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妹子李丽
    马大同志戴着眼镜看电视很容易入神,一旦人神来,对于外界的事也就全不,眼睛里只有电视的情节,而自己那入神的样子,特像是睡着了。这是马大不好意思说出来的,但家里的每个人都清楚马大看电视的样子,只要一看准是坚持到最后。而此时电视里放的正是《平凡岁月》,他对李大宝这个形像大有好感,想到李大宝做为一个长子,在弟妹小的时候就要为家里分忧,而放弃了的机会。心里不由有些同感,自己对仙弟妹也要有这种大哥的胸怀才是。

    墙上的挂钟不知不觉间指向十点半,这内地城市不比广东,都十一二点还在外面算是正常不过了。而在内地到九点钟睡已经是很正常的。看到“高大帅”都打睡着了,李清远对李琼说:“小琼,这小高累了,把他带去睡觉吧?”

    “睡哪屋?”李琼这么随口一句,想要改口,已是不及。

    王莲秀:“你自己的男朋友?你问我睡那屋,你的屋子不能睡?再说了,你弟的房间不空着吗?你就不会安排到你弟那记房间去睡?”停了一下,眨巴着眼睛说:“你还好意思问我睡那屋,我都晕了,这倒底是不是你男朋友了?”

    “我这不征求你们的意见吗?”李琼总算应变能力强:“我要是把他带到我屋,你们又说我们没有结婚什么的不适合住在一起,要是把他带到小涛那屋,又怕小涛回来跟你们急眼。”

    而“高大帅”在聚精会神的看电视,对于他们三人的话一句也没听时去。还是李琼走到他身边说了一句:“你今天累了一天,困了就去睡觉吧?”

    没有反应,想必睡的正熟着呢?而让一边的李丽大感有趣的是这姐夫睡着了竟然不打盹,这习惯好。

    看到爸妈对两个有怀疑,李琼只得走到马大身边想要伸手去拉一下马大原衣服,怕有些太过于明显,这亲热的挟衣服动作也就只有亲密的人才可以做出来的。用脚轻轻踢了一下马大的脚。????马大感到有人踢自己,回过头。一见是李琼:“你不看电视吗?”

    “还看呢?都睡成这样了,就差掉口水了。”李琼说:“你带你去我睡觉。”

    马大有些悔气了,这电视情节看到最是动人那段,李大宝为了让张朵朵能争女一号,不惜辛苦带着张朵朵去天津学艺。

    “你都累了一天了,早点歇着吧?”李琼倒底还是伸手把马大从沙发上拉起来,带着他走近李涛的房间。

    马大看了一眼李琼:“我还是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吧?”看到李琼脸色不是很好,以为戏演砸了。

    “前半段还可以,目的达到,后半段也就超出我的想法之外,有点不受我控制。这结果如何很难说。”李琼想要说句决绝的话,但又觉得不合适,人家刚帮你把麻烦给挡开,你倒好,明显的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床上空荡荡的,李琼转身从衣柜里抱出一床被子:“我弟要到年底才回来,他学的是法律跟老师这个职业是不沾边的。明年就可以分配工作了。”

    说到弟弟,李琼还是有些自豪,弟了来就是一个律师,边是好多人向往的神圣职业。都那么久没有用过,这被子上还带来一股清香。马大倒是不确定这究竟是李琼身上的香味,还是这被子散出来的。毕竟这住在城里的男人有着爱干净的习惯也是正常的。

    看着李琼那绿色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马大有一种失去的感觉。他伸手拿起被子的一脚,凑近鼻子闻了一闻,确定这被子是有香气,这才安心。壁上的日光灯散发出白光照亮了整个房间。这屋子空间大,比他们家里的房间要大多了,整个地板都是清一色的木板,冷天光脚踩上去,也不会觉得清凉。窗户上挂着印有木棉花的橙色窗帘,马大把窗户打开,一阵清凉的空气闯进了房间。马大脑子一阵清醒:多想什么呢?他也知道今天过后,自己跟李琼将不会有什么交集,自己今天也就是李琼用来做挡箭牌的。平日里,李琼着时尚靓丽的衣服出现在校园内,马大也就是只有看的份,他看的出,自己跟李琼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这抛弃两人之间的差距不说,就他们靠近城市的习惯跟自己乡下人的那套习惯也是格格不入的。

