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马大面子大
    “马老师?是哪个马老师?”周涨可是第一次听说“马老师”三个字。

    马大挂了电话,对一边的李琼说:“那开着车的老男人有来找你了?我听说这人大女儿都不比你小,也参加工作好几年了?”

    “我不知道,我了解这些干嘛?你倒知道的清楚一些。”李琼给了马大一个眼色:“现在这事怎么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今天还找过来了。”

    “这史老师是什么意思?她找我内线找你?还怎么通过我来找你了?”马大都有些转不过弯来。

    “你就不知道了,这是史丽做个外人看的,而她自然不能打我内线,我要是不知情况接了,我的声音不就出卖了我,我总不可能说自己不在吧?再说了,外面都有校长主任啥的?这事想必不简单。”

    “要不,出去看看,反正是散学了,我们就回去,难不成他今天堵在那门口,我们还不回去了?”马大倒是忽略了答应李琼的事情。

    “你今天还要回去?你都忘了答应我的。”李琼一听马大这么说,都有些后悔不该把马大的录音给删了。现在倒好,这人就是反悔。

    “你说什么呢?我答应了的事,怎么可能不算话,我给家里打个电话,今天可能晚点回去,或者有可能就不回去?”马大这下倒是多了心眼。????而此时,一团乌云从西边慢慢的冒了上来并遮盖了大部分的天际。“现在的天就是这个样子,这云层就是吓人的,不会下雨,”

    马大岔开话题。“对了晚上,那下雨天我们还去吗?”

    “肯定得去?”李琼果断的说,要是不去,这事就被他弄成定局了,自己以后真还就成了什么人了?不行,不但要去,而且还要马大也一起去。睡得说也不能如他想的那样,他想到这比自己爸还大两岁的年纪,喉咙里就像卡着一根鱼刺。

    “那咱们等会儿坐公交车呢?”马大坐在备课桌前面,李琼就坐在床的一头,门半关着,这样也就是不让有心人猜测。

    “要不,我还是用摩托带你去得了。”李琼是觉得骑摩托车去,或者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但怎么说这来回也得发个几个小时。

    这么想着,有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马大听这脚步声有些熟悉:“是刘新米来了。”这么一说,也就想着要把给关上。

    “马大哈,马大哈,我问一下李老师再不再,外面有人找她?”刘新米说完这话时,心里得意:我让你们背着我,我让你们不待见我,怎么的也要给你们添下堵。

    “一”马大张口还没有出声,就看到李琼摇手的动作:“她说她不在。”

    “?”李琼当场石化了,还有这种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马大竟然马大哈到这个地步。

    “那不还是在么?”这么一来,刘新米笑着推开了门,一脸的得逞意:“我就说嘛,李老师这几天跟马大哈老师走的近,这不?外面有人开车来接李老师的,李老师都不给面子了。看来这马大哈还是挺吃香的。”

    李琼皱了一下眉头:“刘新米,我们是同事,你在背后说的那些话我也就当不知道算了,你一次一次的把我的谣言给散布出去,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这你自问一下,我有没有得罪过你?”

    “李老师说那里的话,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我是听到别人找李老师,怎么的也要通知一声。再说咱同事一场,咱也不能太见外了。对不?”刘新米死不要脸的说:“当然,你如果不高兴去见他,我就跟外面那个人说,李老师说她不在,我就照刚才马大老师的话去说。”

    马大一听刘新米这么说,还真的想到是自己把这话给说漏了,赆里一急,一只手握住刘新米的肩膀,使劲的摇着:“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你是一个老师,怎么的也要帮一下,你难道不知道李老师那么漂亮的一女孩子,要是被这要的老头给得手了,那不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你于心何忍?”

    “这你就不知道了?人家可是有车有房的,那奔驰车,都要五六十万,就我们校长跟主任都站在人家面前,大气也不敢吭一声。这李老师要是跟人人家,指不定也就是一享福的。总好过这么一天八小时吃粉笔灰的强吧?”

