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李琼的条件
    散学时间,育桃中学的学生一窝蜂似的往外涌,史丽在学校门口守着直到李琼的摩托车出现。在众多的师生中,李琼还是耀眼的存在,比起那些青涩的学生,她多了一层成熟的韵味;而比起一起的老师,他却是显得时尚漂亮,与众不同。

    “这边这边。”史丽冲李琼招手。李琼个子偏一般,在众多的人群中有很容易被淹没的感觉。

    “怎么回事?我给你发信息都有收到吗?”史丽跟李琼站在一起相差半个头,不是史丽个矮,而是李琼偏高。都有一米六七的身高了。

    “我都收到了,放心吧,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嘴巴长在人自个儿头上,人爱说什么就让他们说什么?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想到什么:“对了,你在这等我就为了这事?”

    “还能为哪事?你都火烧眉毛了,你不急,我这不担心你吗?“史丽也有摩托车,两个人并排着,出了这两三百米,就是育桃镇,这块人学生多,也不方便骑。但出了这块,那就是去县城的大路,两个回去怎么的也要个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

    “那这事什么时候定下来,你这里不能确定,我还得为你提心吊胆的。你倒好,自己没心没肺的。”史丽发动车子。

    “谁没心没有肺了?我不也在想办法吗?这事怎么的也要解决。不过你放心,我这下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李琼回头,看到推着一自行车的马大,就冲马大招上手了。而马大,正想着心事却是没有往这一块看。或者是人高大的缘固,在人群中站着总有一鹤立鸡群的感觉。

    “你叫谁呢?”史丽看到马大看都不看一眼:“就这人?我说你找谁不好,还怎么就找上他呢?”????“你还别说,咱们学校就他一个适合帮咱的忙。再说,我在学校的风言风语不少,而他或者就是我清扫垃圾的车子。”李琼回了一句,见马大始终没有往这看一眼,这事怎么的今天也得说好。要不明天掉链子,但有些事又不能跟马大说的太明白。

    “我跟你说,刚才跟刘矮子一起嚼你舌根的还就是他了?”史丽提醒着说了一句,她都担心这李琼这事能不能整过去。

    “放心,你短信都说了,我怎么不知道是他,就因为是他,一切才在我掌握之中,你知道不?他现在可是我板上的肉,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李琼说这话时冲史丽点了点头。

    “你跟他?这人说话没有一句是正常的话,要么就堵人要么就气人。”史丽想到刚才跟刘新米说话的马大,心里就不舒服。

    “我还跟你说,就这人准?这么久,你难道还不了解,他那是个性,在学校那是上课,散学以后,人家从没有跟那个人聚在一起,这说有这个人洁身自好,只有跟这个,或者还可改变别人对我的看法。”李琼眼睛看着马大,可马大低头一直想着心事。

    “要是他也跟别人一样听信那些风言风语的,你说你以后还怎么办?那不无形中又多了一话题吗?”史丽想了想。

    “你不知道,我为了把他给抓住帮忙,我好不容易才抓住一个机会。现在他就是我手里的。”李琼话不说了,握起拳头做了个抓紧的手势:“这事还只有他是最合适人选。你想,就后面刘新米这样的,把人整去,那万一被人吓着了,吓着个好歹来,那还不是我这整的。到时说不定临时把事情给供出来,那才用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呢?”

    “相对于来说,那刘矮子比较灵活,脑子反应快。”史丽比刘新米都要高出一些。这刘矮子也是刘新米在学校的外号。

    “你是怎么把这马大给忽悠到你的掌握之中的。”史丽有些好奇。

    “这不他有事找我吗?我呢也就略施小计。”凑近史丽的耳朵,悄悄的说:“以后找机会告诉你。”看到刘新米,若有所思:

    “你不知道,这种人特不靠谱,话是这么说,但也许有可能出卖你的人,就是这个,对于这种人有多远就闪多远,千万别招惹,没有准,这风言风语还就是从他嘴里出来的。”

    史丽感觉被李琼给耍了,举手做了一个要打的动作。李琼头已经偏开了:“就这样的,你还欣赏他脑子灵活,赶紧做个局把他给套住得了,物以稀为贵,也就你这么高看他一截。据我一个心里学的同学说,这男人比女人矮他觉得很没有自尊,就是女人在他面前穿高跟鞋都不行,他会觉得很没有面子,慢慢的反而会产生负面情绪,直到两个人大打出手,拳脚相向。”

