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听者有意
    在初三5班门口,遇上刚好从里面出来,手里拿着粉笔盒讲义的男老师兼任初三五班的班主任刘新米。刘新米个子不高,却是对李琼最为上心的一个:“马老师,刚才你跟李琼老师在说什么?说的那么津津有味的?“

    “没有,也就是聊天聊了一些家常。”马大这话本是敷衍了事,正想晃身而过,却是没有想到刘新米并没有让开的意思。

    “我这里都看到,两个人就好像很呛人的意思,是不是有什么事在你们两个中间发生了?”只要有关于李琼的,刘新米就是喜欢打听个清楚。

    马大觉得有必要跟这位同事澄清一下,自己可是清白的:“也没有说什么?也就是那天他在房间里冲凉的时候?”

    嘴是没有把门的,马大这话一出口,立马后悔了:“这不是不打自招,自己把这事给捅出来吗?”

    “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她在房间里冲凉难不成你还偷看吗?”刘新米怎么肯放过这个了解李琼的机会。说实在的,自己站到李琼身边身高都矮上一截,他对李琼也就只有仰望的意思,看到牛高马大的马大,他心里有些吃味,自己就是想找珍上机会跟李琼聊几句,都没有。

    “我偷看什么?”马大急了,觉得很有必要在刘新米面前澄清一下自己的为人:“李琼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么会去偷看她呢?”

    “那又是什么?难不成人李琼还向你借了五斤谷子没有还?”刘新米对于讲学一点也不含糊,对于他自己的好奇心更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马大同志刚才被李琼这么一弄,心里也是有些不爽,也想要找一个倾诉的人:“你不知道,那天怎么说呢?她在里面冲凉,我也去找她有事请教一个英文单词的,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在里面冲凉,这是引起多大的误会,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那有什么不好说的?大不了,人李老师在里面冲凉,被你给看到了吓倒了吧?谁知道你长的五大三粗的一混蛋样。”刘新米这话也就是随口说的。倒是把马大给急了:“我五大三粗怎么了?我又不偷不抢的?那像你长的跟个矮锉子似的,那好看吗?也就是个二级残疾人士。”

    马大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一翻话让刘新米给惦记上了。

    刘新米一见马大有点急了,有横着抬杠的意思,确定了两个人不存在对手的条件,只好把这等方面话给落下肚里:“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还别往心里去,我也是没有什么坏意,也就是关心一下你们。你也知道这李琼在学校里的名声是不怎么好,要是为了这么一个女人把自己的名声还有前途给搭上去了,那就不值当。”文化人心思绕,刘新米也就是想着带着马大往李琼坏处想,这样虽然不是凭实力打败对手,但也凭智力,自己得不到的也别想让别人惦记。

    刘新米脑子反应快:“我都没有想到,你还能跟李琼扯上关系?我这不想要了解一下你们发生了什么事么?”摆了摆另一只空着的手:“还别说,为了这么一个女的坏了自己这英名,还真是不值当。”

    “那不可能的。”马大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说话时同时得罪了两个人:“我是什么人?我就是马大哈。”

    说着说着,住口了,他也意识到学校人给自己送一马大哈的外号,并不是给自己发表扬信,而是一种拐弯抹脚的损。他有些怪自己没有把门的。

    刘新米机灵的饶过那一块,心里却是想笑:“相对于李琼在学校的名声,你那外号也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过说真的,李琼在学校里,不管怎么说前十是稳排的。无论身材脸蛋,那都是百里挑一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人。”马大这么一说,刘新米又得想招了:“你还别说他身材苗条,都腰比我粗还比水桶粗,你还好意思说她是小蛮腰。”

