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比爹还大
    李琼上午也就两节课,后面两节也就是给初一21教音乐。就为今天这事他思来想去的很是不着调。她觉得即然想要让马大帮忙,那怎么的也要把事实真相告诉给马大,这可是大有来头的人物,万一马大给得罪了,那后果就是很严重。自己的事自己了,要是真把马大给牵连了,那自己于心何忍。最起码自己也不用担负着良心的谴责,真要是牵连到马大,有可能让马大连工作都给丢了。吃完饭,回到宿室休息了一会,估计二楼的人都睡下了,也就手里提着一热水瓶向着二楼走来。刚好看到史丽从马大房间出来。她跟史丽是姐妹,两村相邻,两人一起上高中一起考大专,虽然学的专业不一样,但两人却又同时分回到育桃中学教书。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两人感情非同一般。但她知道史丽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

    马大正想关门,看到门口处的李琼:“你怎么来了?”

    他有一个很不要脸的想法?就是自己要是早知道李琼要来,也跑去房间冲凉,然后也如李琼对自己那样的回敬回去,这样或者心里好受一些,可这史丽嘴严的很,硬是不透露一点信息。虽然答应帮李琼,也无偿答应了李琼的条伯,但马大还是有自己的人格,他有一种被绑的感觉。做为一个男人因为一些事,被女人绑着,那心里想着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我这不打热水吗?顺便想跟你聊几句。”李琼见马大站在门口,就是没有让自己进的意思。想到什么,不禁脸露笑意:“你是没有做好准备?”

    “说什么呢?”马大有一种被识破的感觉。

    “那你还不请我进去?”李琼想到要是被人看到又难免要说三道四的,特别是让刘新米看到。这么一想,也就不客气的走进来,把还站在门中间发呆的马大给推倒一边。

    看到今天的李琼,马大心里如揣了一只小鹿似的跳个不停,这李琼脸本就大,身材也高大丰满,皮肤白皙。那曲线很是让人着谜。而今天的李琼地是着了一兰色的打底衫,下身着一灰色的休闲裤,给人一种干净清新小女人的感觉。李琼个儿够高都有他耳朵高了。被李琼一推,鼻间闻到阶段李琼身上散发出来的浓得香味。马大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刚才史丽来做什么?”李琼把热水顺手放到桌子上。一切顺其自然,并不拖泥带水的。????“她来跟我说,要我不要掉链子,说了的话就得算数。我这不正答应着吗?她没有跟你说啊?”马大有些转不过弯来。马大都以为这史丽到自己这来,是受李琼受托。

    “关于一些话你听说了吗?”李琼耳里这些话却是听习惯了。她很想看看马大的反应。她总觉得马大比刘新米厚道,刘新米一直是她不待见的,她也听到了刘新米给自己传出的谣言。那相当于毁了自己的名声。李琼也没有想过要辩解,有些事只能越描越黑。身正不怕影子歪,这事还真不好说。但李琼也有说不得的苦衷。

    看到有人影经过,李琼回身把门给关了:“真还有点过意不去,让人也传出你的谣言。”

    “这不算事,这人爱说就说,我今天一大早,那门房老李就跟我说,结果被我给气了,他担起扫把就赶我。也幸好我跑的快。”马大想要起身把门给开了,这才显得光明正大。他又怕这事惹了李琼:“你有什么事吗?放心答应了你的事我不反悔。”

    “我觉得有些事不能瞒你,瞒你我心里过意不去,当然,这事明天你就是不去,我也不怪你,这根本于你无关的,没有必要连累你。”李琼说完这话取出手机把之前录过马大话全部给删除。

    “这事还得从一年前说起,那是去年县中学组织的一场舞会上,我随我爹去参加的,我爹是县中学的老师,名字叫李清。”

    “等等,你说县中学的李校长是你爸?”马大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要不是李琼现在亲口说这事,他还真不敢相信。