    李琼气不打一处来:“刘新米,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还就让你下岗的快。”

    李琼这话也就是说的气话,直接把刘新米噎的回不了话:是啊,自己这么得罪人家,又怎么散布谣言,真要是成了,人家回过头来恨自己,那还有自己的好。说不定第一个要报复自己的呢?到时就别说教导主任,就是校长也有些自身难保。

    看到刘新米被李琼噎的不知如何接口。马大忽然接上口:“我听同学们传出话来说你在背后惦记着李老师,但你也知道自己这三寸丁的样子,自己配不上李老师的,也就想着借这件事把李老师名声搞臭,然后你就剩虚而入,这样只要李老师因为名声的事在学校拖个三五年,你还是有机会的,我听说你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改变你们家一直男丁都是矮子的状况,再说这李老师的身高,都比你高出那么一大截去了,你说你想的要不要脸。”话是这么说,手上却是没有少用力,直把刘新米痛的兄咬牙切齿,强忍着,是男人怎么的也不能叫痛。

    “放屁!你以为我像你,这样的事也做的出来。”这当着事主的面怎么好承认。打死也不能承认。

    李琼忽然对刘新米说:“刘新米,你真的愿意为了我得罪那个人不?”

    “我也没有那么伟大,我知道,要是我得罪那个人有可能倒头来工作都丢掉什么也不是,我不会那么没有脑子,但我愿意在这里等你。我知道要是丢了工作,你根本就是瞧不上我,我做什么事还真是不行。我连自己都养不活。”这话倒是实话。

    “你还是个男人不?”马大倒是有些同情李琼,暗想李琼这次难不成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我怎么不是男人了?男人做事要用脑子,你有这脑子吗?”刘新米怎么都想要扳回一点面子,强行从马大手上挣脱:“就你这马大哈,死的非常难看。”

    “你以为都像你,那么怕事。我还告诉你,做人要认清是非,就你这种多嘴的人,到哪都不讨人欢心。”马大振振有词的教训着刘新米,他不知道得罪刘新米竟然给他带来严重的后果。

    “刘新米,我也给你摞一句话,我看上谁我也不可能看上你这种人,你觉得咱俩站在一起配吗?”说完李琼特意往马大身边一站,硬是把刘新米噎的面红脖子粗。

    “太欺负人了。”刘新米恨恨的看了马大李琼一眼,转身就往外走。李琼这么说,他并没有死心,相反,他却一定想着不要让俩人好过。就转身下楼去。

    “现在算是把这小人彻底给得罪了。”李琼早就看出这刘新米对自己有些动机,只是没有过去深究,今天听到马大这么一说,这气还不打一处来。

    “现在怎么办?”马大一见刘新米走了,有手束手无策:“刚才是我这嘴管不住,把你给说出去了。”

    “不是你把我给说出去了,这刘新米已经在外面说了,看到你,而史丽却发了信息给我,她说了我们已经走了,这刘新米自告奋勇的来找,我们身边有这人想安静也是安静不来了的。”李琼看着马大半晌,忽然开口说:“要不我们晚上别去了,真要是如同刘新米说的那样,要是得罪人人家,有可能丢掉教师这工作,刘新米说的是实话,边人背影深着呢?免得把你给害了。”

    “你现在有难处,我也不能置之不理,再说了,都听说了,边人都比你爸还要大几岁,这样的人肯定是不能跟的,到头来还要替别人养老送终。”

    马大这话没有说完,也就看到李琼脸上出现三条黑线,忙着把后面的话给打住了。

    “就按我们说的,到时你不要开口,尽量少开口,这样最好不要得罪人。”李琼算是领教了马大这得罪人的嘴。觉得还是有必要给马大提醒一下。

    李琼手机响了一下,打开一看,是史丽发来的一条信息:你们还在的话,跟马大一起出来吧,刘新米都说了你在,两人正在打的火热呢?”

    马大凑过来看了:“这王八蛋,就是欠收拾,这话也说的出来。”又觉得他没有说错,自己两个是在这里。

    “去吧。反正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你不同意,他还能绑着你不成?”马大想到中午史丽跟自己说的话:“这人还直接威胁到你爸的工作,你爸是做什么的?还在这人的管辖范围之内?”

    “没有的事,你别听她说。”李琼这下倒是没有话说,但想了想:“我们走侧门出去,反正有一条小路拐弯直马路。见了说的不表不楚,倒不如不见,反正晚上见面时,什么都有可能要说开。她都打算好了。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