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充当门脸
    在育桃镇一“莲花血鸭”的饭店里,靠窗坐着两男两女。男的不是别人正是马大,还有就是死皮赖脸要跟着讨友情拉关系要白吃白喝的刘新米。而史丽做为李琼的最好姐妹,自然也掺和其中。毕竟是同一学校的老师,对于文明礼貌还得讲究,不光要挂在嘴上,更是要在行动上表示出一个园丁应有的风范。刘新米也是吃准了这一层。凭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要在马大这种四肢发达的同志面前达到目的那就是小菜一碟。

    有了他的掺和,李琼还是不好把自己想要说的事给说出来,毕竟这人长了一张死人说活,活人说死的嘴巴,在学校也是全所未有的能说。马大同志不知道李琼找自己有什么目的,但碍于李琼在学校表现出来的一惯做派,他灵智开发,觉得有了刘新米这话事唠,或者对自己就多了一层保护意识。做为牛高马大的他跟只有他肩膀高的刘新米走在一块,那相当于大人带小孩子。

    “刘老师,你茶也喝了,话也说了,是不是现在该走了,我找马老师还有一些事情要谈。”李琼要不是火烧眉毛,怎么可能会跟刘新米说话。不为别的,李琼总是从刘新米那牲口看自己的眼神中,看到一种贪婪的眼神。她看到这种眼神感觉很不舒服,也就让他根本不想让这种眼神的人近身。这是女人第六感产生的一种自我保护间识。

    “我怎么就不能听了,再说了,现在不是有四个人吗?还有史丽老师吗?再说了,你在学校传出的风言风语实有点多,我们四个人在一块,这样别人就是想说一些风言风语,也无从说起,我这也是为你好?”这家伙一张嘴硬是把不要脸的话当成一种示好的理由。

    马大信了,佩服刘新米这矮子的话,这说的多合情合理。他不由出口赞了一句:“刘老师,真是人才,人长的那么矮小,说出的话这么有水平,我现在终于相信人不可貌像这话了。”

    不说还好,一说就把刘新米给得罪的死死的。刘新米是很要面子的人,而特别是在李琼面前,死不死踮起脚尖走路给自己增高。他吃定了,女孩子一般要讲究的就是素质,不得罪人,跟人说话讲理,就是素质的最好体现。他相信这俩女不会说出让自己很没有面子的话,他忽略了马大的嘴。大众老师都知道马大心眼实,想什么就说什么?大家也都习惯了。马大哈这外号就是这么得来的。或者第二天又没事人般的跟你的招呼。

    刘新米好气,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看着马大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心里却生出好多个念头。

    看到马大一句话让刘新米脸都胀成猪肝色,史丽还是没有忍住,把口里的含着一口水给喷了出来。“马老师,说话也真直,人家都只有这么高了,当人的面这么说,那得给人多大的打击,要是万一想不开,人家都不活了怎么办?”????李琼顺手拍了她一下:“你要死了,水都没有把你给呛死。”这么说,李琼看到刘新米的脸色,也乐了:自己含蓄着说。刘新米这人心思敏捷,就给自己装糊涂,这马大直来直去的,一句话倒是让刘新米后院着火了。不由在桌子下冲马大竖了一个拇指。

    “怎么说话呢?你会不会讲人话?”刘新米感到这地方不能呆了,他坐在这里的理由是充马大找理由的,而马大却是一句话,彻底把他面子给整没有了,而且还当着李琼的面,刘新米定了定:“做为一名人民教师说话不得罪人那是一种素养,你知道不?”

    “我这是实话实说,你还喜欢听那些虚伪的话?别人叫我马大哈什么的?我无所谓,我这人就是长的牛高马大的。这听着也威风。”马大说到这等话时,自己把胸部拍了一下。“男子汉大丈夫心胸要宽广一些,不要总是像女人一样斤斤计较。你是长的矮,我就是说你高,你能长高吗?”

