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怒极
    周海一见开门的是身材高挑的李丽。这李丽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大姑娘,比起李琼却是多了一层青涩,少了一份成熟。

    “小丽,你姐呢?”周海脱口而出,这不过就是打着盖校舍的名字而来而已。

    “跟我姐夫在沙发上腻歪着呢?”李丽冲客在呶了呶嘴。从这还看不到客厅全貌。

    周海走近客厅,立马看到最不相看的一幕,李琼的头小鸟依人的靠在“高大帅”的肩膀上,而“高大帅”的头也靠在李琼的头上,这跟电视里放的那样,两个人那个亲热劲。周海有些忍不住了:“你怎么还没有回去啊?”

    “他是我姐夫,也就是我姐的老公,这里都是他的家,他凭什么要走,你凭什么说这话?你这管的也太宽了吧?”李丽听到他竟然想要赶“姐夫”走,心里的气也就不打一处来:“你是什么人?我们家也是你随便进的吗?”

    “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周海这话说了一半,也就给的打住了,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想到自己也真还不适合说这话,自己喜欢李琼也就是单方面的,而从这么久的事看出来,人家还是很不待见自己的,就连李清远这个一中的直系下属都开始不把他当一回事了。他一直以为虽然他们不情愿,但也不致于直接反对,自己的位置明显的是摆在那?

    看到沙发上臓歪的两个人分开了。也就是头不这么靠着,身体还是紧挨着不动。周海心里有一些不快,冲李琼说:“小丽他不知道轻重,你难道也不知道轻重。”

    “你来找谁?”这话从马大口里说出来,直接让所有人沉静下来。马大也知道自己就是为了帮李琼这忙的,就是不让这人打扰李琼的,现在也刚才好没有走,要是走了,指不定李琼又要受他怎么威胁呢?想到这,这脑子一冲,这话也就脱口而出。????“我来找谁也不会找你?”周海没有看到李溥远,暗想王强这小子算的还真准,不过倒是遗漏了“高大帅”没有走这一出。

    “我爸去学校了,你去学校找他不?”李琼这话直接下了遂客令。经过一晚上的想:即然已经决定,就干脆豁出去得罪他,还能怎么样?但碍于是爸的直系上级,也不好把话给死里得罪。这语调也算是客气了。她却是不知道,不知不觉中马大当成了一个依靠。

    周海一阵错愕:他很想说是来找你的,偒看到一侧的“高大帅”,这话还是给吴了回去。人家怎么样都已经是公布的男朋友、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出来就不看一下黄历。他现在有些怪王强,这出的什么主意。本以为形单影只的是个机会,却是没有相到人家成双成对在秀恩爱呢?他毕竟是个老成持重的人。镇定了一下情绪:“我在家里等他一会也行。反正没有什么大事。”

    豁出那张老脸,索性将不要脸进行到底。自顾自的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李琼站了起来:“大帅,今天周日,我们去逛去成不?”

    “行,你说咋样就咋样?”马大倒是答应的快。

    “我也去。”李丽冲两人说了一句,对坐在沙发上的周海说:“大伯,我们家人都要出去,你要是方便的话,去外面等我爸也行。”

    听到李丽的话,周海看了一眼帅气的“高大帅”,几乎要跳起来:你才大伯呢?你全家都是大伯。这明显着把他跟李琼的界线划分清楚了。

    人家都下了遂客令了,再怎么也不好意思老脸老皮的在这呆着。周海是见惯了风浪的人,对李琼说:“你们要去哪玩,我用车送你们。”

    李琼却是不答理,装着没有听到。“不了。”马大只得接上一句,他知道自己该发挥挡箭牌的作用了。

    都这样放下老脸了,竟然受到如此冷遇,他堂堂教育界的一号人物,这气没有办法受得了。都有涎着脸皮被赶的时候:“我可是你们爸的直系上级,你们觉得这样做合适吗?”

    “我爸有话留下,说今天不管谁找,都让他到学校去找,家里不是谈工作的地方。”李丽见“姐夫”眼睛盯着那个塑料袋子,倒是认出那是他装衣服的袋子。对李琼说:“姐,这是我姐夫的衣服,你这给他放进去,万一被人给顺走了怎么办?”

