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史丽
    第二天,太阳还是那么消极。这晚秋有可能就要变天了。

    马大一到学校,门房老李头,就用一双怪异的眼神看着他。直把马大看的心里发毛。马大有些忍不住了:“老李,你这看啥呢?”

    老李头发都白了,也就六十岁左右,手里还拿着一张报纸,带戴着一个老花镜在瞄着:“这里还有谁吗?”

    “我这不认识吗?我还以为你又不认得我呢?”马大那习惯性的话也就说出口:“人老了,眼睛不好使了,看什么都是双的,要把你家老伴也看成双的那才叫乐趣。”

    “这什么话呢?”老李头年纪大了,最注重的也就是个节操,马大这么一说,直接把人给毁了。老李头生气了:“难怪别人都叫你马大哈,我那么大年纪了,你以为像你们年轻人,总想着一些不着调的事,我告诉你,我正经的很。我们那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就是着装也要讲究。”

    “你不用这么急,老李,谁都有年轻的时候,年轻的时候,你就看见隔壁的大姑娘傻乐,说不定你还偷看人家洗澡呢?”马大自顾自的说这话,却是把老李气的够呛,脸红脖子粗的说:“你这马大哈,你以为你个儿高大我就不能把你怎么着?你信不信我抽你?”

    “你看,你就被我说中心事了,还跟我急眼呢?都还脸红了。”

    马大这么一说,把老李看时的原因给气没了。老李转身一看门背后还有一扫把,气的抓在手里:“你个马大哈,还真个是马大哈,难怪人家不待见你,我老李头也想要用扫把抽你。难怪别人说你又在拣别人的鞋穿,你家祖坟都冒烟呢?”看见马大跑的快,抡起扫把挥了两下,才把那气给顺了:“看把你能耐的,我不信我老李头还没有办法治你,早晚有一天得栽到我手里。”????大头看了盾肖福手里拿着的俩包子:“告诉你一个惊天大消息,马大哈跟人那个李琼在那个了呢?”

    “你是不是又瞎说什么?你又是从谁那听说的。”肖福一听跟李琼有关的,那可是全校的话题。李琼是谁,凡在住校的学生都知道,漂亮高大衣着时尚,还时常有车接车送的那个美女老师。“你是不是听错了,我好久都没有看到那开车的老头人接她了。这事我还以为就黄了呢?”

    “你知道什么?那开车的听人说是个大官,而李琼他爸也就是他下下级,有风声传出来,两个人在一次舞会上认识。结果,这大领导就看上下属他女儿了,有事没有事的就隔三差五的找理由找各种借口家访,把人父亲都吓着了。见吧,又是把自己女儿往虎口里送。不见吧,自己这工作有可能就要丢了,这事怎么弄都是自己的不是。”肖福嘴巴严着,倒事比大头要稳重一些。

    “那都是没有影的事了,可能现在都黄了,那老头年纪都比人家爸还要大出那么多,竟然好意思说看中人女儿,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吗?”大头被肖福一口气说的没有话了,老是老不见外的加了一句:“你这包子是哪买的,我早餐刚好也没有吃。”

    “那就一人一个。反正快上课了,别让马大哈来看到。”肖福倒是很爽快:“你说,这马大哈,怎么就跟那么一花蝴蝶扯在一块呢?原以为他有多正经,这不一沾上这花蝴蝶,这名声都变味了。”问大头:“你这消息是从哪听说的?”

    “马大哈正经个啥?每天就是那么多的花花肠长,你们没有看到,他骑自行车来或者回去的时候,凡看到一个漂亮一些的女孩子,总是会看上几眼,直到那女孩子消失了为好。我都看到几次了,就前天,有一女的着的时尚一点在他前面骑车回去,他好好的竟就骑到人家后面,俩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人女孩子的身上。就跟没有见过时尚女人似的。”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谭金。

    “这不得不说,这马大哈是我们班的一位猛人。他现在有事跟那高三的英语老师扯在一起了,那不想出名都难。”大头想了想:“我只是听说,我也没有亲眼所见,但昨天大家也都看到,那女老师跟我们的马大哈在那边拉扯着闹事呢?”

