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马大救人
    铁然在江对面传来一声大喊:“救命,有人落水了。”

    马大一听立马就向出声的地方冲,也就四五十米而已,这里倒是围了好些人,却楞是没有一个脱衣服的。大部分是在做看客。马大来不及多想,边走边脱衣服。倒是李琼跟李丽反应也不慢,跟在后面顺便把他的脱掉的本服给拣了起来。要知道这人一旦着衣服下水,事情就不是想的那么好,有可能要把自己给搭进去。这衣服湿水后,比原重了几倍不止。马大这点入水常识还是有的。要知道,他可是在桃花江游水长大的。

    而发声地地方正有一对三十五六的夫妻在那大叫着,看的出来,男女都着急,而两人竟然都不会水,万一掉下去,准搭里面去。马大顺着指的方向就一头扎了下去。此时已经进了冬季,那江水入骨,马大头皮一紧,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小孩子在水挣扎,心知要是再慢一步,小孩子就没有得救了。

    一把抓住孩子,硬是把他从水里举了起来。而马大身高刚好双手把孩子举出,自已踮着脚尖往回走。

    小男孩子也就十岁的样子,不会水,但却是喝了一肚子水,要是马大迟来那么一两秒,有可能就面见西方如来佛祖去了。马大回到岸边,小孩子立马被人从手里接了过去。

    孩子的父母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抓着儿子的手急的不行。而那孩子此时却是休克过去。这就需要立马去医院急救。马大看到孩子父母手足无措的样子,心知要是等到车来,说不孩子已经去拜见如来去了。他出生在农村里,这农村里那些老人对付这样一类似的事情有的是法子,马大就是没有学上手,也看了个七七八八。走过去,对孩子父亲说:“大哥,这先把孩子放在地上。这样才易于急救。”

    “大兄弟,你知道怎么弄吗?”这个时侯,周围倒是围上了很多看热闹的。孩子的父亲倒是把孩子平放地地上,孩子脸青红了,也就只有进的气了。马大见荷花园的护理人员往这边来,情急之下,两只手仗着高大把孩子两只脚倒提起来,头朝下。这孩子少说也有七址斤,这马大竟然轻松的就提了起来。也就一下子,从孩子的口鼻相继涌出大量的水。看看差不多,马大把孩子平置于地上,有手使劲掐着孩子的人中。

    不到一会,小孩子的手动了一下。????而孩子的妈却是拔通了一个电话,也就不到十分钟,一辆县医院的急护车呼啸而来。男人见马大把孩子给弄活了,心里大石头放了下来。

    马大对男人说:“大哥,这孩子现在要去医院输一下液。体内还有许多东西,要去医院给清理。

    凭着一股劲,马大下了水,事了,却是一阵风吹来,马大肌肉不停的抖。倒是李琼反应快,把衣服给马大披在身上,一股男性的阳刚直冲脑际。马大高大身材却是一级键美身材,并不比施瓦辛格差。马大抱起衣服一转头就窜进给人换衣服的换衣间。本就是一身单衣,这马大还是可以抗住。但天不随人愿,这该死的天竟然刮起了阵风。无端起了三分寒意。也就一条湿内胎和一件湿衬衫而已。马大看着挂勾上的一个红色塑料袋子,就顺便把内胎装进去。手拿着走了出来。想要把这东西放进口袋里。倒是李琼从手里接了过去,放进自己背着的随身挎包里。

    “姐夫,你真勇敢,这里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敢下水的。”李丽发自内心的笑:自己有这么一姐夫想不拉风都难,看到众人用敬佩的目光看着三人,心里还是有一种自豪的感觉。感觉自己这姐夫没有白叫。这吸引人眼球么?

    “他们没有下水是明智的,那位置够深,他们都没有我个儿高,又不会水,要下去准得给自已搭进去,他们都焦急,只是不在表面。这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家没有孩子。我们也就是尽了自己的本份而已。”马大觉得自己这么说,李丽有些听不懂。

    “那是你英雄,你仗义。”李琼心里却是为马大加了不少份,想到要是换成是刘新米摊上今天这事,想必这孩子是没有救了,不由脱口而出:“你冷不冷?咱们回去,说不定妈把饭都做好了,正等着咱们回去吃饭呢?”

