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姑侄俩人
    而此时离散学过了近半个小时,育桃中学的校园区显得异常的安静。也就有几个学生时不时在安静处看书。

    周海有些不高兴了:“这小李怎么还不出来呢?她平时也是这么教学的?”

    “可能还有什么事吧?”校长看了走过来的刘新米:“刘老师还不回去?这都几点了?”

    “我这不去看看李老师在不在吗?我进去一看。”看到贺校长瞪过来的眼神,只得忙着改口:“我也没有看到他们,两个人是早走了?”县官不如现管,毕竟现在是在贺喜贵校长的一亩三分地里,这还能翻出他的手掌心。他是知道厉农害的。

    “看到没有,在这个学校并不是我说了算,你就瞎折腾,要是万一弄出什么事来,就是我这姑姑,也保不了你。”刘玉梅倒是对贺喜贵有一点了解。

    或者自己也是要等到贺喜贵退后才能上位,但贺喜贵的条件就是教育局长也不敢轻易招惹。

    “我不也替我们家着想吗?再说了,你不也看到,我做为咱家的男人,都比咱家的女子要矮,我不想改变这一状况吗?你也知道我爸有我高,充其量还比你差那么一厘米呢?这身高对女孩子是不算矮,但对于男人就显得有点不够看了。再说了,要改变这种想法,还只能从自身着手。首先咱得找一个漂亮的,但百且还高大。而李琼就符合这个条件。”被姑姑这么盯着,刘新米有些受不了了。

    “你就喜欢折腾,你现在当着校长的面给人当使唤,你这做的是什么事?这别人怎么看你,最起码你这形像在学校是全毁了。”停下来:“贺喜贵不是我们可以得罪的人,你要想清楚。再说了,你看上谁不好,还偏偏看中这个李琼。这有用吗?”????“怎么就没有用了,有用,肯定有用,刚才李琼就在马大哈的房间里问我,这说明她现在开始注意到我了,毕竟我也是拐着弯来为她。但我是有私心,我就是希望得到李琼的好感,其实,就我这好人形像,人家看到我这身才,根本不会正眼瞧我,反倒是马大哈这人更加引人注意一些。”

    “不是我们的,我们就不能去勉强,你不知道,你要知道这万一弄不好把自己给搭进去了,这划不来。”刘玉梅对这古怪精灵的侄子有些不放心。

    “我也知道这要做不好,但我还得努力去争取,毕竟只有人坏了名声,这在什么时候都会被别人的,这才是我的机会,我也没有卞错,毕竟这是个事实,是有一个领导开着车常常来接李琼的。”

    “是就是,但你不应该掺和,再说,做人还是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你现在就是一名普通的语文老师。这对你也没有什么坏处,你一旦要是直接把马大给得罪了,这人脑子有点不转弯,打了你,你就得不偿失。”刘玉梅曾经也被马大给吼了一出。她心里一直记着马大那发怒的样子。要知道自己的办公桌可是厚实的无机木,却是被马大那发火的一拳,上面硬是出现一个坑洞,要是这一实怒火之下打在人身上,那至少得断一骨头。

    “马大,我不妨告诉你,边周局长已经是吃定这李琼了,你要是再给出点什么事,说不定下一个转工作岗位的就是你了。”

    “我还就当是一个机会,就是没有把李琼弄到手,最少也在周大局长面前表现了一翻,想必在这个期间,他还是乐意有我这样的一个人给他想要的消息,这对我未偿不 是一件好事。真要是让他把李琼给得手了,对于我来说,我还是有机会的,毕竟我给他出过力,他还不能把我怎么着?”

    “难道你不知道弓鸟尽,良弓藏的理?这向年的语文算是白教了。”刘玉梅气的很想打他一顿,但想想也就算了,毕竟自己是嫁出去的人,这侄儿还终归是自己娘家人呢?也不想再搭理他,自顾自向着贺喜贵进去的方向行走。

    刘新米看到从桌子底下冒出来的老李:这老头刚才都不见了,怎么那么久在桌子底下,刚才的话都听到了吗?

    “老李师父,刚才你在哪儿呢?”要是这话传到李琼耳朵里,自己就成了一小人。

    “你还理会这些干嘛?我上了年纪的人,耳朵不好使,腰也不好使。刚才我就在这椅子上躺了一会,我可什么都听不见了。”说完揉了揉太阳穴:“毕竟老了,这人呀?得有自知之明,不要总是自不量力。

    “这不不打自招嘛?”刘新米暗道这地方不能再呆下去了,这老李头鬼的很啊。就想要转身走,一包烟从口袋里掉了出来。灵机一动,顺手拣起,放到老李头的桌子上,怕老李头拒绝,转身就跑: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给你点好处,你总不至于说什么坏话呢?