    马大话没有说完,脚背上便被一左一右两只脚给踩着了,这回他意识到自己 犯了众怒,那一句话把这俩女人给得罪死了。

    脸上的神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我这就是口误,口误。”

    刘新米受不了了,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点名自己就是一矮子的本质,他想吃了马大的心都有。本想着借着马大的招牌接近李琼,这虽然不能说有什么飞跃式的进展,但总的来说,却是加深了对李琼的了解。说白了,自己家个子偏矮有遗传。他想着找一个高大的来改变自己家的这种遗传,李琼史丽矮于情面倒是不说他,倒是马大同志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着他就是一矮子。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你懂不懂说话的艺术,你有没有一些素养,真不知道你这种货还能做教师。”说完刘新米直接离开桌子,出了店门,口里却是唠个不停,想来把马大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顺上了。

    “我请客,这菜还没有出来,怎么也要吃一点。”马大有点不安:这刘新米走了,那自己面对着这两个女人,就有些难受了,特别是李琼手里可是握着自己的把柄。他极力想要留住刘新米。就想要跟出来挽留。

    看到死皮赖脸不肯走的刘新米,竟然被马大这么一句矮子就给整走了。两女对视一眼,再也忍不住。

    “你想干嘛?”李琼看出了马大的意图,伸手把他给拦着了。

    “是这样的,我们都点了那么多的菜,三个人吃不了。再说这刘新米也真是的,就那么一句话,把饭都不吃了,刚才可是他死皮赖脸的要跟过来。”要是刘新米听到马大这么说,非得气回来跟他理论不可。

    “他走了才好,我们可以多吃一点,再说了,你点的可是我们莲花血鸭,这道菜是莲花人都可以吃的,有多少吃多少。”李琼说这话时脸色拉了下来,给马大看的就是明显的不高兴。

    马大迟疑了一会:“这样也行,吃不完就打包。”

    这话听的史丽一阵汗颜:这马大太牛人了?请客说出这么一句,人家还舍得下嘴吃吗?你都准备好了打包,那多打一点才像话,不白废这一个包。

    “马老师,现在可是你心甘情愿的请我,不是我要你请我的。”李琼想着自己要人家帮忙,耍上计谋,这多少有些说不过去,心里上也就找个平衡感。

    “那必须的。”马大这吃了几次亏这次学乖了。要是说不是情愿,指不定李琼还会用什么招呢?他现在都有些后悔,怎么就偏看到李琼在那自己往那冲干嘛?那不自己找事吗?

    “同是本校的老师,你请我们两个人,我们本来是不想来的,也就有些盛情难却,这才接受了你的邀请。”史丽也就顺便把自己给捎上。

    “”马大看了几眼李琼,这话硬是卡在喉咙里待了好一会:“即然你们也是没有时间,那我们就下次,只要下次有机会我再请你们,那得你们两人的时间宽裕。”

    “你敢,你今天只要走出这店门,我保证明天全校都知道那天的事,只要这事我不说出来,你就等着校长请你去喝茶吧。”李琼眼睛定定看着马大,她还真吃死了这马大同志。

    史丽想到什么:“我为了感谢你今天请我吃饭我,告诉你一个信息,刘新米是教导主任的侄子。”

    “什么?”马大这下算是矇了,看到教导主任他让是要绕着走,而现在出了刘新米这个侄儿,那自己死的肯定难看。这刘新米本就跟自己合不来,而教导主任本就看自己有些不顺眼,现在可好了,自己在育桃的修行算是到头了,以前没有少得罪过教导主任,现在又加一侄儿,叔侄俩想怎么玩自己就怎么玩自己。

    “怕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歪,你自己只要没有做错什么?还怕他们?再说这校里又不是只有一个教导主任,上面不还有校长吗?校长一句话才能决定你的去留。除了校长之外,上面不还有教育局长吗?这一层一层的领导,你怕他干什么?”李琼瞪了马大一眼:“安心坐下来,是不是想要借这个机会走掉,你今天答应我的事就当空口无凭?”说完这话,李琼从口包里摸出手机:“要不要听一段录音?”

    一听李琼又提这一茬,马大都有些头大了:“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听你们的,今天这客我要是实心实意的请。”

    “那你可知道你曾经我当时是很没有时间,是你硬要好说歹说才把我请来的,所以为此你还得答应我的条件,你说这话有没有说?”李琼指着马大眼睛眨也不眨。

    马大脸红了,马大心慌了。习惯性的用手扶了一下眼镜:“我是这么说的,这样吧,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出来,我一定办?但是不能让我做对不起观众的事。”

    “没有那么严重,简单就让你后天帮我做一下挡箭牌,充当一下门面。”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