    “有人说,马大哈在人洗澡时去偷看人家,这人家都要找他兴师问罪呢?”大头昨天倒是刻意听了一翻,但也是没有走的太近,怕太明显了,被人看出来,毕竟怎么说也是马大的座下学生。这老师的私事还是有些不敢过于了解。要是马大不爽,就直接找你麻烦,那也是够自己喝一壶的。

    “你们说那么多,马老师这人挺好的,你们管好你们自己就行了。”班里的漂亮女生杨凤倒是对昨天的事要了解多一些,毕竟她们几个人离的近。多少也了解一些:“有些事传出去就是谣言,大家自己都管好自己的嘴巴。”

    杨凤想到昨天马老师说要给自己补习啥的,现在想来,那只是在找一个借口,自己要是当时答应了,说不定马老师就不在有这麻烦了,可她也清楚真要是自己答应了,那有可能就把自己也卷进了麻烦之中。她毕竟也有直十五六岁,对于同是女人的李琼倒是不怎么有看法。她想到一件事:“那个以前天天来接送李琼老师的那个好像是管我们这一块的。李老师他爸也在这汇范围之内,这李老师都也一样的。”

    边说话,边把自己的物理课本拿出来,这第一节课就是马大老师的物理课。

    “你们要不信我说的,我也没有办法。我这还是听人厨房的人说的,这事真实性很强,也就是是那个刘新米,也就是学校的米老鼠说的。”大头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我告诉你们。这是刘新米昨天都跟着呢?跟人马大哈在一起,那女的来了,他们一起吃饭然后就不待见刘新米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从刘新米嘴里出来的东西你不能全信,那刘新米跟我哥说了,他家男的自从他爸个也是矮的,他也就想找个高的老婆,这样改变一下家里的遗传,人家也就是刻意接近李老师,都打着这注意呢?”肖福的哥肖正也是这育桃中学的教师。而大头的爸也是这中学的教师,俩人在这学校的小道消息比别人要灵通几倍。

    “就这矮子,他都敢打李琼的主意,都比李琼矮那么多,就好像小孩子一样的,要是我选,肯定也选择马大哈这样的。最起码别的不说,这马大哈这块头拎出去还是可以镇得住人的。就这手劲,在全体老师中应该算是最大的了。”大头想了想,真要是让李琼被刘新米得手,那真还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也怪不得,这刘矮子就想着钻空子呢?现在李琼在学校的名声不很臭吗?他不介意,或者这真还有可能感动李琼。”肖福想了想。

    “李琼怎么会看得上他呢?我要是李琼也宁愿选择马大哈。”大头这话说完眼睛就直了,这马大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

    “马老师早。”大头被马大那眼神看着很是不自在,只得给自己找个台阶。

    “当面叫我马老师,背后就说我马大哈,你们几个把尊师重道这学到哪里去了?都那么大人了,总是在背后说人。”马大并没有过多的责怪大头,刚才大头的话,他也是听到,心里还是有一些小得意。习惯性的话也就直接说出口,硬是把大头说的脸红脖了粗的开不了口。

    “你们还是小孩子,现在应该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你们这些都操心干嘛?这些事跟你们有关吗?没有,那对于你们来说,那就是一些身外的事,所以我还是觉得你们不要过多的去议论这些事,那对你们的个人素质是有影响的。”看了看一边的杨凤:“我说杨凤,我昨天说要帮你补习也就是想让你帮我解围,而你倒好,一句话直接把我给推进了火坑。老师那是有难,很希望你们能够搭一把手。”

    杨凤却是装着没有听到,只顾看自己的书,怎么说,昨天这么不帮老师有些说不过去。但要是让她重选一次,她还是这么做,为了帮老师,把自己的名声给搭进去,那就不值。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相信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日子,我相信你们会对我改变看法的,我更希望你们以后看到我叫我马老师,而不是背后说我是马大哈老师。想着自己的学生都是这么说自己,我做为一个老师还是有些失败。”

    说完这些,马大习惯性的扶了一下眼镜,转身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今天的课题。“闲话少说,我们开始上课了。”

    在午休时间,马大回到宿舍刚想睡个午觉,房门口传来敲门声。谁呀?他心里莫名其妙,有那个不开眼的中午要休息敲人房门了。马大开了门,一看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竟然是史丽。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