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马有根难处
    会议一直开到十点,仍然没有讨论出结果,倒后面竟然。刘四妹拿出一个方案,在妇女主任还没有到任时期,就由各组组长轮流暂代。每个星期轮着来,这事就算是停下来,大家都没有意见。整个个桃花村七个组,这么轮流下来也就是一人一个星期也就是两个月了,加上刘四妹本人刚好两个月。刘四妹觉得这要不行,要是轮到后面的,那前面过发那么久,什么事都完了。刘四妹自己是个村长,还要搭进去,这村长做的也太不划算。刘四妹否决了马有根提仪抓阄的结果。“公平一点,我们每天在这里排一个值班表,每个人轮一天,七个组长刚好就是七天,大家有什么意见。”

    这话把自己给解决了,刘四妹的理由是自己还要跑镇里开那个会这个会的,这根本就没有时间做一些前线的工作,而前线的工作也就是靠这几个组长。值班表就按照各组的顺序,从第一组开始,刚好明天就是周四。也就是李白妹值班。而现在就是李白妹气走了,这事还不能传出去。刘四妹想了想:“要么就从下周一开始,明天周四轮到李白妹,这事都没有跟她说,她被气走了,要是说明天她第一天值班,她还得怪起来。说不定又成了我们有意要难为她。反正这几天镇里也没有什么事?我就辛苦这几天,下周一开始,就由马有根开始。大家有什么意见。”

    妇女主任,这一就是管着妇女的事,而现在村里大部分壮年男人都有了工作去赚钱了,村里也就是女人多,也就几个组长在家里不出去闲带着凑上。马有根最是有苦难言,他这一组组长当了二十多年,那是从马二斤没有出生就当上的,那还是早些年村里要组织计划生育,但农村里重男轻女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马二斤还没有出生那年,也就是老村长找到他并跟他说了让他当这组长,目的就是为了支持他的工作。因为碍于村里人的人际关系不是很和睦,马有根想要拒绝,老村长拦住他拒绝的话,并告诉他,也就他妻子还有怀着,他目前有了三四个孩子,再怀也就是超生。而老村长对马有根交了底,跟马有根合的来,就让马有根支持他做这村长,这样一旦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他可以先告诉马有根,让马有根不至于被动。马有根心思多了,就自己组里的情况,那时每家都是两三个,而自己有了四个孩子,这都是第五个了。他应承下来,也就种着自己家的几亩地,在国里种上一些经济作物,相对于来说,比起这个年纪出去打工,他还觉得划算一下。在家又能照看着。

    出就因为这事,他一干就是多年,两个女儿也风光的出嫁,儿子马大如愿意考上师专,这对于他来说本可以撒手享受的时候。可老村长都没有辞队职,他这嘴也是不好张。一拖也就拖到老村长住院,也就是上个月查出病因为操劳过度。相对于老村长,马有根更多的时候是在自己田伺侯着那几亩地的西红柿。面对着跟老村长相为桃花村相继奔走了那么多年,马有根也就不好意思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辞去组长一职,他是个识大体的人,也明白,这个时候要是提出辞职,那无疑是在老村长的心口上捅一下。自己要辞无论如何得在老村长病好以后提出。老村长都退了,自己也就比老村长小那么一岁,要退也是理所当然的,再说,自己都快到了入老年会的年纪,这村里的老人都排上了自己的名号,还等着自己去报到呢?

    值日名音也就出来了。从下周一开始,星期一马有根。星期二谭良人,星期三朱三娇,星期四李白珠,星期五马福宝,星期六贺白狗,星期日也就是彭大才。刘四妹把这用黑色的大头笔写好,就顺手贴在门口,并叮嘱他们,每个人必须要记得自己值日的时间,别到时候装不知道。

    大家也都知道刘四妹为什么当达村长,这村长又是怎么当的。刘四妹本身就是一高中生,这做村长也就是绰绰有余的,在做妇女主任这几年里大量的工作都是她走访,有时候还代替老村长做出一些明智的决定。比如给村里装路灯,还就是给人安装自来水水管,这些都是经过她一手抓起来完成设施的。虽然路灯现在坏了,没有人修;水管没有水,但这不能怪刘四妹,而是有各方面的原因。太阳能路灯本就是阴晴不定。这可以理解。