    “不冷。”这面子还是要维护,尽管跟李琼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最起码做给李丽看也要装的像一点,说完这话后,还是让马大不自在,总感到全身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马大反应过来,自己是第一次把内胎给脱下。这以前可是从没有的先例,看到李琼那包,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说话的语气出卖了马大。嘴上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抖擞。

    “姐夫,你真行,死要面子活受罪。都成这样了,还说不冷。我现在真佩服某些人真会找,竟然找到这么一活宝。”

    怎么听,马大觉得李丽这话不是在夸自己,倒像是在损自己,但也就装着听不明白:“我就当你是夸我。”

    毕竟是初冬,虽然有些身体强键的小伙子单衣薄衫,但大部分还是棉衣棉裤,李琼也着的是。李琼出门时也就披了一件绿色的西装外套。也就李丽把一双大腿露在空气中丝毫没有觉得凉,

    马大想了想:“说实在的,当时我也没有考虑那么我,当时也就是有试试的成份。这也是冒险的,要知道,万一不灵,对孩子无疑就是致命的,而我在农村里倒是见多了,好多老人都是这样对落水的孩子,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把口中的水先给倒出来,然后掐人中。真还灵。”

    马大这么一说,李琼倒是松了一口气,刚才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一想,如马大说的,真要是这孩子救不回来,或者被马大刚才这么一弄,直接去见如来佛祖了,那马大就成了最大的冤大头了。她又有些好奇,这马大这事也往里冲,当真有没有想过什么?还是纯发自内心的。

    李琼看着坐进急救车的中年夫妻,她总是觉得有些面熟,就好像在哪见过似的。接近中午,来这观景的人却是多了起来,太阳挥酒出热量驱散了初冬的寒意。马大走在两女一侧,他本想说今天事了,还得先回去。现在好就着这换衣服回去得了,总觉得面对着李琼父母亲的关切,马大有一种良心受到谴责。自己可以配合着欺骗一下那老王八蛋,但要是想着欺骗父母那爱子女的心,马大又多有不忍。

    李琼心细,发觉到马大情绪上的变化:“想什么呢?闷闷不乐的,我们出来一会儿了,妈饭也做好了。”李琼自己都没有感到自己对马大的心思在下意识的发生变化。在对妈的称呼上也没有分清。

    “姐夫,今天这顿还真赶上了。老妈正向门外看我们呢?”几个人到葆荷花园门口,老远就看到屋门前站着的人。

    看到几人走近,王莲秀开口说:“我就知道你们去里面玩了,没有事一定要提前来吃饭,打你们电话你们又不接。真还急了我。要是再过一会,这饭菜还是要都凉了。”

    马大率性直,自己可是个冒牌女婿,这要是现在觉得这岳母太好,以后要是被识破了看到,那才叫难堪。

    反观李琼,是镇静多了。李琼却是知道,自己做这么一切,也就是为了让爸妈相信,自己真还看不上这周海,是领导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老不要脸的领导。他不好开口说话,李琼自然也不想多说,毕竟这是自己跟马大说好的局,这事还得演下去,不能让父母知道,要是被他们两个知道,这事就有些被动了。

    她现在要做出的就是让妈看到自己跟马大其实是互相恩爱着。也就断了他们默许自己给周海的想法。

    “我爸回来了吗?”李琼岔开话题。而从马大这两天的表现来看,自己妈这一关算是过了。她也知道或者第二天,也许更长时间,马大还是会被给识破,现在敢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真要到了那时侯,唯一的理由就是他们相见恨晚。

    因为是冬日,马大的头发这么久,还是没有全干,都还留有湿痕。李丽走到王莲秀面前:“妈,我告诉你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王莲秀好奇。

    “是这样的,姐夫当了一回大英袭熊,刚才一小子落水入,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去求诊人的,也幸好我姐发夫琮了,才奋不顾身不当了一回。这呈还真拉风。”王莲秀也觉得自己这事真还靠谱。王莲秀看到二女儿这么高兴,情绪也多少受到感染,不由认真的打量李丽。

    “也不算什么事?人家都没有下过水,边小孩子的命。”顿了顿:“要是我迟一会儿,边小孩子还真就没有命了哟?”马大也看出,这孩子的父母不简单,肯定是大有来头,只是一时间却是把自己的事给忘了。

    未完地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