    刘新米跟马大是完全两种人,马大是育桃中学大块头的一个。又练习过举重,在学校跟其他人扳手腕的手劲却是无人出其右。而在他们两人的眼中,一个李琼也就成了两个人物。

    “就你那小腰小脸小胳膊小腿的还好意思老是惦记着李老师,关键是你着高跟鞋都没有人家高,人家未必看得中你。”马大这话可是大实话,可实话就是那么不尽如人意。这话如一阵波澜一样的在刘新米心里激起不小的风暴,郐却是很答合实际情况的一种。刘新米决定怎么也得给马大长长脑子。牛高马大有怎么样?五大三粗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尽看别人脸色行事?这么一想,心里得到少许的平衡。也充分给马大下了一个不怎么如意的结论。虽然自己不能明面上把人家怎么样?但自己可心暗地里横着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这咱可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说也得分清一下。我这不是担心你上当受骗吗?我这不给你提醒来着。”刘新米表面上一派和气,实际上就是怕别人捷足先登,自己不能得到的,但一定也不能让别人得到,这是他的为人宗旨,他不想做个让自己哭的人,特别是在马大面前,他一直认为自己并不是靠四肢发达获胜。而自己却是以短小精干为强。自己却是用脑子领导四肢的,自己怎么可能跟马大一流相提并论。

    马大说白了也就是粗枝大叶的一种,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是无。他对刘新米说的都是心里的想法,嘴上也没有少得罪刘新米。而刘新米用自己招损做为代价,换回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也算是物有所值了。

    两人这边聊得起劲,却是没有注意到一个短头发瓜子脸,的确良白衫衣的女孩子拿着讲义从身边走过。她无心之中把马大原话给听了进去,她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背向着自己的马大。这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在育桃的教师中跟李琼关系最好的史丽。史丽倒是把眼睛直接虑过了短小精干的刘新明,她思量着怎么着了要把听到的话跟李琼说一句。别人不知道李琼还好罢了,她可是很了解李琼的。她边走边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李琼:你怎么得罪马大哈了?

    很快,也就有了回复:怎么了?马大哈又在编排我是不?

    也不逄是编排,基本上是符合你个人的实际情形,要不我给他上上眼药。史丽回了一条。

    那也不用多事,不用暴露我们的关系,要不我咱知道那么多内慕言论。

    刘新米机警着呢?早就瞄到了史丽的到来,却是装着没有看到,他也想不到史丽跟李琼的是很要好的闺蜜。他适时的住了口,马大的话倒是一字不漏的被鸣丽给给进了耳朵。马大看了看刘新米,感到这人人精明:“不瞒你说,李琼刚才不就是怪我去不该去找她,可我也是没有想到她正在冲凉?这也不能怪我,刚才都想着要给我下狠招呢?也幸好被我给挡下了,都还答应着别人条件呢?

    “还有这事,李琼跟你提条件了?而她的条件又是为了什么?难不成他把目标瞄准了你?”刘新米一寸一寸的攻击着马大的心里防线。要想了解的多一些,就得掏出自己心里暂时的小秘密。

    “什么话?他瞄准了我?我还不瞄准她呢?就李琼这样的女子,我真还看着不乐意。”马大很是要面子的,觉得李琼漂亮是一回事,但在跟人聊天时给自己找面子又是另一回事。想了想:“或者有些可能,刚才你没有看到李琼后面对我的态度,那可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要是没有传出的风声,我倒觉得李琼还是个不错的选择,特别是对于我们这种单吊的。”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吊窝力草。就全校的女老师六七个,又不是只有她一个,我们做为男人应当要把眼光放长远一些,我们应当越过这片芳草去观察那对面的一片树林。”刘新米刻意压小了声音,也就只有身边近的马大可以把她的话给听个清楚明白。指着史丽说:“这个女孩子其实也是不错的,要不要给你创造一个接近他的机会?”

    “那就算了吧?这个子有点瘦,都是飞机场了,这我是不喜欢。”马大说这话却是没有缩小音量。

    史丽算是听着了:“马大哈,你说谁是飞机场来的,你再说一个试试?”史丽个子不是很强悍,但个性却是强悍。一句马大哈,直接把马大给塞进了垃圾箱。

    “我又没有点名说你。”马大这话相当于不打自招。

    “还真说了,我还以为是听错了呢?”史丽听马大这话,也就明白自己刚才从他们身边过,都被他们当成话题了。

    “你问刘新米老师,我有没有说你的名字。”

    “做为一个男人,说了就承认,你刚才是说了人家是飞机场的。”

    未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