    而用的自来水设施也就是水管埋在山下的一水塘里,那并不是人工开挖的,而是有天然长成的,汲水了才有自来水,没有汲水,也就空管。但桃花村这些年的收入也能做到这些也就不易了。要知道每年给他们组长的工资也就是靠山上砍树卖,也还好每些年有些积蓄。

    因为年纪大了,村长没有退,马有根也是不能退,他的按照当初的协定支持村长的工作。他马大都有了工作,他自己也觉得是个闲人,现在西红柿种的也多了,他倒也不在乎这作物,他怕自己闲下来没有事做,真要是让他进入老年会,那也就标志着他已经步入老人行列。他还不认老,还想着赚几个。反正顺带着,并不误事。最起码任组长时,也就是做什么事都是年轻人往前冲,自己年纪一大,反而说什么,别人还会给面子,除了给老村长面子,也就他马有根面子最大。????“又怎么啦?今天开会还开出心事出来了?”王莲秀见马有根脸色极差:“那么大年纪了,现在老村长都退了,你问问刘四妹,看这组还有谁合适做这个组长,就让他们顶上得了,都六十了,还那么喜欢折腾。”

    “不是我喜欢折腾,你想想,现在老村长住院,这事我提出合适吗?要说也得让刘四妹提出来,这样我就顺势下台,这样于她于我都好。损得我弄一个落井下石的名声。现在谁都可以退,就是我不能退,你也知道,我当时可是跟老村长协定过的,再怎么说也得让老村长渡过这坎,让刘上妹准备了充足的人手,我跟刘四妹倒是没有说起这事,但老村长没有病时,我倒是跟老村长说起过这事。老村长说,也就咱老哥俩,他在位,我必须支持他工作,他不在位,我才可以让别人来替我的位。”

    “现在倒好,你要是提出,人刘四妹还不一定准呢?人家也不想落个赶你下台的罪名。再说了,都为村里奔走了那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但无论如何,你还得先提出,这做事不能那以赡前顾后的。再说你也有不是之处。别人只是没有说而已。”王莲秀点了一下马有根:“你不想想,你那么大年纪了,别人嘴里也就是你都做那那么久,别人说你霸着这位子不想挪坑。这话村里人耳里早就有传了。”

    “你听说了,我怎么没有听说?”马有根自然不会听到,有那个二楞子当着人家的面直接说这话。他就是想听也是没有机会的。

    “老爹我看你是不要当了,在说咱现在过好了,我有了工作姐姐都退出去了,二斤也大有了工作,你还要求什么呀,地里好西红柿,来年也别种了。现在又不是差那么几个钱。”马大极是孝顺。、

    “你知道什么?你一月工资能供一家人发,再说了,你知道我西线柿收成每年并不比你工资少,现在还需要要用钱的时候,二斤现在有了女朋友他都商量着去县城买房子,你呢?你女朋友都没有一个,人长的牛高马大的。我这么辛苦是为了谁?还不是让你们风风光光的将来要啥有啥。”

    马有根心里还是认可马大说的话,但嘴上这话却是责问儿子。

    “你这么一个人要是在村里弄出个什么事出来,别人又该怎么说呢?再说你也就是个组长而已。那又没有工资,人家村长是有工资的,你又要伺侯田里,又要跟着村长奔走,你不嫌烦吗?”

    “我怎么嫌烦,这些年,除了老村长,有谁还能接替老村长的位置,真要是有人接替,老村长还犯得着做这事,人家一做就是几十年,那是镇里面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现在倒好,你有出息了,你能编排我们的不是了。要不你现在也就是一个超过老村长说人,有本事,你接替一下村长?别不是我说你,就你这块料,你还接不下,这村里的事大大小小家长里短的你能整明白么?”马有根没有好气的训了马大一句。

    “不就是个破村长么?那有什么好难的?”马大被爹气了,一教师竟然被说成一无是处。

    “你怎么说话呢?什么破村长,我告诉你,计划生育的事年年得抓,还有要安排兵员,些事那一次不是老村长操心?你爹我做了几十年,这事也是做不下来。”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