    “谁顺走了?谁大白天顺走了?”马大没有反应过来:“这”他想着要不要趁这机会回去,这样可以顺便很快这装衣服的袋子给带上。

    他有点后悔,自己干嘛要把这袋子给提进来?昨天本想着着一天,把这衣服还回去,自己的衣服还得穿,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再也不能呆了,再呆下去都要被人当成贼了。周海感觉自己心口有些不舒服,只得告辞着先离开。看到李琼挽着“高大帅”的手臂出来,心里不快,他却是不便发作出来,脸上还是留着最后的希望:“小琼,要不我还是送送你们?”

    “你什么意思?”“高大帅”不高兴了:“我跟我女朋友出去逛要你用车送?你恶心我呢?你显摆你有车是不?说完这话,那左手从李琼手中抽出来,揽住李琼的腰,紧了紧。

    李琼没有提防马大会来这么一出,脸上升起两团红云,但碍于周海就在这,也不便说什么,更不能说破。要是被这人老鬼精的周海看出,那全功尽弃了。很配合似的紧靠着马大。

    周海不敢停留,心有一种被东西刺痛的感觉。“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也就是一片好意。”周海速钻进车里。

    “好个屁意1”马大想着让自己在李琼的心里再加那么两分:“都那么老的人了,还有着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你以为你谁啊?”

    李琼想要阻止马大说,已是不及。她明白要是周海在学校看到马大,那马大的教育事业也算是到头了,这还真是自己给害的。看到马大身上两千多的衣服一套,心里有了些许的平衡:但愿周海不要撞上马大。真要是让周海碰上马大,自己一辈子注定就要欠马大一个天大人情。

    李丽锁好门,走在两人身边:“姐夫。我刚才表现不错吧。老王八蛋被我一句话给直接轰走了。”

    “你是我亲妹。”李琼说完这话倒是有心要回去,看到周海的车子在五十米处的交叉路上停了下来,担心回去,这老不要脸的又要转回。

    走在马大跟李丽中间,李丽一口一个“姐夫”叫的那么亲,在家里叫一下无所谓,要是到外面被人听到,那自己后面也就不用嫁人了。都给李丽找到姐夫了,谁还想要跟李丽姐处?

    琴亭村就是琴亭镇的中心地段,而也是从桃花村去莲花县城的必经之路。马大看了看二楼,自己昨天睡的那房,窗户在出来时就已经关上了,防止进灰尘。垅中间的油菜也开始往外冒出一片青色。三人沿着马路信步走着。马大久久不开口,他不知说什么好?自己是用来做挡箭牌的,作用也就是暂时的,他明白了李琼的处境,想来学校的风言风语都是这个不要脸不着调的老王八蛋给李琼招惹的。做为女人长的漂亮出众固然好,但同时也会给自己惹来众多的不快。马大忽然想到一事,要是一个长相奇丑的女人死不要脸皮死緾烂打的追着自己,那自己又该如何呢?

    马上他就给出了答案,自己这个性可是不想惹麻烦的。唯一的一个方法,就是说话都直接骂出去得了。想必丑女也是要尊严的。

    李丽却是没有那么多的心事,对马大说:“姐夫,你们家里有那么多的油菜吗?”

    指了指一片绿油油的油菜:“油菜花长出来,又可以去里面照相了。”

    马大扶了一下眼镜:这一口一个姐夫的听,也就今天了,听一次少一次。嘴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说:“农村里面怎么可能没有油菜?只是我们家没有这么大的垅,这么大怕不有几百亩吧?”

    “我小的时候常到这油菜花里玩,”指了指从小坡上的一棵苦楝子树:“这树都是我栽的,现在都长那么高那么大了。也就那时我看到这修路,而且还有这树,我就跟那些修路工人要了一棵,没有想到长这么大了。”

    马大无意间回头看到好分叉路的车子还在,想必那老王八蛋还想着看一下自己跟李琼能亲热到什么程度。

    “姐夫,你看什么呢?老是往后看?”

    “那车还停在哪呢?”马大顺手指了指来的方向。

    “人长的漂亮一点,也是会有麻烦的,我姐是这样,我在学校同样会围着一堆一堆的男生。赶都赶不走。”李丽有所感慨,双手插在牛仔裤兜里,口里飞出一个又一个的泡泡球。

    马大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冲动,一只手故意揽到李琼肩上,

    李琼想要挣脱。马大续上一句:“别挣,老王八蛋正看着呢?”

    李琼不动,马大斜眼后看,看到那白色的奔驰车箭一般的窜出了视线的范围。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