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星期天
    第二早上,马大早早的醒了过来。他有一个习惯,在陌生的环境睡觉是睡不着,晚上近两点才矇眬睡去。今早上四点多人就清醒着。他想着几天来发生的事情。他也知道,无论自己对于李琼来说;或者李琼对于自己来说,都是只有这么个缘份。本来李琼跟自己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生。李琼在学校几千的师生当中,一直是漂亮的不可高攀的存在。今天过后,两人是同事,见了面也就最多是打声招呼,或者笑笑点个头什么的。

    自己那套浅兰色西服还在袋子里,李琼把衣服给穿上,把那套价格二千多的衣服放在床上。倒是从挂着的衣服看的出,李琼的弟弟身高也是高大威猛型的。房间里的空调温度一直保持到二十三度,一点也没有冬日到来的迹像。近六点,天幕才慢慢的拉开,透过薄膜玻璃,看到外面的柏油路上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往县城赶去,他们有的是把自己商品拖到商品街,找个好的摊位买,有的却是急匆匆的,像是有什么急事。马大忍不住呵了一口气,那玻璃上也就落下一层轻薄的水雾。

    近七点二十,门被外面给推开,李琼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经过昨天的事,像是看破了什么似的,脸上却是没有以前的忧郁。

    “这么早就起来了?我还以为你没有起来,叫你起来吃早餐呢?”她习惯性的喜欢这么叫弟弟吃早餐,当看到马大时,立马有些感到失态,毕竟这个男人不是自己的弟弟,而是自己的冒牌男朋友,要是在房间里做睡姿不雅,那就难堪。想要退出去,已是不及,马大已经转过了身。

    “我一般都是早睡早起。”马大客气的说,在家里却是定好时间起床吃早餐,然后有经过的卖早餐的买几份早餐,吃了上学校,或者带着上学校吃。

    他也是觉得,跟李琼以后可能不会有什么交集,这样说不说,都无所谓,以后她仍然是学校时尚丽人,自己还是人人爱叫的马大哈老师。

    李琼掩饰心里的尴尬:“你怎么又换回那套衣服?我说过这衣服就是给你买的。我爸我弟身材没有你那么高大,他们着这身衣服不合适。”

    “这东西太贵重了,都花了近一半的工资,我不能要,再说了,同事之间有事帮一下忙也不是什么事?”马大话没有说完,见李琼冲自己摇头:“小声说,我妈都起来早餐,我爸早早的就起来看早报,万一被楼下听到,那就不好说。”????说完把门给轻带上。可她却是没有发觉到门的旁边,有一身影贴近墙避过在听着里面的动静。

    马大无话找话的说:“昨晚上还没有留意,今天早上才发现,这条路是我们去县城的必经之路。”马大指了指外面的柏油马路。

    “我们家也就是因为近路,才把房子建在这,离县城也方便,车来车往的。”李琼看了看马大:“把那套家服换上,要是你这样出去,我爸妈可能就是猜得到我们昨天的戏,到时他们又要范愁。”

    “这事迟早要知道,我看到伯父伯母这么热情,我都于心不安。”两人说话也就担心被路过的李丽听到,刻意压低了声音。

    “再怎么说,那是以后的事,现在你必须听我的,把事情做的滴水不漏,到头我就说,我们两个发觉到彼此性格上的差异不合适,就分了。这不正常不过了。”李琼都想好了应付的说词:“你现在不着这套衣服,那不明摆着我是你请来做挡箭牌的吗?这事我是无所谓,他们肯定还要说我。”马大还想说些什么,看到李琼一脸不快,只得把旧衣服重新脱下塞回到袋子里,把那套价值两千多的西服给穿了起来。还别说,马大着上这做套“三人鸟”后,整个人气质都变了。他人材高大体态均匀,这衣服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看到马大着好衣服,李琼脸上才又恢复了笑容。

    “你又没有想过怎么应付刘新米这种人的嘴巴?”马大问李琼,这家伙专门坏人名声。他有些为李琼担心。

    “别管他,嘴长在他脸上。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不当这是一回事就得了。”说完这话,李琼一把把房门拉开,李丽连人跟着扑了进来。

    “你干嘛呢?”李琼理所当然的问,她说这话时,忘了自己也是从外面进来的。

    李丽见事已败露,却是勉强笑着对李琼说:“我也就是刚好路过,听到这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她不看李琼拉下来的脸色,却是冲马大竖了竖大拇指:“姐夫,你真行,昨天晚上想必是急了吧?”

