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周海不海
    莲花县文化馆三楼的局长办公室。周海看着手里的办公桌子上的日历出神。在莲花县城,他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在教育局,他更是独当一面的存在。莲花县城从小学到高中几万的学生,那一个不是他手下的学生。而也正是一个在莲花县城的一号人物。他此时整个人靠在椅子里,手里却是转动着一支签字笔,在桌子上放着几个档案袋,里面放着的是一些档案文件。

    他看着档案袋的封口出神:五年前的一场车祸,把他妻子的性命比夺走了,而现在回到家也就是空荡荡只有一个人过着,大女儿留学到国外;小女儿在南昌上大学,明年也就是分配的问题,一栋豪华的房子,却只有自己父子二人,父亲本在乡下,因拗不过自己软磨硬泡,才算免强答应来帮自己照看记子。老爷子不止一次的催他重找一位,自己好回到乡下。也就是在前年底的那次莲城一中的交谊舞会上。那是学校办的,为的是培养学生的舞蹈热情,从初三到高三参加的师生有几百人。做为校长的李清远自然得带个头,而王莲秀也就是一个乡下女人,无论如何是不去参加的,得得已,李清远带了大女儿李琼去参加,也就是在那一次的舞会上,他认识了身材样貌气质样样俱佳的李琼。

    他惊为天人,暗道自己的第二春又要开始了,可他有这想法的时候,完全还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正是他同事的女儿,借着机会,他六动跟李清远打着招呼,并由此认识了李琼,并巧妙的邀请李琼跳了一曲。

    也就这之后,他第一次破天荒的开着车把李清远父女送回了家,说送回也注是顺路几分钟的时间,并借着这个机会到了李琼的家,并了解了李琼的家庭状况,心里把李琼列为不二人选。他毕竟是个成熟的男人,也知道要是这么冒失的去李琼家找李琼也就有点说不过去,借着局里退休人员,他有意无意的嗖李清远就这事聊着。总是在李琼出现的时候把话师巧妙的引到李琼身上。

    借口的次数一次两次也还好说,多了。别说李清远,就是王莲秀也看出来,这周海奔着的不是关心李清远这个下属校长,而是把注意力都放在女儿身上。每次李琼出门时,他都是借故起身,并说顺便把李琼捎上,这样给人的感觉就是他的车子里坐着一位新人。不知情的人,自然而然把李琼当成是他下一任的对像。周海的目的也就是如此,向向外造就声势,等声势造的明显了,再弄个事实出来,一切也就水到渠成。

    可他却是没有想到,李琼在自己面前谨慎,完全是因为周海是爸的直接上司,也是自己和妈的间接领导,换句话说,他们一家人的饭碗全在周海一句话的事了。他本意为凭着自己的位置把李琼顺理成章的拿下是不成问题的。可让他蛋痛的是,看起来温顺的李琼却是一很有主见的女孩子。温文儒雅的李清远骨里表现的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事事迁就自己这个领导。

    昨天他把老爷子送回家后,又回到文化馆大楼,那有饭堂,他可以不用担心吃饭的问题。老爷子还健朗,在乡下都是自己弄的。周海只需要把生活用品准备好,也就不用担心了。

    档案袋里的文件,他也是看过了,是李清远的,他想要用自己的位置让李清远知道,做为一中的校长,在自己这个教育局长面前还是什么都不是。????助理王强走了进来:“周局,一中写了申请,要增盖校舍的事已经迫在眉捷,今年如不增加,明年有新来来了,他们可能就不够住。”

    “为什么?有新生入学,也就高三或者初三的考生离开,他们的校舍还不是一样可以用。每处都是这样增替的,再说,现在不就是盖校舍,这是关系到一个原则问题。一中又怎么了?想盖就一定要批,这育桃中学贺校长同为校长,都没有过这样那样的要求。”周海一听是一中申请,火不由的往外就冒。现在谁都好批就是这一中李清远校长的事不能答应。他感到这事给他设一个坎是正事,你不牛吗?有本事就越过自己去盖校舍。不动声色的问王强:“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又要建,这校舍那么多,现在好多孩子离的近,都宁愿回家去住。”

