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荷花亭观景
    三人信步漫走,那是有目的地。他们前面两百米处的地方正是莲花园的大门。这事说来也巧,这莲花每到时节就一片绿色,整个人向百亩的地全是莲花,曾经有人把这些莲子清理过,毕竟有几百亩的良田,他们还是有好多人要这田养活。可这水稻收完,每到季节,又是一片绿色莲叶。经过县委的筹备,把这荷花建成一大的荷花园,每年春节都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荷叶朱笔,不得不说这一胜景。

    “姐夫,有没有在荷花园中拍过照。”李丽被姐横在两人中间,很是不悦的又窜到马大另一边,凑近问。

    而马大一只手却还是搭在李琼的肩上,李琼没有说叫放下,他也装着不知道,一边的李丽一口一个姐夫叫的正欢呢?自己怎么好意思却了这姨子的好意。再说了李琼也没有明确的提出过反对意见。“没有,我一直都没有进去过,要门票不?”

    “你还担心这门票?你放心,你妹妹我请你们。”李丽就伸手去摸包,倒是李琼侧过身:“小丽,跟我说说,你这到哪去赚的钱?”

    妹妹还年轻不懂事,她有些担心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李琼却也是没有刻意去究正李丽的叫法,而相反。在比爹还大的那人在的时候,李丽这么叫比她说什么都管用。这个时候,她也不好跟李丽把话给说开,再说了,爸妈还不知道这事是真还是假,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周海这关算是过了。想必周海再也不会来给自己制造麻烦了。

    马大很想说句豪气干云的话来感谢一下李丽叫了那么多句姐夫。但一摸那口袋,那钱包还落在那一浅兰色西服口袋里。看着李琼苦笑了下:“还在衣服口袋里,想钱我也拿不出。”

    “现在这个时候进园不需要钱,也就是六七八这三个月进园就是收费,这个时候荷花是还有,但也就是一些残花败叶了。????“现在进去不用钱,要什么钱?现在又不是看荷花的时季。”李琼跟史丽倒是来过几次,有好几次,也就是让史丽帮忙在这里故而着把周海给挡了。两人是好朋友,周海却是无话可说。

    “姐,你就不知道了?这证明咱姐夫心里有你,这么一点小事,都跟你说,那是怕你给责怪。”李丽倒是帮马大说话。

    “就你马精。”李琼忍不住冲李丽翻了翻白眼,她倒是不方便在人多的地方说马大什么?要是碰上熟人这就完了。要知道马大可是帮了大忙,就当做是他给帮忙时的意外利是得了。

    “姐夫,你是那个年代的,这荷花园竟然没有来过,要知道在县新闻里可没有少播,要知道都有外国人到这里参观了。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你还真一乡下佬。”李丽着的是黑色的外套t恤,脚上着的却是黑色的长丝袜。着的是黑色的高跟鞋,在内地这气温再怎么高,比沿海广东还是要低那么几度。李丽个子跟李琼差不多,李丽身材显得单瘦。李琼却是丰满高大类型的。俩姐妹站一块气质完全不一样。

    李琼趁时门时脱开了马大的手。里面因为招呼游客的关系,也有好多小卖部的小商店进驻,这生意也就是那些观光的人。

    “这里能有什么生意?有多少人进去买东西,再说了这门口就有店,谁还去里面买?”马大不知就里,看了一眼正在拔电话的李琼。

    “有,生意好的很。你没有看到,人店就是在路边上,就是没有游客也有别路过的客人买,平时是没有什么生意,但逢年过节这里热闹着呢?”李琼听了马大的话,接过回了一句,不告诉他,指不定还会说出什么不靠边的话呢?关键是妹妹李丽在这,再说这小丽一个一个姐夫长姐夫短的,也幸好这张嘴帮自己证实了跟马大的事。这才让周海死心。她都做好了准备,就是丢掉工作去外面找工作,也未尝不可,或者她这个级别的英语翻译不多了。她也听同事说起过我面好多接待外商的翻译,一个月收入都是非常可观的。都达一两万的收入。那比这六七千块的工资。

    马大脸不变色心不跳:“看起来也是没有多少人?”

