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男人不当主任
    桃花村妇女主任这个位置一直在悬着。这头一个星期是马有根。做为一个五十出头的男人还挂着这事,怎么说都是脸上说不过去的,而今天却是他就任妇女主任的第一天,这事怎么的还得坐在妇女主任这办公椅上。他总感到有点别扭。旁边的那间屋子是村长的,而村长却是有工资支付,而自己几十年坐到这组长的位置,每年也就得个义务劳动费。但做为一个农民,这劳动本就是必要的一项,而用马有根自己的话说,就是自己不做这妇女主任,自己还不一样要出工出力。而现在不同的是,自己出工出力还能给家里省下劳动力。相反还能给家里赚下一个劳动力。两个大女儿嫁出去了,马大也争气考上老师,并分配到教书,怎么说他本应该休息享福。三女儿在县城最景气的超市做着,一个月也有两千到三千的收入,这日子好过了,对于他来说,他完全可以做老太爷了。

    以前因为老村长,老村长发了话,除非他退,自己才能也退,老村长都比他还十多岁,他记老村长这情,当年自己无所事,也是老村长把他提起做组长。一年下来,分得义务费也还够给几个缴学费,他也就不多图了。用老村长的话说,他这人厚道着呢?而老村长现在出了这事,临时把自己的儿媳妇暂代村长。刘四妹代村长没有来反对,在老村长进医院之前,她就是干了几年妇女主任,而在她做女主任期间,村里一直好好的顺顺当当,这与他高中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这也让村里人见证了刘四妹的能力。而镇委却是有着让刘四妹上,让老村长退的意思。不想让儿媳妇担这压力,老村长硬是接着干了下去。

    马有根看着墙上的挂钟,这村里能换钱的都给掏出来了,就连蛤蟆冲的那块地也被倒腾出来,那地下面的泥尽是用来做瓷器的泥,有人专门来收购,这东西留着也是没有用处,倒不如换钱来的爽快。做为村长,是有工资的,而手下面的几个组长地是要养家的。这么些年来,相继把山上成年的树给卖了,把泥也卖了,村委一直维持下去。但所有人都知道,就桃花村的现状,也是一年不如一年,没有什么出产,这地儿又不比在山里。都把泥都弄去卖了,这往后能用什么换钱给那么些组长缴义务费。多少不论,一年也就两三千块钱还是要的,不图什么,就图在家里就是不当村干部这份工还是要出的。现在即出工还能拿工资,倒是两全齐美。

    马有根从田袋里摸出白沙牌子的香烟点了一支,就把香烟放在桌子。这村委办公室也就村长跟妇女主任,另外一间大的就做为,有事把所有组长招来开会的会议室了。

    门被敲响了,马有根打开门,刘四妹肩上挂着一包,对马有根说:“马叔,就麻烦你看一下,我有事要去医院一趟。”

    “我晓的,见到老村长代我问好,有时间我去看他。”马有根对刘四妹说:“也幸好有你。要是马三宝在,你也就不用受这罪了。”

    “没有办法,现在好在两个小孩子都长大了,这事还难不倒我,只是幸苦你了。”刘四妹说完这话就合上门走出了村委办公室。

    整个村委也就一个人坐着,马有根倒是第一次坐在这所谓的办公室里,现在自己那么大年纪,也算是坐了一回办公室了。他感觉怪怪的,站起身,还没有来的及走动,门就被推开了,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女人气冲冲的走了进来。对他吼了出来:“这事你们管不管?”????“什么事?”马有根心慌了:这他娘的,老子第一天坐办公室就来事了,跟别人说的一杯茶一张报纸的绝对不沾边。

    “你是那个组的?”这桃花村太大了,他熟悉那几条路,但并不熟悉每一个人,特别是那些新媳妇的,做为一男人怎么可能去过多的了解人家女人。再说了一个村都有近两千号人,他哪能记住那么多。现在这个年代,那些年轻的都去打工了,就是在他面前晃,他也没有办法认出来。

    “三组的。”来人说话时,口水向着马有根身上溅来。

    马有根移了一下身子,但人家正在气头上,这事儿还真不能计较:“有什么事你好好说,别这么冲行不行?”