    门又被推开了,李琼走了进来:“忘了告诉你,这冲凉房里一切洗涮用具都有。你自己去随便用。”说完这话却是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知道了。”马大应了一句,

    “马老师,今天的事我还得谢谢你,希望你别去多想,这套衣服就当着是我做为你的报酬。”李琼很想把这事说清楚一些,两人也免了校园中见面不打招呼的难堪。不知什么缘固,马大就是跟李琼在路上碰到,也当视而不见。这样,李琼才觉得找马大来最是心安,最起码这个男人对自己是没有什么企图心的。

    “没有事的,这算什么事?咱们是同事,就互相帮助。再说这衣服太贵重了。这两千多,我不能接受。”马大拒绝了李琼的好意:“我平日着的也就是五六十块的衣服,就是夏季,我都去地摊上买十五块的,这么一件衣服送我,我穿着不踏实。”这和一说,马大也就想起,边衣服都还在身上,就要往下脱:“这衣服明天去退得了,最少还能退给千把块钱,这件衣服不瞒你说,足够我穿五年的衣服钱。”

    “再怎么贵重也就是一套衣服而已。”

    “放心,我们到了学校,你还是高三的英语老师李老师,我还是初三的物理老师马大哈。”这么一说,倒把李琼给逗乐了:“别人没有这么想,你也就不要不这么说,你也知道马大哈是什么意思?”

    “嘴在别人身上,我不想别人人不说吗?爱说就说。这也就是一个外号而已,我大可不必理会。”看到李琼转身要走,马大冒出一句:“我这一块倒是不用担心,明天你那些同事怎么看你,你要想好。特别是刘新米那嘴。”

    “我无所谓,这么久来,我身上的流言绯语也不少,多少一件也是无两样。倒是你要提防别人给你使坏。”李琼一听到马大说刘新米,这还真是个值的谨慎考虑的难题。她总觉得,自己身后总是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这让她在学校有一种芒刺背的感觉。

    “你不用担心,这刘新米要是摊上我,我可不会跟他客气。”马大豪气的说,在刘新米面前说这话,他还是有底气的,自己这块头站到刘新米面前那几乎就是一边倒的态势。李琼出去,马大也一下子睡不着,空调的温度被李琼调到二十二度,马大并不觉得有一丝一毫的凉,倒是开空调时,李琼让马大把窗户给关上。

    马大看着书架上的书,不由好奇,走过去随便抽了一本出来,都是一些有关法律的书籍。看到其中一本《平凡的世界》,这本书的作者就是路遥。这书马大看过一遍,几乎就是一个时代的缩影。马大对于这书别有所爱,从中抽了出来,自己斜躺在床上翻着。他最是感叹田小霞的死,这生活在富人家庭的女孩子,眼看着跟孙少平要结出爱情的果实,可一个意外灾难,使的她早早的告别了书中的主角一号。

    门悄悄的开了一道缝。马大丝毫不觉得,正沉进书里的人物情节中去。

    李丽的头探了进来,见“姐夫”还没有发觉得到自己的到来。轻咳嗽了一下,怕让楼下的爸妈听到,又怕让“姐夫”听不到。还是没有反应,李丽只得轻轻的推开门,然后又掩上,无话找话的说:“姐夫,你还没有睡觉?”

    “是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快回去睡觉。”马大想到什么,怕被李琼跟她父母看到,那就不好说话了。

    “还早呢?我不瞒你说,我每天最少都是十二点才睡觉。”李丽这么随口一说。

    马大一听:不得了,要是十二点,让李琼看到她妹妹还在房间那又要成什么形像了。“太晚了,快点回去睡吧。我也要休息了。”

    “别呀,姐夫,我这不去睡觉就顺便走过你房间,见你门开着,也就顺便过来看看。”李丽这话顺溜出口。

    “怎么可能?”马大都有些想不开了,刚才明明看到李琼出去时把门给带上了,怎么还又开着,此时也没有想那么多

    “你有什么事吗?”马大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直接:没有事的话就出去,这话还是碍于李琼那两千多的衣服没有说出口。

    “别呀,姐夫,我也就是想跟你聊一会?”李丽却是大摇大摆的在床上坐了下来:“你跟我姐是怎么认识的?”

    “刚才不说了吗?我们就是在一次测量水利工程时,在她学校,我进去跟她们校长谈事,而认识你姐的。”马大这话总算是园了刚才的谎话。

    “小丽,你还不睡觉?”李琼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