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李琼的麻烦
    看到门口的史丽,马大一下子睡意全无,口舌有些不灵便了:“你有什么事吗?这有什么事也要跟我说一声,我都还没有准备好呢?”

    马大首先想到的是史丽惦记着自己的高大帅气英武不凡。

    “你想哪去了?你说什么呢?”史丽没有他想的这么不堪,看了马大半晌,才冒出一句:“口渴了,来你这里喝一杯水。”

    还没有等马大动手,自已倒是起身提起暖瓶倒水喝。“我都没有打水,这天气,我也不喜欢喝热水。”

    “你这什么人?一点水都没有。”史丽忽然跳转话题:“今天是不是又有什么事传到你耳朵里去了?”

    “人问这干嘛?别人要说你还能捂住人的嘴吗?再入嘴巴长在别人脸上,”马大想了想:“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我问你倒底是怎么想的?”史丽并没有答马大的话,而是用另一个话题:“听了这事以后,你对李琼有什么想法?答应的事还是装成耳边风?”

    “我答应了,这事就得成?再说了,我都还有把柄在人手里握着呢?”马大有些苦恼。????“那这么说,要是没有这把柄,你还不去了?”史丽挪了一下身子,看着马大的眼睛:“答应的事就反悔,你还算不算男人?”

    “我怎么就反悔了?我不答应去吗?你也不去学校打听一下,我马大是什么人?答应了的事一定要去做到。”

    “那就算我跟李琼没有看错你。对我我还有一事要告诉你,千万不要跟刘新米走的太近,这人不是个玩意儿。你不知道,这王八蛋在背后对李琼使坏,就学校的这些谣言大都是经过他那张嘴出来的。这王八蛋心怀不轨。”

    “什么?”马大以为自己听错了:“这王八蛋就是给李老师使坏的,他为什么呀?”

    马大这心太,这别人的事真还没有心情理会。听到史丽说所有的事都是刘新米传出来的,这真还不敢想想。“他可是一个老师,怎么能这样坏人名声,而且还是坏李老师这样漂亮女孩子的名声。”

    “你没有看出来,就他那矮个子站到李琼身边也就相差半个头去了。他的目的还不是要借此把李琼的名声搞坏,好混水摸鱼。”史丽说完这话并没有要走的意思。眼睛看到马大床头上放着的杂志:“马老师,你竟还看这种杂志。”

    马大吃了一次亏,可不敢再有第二次,把门给开了:“我这不是从一学生手里收缴的吗?上课就看这种,这成绩怎么上得去。”

    “你说这骗谁呢?你敢说你没有看?你就把这杂志放到床头,自己不看?”这话直接把马大噎到姥姥家。

    “明星杂志,也就看一下,对了你跟我说说这李老师怎么就被刘新米给传出谣言了呢?这刘新米这么做是为什么?”马大平日跟刘新米走的不是很近,但经过昨天的事,马大总觉得刘新米像是巧合是的,自己看到李琼的同时,总能在不远处看到他。

    “说白了这刘新米也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这人品李琼怎么会看上他呢?就是看上你也不可能看上他这矮墩子了。”史丽一口把马大顺了。”

    “你看你这话说的,怎么就是看上我也不可能看上他的,这不把我跟他说成是一样一样的吗?”马大怎么就听出史丽这话变了味。

    “我这不夸你来的吗?”史丽从马大桌子上端起一杯水喝了,来掩饰刚才的尴尬。

    “有这样夸人的嘛?你还真当我是傻子呢?其实我虽然个儿大,我心细着呢?你的意思就是说刘新米是最差劲的人,我也好不了那儿去,就是比刘新米好那么一点点,看上我也不能看上他,就这意思。”马大直把这话说明。

    史丽停了一会,要不是为了李琼,她可不想看在马大摆脸色,年纪身高这两样,也就马大是合适帮李琼的。她轻拍了几下胸口,心里说着让自己不跟马大计较的话。口里却是一口把这温水给惯了下去。

    马大脸色好不到那,但也想到平时就自己这人脉,这别说女老师,就是男老师,也很少跟自己走近的,现在这史丽这么明目张胆大白天来找自己,那是自己祖上烧高香,祖坟冒青烟来着,从此也就预示着,自己的女人缘也会越来越旺。

    “我有一句话也要告诉你。你听了别见怪。”马大看着史丽把自己刚从隔壁倒过来的一杯温水:“你知道你刚才喝的水是谁喝过的么?”

