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担心
    已是冬日,天空阴沉如墨,在琴亭镇的临街的一幢装修阔气的房子里,日光灯散发出的白光能清淅的看清楚人脸上的每个毛孔。而此时一家人坐在客厅都满是沉重之色。宽大的五十五寸电视里正播放着选秀节目,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把一个苹果往自己嘴里塞去。而在一边的双人沙发上却是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男的俊气儒雅;女的贵态天成。而在另一边的两张单人沙发里却是坐着两个年轻的男女。女的漂亮如斯;男的帅气挺拔。在宽大的正形脸上却是多了一副眼镜,时不时用手扶一下眼镜,来掩饰时间的流淌。这一家人不是别人,正是李琼一家。

    而跟李琼面对面坐着的年轻男人不是别个正是马大。

    马大身上那名贵的西服让李丽时不时回头看一眼,马大都被看的蛮不自在,也就只好看到他转眼时,手扶一下眼镜来掩饰心里的那咱慌乱。毕竟自己也就是个冒充的,充其量也就是李琼请的一托。他现在开始有些了解李琼了。一方面是自己的终身大事,而另一方却是面对着父母有可能到来的提前退休的工作压力。她清楚,自己只要在刚才的态度上不那么坚决,不把马大带过去,那一切可能不是这个样子。但她就是做不得用自己的一身幸福来换取父母的工作机会,这是她不能做的。她也做不到如电视里放的那样为了家人把自己的一生给牺牲掉。那只是电视里播的狗血情节,目的也就是给主人公拉点人气。李琼做不到,她也知道父母亲是爱自己的,现在虽然暂时因为工作或者有些勉强,蛤难保多年后,他们不会后悔。

    王莲秀打破沉闷:“这次我们算是把这位领导给得罪了?”

    “你说什么呢?”李清远看了看一边的马大:“孩子们都在,再说了,再怎么也不能用儿女的一身幸福来换。再说了, 我们都年纪大了,你说在这种机会工作的还有多少时间。也就几年而已。就说了,真要是退了,也未必不是个好事,早退体早落清闲,都工作了二三十年,这退休金不也够一家人生活吗?你谠知足吧?小琼现在有了工作,小涛明年就可以分配工作,到时我们还不是闲着得闲着?”

    “到时候是到时候,要现在还不到时候,我这心里有点不甘,我倒不是不甘我们失去工作,而是不甘你也是一中的校长,在全一中还算个人物。到了这教育局人面前,怎么就一点用处也没有,说法剩下任人宰割了。”王莲秀说完,用手拍了一下一边的李丽。

    突然的一下,把正在看的津津有味的李丽给吓了一跳:“妈,你吓着我了。”

    王莲秀白了女儿一眼:“吃,你就知道吃。你以后要考,就不要考老师,其它什么都比做老师强。????“放心吧,我对老师这个行业一点也不感兴趣,我就喜欢做模特,那穿着时尚的衣服,在台上高高的看着下面的人,那是何等耀眼的成在?”李丽眼睛都不曾挪动一下,口里的水果却是咬个不停。

    “这事也幸好早来了,我们小涛以后就不要让分来做老师。”李清远都有些怪自己无能。

    “不是教师这个职业不好,是有了那么一颗老鼠屎而已。”马大也听出一点来头,结合李琼跟自己说的话,他还是明白他们的意思。

    这话让一边的李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怎么说话这么不知道回旋:“你这话要是被刚才那人听到,你也就面临着下岗吧。”

    “他说的有理。”李清远眼睛一亮:“现在这里全是一家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听到他这么一说,李琼心里倒是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快,而马大同志却是有一种沾了便宜卖了乖的感觉。“我也就是这么觉得,我们都是工作人员,那教育局也是一个部门,并不是他说了算,他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小官而已,我们却是经过层层选拔才走到今天的岗位,他要是还想在这个岗位上做下去,他想必也不能这么干,要知道这样是很容易被有心人看到的。”

    “对,我就觉得我姐夫的话说的有理。”李丽转过身,身子向着马大的地方挪近一些,并拍了一下马大的肩膀:“姐夫,你放心,我给你刚才那话点十个赞。我支持你。”

    “你好好的吃你的水果,看你的电视,你起什么哄?”李琼白了她一眼。

    马大眼睛有意无意的盯着那桌子上的一盘水果,而用眼睛看了一下,刚才被李丽拍的肩:那可是两千多的衣服,真要是弄脏了,还怎么退。

    李琼随手抓起一个苹果,递给他:“这是我前天买的,试试还新不新鲜?”

