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女村长
    而此时,在桃花村的村委办公室里,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坐在靠背椅上。而另外却是有十多个人,他们都是桃花村的骨干人士,有各组的组长。还有会计。今天这会本就早要开了,只是因为碍于人员凑不到一起,这会议一直拖着。

    坐在主位的女人叫刘四妹,原本是桃花村的妇女主任,因为工作出色,上一届村长因为年纪大了,都过了六十,也就不想当了,提出把这村长之位给让了出来。出色的工作被老村长朱大刚汇报给镇里,镇里决定提她上来,让他取代老村长,

    “今天这会是自由的会议,大家随便发言,畅所欲言,有什么说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我只看最后的结果,大家还要选出一个妇女主任。我也是刚上任的,也知道妇女主任工作的难度大,但妇女主任这个职责却是重中之重。我很希望那位同志有担当,自己原意挑下这副担子,立求为桃花村的妇女工作做的更好。我也很希望他的工作能够做的出色一些。”

    没有人应她的话,刘四妹看了看几个人,最后目光集中在两个女人面前:“朱三娇,李白妹,你们难道就没有想法,你们都是分别是三姐四姐的组长,而且还都做好几年,我觉得你们的工作做的非常到位,我希望你们有更进一步的想法。”

    左手边那个个儿高一点的朱三娇说:“我有一个家,男人常年在外面打工,让我做个三组组长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要是做全村的妇女主任,我担当不起,我也没有这个能力,我自己有什么货,能吃几碗干 饭我还是知道的。要么就让白妹做吧?”

    李白妹人如其名,一件花格子外衣着外套,怎么都盖不了皮肤的白,也有四十岁了,那皮肤真还是够白。她一听朱三娇这么说,忙着摆手拒绝:“不要,你别推我做,我本来就是这个组长我都不想做,我也就是一个初中毕业,自己腹内有什么货我比谁都清楚。真要让我做还不如三娇做一下算了。再说,你家离村委也近,这样有什么事也方便。”

    而这时村委办公室确却燃起了烟雾,有几个人正闲的无聊,正一口一口的喷着烟呢?在村委办公室飘着一股浓重的烟草味。刘四妹皱了一下眉头:“你们那个谁,把烟给灭了,这是 村委办公室呢,弄的这么烟雾大,那不像话知道不?”

    李白妹埋怨道:“是那个制缺德鬼吸烟的,都呛死人了。做人要有点公德好不好?”????“我怎么没有公德了?”年近六十的马有根接了话:“我吸烟又怎么了,不就是在村委吗?再说了,五六十岁的年纪,那个男人不吸烟,”

    “现在是在开会,你们注意一点影响,在说了,大家还都是各组的领头人,怎么也的要做一个好的带头作用。”见他们又要互相掐起来,刘四妹村长只得把这势头给掐了。看到所有人都不说话,

    “要不让男人来做妇女主任也行。”朱三娇口里冒出一句。

    “你这什么话?男人当妇女主会,那不得让人给笑话死,再说了,这有些工作,也就是女人做着方便。”一直抽着烟的马有根凭那么多年的经验觉得这事,只有女人做,男人做弄不好还要闹一鼻子的笑话。而做为一个妇女主任,要理的破事实在多一点。女人跟女人或者还要容易勾通一些。

    “我看行,做为妇女主任,也要有人肯为这村里的人做点实事,再说,大家有大家的工作,这样吧,大家在没有心,或者你们推荐一个有心的人,让他来做我们的妇女主任怎么样?”

    刘四妹说完这话,歪着头,看了一会李白妹:“你最年轻一点,当真不想更进一步?再说了,那不是女主任嘛?真要有个什么搞不定的事,那不有我吗?要是我不成还可以有镇里,你不用担心。”

    “我是真的不能当这妇女主任,这工作虽然是为村里做的,但关键是我还有小孩子要照看,我男人常的在外面打工,我也犯不着为了那么一点钱。“看了一眼朱三娇,又续上:“如果是四组组长,我是没有关系,在一个组里做事毕竟是有限的,一年也就是那么一回两回,全村那么多人,不是东家结婚,就是西家嫁女。这我孩子还走学,也就十岁而已,回来就找妈要吃饭,这我能放心么?一旦当了妇女主任,这琐事肯定是多了去。这事在我面前打住算了。”