    史丽眼睛睁大:“你说什么?”她现在倒是想起,自己确实没有叫马大给自己倒水,这不说错一句话惹的事么?“谁喝过的?”

    “你现在就是想吐也吐不出了,我告诉你,这水我刚才才喝了一半,就被你给全喝了,你是故意的”

    后面马大说什么,史丽都觉得肝些听不进去了:自己竟然间接的跟这马大哈。史丽不敢想下去了,我这不是为了李琼吗?忍一下算了。她都有把自己高跟鞋印到他脸上的冲动。有这样的人吗?有人到你住处来访,怎么的也要倒杯水什么的,凭什么喝半杯水还留半杯:“你是故意的。”

    “我也不知道你会到我这蜗居来?我怎么是故意的呢?”马大无奈:这女人不讲理,那可是司空见惯的事了。

    “你别打岔,我刚才说到哪儿了?”说这话时,史丽想到什么:“你怎么不早说,刚才我端起水的时候,你就可以告诉我的。”

    “我也不忍心,万一被呛着了,我还得送你去医院什么的?你说刘新米怎么的?别说一半留一半呗?”

    “刘新米就是想把李琼的名声搞坏,这样所有男老师都离李琼远远的,这样那就他就有机会了。要知道锦上添花困固然是好事,但雪中关碳也是让人感动的事。”

    “听你这么一说,这刘新米还雪中送碳,我看就是落井下石,有这么不要脸的么?把别人名声搞坏,然后自己找机会接近,这是人做的事么?这是一个我民教师做的事么?”马大怪自己有些过于相信刘新米了:这就是一只活生生的米老鼠。马大生性耿直,有什么说什么,看到什么说什么。

    “也是的。”看到马大如此情绪,史丽暗说李琼总算没有看错人。

    “你可以去帮李老师出面去让他知道厉害?”马大忽然想到,自己又不是李琼什么人。再说了李琼手里不还有自己的证据吗?

    “身正不怕影子歪,你知道不?”

    “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歪,你的意思是李琼身不正派?”史丽中是教语文的,这语言用词就凭马大这水平怎么矇的过她。

    “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这嘴巴长在别人脸上,要说什么是随别人说去。这人久了,也就看出来了。”

    听了马大这话,史丽放下心来,自己这话题还是岔开的好。现在看到这马大也并不觉得有多不待见。至少李琼的眼睛没有看错人。

    “你来就为什么事?就为了这事?”马大又画蛇添足的补子一句:“还是就是为了口渴,惦记着我这半杯水?”这话说完,马大感到这室内的空气骤然下降,史丽眼睛睁大。忙着双手连摇:“口误口误。我的意思就是你应该就还是有别的事来的,或者说为了李琼的事再来的?”

    史丽压下了心里要窜起的火苗:我忍,我不跟这马大哈一般见识,我可是有事要来说的。

    “是这样的,我是为了李琼而来的,这不你今天要去跟李琼有事吗?但我还是告诉你一句,我们做人要讲信用,答应了的事,一定要帮人帮到底,不要半途而废,让我看不起你。对李琼那么一大美女,你要是错过了,刘新米可是在这里等着的。”

    “听你这话意,李琼是不是遇到难处?我要是帮了她,李琼就能对我以身相许?”马大眼睛看到了杂志封面上的女孩子,这李琼着好装,并不比这女人差,反而有一种实体美感。马大试着究正自己:“我可是个正经人,我怎么会帮人半途而废呢?再说,咱不还是同事呢?”想到昨天付帐的李琼,本来答应是自己请人的,却是变成了人请自己。这落差太大了些。

    “那你能告诉我,李琼倒底是遇到什么样的麻烦?这是不是刘新米造成的?要不我去找刘新米告诉他一下,别让他做这种缺德事。”马大好心。

    “算了吧,就凭你还去收拾刘新米,你知道刘新米那张嘴,要是这么一来,更加坐实了,你跟李琼你俩不没有事也要变成有事吗?”

    “那不挺好的吗?咱可是想着要帮人,并没有想的那么复杂,你脑子里尽想一些这样的事,你这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的。”

    马大这话把史丽平息下去的火苗又给点起来了:“马大哈,你这么说话是故意的还是有心的?”

    “什么故意有心,我想什么就说什么?你跟我说说李琼是有什么麻烦?”

    “这不是我跟你说,要是能说李琼会说,不能说,你也别问,反正你答应帮人帮到底就是了。”

    说完转身就走,刚好在拐角处,被李琼看到。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