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学生谭秋
    马有根背着手火急火燎的往家里赶,就在经过二组谭良人家门口时。谭良人的儿子谭秋却端着饭在外面晒太阳,这冬日的太阳并没有那么灼热,倒是有一种。谭良人比他的大女儿大叶要大两岁,大叶大的孩子上小学五年级了。而谭良人大的孩子谭秋却是马大的学生。谭秋碍于马有根跟爸同是村干部的关系,倒是对马大说:“马爷,吃过饭没有?”

    这谭秋跟谭良人一样脑子灵活,滑溜着呢?

    “怎么说话呢?还马爷,叫马爷爷就马爷爷,不好好叫,你老师没有教你?”马有根就要伸手拧这鬼精的耳朵。

    谭秋一个矮身,从马有根手底下溜开了:“不瞒你说,不瞒你说,我正是马大哥的班。”这话直接把马有根给说的半天回不了话。

    “你就是说,马大是你老师,马大没有教好你。那倒不是你的错,现在就冲你爸跟我的关系,也该叫我一声马爷爷,而不应该半阴半阳的叫马爷,初来乍到,还以为遇到山贼呢?”

    “你看你为老不尊,我看到你打招呼,你还想着要拧我耳朵,我叫了你马爷已经是不错了。”谭秋说完这话就想着回屋添菜。

    “我说你这家伙,难不成你叫了我马爷,我还要感谢你叫了我一声爷。这话就让你爸来说,我也照拧耳朵,别说你这小兔仔子,就是你爸当年,我也没有少拧,要拧你还不就是小菜一碟。”不知那根筋给搭错了,马有根也背着手走进屋。

    “有根哥吃了没有?”谭良人年纪比马有根差了一辈,但他的辈份却是比马有根平辈,说到底他也就叫马有根哥。看到看在儿子后面的是马有根:“谭秋,去给你大伯端一条凳子。让你大伯坐下来一块吃一些。”????“这孩子不学好,看到我不大不小的就叫我马爷。我就说怎么不直接叫马爷爷。”马有根看到桌子上那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胃里的食欲大开。他一直以来倒是不喜欢在别人家吃饭凑和,却并没有坐下的意思。跟谭良人共事那么多年了,就谭良人的组长也是他提名给当的。

    “叫马爷爷也不适合,这他爹叫你哥,我们都叫你哥,孩子怎么叫你马爷爷呢?”谭良人的女人起身弄了一副碗筷就放在空着的一位置上。

    “怎么不可以叫?良人辈份要大一些,论你公公都比我小着一岁,现在大叶也就比良人小几岁,你说论年纪做爷爷也是绰绰有余。当然就从这村城的辈份讲起,叫大伯不是要恰当一些。”这话倒是直接把杨海燕说的无话了。

    “都可以叫,我们现在叫习惯了,我爹在的时候,你都有叫他叔时候呢?”谭良人倒也不否认马有根的话,指着桌子上的鱼:“现在就着有鱼,新鲜的,咱哥俩整两瓶酒,反正你回去也是要吃的。”谭良人还不知道,马大回到家就是一个人热饭吃的。

    “你说我该不该耳朵,叫大伯也好,叫我马爷,这逮谁都的说两句,我跟你良人可不是外人。”马有根随后又脱口而出:“这教书的都还要回家吃饭呢?”

    倒是一边谭秋往嘴里塞了一口饭:“不瞒你说,今天是礼拜天,我们根本不用上课,今天马大老师是不用上学校的。”谭秋说完这话意味深长的说:“昨天我倒是没有看到马大老师回来,真要是回来了,我还请他顺路捎我一段。”

    “什么?你说今天是礼拜天?”马有根有些回不过神来,真要这以说,马大骑了他妹车子出去了两天了。今天还没有回。就马丽来说,有电动车也就最多半个小时到家,现在倒好,一个两个的都两天没有回家了?”

    马有根有些担心马大跟马丽出了事,或者两人中的一个出了事,要不怎么可能就没有一点音讯,最起码也该来一个电话。

    “这你放心,你马丽跟马大两个人都懂事,马丽也是精明的一个人,而马大却是一般人哪敢给他找事。那不欠揍呢?”谭良人对这俩人倒是放心,提醒着马有根:“有根哥,要是不信,打一下他们的电话问问为什么不打电话。&039;马大都是老师,在学校一定还有自己的房间,那担心什么?马丽在县城超市上班,晚上要加班,现在可能还承赚钱,人家不方便呢?”

