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幸亏没走
    透过窗户,看到停车场,周海的车子开出了文化馆院子。王强掏出手机给表姐史丽发一条信息:“姐,告诉你那同学,那人又来找她了。”

    李清远因为心里装着盖校舍一事,去学校了,吃饭也就会回来吃饭,这周日饭堂也要放假的。房间城也就三个人,王莲秀去买菜了,今天说什么也要好好招待一下马大,这女婿个儿高大帅气,看着就舒服。今天恰逢周日都在家,这可是在家里吃第一顿饭,怎么也要弄的像样一些,要知道李琼本身条件太好,眼过高的很,暗赞李琼有眼光。

    李丽却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看的是一个选秀节目,身边放了几包薯片,两条长腿搁在茶几上,正晃着。口里却是哼着儿歌调子,那才叫一个悠闲。时不时招来马大那斜眼一瞥。

    “你像什么话?那么大的人了还这没有正形的样子。”李琼皱了一下眉头,顺手从茶几上拿起一包薯条,撒开,摸了两根出来,递到马大央前:“来吧,吃这个消磨时间,别人反正买多了,吃不完呢?”

    “不正好三包嘛?我把我姐夫的也算在里面,我可没有请你吃,是你自己抢着吃的。”李丽倒是不吃李琼那大姐的一套。

    “跟姐较劲是吧?姐每个月给你那么多的零用钱,你这小白眼狼,就把你姐忘了。”倒是丝毫不反感李丽一个一个姐夫的叫马大。

    “没有,我正不想着要怎么才能快点赚钱,还你呢?”李丽轻啐了一口:“是我姐吗?当姐夫的面揭我底。”

    马大想要不吃,但李琼都递到面前了。要知道这些可是小孩子才喜欢吃的,家里俩外甥回来,就到处找这些东西吃。而现在自己竟然也落个吃条的情景。这人还是要脸皮的,要是被李琼认为自己就爱吃这些的,还以为自己爱占小便宜呢?马大从李琼手里接过,也就向征性的学着李琼的样子摸出几根尝试一下,自己也放回到茶几上。这东西他没有少吃,买回给外甥吃的时候,他常常多捎那么一包两包的。????把眼光从电视上收了回来。真要是俩姐妹让他任选其一看大腿,他还是乐意选择李琼。今天的李丽着一白色的运动装,本就大号的衣服装在她身上却是合身。李琼那高大丰满的体格被这衣服完整的展示出来。能坐一天是一天,能坐一会是一会,要是离开了,恐怕这辈子也就没有机会了。马大还是清楚,自己跟李琼根本不是一路人。就如李琼史丽说的,自己就是李琼用来做挡箭牌的,倒是李丽一口一个姐夫的叫,让他听的,全身毛都透气了。全身那个舒服。

    而电视里选秀节目也快放完了,李丽把遥控器放到马大面前:“姐夫,你是第一次来我们家,要看什么电视你选,我陪着。”

    “什么话呢?要你陪,你快点去做功课,可千万别把功课给落下了,要是真落下了,爸妈还不得数落你。”李琼看着马大的侧脸,有那么一会失神。两人同校几年,她还是第一次认真打量马大,倒是有一各种心安的感觉。

    “你是我亲姐,要是老妈说我,你帮我说说好话,你是大姐,老妈无论做什么事总是用你做我跟哥的模范。这妈还是会给你面子的。”李丽又讨好着李琼。

    “少来,刚才就差跟你姐我翻脸了。”李琼看了一叟李丽的脸:“这吃多了脸上长粉刺。这是副食品,有许多油渣子在里面。”

    马大听俩姐妹说着,手里却是摸上遥控器打开了江苏卫视,他喜欢看《非诚勿扰》这节目。总觉得这里面的人都是真实的存在。而里面男男女说的都是发自内心的真话,在面对着三个台上的猛人,像保留一款也是难的。

    李琼茶几上的手机响了一下,茶几上也就俩手机,一个是李琼的一,个是李丽的。马大手机是习惯性的揣在兜里。

    “你手机有信息了?”马大不知是谁的手机,就对李丽说。

    “反正不是我的,我一个在校学生,谁会那无聊,给我发搔扰短信。”李丽看都不看,就喷出一句:“你老婆的。”

    马大一下子还没有转过弯来。倒是一边的李琼把手里的一根薯条丢向李丽:“没大没小的,怎么说话呢?”