    而马有根看着被自己掐灭的烟,在烟灰缸静静的躺着,这烟敢就是吸的第二只,刚抽了两口,就被李白妹喊停而灭了,心里有些不是嗞味。

    “刘村长,我觉得做为一个妇女主任,最起码还得有一定的文化水平,那做话做事毕竟要用脑子,有想法。”

    墙上的闹钟指向八点正,不知不觉的就过了两个小时,刘四妹感到今天这事没有结论,总不能这妇女主任这事空着,不规则说这村子那么大?没有一个妇女主任能行吗?“我看这样,今天就到这儿,我希望下一次一定要有结果,这样这女主任就让李白妹暂代,等有了合适的人选,我们再另行选举成不?”

    “不成,我不能做这女主任。”李白妹心里急:“你如果要我做,我就出去打工算了,我孩子我让他天天上你家吃饭来着。”

    “行了,行了。再说了马有根说的对,这事还要一个有文化的人当。你不就是高中毕业吗?再说在我们这些人,也就你文化最高是个高中生,大部分也就是初中毕业,你有义务为村里做点事,不就是暂时代理吗?我又没有说让你做长期的。”刘四妹也想着先把这事安在李白妹身上,这好歹还有个人安着。总不能让这事给空着。

    李白妹看了一眼马有根:“我看还是老马做吧,毕竟在村里做组长有那么些年,在头面上也就他工作踏实,有心为村里人做事。”

    “你这么说我呢?我一男人做这女主任,那像话吗?”马有根有些闷了:“再说,我都是六十的人了,我这组长都不干了,还干这事,你说有老人做这主任的吗?”

    李白妹逃也似的窜出村委办公室:“你不做,你们家不还有人吗?再说你们家还有当老师的。那更是适合。”

    李白妹就是怪马有根不该提自己这名,心里怪着马有根,顺口把马大给抛了出来。

    所有人看着马有根,马有根急了:“这事不成,别听她瞎说,再说我都找算退了,加入老年会,我们家马大也就是一老师,人家好好的书不教做这女主任像话吗?再说,他孩子还没有结婚,我可是把话说这,这事不成。”说完这话,马有根也快步奔出村委办公室。他感到这地方还是少呆的好。想到一事,又回过头:“刘村长,我那组长我也不干了,你另选贤能,我年事已高,走路都不动了。常常要挨家挨户的通知,这事挺费心的,我也是有心无力,”说完这话,就不等着刘四妹回话了。

    “你不能不干,你不想跑腿,可以请你们家孩子跑一下吗?那么大了,而且都还读了书。”刘四妹这时候正缺人,怎么肯让马有根把这组长位置给抛出来:“除非你答应我做女主任,我就同意让你不做组长,要不,你还就是这劳累的命。”

    “这那能行?我都到了这个年龄了。”马有根急了:“你这么一说,我这事真还不干了,我话摞这儿了,以后有事别找我,找我也不行。”说完转到拐角,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你们觉得这事能成吗?”看到马有根同李白妹先后走了,刘村长看着几个人:“他们两个说的也都是事实,老马这么些年为村里做出过不少贡献,也是很辛苦的,没有功劳但也有苦劳,我都记着呢?现在老村长病重,这事摞给我,我总不能不管吧。再说了,这还是镇里指派让我做,我怎么可以推三阻四的,虽然钱少一点,但想来想去是为村里办事,也就是为后人造福,这事我看还是可以做的。大家想想有谁适合接替老马?”

    “老马是不能做了,人家都近六十了。”朱三娇想着老马帮过自己不少忙,这事还是为老马说句话。都六十的人了,别的人都开始享受儿孙齐全的天伦之乐了。

    “我也知道,这于心何忍,将心比心,你说还有谁更加合适做这事,你们帮我推出一个人来。但我知道,李白妹说的是话,人马大在中学教书是不可能回村做这女主任的,还是希望大家有别的人选?”

    “他们那组,也就他们一家子,都读了高中,其他人有那个是高中的。这村组长还是只有老马能做,别人我看是不行的。”刘四妹了看几个:“今天这事还没有结论,我这边事多着呢?李白妹一说到她,就跑了,我看她也是没有心做这事了。也不好去勉强她了。”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