    老李乐了,这狗日的玩意儿,挺机灵的,也就冲着他的方向说了一句:“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们瞎掺和干什么呢?”

    刘新米没有看到李琼跟马大出来,寻思着又去哪给他们一点偶遇。进去,却是看到了刘琼的摩托车还在车硼里,而马大那俩电动车却是不见了。想必俩人怕摩托车的响动让周海听见,而拦下了,俩人走侧门出去了。

    即然两个是走侧门,自然不想引起别人注意,这是李琼提醒马大的。马大今天刚好把电动车给骑来了。为的就是无论跟李琼去县城或者待会晚上回家都能够快点,这车还是从他妹子马丽手里抢过来的。一大早让马丽搭车去上班了。

    “还别说,你要是那摩托车的马达一响,那声音准被听到,说不定,那人就在前面出口等着呢?”马大什么话不中听就拣什么说,不是他不会说话,而他却是多余的担心。往往说话比别人多绕了一下,把别人的后果给说出来。这么直接,别人怎么受得了。得罪的人也不少。也不是很待见人。

    “你瞎说什么呢?好像那人跟我有很大关系似的。”李琼说这话时,想要用手掐一下马大的腰间,但觉得这还是有引些不妥,也就打消这个念头了。“我们直接上县城。他今天来,无非是想来接我,然后跟他一起出现在我父母的身边和他的家人身边,这样算是把两人的关系给定死了。你就是这个异数。”李琼也知道,让爸妈直接跟人撕破脸,肯定不是明智的,好在自己的事,还是没有说出。自己要是带一个男朋友,也是正常不过的。

    当然,李琼心进而衡量了一下,确定马大也就是这时的最佳挡箭牌人选。她也知道,父母平时疼爱自己,是不会希望自己嫁一个做爹的。而她脑子里有这个念头时闪出的第一个先选竟然是全校有名的马大哈。

    此时已进入晚秋,在五点半过后,各处灯火都已经通亮。李琼看着匆匆掠过的房屋以及两边的对影,她感觉得到此时才是自己心情的真实一面。想哭但又怕被人看到。

    马大骑车还算稳当,李琼也没有感觉到有一丝一毫的颠跛。长发在夜风中向后飘荡。她忽然脑子里冒出一个问题:“你觉得史丽怎么样?”

    她本想叫一句“马老师。”但这马大还算是客气了,他脑子里一直就是马大哈的形像。这么一改,反而有些不适应。

    “不怎么样?我也很少接触?”她对你挺好的:“今天就这事,她还特意跟我说来着,让我别反悔。”

    “你们在学校也很少走到一前闲话,怎么她就对你那么好呢?”

    “我们是邻村的,我跟史丽从小学五年级开始一直到上大学,她喜欢编故事,而我喜欢外语,可巧合的理,我们分配的时候,竟然同时分在育桃中学,我们这关系摆在哪儿?”她很是感激马大,这么一句话,让自己对这个好友疑去顿释,在某些时候,她曾经怀疑问给自己散布谣言的就是史丽。在育桃中学,高三的老师比初中的老师要多领五百块钱的工资。而史丽带的班是高一语文,两人的话一度不是很多,但却知道对方需要要的是什么,做为朋友有这么一知已也算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我倒是看出,那史丽对刘新米好像很有意思似的。”马大这话说出口,有些后悔了,想到史丽中午找自己的情景,要是自己无端说出这事,这传到史丽耳朵里去了,指不定明天中午又来找自己了。

    “这胡乱猜测的话最好少说,要是让阿丽听到,还有得跟你说道一翻。”李琼今天有事要马大帮忙,边劝说的话倒是一片好意。

    “我也是刚看出来的,就昨天,我们回去的时候,我们在聊天说事,刘新米要中插话,而史丽明显的是在给刘新米台阶下,这刘新米却是没有感觉似的,我觉得他也是看出来了,只是对史丽不上心。“马大很想说对李琼上心,但又觉得这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

    “我总觉得教导主任跟刘新米有什么关系来着。”马大这话要是被其他人听到,又的说事。

    “人家是姑侄俩人。”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