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苦肉计
    马有根在这桃花村生活了大半辈子,这家长里短的事也没有少见,而唯独两夫妻为了生两女还要再生闹成这样,那可是第一次。他们那个年代,一家人生个几个也是正常的。可现在都到了下辈了,要是生个四五个,肯定不行。这光别的不说,这吃饭着衣,难养着呢?他看了看对面站着的朱三娇:“你离的近,你对这事怎么个看法?”

    “我离的近也不能咋的我, 正吃着饭呢?”朱三娇说这话时眼睛也不带眨一下,口气要多生硬就有多生硬,明摆这事她事不想插手管,这不还有专门处理这事的妇女主任吗?再冰了。老马可是当了几十的村干部,边主意正的很。处理这些事要怎么做,那就是靠经验。朱三娇本着好学的态度硬是不出声,想来她这组长也是迫不得已才聘为劝个架什么的,真要管人家的家事,她还没有那么无聊。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自己还没吃早饭。这么一想,也就觉得自己这么做是理所当然。

    马有根看窗外大好天气,早上的阴霾一下子散了,出来也就是一轮红日:“大白天的,别人都忙着去赚钱,你们倒好在家里想着打架这事,你们这事还弄成这样。我真服了你们我。”马有根大女儿大叶跟他们年纪相仿,马有根用训儿女的口气训他们,没有人会反对。

    “马叔,你说哪去了?都要跟离婚了,还赚钱,这钱赚给谁?尽是赔本货?我这哪有心情去。”金士气的脸红脖子粗,一拳头砸在桌子,就好像这桌惹了他似的。手倒是不觉得痛,倒把马有根给吓一大跳,憋着气,脸红了好一阵子。

    朱三娇倒是一头向外窜去。马有根回过神来,平定了一下心绪:“你们两夫妻有什么好吵的,不就是生个孩子吗?咱年轻,养的起。这老话说,千里修的同船渡,百年修共枕眠。你们能做夫妻,那可得修一万年。”

    马有根总算见识了金二的脾气,甚怕一句话不慎,又把人给惹着了,这一离婚,那自己可就成了一罪人,俩孩子谁管?缺谁管也不行。

    “我不跟他生了,我这要遭多大的罪我。”女人这么一说,反而倒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给嚎上了。用手揉着眼睛。

    马有根一门心思在成人之美这事,当下还是劝说:“这事你们俩先冷静一下,先互相安静一下,确定一下非要这么弄吗?再说生儿生女,还不一样?现在的年代不能有这思想包袱。现在负担重了,孩子吃也不好,发育不好,你说你就那么一点工资,够养家吗?”????“我行,我就一句话,出了这我们俩离婚去。现在你就做个证人。”金二铁定心要把马有根给搭上。

    马有根任组长那么多年,一直中规中矩,没有被人说三道四的,就是是到村长有什么事要大家一块去,他也是走在中间的那一个。一直以来一组却是没有一家说马有根有什么不是。

    “离什么婚?我做不了这个证人,你们俩要怎么就怎么办?我反正不管,这事不搭我身上。”马有根觉得自己这算是摊上一麻烦了。这事还就找自己头上了。自己也就一个礼拜的时间,等过了这个礼拜,那就下个礼拜不是自己做这主任,谁家点灯谁家起火,他也管不着。

    “我知道不想连累你,我今天就要跟她把事情办了,我寻思着还要去找一个人,这样或者还能有个小子出生。这再婚再育,这世上女人多的是,我何必缺你那一块。”金二感到手上的痛也消了。

    转身从马有根面前把纸笔给拿起:“现在这马主任在这里,我们写清楚,我们的事也就这么定了,大家以后各过各的?”

    “你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还非得要离,现在我好不容易把你媳妇给安定下来,你又来给我唱这一出。你媳妇要是离了婚一女人带着离靠谁去?到时还不得找人?找个五六十的老头,让人给孩子当便宜爹去,你说你不亏吗?娶老婆那有原配的好。”马有根生活在从一而中的年代,一生中认为离婚就是一件奇耻大辱的事情,敢是人一生中的黑点。

    “”马有根看着金二在纸上写写画画的,不出两分钟也就把一张离婚协议书给写好,递到马有根面前:“马叔,你看看,我这样写有错误吗?我们禽婚的原因就是她不能生育。”

    “你血口喷人!”女人气极:“我不能生,那俩孩子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马叔,你跟评评理,这还是男人吗?”