    “现在是看没有多少人,三三两两的,大多数去逛去了,那么大,这里还有游乐场,还有游泳池。这地大。”李琼指了指那挡在前面的一山,那山过去还是这莲花园的范围,那游乐场也就在那边,你想想,要是把游乐场建在这边,那人家都不用看风景了,看完了这边的荷花风影在那边也就并不多了,然后大家才想着游玩一会。”李丽倒是从路边的小店里买了三包薯条,递了一包给马大:“姐夫,给你一包。”

    “我可是你亲姐,我呢?”李琼就有些搞不明白,这妹子跟马大怎么就那么投缘。

    李琼伸手来抢,马大忙把一包递给李琼,死要面子的说:“我不吃这东西,这副食品吃了脸上长点子。“

    他这么一说,俩姐妹都用奇怪的眼睛看着他:“这会对皮肤有反应,那得多少人要受这毒害?”

    “你一个大男人要那么好皮肤干嘛?多花一点钱在我姐身上,让我姐天天打扮给你看,这钱才值。”李琼对于姐姐的美丽倒是无话可说。

    “小丫头说,什么呢?你说话总是要把我给捎上。”从马大手里接过那一包:“你不吃我吃,真要是你这样,那某些人从十岁开始就开始长了,现在都最少有碗大一个了。”

    “你好意思做姐,还咒我。姐夫管管他?”李琼说完这话,就对李丽说:“你还我,我不给你吃了。”

    “不是你给我的。”李琼倒一下子不知怎么说了。说生分了怕让李丽识破这是跟马大商量好的骗局。不说生分,真还怕马大以假当真。

    马大看了看前面九曲回廊:“那里有情人眼里出西施凉亭,我们去那里坐,或者还好一些。”

    “现在观影观的也是残花败景。”李丽边吃边接上一口:“姐夫,你那车我看着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李丽刚才出家的院门时,看到了院子里的电动车。

    “那是台玲的,这牌子出名,现在有好多专卖店呢?”马大也不好意思说这车是妹子的,自己可是从人手里给抢过来的。老妈今天要去二姐家,不知道有没有去成。昨天抢了妹子的电动车,本以为也就一天,晚上就可以还给他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又是一天,而且还是礼拜天。寻思着要不要下午去把这车先还给她。他忽然想到一个现实的问题,超市也是要上班的,今天还不得正常营业。她们是轮着放假,想来今天还误了她一天。马大这么岔开话题,倒是避开了李丽的问话。

    李琼拆开袋口,从里面抽出一根放到嘴里试了试:“这味道还行,尽管是垃圾食品,打发一下时间还是没有关系的?”

    “什么垃圾食品?有本事别吃还我,还做姐呢?”李丽不满了:“这可是我自己赚钱买的。”

    听了李丽这话,李琼不由打量着妹妹:“你一个在校学生,去哪赚钱?你给我说清楚。”

    “我有的是路子,这钱咱也是凭本事赚的。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以后可以不向这里要零用钱了。”李丽自豪的说。

    三愉走进了荷花亭。这荷花亭就建在河塘中央。倒是有那么大,已经有三几个在这歇脚,看到三人进来,眼光不由自主的把三个给扫了一遍。

    在不远处有几个在从荷花园中过的小江里划船,这是人设计出来的,就是用活水。

    马大指着对那些栏杆:“这里间隙应该弄下一点,这小孩子都能从这里钻进去。这大人要是没有留意,这事就大了。”

    “你多心了,不过这心多的好。”李琼指着那几个被父母牵着手的孩子:“他们根本不会被大人松手,小孩子不知道轻重,大人却是知道的。再说了逢年过节。这泳池边跟荷花园的江都有人在边上看着,就是为了提醒大人跟小孩子。”

    “再怎么提醒,也需要自身做好措施。”马大正色说:“这把这些最好是打高一点,一米二心下的小孩子根本没有办法进去,这才是最安全的。”

    “姐夫,我知道,如果真让你说的,从这里也就可能就会影响视线,这对于荷花园是的观景亭是一件不好的修建,听说那些大佬商量之后,才做的决定。

    “那有可能,这建的时候也考虑到这一喜因素。”马大放眼望去,除了那山的位置被遮挡了块,其余地方尽在视线之内。

    “我们去县城就要从这过,都以为就是荷花那么简单,怎么也没有想到里面竟然有那么大变化。”

    李丽把一空袋子顺手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姐夫,这话你在我们面前说一下没有事,真要让外人听到,准说你是乡巴佬一个。”

    未完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