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闲言闲语
    马大硬是拒绝了李琼的接送,自己骑车回到桃花村。村口的太阳能路灯发也惨淡的光晕。马大老远就看到老弟马二斤正伸头往这边纪张望。他看到一骑自行车的人来,但是没有猜出正是自己哥。

    “你看谁呢?这么张望着。”马大忍不住问了一句,他总觉得马老二有事。

    “我看爹呢?都大半天了,去村委开会去了?”马二斤说谎话还真是外行:“我以为今天后面有人跟着回来呢?”

    确定了马大后面没有人,才悻悻的回转头。

    马大看到他这神情:“你什么意思?不是说你在等我吗?怎么就?”

    “不等了不等了,都那么大年纪一点也不自觉,还跑的不见人影。”马二斤跟着马大进了屋。马二斤跟马大同一爹妈生的,马大高高大大,马二斤也就普通人的身高,跟马大站在一起也就只有耳朵高。不过马二斤这长相确实清秀干净那种,比起马大那五大三粗的样子要耐看一些。

    “你说谁呢?”马大怎么听老弟这庆有点像是在说自己:“你跟我说清楚,是不是有什么事给瞒着。”

    “还能有什么事?咱村里你班的学生都回来说了,你还别不承认?”说这话的确是马二斤纠正:“我这么跟你说吧?我等爹是借口,这没有看到吗?????“没有看到你不会出去转转吗?找找的?那么大年纪。”马大脸色也就不好看了。

    “找什么了?你别打岔,妈有事要问你。”

    说这话时,两兄弟进了客厅。“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还以为你不归家了呢?”说这话时,王莲秀看了看后面,确定没有看到人,也就儿子一个人回来,脸上的神情有些失落。

    “都怎么一回事?怎么有事还瞒着我呢?”马大看老弟有些怪怪的,就进屋问妈王莲秀。

    “还不是你闹的,咱村里那几个孩子回来说,你在学校跟一个特别好看的女老师走的近,这晚了还不回家,还在外面的饭店一起吃饭呢?”

    “这谁说的?没有的事呀?”马大觉得自己被误会了,他们也就看到自己跟李琼在一起,确实不知道内情:“妈,事实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信口胡说,你别把他们的话放在心里,这根本就没有的事,也就是几个同事有点事谈。”

    “什么几个同事?你别跟我整这没有用的,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再过两年就三十了,你妹妹都孩子都到处跑了,你还没有个影,就是二斤,也处了一个女孩子,你倒好,你不急,你妈我急,是我生的孩子不够全,还是天生就有缺陷?”王莲秀每天都要掺和这事,做父线的不操心那是假的。

    “妈,你放心,这会有的,只是现在还没有,这人家有事要咱帮忙,再说,咱真还没有说起过这事。”马大耐着性子解释。

    “你一直都是这么说的,现在从你分配工作以来,我就一直替你操心这事,你说再过三年,就是三十而立之年,村子里那些人爱说闲话,都说咱老大是有问题的人,我都听着有点不好意思了。”王莲秀边说边用摇控器给电视换着台。

    让一边的马二斤叫了起来:“妈,别换,就看这台,这台好,让我哥也学习一下,长点见识。”

    “你一边儿去,”王莲秀没有好气的对马二斤说:“你有门路帮你哥给介绍一个呗?”

    “”马二斤起了身:“可以啊,只要他愿意,我把我认识的女孩子介绍给他,人家一听马大哈这三个字就跑的比谁都快。”

    “你什么弟弟?别人我不说,你跟人也是马大哈马大哈的说我就有意见,也就你哥厚道,随你折腾。”王莲秀埋怨小儿子。

    “我傻啊,我给我哥介绍我还把马大哈这三个字也介绍一下,但人家女孩子方是要的听的,我们村有那个人不知道马大哈三个字,说不定他们学校也传开了,我就听马玉米谭秋几个在回来时碰到我哥,私下里还是会这么说马大哈的。”冲马大说:“哥你还真别生气。你想想你那性子,大大咧咧的,名字就那么好取,取了一个马大,后面人家添一哈字那是很自然的么?”看了看马大:“不信,你问问哥今天他干嘛去了?”

    王莲秀看了看马大:“这吃了没有?锅里还热着呢?”