    “是的,我爸就是李清,也正是那一场舞会上,我认识了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爸邀请来的上级教育局的局长周海。县中学组织这舞会,怎么可能不惊动这教育局,我根本就没有留意到他,那是他看到我爸跟我走在一块,就自己走过来,跟我爸打着招呼,当时我感到他见我面的时候,那一双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我,他年纪比我爸还要大,叫我爸都叫小李。也就在舞会结速后,他在舞会结束后,找到我爸说了一大堆表扬的话,而我却是感到那眼睛一直在自己身上飘着。据他说,我今天在舞会上可是抢尽了风头,那么多学生老师,我却是最耀眼的存在。他说要送我跟我爸回去,不好说什么?我爸也不方便拒绝领导的一翻好意。可自从这之后,他时常会在假日有意无意的经过我们村,说什么顺便是路过,就过来看看。那跟我爸的谈话中,每一次都提到过我。我妈也听出来了,问我爸是怎么一回事?我早就看出来,也因为这有一段时间没有回过家。”李李琼说到这,感到有些口干,对马大说:“倒杯水来喝。”

    “我这没有水。”马大想了想,却还是站起身,用自己的杯子,提起李琼的暖水瓶倒了一杯水。

    “你倒谁的呢?我到你这里来,怎么也得倒你的水,倒我瓶子里的水。”李琼对马大说。

    “我这里没有水了,刚才,我喝的半杯水让吏老师给喝光了。”马大这么随便一说,感到有些不自在,史丽也就喝了半杯水,还数落上了。

    “我没有听错吧?你跟史丽都这样了,你喝过的杯子,她喝。”可想到这马大正用他自己的杯子倒自己暖瓶的水给自己喝,却是觉得有些不平了。

    “你怎么那么懒,打水都不去。”

    “不近嘛?有时候就直接用杯子去接一杯得了。”马大说这话时,不想听李琼在这事再卞下去:“后面怎么回事?说说吧?我好有底。”

    “事情是这样的,那周海没有看到我,也感到我是在故意躲他,他心里很是不高兴,他跟我爸我妈的谈话中也有意无意的提到,他妻子因为车祸去世五六年了,一直单着,很想再找一个人。我爸自然说赞成的话,可这老不要脸的,竟然直接说第一眼就看上我,对我有好感。我妈我爸怎么也不同意他来找我,说我外面可能有了男朋友?这像什么话,比我爸年纪还要大两岁。一我连几天不回去,”

    “而他却用工作来说事,对我爸说我爸也已经到退休的年纪了,都身体不好,还是可以早些回家养老。我妈是县中学的后勤人员,这话明着也就是威胁我爸你妈,要让俩老人下岗。我妈就这事跟我商量怎么办?我刚好分配回来教了半年峡谷两三年书。这么一来,我们一家我爸急妈都面临着下岗的难题。妈问我咱想的。我说没有想法,我心里有人了。而他的从档案中查到我在育桃中学教书,也就直接找上育桃中学来。就跟我说聊我爸我妈工作那事。一来二去的我也不方便拒绝,但我不想为爸妈说好话,更不想让这人给要胁什么?但做为女儿,也不便得罪于他。同事都知道这事”

    “难怪,那段时间总看你车接车送的。现在怎么没有了呢?”马大这话讨到李琼一个白眼。

    “那你不喜欢干嘛还一个劲的要坐,就自已不坐他的事么?自己不有摩托车么?”

    “他每次都是说路过这里跟我说说这事,我能不理吗?再说人家现在有权,我们一家人都在他手里捏着呢?我弟我妹都还没有分配工作呢?”

    “你就不会直接拒绝。就说自己有男朋友?这话不是一句的事么?”

    “你不知道?他这事做的不留痕迹。就实在目的就是开车来给我堵我,而表面上,他却是来跟校长教导主任谈工作,却是有意无意的提我。校长教导主任才会对我用那种眼光,现在倒好。刘新米把这事散布的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想来这刘新米也是被唯主任他们的眼神行事,这不是让你没有办法在这里立足吗?”马大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这刘新米就是这么无耻,竟然对你进行名声攻击,要知道一个女孩子名声坏了,那你就没有想过要到有关部门去反应一下。”

    “反应什么?人家可是上级大局长,对一个下级老师的关怀还不是正常不过的事了?”

    “可这动机不纯。”马大的话只要说出去,直接得罪的可是局长。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李琼都有些为难,要是把马大牵连进去,那不是直接害他么?要知道得罪的是局长,有可能他这工作也丢了。

    “你想好,那有可能就是得罪人的事。”

    “怕什么?”马大一拍胸部,面对着李琼这么一级别的美女:“我得罪人的事也没有少干。”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