    “你都不知道,兄妹俩都没有打电话回来。”说这话时,马有根感到回家有一种家徒四壁的感觉。真要是二儿子今天早上跟同学走的。

    一边的谭秋倒是插了一句:“马大老师根本就没有住在学校,他昨天放完学,也就跟着一女老师走了。两个人一起走的,而且还是坐着他的电动车,那女老师长的在学校也就是一个校花人物。”

    “真有这事?”一听谭秋这么说,马有根也就不客气的在凳子上坐了下来,并接过杨海燕递来的筷子:“也还真就在这喝一口了。”

    并递上杯子,谭良人给满上。他喝了一口,对谭秋说:“小子,给大伯说说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想到马大跟全校最漂亮的老师一起出去,谭秋有些添油加醋的说:“这真还是真事,那女老师在学校有很多不好的名声,我们都看到过有一个年纪大的人都可以做他爹了,时常开着奔驰来接她,这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而是经常性的。”

    “你就要看好。马大看起来也就是一慎重的人,怎么这么草率呢?”谭良人想要劝,又不知怎么劝说:“说不定真有什么事呢?小孩子就是喜欢把这些事给传出来。”

    “我真的不骗人。”谭秋见是老爸问,只得把话说出:“我们班有两个同学一个叫大头他爹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他还有什么消息不清楚;还有一同学叫肖福,他哥哥可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他们这事肯定见到了,而且这风声还是从老师嘴里面传出来的。

    “要是个好女孩子,也就不错,你们马大倒底有多大了?现在还没有结婚?”谭良人想要岔开话题。

    “满二十六,过年。也就是年底十二月二十六日出生。”马有根心里还是有些火气,但谭秋的话并没有让他失去理智。“我现在明白了,他抢他妹的电动车,就是为了给那女人方便,这女孩子都有年纪比爹还大的人开奔驰车接送了,这马大还去掺和,那不在找不自在吗?”

    “这你也不能硬来,人家自已要是愿意,你也不能强把人家给拆开。”杨海燕白了儿子一眼:“别只顾着自己吃,叫你大伯也吃。”

    “你们不在招呼吗?大伯也不是外人,再说了,马大还是我老师呢?”谭秋想了想:“昨天我是看到马大老师带着那女老师走的,难怪马大老师骑的车怎么就那么熟悉,敢情就是我马丽姐的车子。”

    马有根感到老脸没有地方放了,这酒却是喝的没有了滋味。

    倒是谭良人说:“这他们都大了,你管得了那么多,这什么年代,你这些事就是少管,他们年轻人,爱咋的就咋的,免得倒后面还怨上你了。”

    “我还听说了,这开车接送那女老师的人不是一般人,是很有背景的都可以直接让我们校长亲自迎接。这要我们学校可是不多见的事情。”

    “那就更加不得了,这一个弄不好,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有可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给你来那么一下子,说不定就玩完了。”

    “学校的传言,也不能相信,那些传话的都是嘴上没有长毛的孩子,他们能知道什么?”谭良人叫谭秋吃完了去玩,别在这胡说八道的。

    同为女人,杨海燕倒是细心:“有根哥,这些话你就不要信,不就跟女老师一起回去了呢?只要他们俩没有话同意,你随他们,马大也是有那么大了,这些事他自有分寸,我都在这进而这么多年,对于马大小时侯看到大,他是什么人我相信我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马大这名字取的好,当时就是为了省事,但也是第一个儿子,就给取名叫大。后面必须还有兄弟。这也就是我的意思。现在倒好这事真还给摊上了,当时就应该把他的名字取成为马大哈,这更加贴切一些。我们家那几个有什么事,从不跟我讲。倒是那俩大的要听话一些,这大叶嫁的早,很早就成家了,我们那时候结婚早,也就二十岁不到当爹的大把。”

    马有根说完这话,对谭秋说:“你跟我说说,今天确定是礼拜天?”

    “你看这上面日历。”谭秋指了指自己家碗柜上挂着的日历:“这事还真是个事,今天确实还是礼拜天。”

    “我知道,村委会都有挂历看呢?我是问你那女老师的事?你确定听到的都是真实的?”马有根有些替马大担心。知子莫若父,自己儿子是干什么德性,做爹的清楚不过。

    “这我也不敢打包票,不过,大伯,我觉得这事还是有些不简单,虽然事实有点夸大,但终归是事实。”

    未完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