    “李校长上面写的理由就是外来学生较多,想来这莲城经济好了,宁岗永新新余这些近的领县,因为父母的工作关系,也都转到了一中,这去年增多的现像,今年明显的又在增,每个年级都有,这最好要加盖。”王强并不知道周海那些事,而这翻话却是惹到周海不快。

    “王助理,你站谁的立场说话呢?一中要不要盖校舍,我难道不清楚,我上个月在一中做报告时,都了解了当时的情况。”这话一说,王强立马打住,领导今天心情不佳,自己是把人给惹毛了。看到档案袋上李清远的名字,下面还压着两份。他忽然想到最近传出的风声,为了给刚才说话不当找台阶,王强主动开口说:“这李清远校长的大女儿”

    忽然住口不说了,他又怕把这领导给得罪了。那对自己是没有一点好处的。

    “李校长大女儿怎么了?”周海被王强这话引起了兴趣,身体往后靠了靠,好整心暇的看着自己这个直接下属。

    “李校长女儿都二十好几了,周局。外面有传李校长女儿的事。周局好眼力。”

    周海这事一直憋在心里:“这不正为这事犯愁呢?”

    “那有什么愁犯的,再说了,现在哪有那么好的事年龄相仿,大几岁是再正常不过了。”王强把比人爹还大原年纪说成大几岁。这把周海说的年轻了不少:“话是这么说,可人家不这么想。”

    “金诚所至,金石为开。就依周局这条件,什么样的不好找,李校长女儿能入你的眼睛,那是上辈子积了德。”反正丢脸的又不是自己。

    “话也不能这么说,人家女孩子毕竟还有一道心里障碍,李校长都比我还要小两岁。”周海知道。

    “现在老夫少妻的正常,说不定这李校长的女儿也是选过了,都这么大了,还没有找到男朋友?”王强见把周海的兴趣给勾了起来:“我有事还得先走了”

    “你等等,我还有事要问你呢?”周海这心里庆正想着找个人聊呢?怎么肯放王强就此离开:“你怎么知道这李琼没有找男朋友?昨天我都见到了,那男的长的还是一表人材,个儿高高大大的,戴着一眼镜。”

    “那可能是故意考验你的,不信,周局你今天再去看,保证那男的不在了。你顺便约李琼谈个事,不就有机会了。”

    周海眉开眼笑,用手指了指王强:“你这个小王,还真是有一套。”

    周海听小王这么一说,眉头舒展开来起了身:“小王,现在没有什么事?要不我们一起去走一道,反正今天正好是周日,天天在局里办公室看报喝茶,那也不是个事,还不如出去长长见识。”

    王强一听这话,乐了:也就你这老色痞都那么大年纪了还想着糟践人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也就你这老脸,搁那都比城墙要厚。口里却是正色说:“周局,我去了,如果李校长在,我还可以跟李校长说说话,给你们制造一点私人空间,要是李校长不在,我去就有点多余了。”

    王强不傻,怎么会出给你充当马仔,再说了。真要是李琼让他给得手了,那好白菜还不被他一老猪给拱了。

    “说的也是,我今天得用个什么样的理由去找?怎么说总得有一个理所当然,不得不找的理由吧?”周海欠了欠身子,点了一支烟,想了想,还是丢了一根给王强:“这事我可要抑仗你出主意了。”

    “别,千万别这么说。”王强不上道,心里乐着,从周海手里接过烟:“这事摆在谁那里都好使,周局,你是教育界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但这位置给出来,就能让所有人闭嘴,报纸上也有报道过,有一位七十三岁的老人,娶了一位十九岁的姑娘,人家还不生了个小女孩。这年龄用不着顾虑,这在我们这一代人当中不算个事。”

    王强把烟点了,喷了一长串兰色烟雾:反反丢的是你那张老脸,我乐的出主意看热闹,还落个好人。

    “人家是经过几年的经历,这像是有那个什么真爱。”周海看了看强上的挂钟:“那我现在去要用什么理由最为合适。”

    “你就用那一中盖校舍那事跟李校长谈谈,要是李校长不在,要是李琼在那更好,你就跟她多聊天,这样拉近彼此的距离。久了这感情也就出来了。你现在主要的是给李校长他们造成一种李琼本人对你无话不谈的错觉。这事就成了一半了。”王强笃定的说。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