    “不要,我老弟在家无事就卖点水果,”马大的反映让李琼都感到意外。

    “你弟弟没有工作?”李琼自己咬了一口。

    “他不做工作,他就喜欢做这事做点小贩生意,一天动身了也就一百来块钱,就是喜欢自由不受约束的那种。”马大嘴巴没有把门的,把家里的情况给透出来了。

    “你还有个妹妹,你妹妹是做什么的?”李琼倒是想到今天在商场见到的那个女孩子,神情间总觉得跟马大有几分相似之处。

    “我妹”

    马大这话还没有说完,也就被李清远给打断了:“你是在什么单位工作?”

    “我是”

    马大这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琼给接过来:“他就是在水利局工作,是吧?”

    李清远并不傻,看了一眼抢话的女儿:“你还问是吧,你自己的男朋友你都不知道?还这么问?”

    他就是觉得有些怪怪的,总感到马大跟李琼并不是这么回事,怎么以前一点消息也没有透出来。

    “我问他,不是问你。”李清远想了想:“要是在水利局好,那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要是别的地方那就有可能有把马大给连累进去你懂吗?“

    “放心,我没有事的。”马大这个时候怎么也不能掉链子。除了站到李琼这一边,也别无选择。但他对这事真还不放在心上。

    “我在分配的时候,也就是因为我叔的关系,而分到水利局。”马大这话倒是半半假。真的是,自己堂叔,马三狗确实是在水利局现在都快到退休的年纪了,就这时堂叔曾经问过他,要不要分到水利局?要的话凭他那么些年的资历是可以把马大弄到水利局的。现在也就是在家休息,每个月去领着那一份工资。名额却还是在水利局的单位的一份子。而马大却是怕自己欠人一人情,自己都已经是考上师大的,凭的是本事,倒拒绝了堂叔 的一翻好意。马大把这事说出来,倒是让李清远相信。

    “水利局工作好,天天也没有什么事?只是一下水利工程,只要跟上级领导搞好关系,一切工作都好做。年轻人,最重要的是积累人气。我们一家都是在教师这个行业,现在小琼也是在教师行业,这有一种命不由人的感觉。”想到今天周海黑下的脸,他知道,自己工作的压力才刚开始,这周局决不是什么善茬。叹了口气:“都莲城一中任教了二十年,现在一下子面临着退休这个问题,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退休也好啊?你们年纪大了,李老师都有了工作。”马大这话也就顺了出来。

    李琼暗道要出事,这话怎么能这么说,是男女朋友应该要说一些亲密的话,叫自己小琼或者阿琼什么的,马大这么一卞,不等于不打自招。

    王莲秀也听出了马大话里的语病:“你们是怎么回事?都是男女朋友,要论婚嫁的,还一口一个李老师,这生分。”

    “他也就是这样叫习惯了,也就是我们认识的时候,他就叫李老师,现在都一直这样叫习惯了,不用改口随他吧?”李琼暗惊自己说谎的本事有长进,也是眉头不皱的就随口而出。

    “不就是一个称呼吗?有什么要紧的,我姐那么漂亮,我姐夫那么帅气,说不定俩人把什么都给办了?但人习惯还是这么叫,有关系吗?”

    李丽回头接了一口,被王莲秀一通训:“你吃你的苹果,看你的电视,大人说话你少插嘴,”气不打一处来。难不成自己跟他们真有代沟?

    “我不小了,我都十九了,还老当我是小孩子,我都是大人一个,也有发言权。”李丽白了一眼。

    “我哥在特不满意你俩老思想,说这个那个的。”李丽回了一句。

    “说你又不服气,你好好的明年高考,就看你有什么好成绩给我看看?”李清远用话激小女儿,就是想让她考个好学校,真要这样自己三个孩子都继承了自己书香门第的优良传统,自己这一中校长也算是有了面子。

    “我放心,我考个学校不成问题,但我不会考老师,我自己个人比较喜欢做模特,凭我个人条件,不做模特还真浪费了。”李丽说完转了一个身:“姐夫是吧?”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