    “我能不冲吗?”女人声音不小:“他一个男人不出去赚钱,就在家里歇着,这年代谁会在家里呆得住,还想不想好过,我把这话摞在这里,要是再这样我跟他离了算了。”

    彭小云这说的,就好像他这男人是面前的马有根似的。

    马有根是全村出了名的好人形像,在村里倒是没有那个人会出来难为他。也正是因为这一好人形像,他在村里一直干了十几二十年。

    “离什么离?都孩子那么大了,还离婚?是他说的不是你说的。”马有根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这家的情况,自已连人都不认识,这什么事?

    “你叫什么名字?”这出事来问人名字,这事总是有那么一些不合理。

    “你现在是村妇女主任,是要给我们女人说话的,你说这生男生女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这生了两个女儿也不能怪怪我,自从今年小女儿出生,他从没有给过我好脸色。我这不辞劳苦的为了谁呀?这好像这俩孩子就是我一个人生的,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说着说着又开始哭着了。

    “这有什么好哭的,我去说说他。”马有根听她这么说,站起身正待走出村委办公室,看到门口人影,又坐了回来。而这男人后面跟着的就是朱三娇这三组组长。

    而男人一进来,看到女人,就又对着女人冲了过来,倒是后面的朱三娇快速的走了过来把女人拦在身后。

    “你还像不像话,都打老婆打到村委来了?”马有根这好人形像又发挥出来,他并没有说出打老婆有错,你可以到外面打,不要打到这村委,眼不见为净,关上门爱咋打都行。

    男人停了手:“马叔你凭一下理,我让她去查一下,看看怎么办?都俩女儿了,要知道在农村里虽然男女都一样,但能一样吗?没有儿子出来,我怎么对得起我老爸。”

    “这能怪人家吗?人家乐意,再说了,生男生女还不都是你下的种。”马有根就是泥菩萨也有三分土性。自己这妇女主任可算是来事了。

    “这事怎么发生的?”马有根让朱三娇把女人安抚住,对男人金二说:“好你个金二,你还真是二啊?在家里就为这事打起老婆来了,你长本事了。这事我把他弄到派出所去,怎么也要让你在里面呆个三两天。”

    “马叔,你不知道,这女人尽都是赔本货,再说了。都生了两个女儿,我一个月也就那么一点工资我能养活?”金二诉苦。

    “你不能养活,你算什么男人?不要说只有两个女儿,人家有的三个四个的养人家怎么能养活呢?都是人你咋就跟人差那么一大截呢?”马有根这话也就顺了出来。

    “她生不出来,就这样还生,再生就又是一女儿,你还让不让我活?”金二一听马有根要跟人比,就急了。

    “再说,你们还年轻,现在有两个孩子也就是了,再说了,现在两个女儿也就够了,儿子跟女儿比起来,我倒是喜欢女儿,可这生儿育女总不能怪人家一个女人身上。你做为一个大老爷们,你说的是人话吗?”马有根尽量避免说一些刺激两人的话,到了村委是要将事情给处理,而不是把事情给弄大。

    “我这不跟她就这事说了两句了,就冲我骂天骂地了。再说男女一样,我也知道这个理,在农村这事还真就不一样。那户人家有女儿能高兴的起来。而有儿子的都连生三个都没有事,你说这不欺负人不?”金二这话又跑题了。

    “什么话呢?是村委让你生女儿的。再说了人家本想 生一儿一女,这不第二胎还是儿子人家又有什么办法?这也不能怪人家,就第三个来说吧,那就是多生的,不还是要生女儿,现在好歹也给结扎了,这孩子多了,别家的孩子一个要什么有什么?而你家的孩子却是连一件象样的衣服也没有,这是谁的错,还不是说做父亲的没有本事?”马有根气不打一处来。

    “马叔,你们那个年代都四五个,都现在过来了,现在我们才两个,说不定我第三个也就是儿子呢?我现在把话摞在这,要是第三个是女儿我立马给离了。”金二铁骨铮铮不要脸皮的说。

    “我跟你说到这,要是第三个是女儿,你还就不能离了,你说一个大男人女儿又怎么了?”马有根想到自己三个女儿。

    “再说了这说不定第三个就是儿子呢?”马有根只是不希望看到一个家庭给拆了。老话说宁修一座庙,不拆一桩婚。自己这主任当的真不是时候。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