    看到马大要走过了。李琼对史丽说:“丽丽,这事,就这么说了,你放心,我得拦他,跟他把事情商量好,万一到时掉链子,可就不好办了。再说,怎么说不能得罪人。”李琼冲马大按了两下鸣响。马大回过头。也就看到李琼正跟史丽看着自己。

    马大想要闪人:这不人家就是按了两响么?又不是叫我,再说,也就刚才课间两个说了一会,她未必也会当真,我还巴不得呢?马大这么一想,倒想着就这么装聋作哑的走过去。”

    “你叫我不?”到是刘新米快速的走了过来,看着李琼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

    刘新米这一动作让走在他后面的俩学生皱了皱眉头,不由私下低头说了两句。这刘矮子才是真正的为人师表,看到漂亮的女孩子,那副德性,谁见谁恶心。话没有说出来,从俩人眼神还是感觉得到那意思。

    马大看到是刘新米,正想着要走开。却见李琼对刘新米说:“你一边去,这没有你的事?”冲着马大指了一下:“叫你呢?马大。”

    硬生生把后面那“哈”字给吞回去了,要让人帮忙,总得要让人帮着心情也不坏。这“马大哈”三字任谁听了都高兴不起来。

    看到马大走过来,刘新米也有着想要不走继续当听众的意味:“刚才都冲我按的,怎么又说不是叫我呢?”不要脸的刘新米给自己找台阶下。、

    “你自己找一面镜子照照或者,能对自己有一个更清楚的认识。”毕竟是同校教师,也不便往死里得罪。

    李琼在育桃中学有这些风评完全大部原因是归于她那性格给惹的。有时候对于老师就是正面而过,也视而不见。着装却是让人大开眼界,随便一套衣服着在她身上显出的效果就是不一样。

    “跑什么呀?我都冲你按响了,还视而不见,当着背耳没有听到?”李琼这么直接的一句话,直接让马大一下子不知如何接口,扶了一下眼镜:“我以为你不是冲我来的,再说,那么多响铃的,那个也不能往自个身上揽事,是吧?”

    马大心里七上八下的,看了看史丽看自己的眼神,总觉得另有深意:难道是李琼把那事跟她说了?

    “我都冲你伸手了,难不成你硬要我叫你马大哈三个字,你才会认为是叫你?”李琼的话让马大不知道如何去接。

    “你高三同学的英语老师,一口一个马大哈的叫,怎么说也要给你一点情面,这学生走过那么多,多少也要给点面子成不?”马大知道这回是赖不掉了,但怎么说答应人家,也就要说话算话,男人的行为就是敢做敢当。说到做到。

    “得了,跟着那么一大美女,那些走过的男同学有妒忌你,知道不?”史丽冲刘新米按了一下响:“这儿没你的事,你边儿去,别挡我路。”

    刘新米那是在李琼面前夹着尾巴装好人,要是李琼不在,指不演冲史丽发什么火呢,这家伙可不是个善茬。

    “我怎么就挡你路呢?这都那么宽,你拐拐不就绕过去了吗?不信你问问马老师,李老师。”

    这话直接把史丽给噎了。史丽本有着帮他下台阶的好意,听了这家伙的话,脸色再也好不起来,嘴里冒出一句:“狗咬吕洞宾。”

    就在身边,刘新米耳尖的很:“你说谁呢?史丽,谁狗呢?脾气还打的很。”

    “我又没有点你名,谁挡我路我说谁?”史丽这下真还是有些急了。

    “我有挡你路吗?我这不有事要跟马老师商量吗?”刘新米被李琼史丽数落了几句,还只得把马大抬来做挡箭牌。

    “我跟你能有什么商量的?”马大这话脱口而出,他就是这样说话不过脑,也没有什么顾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听了马大说出这种傻不拉叽的话,刘新米把马大祖宗给问侯了好多遍,他加了一句:“你们两个真还是一对的货。”

    “你怎么说话呢?谁是一对的货。”马大很是不舒服这刘新米见谁逮谁的毛病。

    “我没有说欠。”刘新米很不要脸的说。

    “你找欠呢?都没有叫你呢?再说我按响,有是冲你按的么?”李琼看了看刘新米,皱了一下眉头。对马大说:“刚才说那事,记住了没有?我们去前面。”用手指了指育桃镇的方向:“那育桃厅商量一下,就按刚才说好的,你请我吃饭。”

    “没有问题,那小意思。”马大大方的说。马大老实诚一人,这刘新米那么厉害都被她一等收拾,自己算哪壶?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