就是一没有背景的农民,我一直让他安份踏实的做好自己的工作,领一份工资就得了。再说了,那么大了,都一直没有跟那个女的有什么沾染,这事肯定没有谱。”马有根这话让谭秋大受打击。

    “那可不一定,就那天中午我都看到他去那女老师房门去,那女老师正在洗澡呢?”

    “洗澡怎么了?人家两个是老师或者有什么事要去请教,这还要经过你们同意?”马有根倒是猜到了什么。

    “不可能,第二天我们学校为这事正闹的满是风雨,你说这女老师那么漂亮,不要说是马大哥,就是我见了也会产生想法的?”谭秋说这话时,看了看正要发飚的老爸,只得改口:“我的意思是假如,那不当真。”

    “你给我好好说话,要不就是欠抽。”谭良人看了看马有根,只得训了谭秋一句。

    “我跟你说,我了解马大,马大是我儿子,就像你爸了解你一样。懂不?你爸知道你德性,也就站到你后面,你才老实起来。”马有根喝了一口酒:“这事没有边,做不得数。”

    谭良人坐回到自己的位置,又给马有根倒酒:“马大现在也有二十七八岁了?比他小的孩子都可以倒处跑了,是要结婚了。再说年轻的男女老师,真还说不准。会弄出些什么事出来。”

    马有根对谭良人说:“这你就不清楚,我们家二斤我说不准,这马大我可就看的准。这孩子什么事情都在脸上。二斤什么都在心里。那才是看不透的。你要是把这事搁在二斤身上,我还信了,搁在马大身上,我就不信。”

    马有根看了看谭良人:“今年都快二十七了。”

    “才二十七,跟小叶相关好几岁了。”谭良人端直酒杯跟马有根碰了一下:“这么大了,是要给他说个媳妇,这万一跟那个妇女弄在一起,那就不好。要是有了媳妇看着,他就是想来那么一下,总得想一下家里的。”

    “你不知道,我生我大叶时,我也就十九岁,莲秀比我还大一岁。大叶比马大将近大了十岁,大叶二十二就出嫁了,”

    “这我知道,我比大叶大四岁,我还以为马大也有三十了。才二十七八,这还可以缓几年了。”谭良人似有所指的说:“不过还得要给他说一门亲事,这还可以把他的心给拴住,他这个年纪,也就是容易产生想法的时候。要是跟那个结婚女人弄在一块去了,你有什么办法?”

    “怎么会没有办法?”马有根喝了一口:“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不准进我的门,我看到还能怎么样?”

    “有根哥,我劝你一句,马大毕竟是读了那么多书的人,你最好不要去插手他的事,再说,他自己都有本事独立,他自己的算存钱在外面买房子,你还怎么弄?到时候在外面过个三五年,把孙子给你领回去得了。”

    “这你就不知道,这事要是换成是二斤,他就做的出来。这家伙做事都是先斩后奏。而马大就不会,他比二斤要诚实多了。”

    “人家都那么大了,还不给人说一亲事,他们读了那么多的书,思想上想的不一样,他们也要找读那么多书的,一股农村的女孩子,他们可能看不上?”谭良人想了想,看着妻子:“你们哪里要是有合适的女孩子给他说一门也看看?”

    “现在家里没有,要就过年回来看看。现在跟马大那么大的差不多没有了,有那个女孩子那么大了还不嫁,留在家里做老姑娘,那口水还要把人给淹了。现在好多女孩子从外地打工回来,她们的想法超前,那像我们那个时代一台电视机就是个大家伙。”

    “农村的女孩子,他还未必看得上,主要是要他自己找。”谭良人只得把自己的话给圆了。

    “这事我不管,我也管不了?这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

    “或者这马大真跟女老师有这么一回事?你怎么办?”谭良人笑着挤兑了马有根一句。

    “我还能怎么办?他们都大了,他们的事我管不了。”马有根说这话跟刚才的意思完全是相反,他都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会说出那些话来。

    “马大现在交桃花运,说不定这女老师还是应运来了。”

    “我看交的是桃花劫。”马有根从嘴里冒出一句,站起了身。

    未完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