    李琼不动,伸手够不着,却是冲马大伸了伸手,这免费劳动力,不用还真有些浪费。

    马大抓起手机给了李琼。李琼一看显示的手机号是史丽的:“本人有内部消息,那人又向你家来了,其名是跟你爸谈一中盖校舍的事情,其实就是冲你来的。这一中谈校舍怎么也要到学校去,到家里谈干嘛?再说了今天是周日,要不要本人来给你救场?”

    “下次,这一回,你忘了我有挡箭牌?这挡箭牌好使。我把我爸妈都骗了是不是有点过份。我妈去买菜了,要做一顿好的招待马大,要不过来一起吃一顿好的?”李琼的指尖在手机屏幕上快速的滑动。

    “你妈是招待她的未来女婿,看来挡箭牌的外形让你爸妈很上心。你可要把持得住。”

    “爱来不来。”回了一条,把手机给合上。

    “是不是妈发回来的?”李丽看了看李琼:“她是不是担心她这称心如意的女婿被你给放走了?”

    “也好幸亏,他没有走,走了就有麻烦了。”李琼说完这话时,也就从单人沙发上起身,坐到马大坐的双人沙发上,并跟大几乎是挨着的。为了不受这老色男的打扰,她豁出去了。她倒是没有多想,总觉得这事极其自然的一件事。

    马大不由脱口而出:“干嘛坐那么近?”脸上有些发烧。

    李琼自然不会傻到把事情说出来:“这是在家里,不行吗?”并顺势两只手挽上了马大的一条左臂。

    马大心里可乐了:这事要天天发生才了。不言语,也不动。这要是一天这样,手酸手麻也不是个事。

    身边传来李丽做呕吐状:“这里还有别人呢?你们俩能不能别这样,给未成年学生树立一个不好的榜样。”

    “刚才是谁说来着,说自己十八岁过了,自己要去赚钱了,法定年龄规定了十八岁,就是成年人了。”李琼说这话时,电视里播话的节目却进了一个观众沸腾时期。原来是一个小伙子说喜欢那个佐田爱,而佐田爱是个胖胖的离婚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而毫无疑问,佐田爱是这二十四个女 生里面最有钱的一个,而这小伙子却明了喜欢佐田爱这个人,并给佐田爱的儿子买了礼物。一口一阿爱,叫的那是个前所未有,不知廉耻的亲热。这是个善于做表面工夫的小伙子。

    观众都看了,要说佐田爱长相,真还不怎么样,又矮又胖。小伙子却是斯文一表人才。要说从电视里看到就爱上佐田爱,没有人信。观众不信,马大不信,李琼也不信。但小伙子却是极其自然的做了出来。眼看着到了最后关头,就要在观众的眼里牵手成功。台上的一个老师却是问出了一句真话,一句让小伙子措手不及的话。

    “你真的是爱佐田爱这个人吗?”

    这是一句关键性的话。所有观众都矇了,人家要带走了,怎么还问出这样的话。

    “”脸上的肌肉抽动,小伙子终于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要说爱佐田爱这个人完全是违心的;自己也就是冲佐田爱的钱去的,只要骗个结婚证,立马就可以分到一半的家产,这少说也有一百万,超过买彩票中大奖的概率。所有观众都屏住呼吸。久久小伙子却是冲问这话的老师说了一句:“我很想揍你一顿。”

    气极了,把他的好事全给坏了。

    佐田爱也看出了这个小伙子的用心,冲问这话的老师道了声谢,回头向自己的位置走去。

    马大不由暗吸了一口气,这男人做成这样也是太不要脸的。都喜欢人的钱都到这个地步。

    “姐夫这你就不知道了,这样的富婆,只要找到一个,可以省奋头二十年,立马就有了做生意的本钱。这样的事才是好事。我姐就是差钱。”

    “你说谁呢?你说什么呢?这么没大没小的。”李琼顺势把头靠在马大肩膀上,这得演练几次,到时老王八蛋来了,才不至于露出破绽。

    马大半边身子麻木了,动也不敢动,鼻端却是闻到一股香味,他忽然想到昨天闻到的香味,那正是这味,还以为是从她弟的衣服飘出的香味。

    “带坏在校学生。”李丽怂恿着马大:“姐夫,我姐可能身体不舒服,用手摸一下,她有没有发烧。”李丽别过脸,找拖鞋。想着回房间玩电脑。

    “怎么说话呢?没有规矩。”对于自己这妹,李琼无视起来。

    这时,门外面传来汽车的鸣叫声,李琼冲李丽一指:“开门去,看看是谁来了?”

    “还能有谁这车的响声不一样,除了老王八蛋就没有别人了。”看了看沙发上的两人:“姐。,再离我姐夫近一些。”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