    “你说什么呢?”李琼感到事情有些偏离轨道,那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你姐也是刚才才进来的。”马大解释一句。心里倒是真希望这回事是真的。

    “我信的。也不用多解释,解释就等于掩饰。”李丽说完这话,人身往后退:“我不打扰你们俩了,你们该干嘛就干嘛?继续。”

    “你回来,把话说清楚。”李琼冲李丽背影说了一句,李丽那肯听她的,自顾自哼着小调下楼去。

    “跟她解释什么?越描越黑的,他小孩子一个,说了也是白说。”李琼对马大说:“你快点,我摩托车还在学校,跟你车一起去学校。”

    “一”马大忽然想到,要是着这一身跟李琼同时出现在学校门口,想必那老李头都快急疯了。那明天育桃中学也许就要暴出自己跟李琼生米煮成熟饭的事了。此时别无他法,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吧。

    “到了学校,我还得把这衣服换下来,要不这粉笔灰肯定满身都是。”马大有些心疼这两千多的衣服。

    “也就是一件衣服而已,不要放在心上,再说了,别人着的牌了你不知道,刘新米身上着的那件衬衫你知道多少钱?”

    “我看过,那不就是一件地摊货,也就三十来块钱。”马大倒是记得刘新米前段时间着了一身牛仔一样的衬衫。

    “那是名牌的,超市里有,得五百块。”李琼扬了一下巴掌:“史丽说,那天她刚好地超市里看到刘新米买这衣。”

    “也是,长长的那么矮,要是不着好一点,怎么才能引起你们这些美女的注意。”马大这得罪人的话是随口顺的。

    “你别老是说人家长的矮什么的?人家也不想这样,这么一说,要是让人听到多难为?那你又得罪人了。”李琼好心的提醒马大。

    “那不还就只有你吗?我也就跟你说。再说了,做为一个男人大度一点是应该的。”马大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胸部:“就像别人天天叫我马大哈一样的,我也就是无动于衷的。就像你们说的,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要说,你能把他的嘴给封住?

    李琼有些不好意思:“你是不是明着说我,我以前也叫过你马大哈的。”停了一会:“不过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叫你了。”

    “那没有的事,想怎么叫怎么叫?反正眩光是个称呼而已,我倒是觉得这称呼挺好的。全校人都这么说,我还真成了名人呢?”马大听到别人这么说,要说心里还能如此那是假的,只是在面对李琼这样的漂亮女孩子,能有幸让她这么叫,那也是值的高兴的事。

    看到马大头发乱蓬蓬的:“你把头发梳一下吧,这都成什么样子?那冲凉房里有镜子,你没有看到?”

    李琼纳闷:自己怎么关心这个了?

    “那没有的事,谁老是留意我的头发,再说,我这头发本来就这需要梳的,都那么粗那么直。”马大平日衣衫不整上课闹笑话也是正常的。

    看到李琼并没有走开的意思,就好像自己不把这关发梳好,不让自己出门,只得转过身对着镜子梳理了几下,头发长起来了,有两个月了要理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下了楼,到的客厅,看到一家人都在。李琼有些愕然:“爸妈,你们还不去学校?”

    李清远做为一中校长每天提前一个七点半必须要到学校去,因为近也就很少住校,从学校到这家,就是步行,也就二十五分钟的时间。

    李甭远看了看李琼身后的马大,手里还提着昨天装衣服的塑料袋子:“你们这是干什么去的?”

    “这不大帅还要去水利局呢?我也就顺便搭他的电车走。”李琼一门心思在怎么唬弄父母,却是忽略了今天正好是星期日。

    李清远翻动了一下报纸,并没有起身的意思。倒是一边吃着油条和着稀饭的李丽再一边似有所指的说:“今天可星期日,有的人又可以成双成对的也就剩我孤身一人。”忍不住冲马大说:“姐夫,你跟我姐去哪?要不我跟你们一起去得了,我保证一句话也不说,不打扰你们两位,也不影响你们两个,你们就把我当成空气得了。”

    王莲秀对马大说:“大帅,今天就在家吃饭,我去买点菜去。”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