    马有根看到女人要向自己诉苦,而男人火气大的很,给自己那纸上写的是什么都不能好好的看。女人情绪稳定下来,本来闹的最凶的一方,现在成了势弱的一方。马有根有些同情这女人,想着这王八蛋金二即然那么找罪受,你自个儿找去吧。

    “那这样,这事要等刘村长回来说了算,我今天也就是个暂时性的,也就是一个礼拜的事情,过了这个礼拜你们再来行不?”现在几乎是马有根好话让这俩人安静下来,别在自己面前拍桌子拍凳子的。

    “拣日不如撞日,今天即然这即然撞上了,就要把这事给解决掉,要是这事今天得不到解决我还就不走了我。”金二个儿不矮,生性粗犷。这让马有根真还担心这不多的金二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想到这俩在的女娃,马有根挥了挥手:“你们这事我不管,爱咋的就咋的?”

    他估计自己也就七天时间,七天后估计刘村长都有时间,或者这事给刘村长处理,谁都没有二话说。

    时间不知不觉的滑过了。时钟也就到了午饭时间,马有根有些不耐烦了,自己还得回家去弄饭。虽然说就一个人吃,但也得弄这么一口,要是俩外甥回来,还不得找人?

    “马叔,这是你要不管,我还真不跟他过了。”女人这么说,倒是停止了动作,那眼睛却是被揉的红红的。

    “我不是说那个意思。”马有根解释:“我说的不管,我就是你们要不要生孩子这问题上,我代表村委会,没有任何权利干涉,只要你们平安一家就好。为了这点事离婚多不值。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人心都是肉长的,总的有个感情是吧?”马有根怕他误会解释说。

    “那马叔这么说,你不管我们生不生孩子的问题,你在这上面签上你的名字,我以后当着马叔也不提这事,我很敬重你马叔,这事还得你做主说了算。”金二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写好的纸:“这马叔你说你不管,我以后绝不来烦你,在上面签上你的名字就可以。你就当我金二没有来过。”

    “我签可以,但要跟人媳妇好好过,不能再闹离婚这事了。”马有根再说提醒一句。

    “这肯定不提,指定不提。”金二看了一眼马有根要下面写下自己的名字,对女人说:“回去老实呆着,败家娘们,尽丢人现眼。说完这话自个儿出了门。

    马有根看了一眼不声不响的女人:“现在好了,你们要怎么着就怎么着?我不管了,只要你们别老是拿离婚来跟我说事。”

    看了看时间:“我还得回去做饭,今天是礼拜天,教书的还得回家吃饭。”

    马有根说完这话,想起一事:昨天教书的都没有回来,好像是昨早上把他妹的电动车给抢了,现在倒好,他妹也回不来,倒是给我省了不少事。饭倒是好对付,小儿子今天一早上跟同学去广东打工去了,老伴却是一大早去小叶家中去了。这外甥一岁多了,范了一点感冒,图也就是个自由自在,没有家人管束的生活。马有根就着昨晚上还有的剩菜对付了一些。这日子就是省着过的,能吃的,他也就决不叙掉。他又有些担心要是马大回去没有饭吃怎么弄?那是他活该!谁让他把马丽的电动车抢了?马丽那么晚上下班,那还有回来的车,不住宿室才怪。

    看了看门外的一对麻烦夫妻:“你们不想吃饭,我还得回去做饭,教书的还要吃饭呢?”

    马有根想着这么随便编个理由让这麻烦夫妻先回去再说,自己也好锁门,要不有人呆着,这事也没有解决,自己能把人锁里边么?

    “今天礼拜天,又不用上课,还教什么书?”倒是一边的女人把马有根这话给接了过来。

    马有根摇了摇头:“就是没有上课,那自己总得要吃吧?”

    “马大那么大一个人,自己不 会做菜?”一边的女人忍不住接过话。

    “会做?关键他不想做,他可是我们家的先生,过着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我就整一个大爷。”马有根自怨自艾的说。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是一刻也不想在这呆了。下午,他就不来了,还得回去伺侯地里的西红柿呢。

    跟着马有根出了村委的门,看着马有根的身影在拐脚消失。

    金二忍不住冲过去把女人抱起,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媳妇,这招真灵。这马叔好人啊。”

    未完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