    “吃过了,刚才在外面跟人同事吃的。”马大感觉妈这话后面还有事:“你们倒底听到一些什么风言风语?”

    “咱村那么多孩子在育桃中学,这往回传的人多着呢?我问你,这些事说的是真的吗?你在跟学校一女老师处,那女老师人咱样,什么时候领回家给妈看看,我也好有个底。”王莲秀和颜悦色的说。

    “妈,没有的事,你儿子一表人才相貌堂堂,放心,我不还没有到三十吗?就是到了四十要找一个女朋友还不是小事一桩,不是咱找不到,咱是看不上,咱是有条件的,一般的女孩子我还真看不上。”马大拍着胸部保证。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读高三那会儿,就有人说你在跟人谈这事,现在都过了这么多年,也分配了工作,怎么反而没有影了呢?”这马大的终身大事,就是王莲秀这么多年来的一块心病。

    “还别说,关键我们也要两个人对得上眼了?就学校那些女同事,她们好像很了不起似的,我都不稀得搭理她们,再说了,你儿子不要有工作吗?但她们自已却是不想嫁一个老师,我还能有什么办法?”马大知道不能在这话题说了:“我爹呢?怎么还不见人影了,都那么晚了。

    “村里马上就又要选干部了,每家有一个人去村委投票去了。”王莲秀情绪不高:“你别岔开话题,现在正说你的事呢?”

    “我做为长子,我不得关心我爹吗?再说我关心一下我爹我就错了?”

    马大这么一说,在看电视的马二不高兴了:“我就不关心爹了?”这话直接把马大噎回姥姥家了。

    “那跟妈说说,这女孩子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被人说成那样呢?听说有一大官的开着车接车送的,你说这人得要多大面儿?”王莲秀就在马大身就在马大身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妈,别人是别人,我们是我们,嘴巴长在别人头上,我们理不了,但我们管好我们自己这嘴巴就行了,不要说别人。不给自己添麻烦。”马大在家里说话,特别是在老弟面前,怎么也得摆出一副大哥的样子。

    “妈也不是那种爱打听的人,只是这可是跟你有关的。我可告诉你儿子,这缘份来了就得抓住,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咱不管别人,只要是个能生孩子的女孩子,咱都的抓紧。”王莲秀没有从儿子嘴里套出有用的信息,怎么能罢休:“你跟妈说说,那倒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

    “谁啊?我都不知道呢?”马大明知故问,他倒是希望眼李琼真有这么一回事?关键人家李琼还得愿意,再说了,自己对李琼还真是一点也不了解:“妈,你这些都听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呢?”

    “这还不是那些个在你们学校的孩子说的,人家那么大一车子,那么大一人,都是被人看到的,那还能有假?”王莲秀一听儿子这么说,也就感觉得到事情有些偏离轨道,自己儿子在学校都不知道这些东西,那说明什么?那说明儿子在学校是人缘不好,这些大家都见到的,却是没有一个人愿意跟他讲,那就说明儿子在学校的人缘不好。

    “妈,这是人家的事,我们就不要随便操心,再说,我们看到的也就是表面上的,其实真正的内情又有几个人能说的上来。”马大想到李琼跟自己说的话,他还是感到李琼有为难之事在身,现在找到自己了。

    “妈,我问你要是有同事有麻烦需要帮忙,人家现在找上我了,你说我帮还是不帮?”马大试探着说。

    “帮,肯定得帮,不要说你现在是一个老师的身份,就是一个普通人看到人家有麻烦,只要能帮得上的,也要伸把手,说不上锦上添花,但也说的上是雪中送碳啊。”王莲秀自己觉得这俩孩子都是人品样貌都无可挑剔,老二身上还有些许的油嘴滑舌,这老大可是实在的一个。而就是这么一个实在的儿子,都那么大了,连女朋友都没有谈成,她这做妈的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那是的,我也是这么想。所以有没有女朋友,得看个人的缘份,再说了。你儿子现在不还年轻,咱家老二有了,我们应该替他高兴才对。”

    “你别跟我扯那么多没有用的,我现在只关心你,你就是想跟我岔开话题。”王莲秀忽然住了口:“你是不是想说,那女孩子找你就是让你帮她忙?那说明这个女孩子已经有了为难之事了。而她在有困难的时候想到了你,那说明对你还是有意思的。”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